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普天成升任常務副省長 第二節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督察工作很快結束,普天成這次下去,一共看了三個市,十三個縣區,視察了十六家企業,三個工業園區,大小召開座談會研討會六次,聽取了不少企業界、工商界人士對當前海東經濟發展的意見,收獲頗豐。這是他出任常務副省長后跑得最扎實的一次,也是感慨最深的一次。最大的感慨來自下面對他的態度。

怎么說呢,普天成其實不喜歡官場那種熱熱鬧鬧圍來圍去的景象,假倒是其次,關鍵是太累人,太耗費精力。人家爭先恐后熱情地迎上來,你不能不理,不但要理,還要理得有分寸,有水平,既不能太熱也不能太涼。太熱會給下面的同志誤導,會錯誤地傳遞信息,太涼又會打擊下面同志的積極性,人家本來干得蠻有信心,你態度一涼,馬上就會讓人家誤以為哪里干錯了哪里干得不到位甚或還會想到別處去。所以在下面的每一個笑,每一個表情,甚至皺一下眉,擠一下眼,都會被當做重要信號。還有就是,你本來是督察“321”工程的,但所到之處,人們只是例行公事地跟你匯報一下“321”,更多的精力,卻用在別處。

不少人找他拉關系,套近乎,更有甚者,變著法子親近他,然后委婉地表達出一些愿望。

這些愿望自然離不開官位。

要是換作以前,他做吉東市長或是市委書記那會,這種親近是會讓他感興趣的,人嘛,誰能脫俗。當整個官場都朝一個方向那就是權力的方向看齊時,人們追逐權力并不為怪,想方設法跟高層搭上關系更不為怪,他不也是這樣一路走過來的嗎?但是現在,他有些受不了,也有些擔憂。他的擔憂來自兩個方面,一是這次下去,下面對他的態度太過好,尊敬和熱情他能理解,但熱情演變到無原則的膜拜時,他就要警惕。尤其一些跟他沾不上邊的人挖空心思通過種種關系找他跑官要官表忠心表決心時,他的警覺就到了很高的程度,不正常,太不正常,怎么都往他這兒擠呢,難道下面人真把他當成了海東新的權力中心?太可怕了,如果下面人真這樣看他,他的形象就會大打折扣。別人都說他是“官場教父”,就連瀚林書記有次也這樣開玩笑,說天成啊,聽到沒,同志們稱你教父了,這可把你捧得有些高啊。普天成笑著說,那是他們挖苦我呢。宋瀚林思考了一會又道:“有這評價也不錯,證明你眼光準,對下面的同志上心。”宋瀚林說到這,馬上又嘆道,“現在不比以前啊,天成你一定要注意,我們做什么事都不能授人以柄,培養干部方面,你是付出了努力,費了不少心血,但現在干部隊伍繁雜,動機不純者多啊,千萬要謹慎。”普天成鄭重點頭。瀚林書記這番話聽著平淡,用意卻極為深刻。特色干部,培養干部,這里面的風險真是太大,稍有不慎,別人就會成為一只電子蛆,從內臟里把你壞掉。

這些年,普天成在這方面尤為慎重,對“官場教父”這個稱號,他內心里并不反感,雖然有時也生出一些疑問,但并不十分排斥,但他這個教父絕不是山頭,更不是幫會,他只是用自己的方式發現一些人才,在他們身上耗費一定的精力和心血,將他們打造或栽培成可以擔負重任的干部,未來海東的中堅力量。現在看來,別人已把他當成了山頭,當成了教主,認為只要跟他搭上關系,成為他的人,仕途就會一帆風順。他被妖魔化更被世俗化,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另外,普天成的擔心還在于,這些信息一旦被別有用心的人傳進高層耳朵,路波還有其他常委會怎么想?

