第一章 第四節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那個拎著死老鼠的痞子還沒等李莎莎反應過來,就已經大聲嚎叫起來:“怎么回事?媽的,老板呢,老板呢?出來說說清楚,大家伙都來看啊,這湯里煮的到底是鱔魚還是老鼠啊?”

農村孩子的善良和老實讓李莎莎陷入了徹底的慌亂之中。那個痞子拎著濕淋淋滴著湯汁的死老鼠在李莎莎面前晃來晃去,李莎莎讓那只死老鼠嚇壞了,下意識地朝后面倒退著、躲閃著,活見鬼一樣地驚聲尖叫著。其他幾個痞子開始大鬧起來,拿起桌上的盤子碗一頓亂摔,噼里啪啦仿佛過年放鞭炮。餐廳里亂作一團,很多人驚立起來茫然無措地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看明白的人有的和李莎莎一樣驚聲尖叫,還有腦袋機靈的人趁機逃單,趁亂一溜煙跑了……

埋頭數錢的老板從發財的喜悅中驚醒過來的時候,大廳已經變成了闖進惡狼的羊圈,老板連忙沖出柜臺,沖過驚慌失措的人群,來到了事件發生的核心地帶,撥拉開跌跌撞撞不知所措的李莎莎,一眼看到了那只濕漉漉的死老鼠,老板也大驚失色:“怎么了?這是怎么回事?”

痞子把死耗子亮到老板眼前,振振有詞地吆喝:“你們這是他媽的什么飯館?不是賣煎蟹的嗎?怎么賣起死耗子了?都來看啊,橫行酒樓的鱔魚湯里煮的是什么。”

另外幾個痞子也跟上來起哄:“干你老啊,媽媽的,什么酒樓,黑樓啊。”

“賠錢,讓他賠錢,賠錢……”

老板這個時候也暈了、蒙了,只好揪住李莎莎追問:“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李莎莎總算從慌亂中清醒過來,她明白了,這幾個痞子到底要干什么,馬上向老板報告:“這老鼠不是我們的,是他們自己帶來的。”

痞子們讓李莎莎揭穿了老底,更加惱羞成怒,朝李莎莎沖了過來破口大罵:“他媽的臭婊子,真他媽的滿嘴噴糞,誰他媽的上飯館自己還帶只老鼠玩?”

旁邊的客人們也弄不清楚這只老鼠到底是從哪里來的,七嘴八舌地開始分析判斷,有的支持李莎莎,認為這只耗子的來歷可疑;有的支持痞子,認為誰也不會吃飯的時候隨身揣一只耗子,自己惡心自己。兩種意見把看客們分成了兩派,爭論不休,正方反方辯論激烈,餐廳里鬧哄哄的活像生意興隆的騾馬市場,眼看著今天的生意是根本沒法做下去了。

老板不敢正面對付痞子,只能一個勁追問李莎莎:“你親眼看見了是他們帶來的老鼠?”

李莎莎這個時候已經冷靜下來,義正詞嚴地指責痞子:“你們這些人太不道德了,我親眼看見你,”李莎莎指著手里拎著耗子的那個禿頭痞子,“就是你,從口袋里掏出來這只死耗子,扔進湯盆,還用筷子攪了攪,然后撈出來賴我們的。”

禿頭痞子劈頭把那只死老鼠摔到了李莎莎臉上:“媽的小騷妮子,敢反咬一口,今天老子整死你……”

那只濕淋淋的死老鼠打在李莎莎的臉上,李莎莎尖叫一聲,委屈、驚嚇讓李莎莎腿一軟蹲坐在地上放聲哭了起來。痞子還不罷休,抬起腳朝李莎莎頭部踹了過去……

李莎莎哭著抹眼淚,根本沒有看到痞子踹過來的這一腳,也根本就沒有躲避的機會。一個嬌嫩的女孩兒腦袋上挨上這么沉重的一擊,凡是稍微有點善念的人都不忍看到,圍觀的食客們忍不住驚叫起來……

就在那只腳眼看著就要踢到李莎莎腦袋的時候,一只粗壯的腳狠狠地踹向了痞子的腰部,這一腳拿捏得恰到好處,頗有圍魏救趙的謀略。痞子一腳踢出,成了單腿獨立,旁邊踢過來的這一腳并沒有使多大勁道,痞子卻立刻側身飛出,轟然一聲將旁邊的桌子砸塌在地,痞子和桌上的盆碗酒菜在地上滾成一團。看客們紛紛驚叫雀散,有幾個比較有正義感的連忙掏出手機通知110過來抓人。