對別人,普天成暫且還可不考慮,畢竟他現在風頭正健,常委們都還給他面子,對路波省長,他卻真是不好說啊。

誰能想得到,半年前普天成從省委秘書長過渡到常務副省長,最大的阻力就來自省長路波。一度,希望都沒了,普天成差點就要放棄,是秋燕妮帶他去了北京,動用了一層非常重要的關系,才……

督察結束后,普天成第一時間來到省長路波辦公室,向路波匯報督察情況。每次有重大工作結束,普天成都是堅持先向路波匯報,然后再到宋瀚林辦公室,而且所有跟路波省長和宋瀚林匯報的材料,必是他親自動手寫的,絕不讓秘書長還有秘書代勞。這在省級領導中怕是極為少見,海東更是看不到,誰見過常務副省長挑燈夜戰趴桌上寫匯報材料呢,但是普天成卻寫得很投入。

路波省長正在跟一位副省長說事,副省長是女的,姓姜,分管文教衛還有廣播電視,秘書長于川慶也在。見普天成進去,路波沒抬頭,繼續跟姜副省長說話,于川慶沖普天成點點頭。普天成默站了會,見路波省長談興正濃,沒敢打擾,出來了。走在樓道里,又覺現在回去不妥,見于川慶辦公室開著門,順勢走了進去。不大工夫,于川慶進來了,問了聲省長好。普天成笑笑。自從到政府這邊后,他跟于川慶的關系也發生了很大變化,一開始他覺得他們還能保持以前那種密不可分的關系,但是于川慶這邊率先有了姿態,見了他,不再像以前那樣無所顧慮,而是小心翼翼賠著笑臉,舉手投足都透著下屬的拘謹還有必要的客氣,普天成不習慣,開玩笑說,你這是干嗎啊,你那套拿遠點,少在我面前窮裝。于川慶嘴上打著哈哈,行動上卻越發注意。有次開省長辦公會,普天成因為急,忘了拿水杯。就在他起身打算去取時,一雙手捧著水杯,恭敬地送到了他面前。抬頭一看是于川慶,普天成臉紅了,讓于川慶為他做這些事,心里不大對味。還有一次他要下工礦企業檢查,車子在下面,陪同人員也都在下面,普天成因為手頭事沒處理完,耽擱了幾分鐘。那天正好下著雨,原來的秘書粗心,忘了為他準備雨傘,結果他淋著雨從辦公樓走向車子,車前站著的領導全都驚住,這時候秘書才反應過來,飛身上樓取傘。剛跑幾步就被于川慶喝住,于川慶的聲音同樣也驚住了普天成,他就那么站在了雨中,不明所以地望住于川慶。那天于川慶親自為他拿來傘,眾目睽睽之下打著雨傘將他護送到車前,于川慶自己卻是淋著雨的。這個小插曲引發了兩個后果,一是省府原來配給他的秘書被換,這才有張華華鼎力推薦聞捷一事。二是他開始重新審視跟于川慶的關系。如此小插曲發生幾次后,普天成才明白,原來的摯友于川慶已不拿他當朋友看,在心里視他為領導或上級了。內心某些東西一旦更改,想回到從前就已很難。到現在,普天成也只能接受這種現實,奇怪的是,這種現實持續一段時間后,普天成驚訝地發現,對于川慶殷勤的服務還有小心翼翼的跟隨已經習慣起來,似乎于川慶不這么表現,他還有點接受不了。

人啊。普天成重重嘆口氣,他現在越來越相信“慣性”兩個字了,誰都說他怕宋瀚林,大多時候他搞不清到底怕什么,但就是怕,沒來由地怕,現在他明白,也是慣性。慣性的力量太大,它會讓一個人不由自主地屈從于某種力量,這種力量或許來自外界,或許就來自你的內心。

“正英同志還沒匯報完?”普天成一邊掃視著于川慶的辦公室,一邊問。正英就是姜副省長,她全名叫姜正英。

“應該快了吧,進去也有一段時間了。”于川慶側著身子說,他是聽到普天成的腳步聲才趕過來的。“我給省長倒杯水?”于川慶很恭敬地問。

“不麻煩秘書長了,你忙你的,我在這里等會兒。”說著,普天成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于川慶六神無主地站了會兒,心里又惦著路波這邊,只好硬著頭皮走了出來。

普天成等了將近兩小時,其實路波跟姜正英的談話早就結束,普天成也聽到了女省長姜正英離開的腳步,但是于川慶并沒進來通知他。他呢,又不好意思離開,因為路波知道他候在于川慶辦公室。要是走了,路波是會有想法的,于是就等。等的時候,一些古怪的想法就不由得冒出來,他知道路波是故意的,這種故意在官場廣泛地被眾多官員運用,雖是小伎倆,殺傷力卻很強,它能逼迫許多副職或是下屬低下頭來,老老實實臣服在“召喚”兩個字的威力下。兩小時過一刻,于川慶終于走進來說,省長那邊忙完了,有請普天成過去。

普天成被“有請”兩個字燙了一下,臉上卻仍然露出喜悅。

普天成匯報了將近半小時,路波聽得還算認真,聽完,普天成翹首等待路波作指示,并做好隨時記錄的準備。路波卻意外地抓起電話打給于川慶:“川慶嗎,讓正英同志再過來一下。”很快,姜正英就到了,路波像是忘了正在聽普天成匯報,話頭接著前面說的事,跟姜正英又談起來,談了大約有五分鐘,忽地又轉向普天成:“那事就那么辦吧,按你的步驟往下走就是,我跟正英同志說點別的事。”

這話顯然是逐客令了,普天成起身,沖姜正英笑笑,恭敬地跟路波說了聲:“省長您忙。”然后退步出來。回到自己辦公室好半天,他還在想,什么叫按他的步驟往下走?

周二下午三點,交通廳長郭茂中和海東高速集團老總程鐵石來了,一同來的還有省交通廳總工葉德新。秘書聞捷殷勤地為三位捧上茶水,葉德新吸煙,普天成拿出一包軟中華,給葉德新敬了一支。葉德新有點局促,不敢抽,普天成笑說:“抽吧葉工,你是專家,可以例外。”普天成這話不是客套,對葉德新這樣的專家,普天成是打內心里尊重的,省長們的辦公室原則上是禁煙的,普天成自己不抽,別人當然也不敢抽,但專家們來了,他會主動拿出香煙敬人家。在他看來,抽慣煙的人一旦離開煙,就有一種男人離開女人或女人離開男人般的痛苦,這種痛苦一旦產生,吸煙者的思維就會被打斷,卡殼,談起工作來就生硬。普天成不想因為一支煙壞掉專家們的情緒。

三位是來匯報吉廣高速公路建設工作的。“十一五”期間,海東省制訂了一個龐大的交通發展規劃,列在“十一五”規劃中的交通基礎設施投資高達七百二十億,后來修訂中又新增五十六億,交通基礎設施投資是“十一五”期間海東建設中的重中之重。但實際情況卻不盡然,眼下“十一五”即將結束,但離目標規劃的數字還差一大截,很多該規劃的道路沒規劃好,已經規劃的道路建設受阻,截至普天成擔任常務副省長的時候,道路建設投資只完成規劃投資的百分之六十一多一點。路波省長很急,交通基礎設施投資不到位,相關產業鏈都拉動不了,嚴重影響到海東gdp增長。一度,路波想靠改造和恢復大中型骨干企業來彌補,但改造了一家,路波就焦頭爛額了。如今怕是沒有什么比讓原來的老企業起死回生更難,一毛、三毛就是例子,如果不是大華海東,怕一毛、三毛還爛在那里。但大華海東的經驗根本不具備推廣的可能性,也不敢推廣,于是只好回過頭來再抓交通設施建設。省長辦公會上,路波以果斷的方式,將交通建設這一塊從原來分管的副省長手里硬性調整到了普天成手里,就是想借普天成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猛勢,將交通建設這一塊落下的課補上,而且要補足。

普天成也算是臨危受命吧,從他分管第一天起,他就感覺到沉重。交通設施投資聽起來是花錢,感覺挺容易,真要付諸實施,會有一大堆麻煩事棘手事等著你,比如征地,比如補償,比如規劃或設計中往哪個方面傾斜。更比如錯綜復雜的人際關系,哪方面都要照顧,哪方面都不能遺漏。當然更重要的,列在規劃中的投資只是一數字,而一旦實施起來,就得動真金白銀,財政并不寬裕的海東,要落實如此龐大的投資項目難度比想象大幾十倍甚至上百倍,它考驗的不只是官員的膽略,還有官員點石成金的能力!說白了,資金是困擾一切的根本。省高速集團組建不久,融資能力還不是十分強,加之跟高速集團平行運營的投資公司還有幾家,路產、路權理得還不是太順,這些問題合起來,造就了眼下海東高速公路建設的被動局面。