另外幾個痞子在旁邊看得清楚,將那個痞子一腳踢倒在地的是一個廚師,廚師怒氣沖沖手里揮舞一把明晃晃的大菜刀,說不清他是正在干活隨手帶著菜刀出來了,還是專門拿了一把菜刀過來拼命。痞子們隨手抄起椅子、桌子和一切可以用來當做武器的家伙向廚師圍攏過來。廚師把李莎莎拽起來擋在了身后,舉起菜刀像受傷的野獸一般朝沖在最前面的一個痞子剁了過去。痞子本能地舉起手里的椅子擋菜刀。廚師的菜刀卻是虛招,看準了那人下身露空,飛起一腳踹到了那個家伙的命根子上,那個痞子受到致命一擊,捂著褲襠和地上的飯菜湯水滾到了一起。廚師毫不松懈,馬上抬腿向另外一個痞子踢了過去。那個痞子弓腰躲閃,只顧了下面上面卻受到重重一擊,腦袋上被菜刀實實在在拍了個狠,捂著腦袋嗷嗷叫著轉起了磨磨,他被這一下給打蒙了。廚師很會拾掇人,他用的是菜刀背,沒有用刀刃,這樣就能夠避免失手殺人。盡管使用的是刀背,痞子也即刻血流滿頭。旁邊的人看不明白,以為他真的一刀把那個痞子剁了,看到那個痞子腦袋上成了血葫蘆,驚聲尖叫:“不好了,殺人了,殺人了。”膽小的紛紛朝外面跑。

廚師打紅了眼,隨手撈起一把椅子右手菜刀左手椅子,左右開弓再加上腿腳翻飛,片刻工夫就把那幾個痞子給趕出了餐廳,餐廳里只剩下兩個受傷的痞子,一個捂著褲襠哀嚎,一個捂著腦袋鉆進了桌子底下。鷺門市的110反應敏捷出動快速,這邊戰斗結束了,那邊警車也到了。接著,受傷的痞子、餐廳老板、出手傷人的廚師還有李莎莎都被帶到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警察先問動手傷人的廚師:“你叫什么?”

廚師用舌頭伸不直的川味普通話回答:“老子叫熊包。”

警察生氣地訓斥他:“干你老,你他娘的給誰當老子?一個人扁壞了一幫人,還叫熊包?真實姓名,沒問你外號。”

熊包低著頭兩只手來回搓著,好像剛剛和完面正在洗手:“我的名字和外號都叫熊包。”

警察愣了片刻,呵呵笑了起來:“真的?”

餐廳老板連忙證實:“真的,他就叫熊包。”

警察乜斜了他一眼:“沒問你,蹲下。”

老板連忙老老實實地蹲到了地上。

餐廳很有運氣,他們碰到了一個聰明的警察。警察聽完雙方的陳述,用熊包的兇器——那把菜刀當場剖開老鼠的肚子看了看,馬上斷定這只老鼠是死了以后才放進湯盆里的,因為老鼠肚子里一點鱔魚湯都沒有。于是采信了李莎莎的證詞,那幾個痞子定性為有預謀地到餐廳鬧事,餐廳屬于正當防衛,至于熊包打傷了兩個人,屬于防衛過當。好在經過醫院檢查,都是輕傷,一個命根子被踢腫了,醫生說過幾天自己就好了;一個腦袋上開了一個口子,醫生說包起來過幾天也就自己好了。

這種打架斗毆的治安事件處理起來挺簡單,問清楚情況,分清楚責任,根據傷人的輕重程度,該追究刑事責任的追究刑事責任,該罰款的罰款,該賠醫療費的賠醫療費。警察當場處理,讓餐廳賠痞子醫療費兩百三十五塊,痞子賠餐廳損壞的物品價值一千兩百塊。痞子一算賬不但白白挨了揍還要倒貼,提議雙方就此了結,誰也不賠誰,就此拉倒。

餐廳老板雖然受了損失,可是好賴派出所沒有關他,生意人最重要的還是求個太平、和氣,根本不愿意再招惹這幾個痞子,連忙表態,痞子的醫療費照出,餐廳打爛的物件也不讓他們賠了,惟一的要求就是此事就此了結,今后這幾個痞子不得再去鬧事報復。痞子知道只要那個熊包廚師在,他們如果再鬧也惟有吃虧,連忙答應了老板的條件,警察寫了一份民事調解書,兩邊人當場簽字,算是把這件事情結了。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