路波在分工上作如此調整,不能不說沒有私心,因為前面分管的副省長找錢能力實在是太弱了,而且在高速公路產權制度改革和融投資方面一直拿不出切實有效的辦法,措施不得力,錯失了不少機會,跟其他省份的高速公路發展相比,海東的步子慢了許多。

交通是經濟的命脈,作為一省之長,路波這方面表現得很焦急,這也是他急著讓普天成接管這一塊的原因之一。

普天成正式接管交通后,立刻就去了北京,他不能讓路波省長的希望落空,更不能讓那些緊盯著他的目光露出失望。新崗位必須有新表現,而且一定要有大手筆。他知道這一步對自己很重要,這是打開工作局面的絕好機會,也是向全省人民證明自己的機會。

他在北京奔波了半個月,通過多方運作,尋找幫扶單位、對口聯系部委,跟幾家大投資公司接洽,后來又找到兩位老首長家里,將海東遭遇的瓶頸說了,兩位老首長當然知道項目對他的重要性,笑著答應他,行吧,錢我們幫你找,但你要保證把錢用好,絕不能用出是非來。普天成非常堅定地表態,如果將來項目出什么問題,他主動辭職,絕不給老首長丟臉。其中一位首長說,辭職的話就不說了,你能到今天也不容易,還是好好把握吧。

吉廣高速去年就上馬,中途卻因廣懷境內26標段、27標段涉及兩個村落的搬遷,建設方一直跟當地村民談不下來,最后逼迫改道,這一改就將工期往后延了半年,到上個月才全線動工。

交通廳長和高速集團程總圍繞吉廣高速建設中遇到的問題匯報了一個多小時,普天成聽得很認真,不時拿筆在本子上記著,秘書聞捷更是不敢懈怠,他不但要全程記錄,還要拿錄音筆把匯報內容全部錄下,這是普天成對他的要求,就怕個別問題記不清,影響到整體工作的安排與部署。

匯報完后,普天成就眼下著急的幾個問題作了指示,要求高速集團集中優勢兵力,一要搶工期二要保質量,談到如何加強工程監管時,普天成要求交通廳長郭茂中要定期深入下去,時刻關注工程進展,遇到問題及時匯報,要從多個環節下手,提前將漏洞堵死,一定要把吉廣高速建成海東第一、全國一流的高速公路,這個目標絕不能降。而且要特別強調安全施工。省高速集團在去年昌奉高速建設中出過安全事故,大橋吊裝時塔吊繩斷裂,死了五個人。普天成要求他們牢記這個血的教訓,一定要把安全施工放在首位。

兩位領導頻頻點頭,郭茂中是普天成接管交通后才從副廳長位子上提拔起來的,為提拔他,普天成還跟路波鬧過不愉快,路波對郭茂中不太看好,同時也認為普天成剛一接管就急著換人,似乎顯得那個了點。普天成卻堅持己見,說要想打開一個全新的工作局面,就得從班子著手。后來意見鬧到了宋瀚林那兒,宋瀚林找路波談話,路波才點了頭。

“茂中啊,吉廣高速我可全權交付給你了,你要亮出幾招來,明白不?”普天成意味深長地說。

“我知道的省長,請省長放心,我一定會鞠躬盡瘁,按省長的要求,把這條公路建成樣板工程。”郭茂中態度嚴謹地表態。

“就這樣吧,你們兩位先回去,葉工留下,有些事我想跟葉工單獨談談。”

郭茂中跟程鐵石相視一眼,拿上資料出去了,秘書聞捷收掉兩位用過的水杯,沖一直沉默著的葉德新望了一眼,他知道,接下來的談話,他就不應該聽了。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