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秋浩月部長離開南州后,任懷航的心情好像好些了。至于青樹村所出的問題,也沒人點破,任懷航也就沒有再找程一路的麻煩。方良華倒是為這事,專門給程一路一再解釋,說那老人本來就有精神病,看也看不住的。在電話里,方良華的語氣甚至有些沉痛。程一路說:“算了算了,這事已經過去了,不過下次不能再出現。那個小魯支書,倒是要多多注意。如果有問題,一定要及時處理,看來群眾對他還是很有意見的。”方良華支吾著,程一路也就不多說了。

南州的空氣,每天都似乎要出什么大事。特別是官場,總是弄得神秘兮兮的。

馮軍打了幾次電話,詢問秋浩月部長來南州后,有關人事安排的動向。程一路笑著:“沒有動向,秋部長來主要是調研。”

“不是吧?我聽說都談了話。士達市長說他推薦了我,但懷航同志不太同意。”

“你不是清楚得狠嘛,比我還清楚。還聽說什么了,也說給我聽聽。”

“沒有了。團長,你別調侃我。你在核心。我在外圍。我知道的是皮毛,你知道的可都是精髓啊。”

“哈哈,別問了,管好你的礦山。”

“不問了,問了你也不說。吳蘭蘭過幾天要來,告訴你了吧?”

“啊,這……她說過。但具體時間沒說。”

“就這兩天,來了我就告訴你。”馮軍接著補充道,“你看,你看,我都糊涂了。哪還用我告訴你?”

程一路罵了一聲,馮軍就說了再見,掛了電話。

自從上次吳蘭蘭到了南州后,程一路莫名地感到,自己心目中的一些多年固守的美好,漸漸消失了。也許,在他的心中,所存活的永遠都是二十多歲時的吳蘭蘭,而不可能接納現在這個四十多歲一身商人氣息的吳蘭蘭。以前,他經常在夢里夢到吳蘭蘭,她總在前面跑,而他在后面追。不論他跑得多快,吳蘭蘭總是追不著。有時眼看著就追上了,她又奇怪地跳到了更遠的前面……

而現在,吳蘭蘭竟然再也沒有在他的夢里出現過。他也很少想到她,身在官場,一天到晚,忙忙碌碌,很難讓人能夠真正地靜下來,好好地想些什么。

張曉玉到澳洲快兩個月了,程一路也漸漸適應了沒有張曉玉的生活。他大部分時間都在外面吃飯,家中已經很長時間不開伙了。他感到頭疼的是洗衣服,天氣越來越暖,衣服換得就勤。以前在部隊時,他最怕的就是洗衣。要說他當官謀過什么私,那就是洗衣之私。他的衣服大多是由小兵們洗的,回來后,有張曉玉,現在卻只有自己了。好在他用了最簡單的方法來解決問題,大量使用洗衣粉。先用熱水泡好,然后放到洗衣機里,一直到烘干再出來。為了增加衣服的清潔度,他每天基本上都要換一次襯衣。張曉玉走前一口氣給他賣了十件襯衫和三十雙襪子,連衛生紙都賣了一大捆,程一路笑張曉玉是提前包辦。張曉玉說:“不提前行嗎?你不就像個孩子!”

張曉玉一走,程一路的時間觀念也有了改變。以前不管在哪里,總想著要回家。現在是回家與在外都一樣,所以也不急了。有時也被魯胡生他們拉著去唱唱歌。唯一不變的是晚上總是不斷的有人來找。他在外,打電話找;他剛一到家,來人就像算準了似的,接著就按門鈴。找他的大事也有,更多的是小事。有些事按他的看法,根本不需要找到他這樣一個市委秘書長的頭上。可是現在中國就是這么一個風氣。凡事都找人,好像不找人,什么事都辦不成。找了人,就有保險了。既是來找他,少不得要帶點煙酒,有的甚至直接送卡。一開始他也不斷地拒絕,甚至生氣。可是來找的人好像鐵定了要把東西送出去才安心,即便是拼了命似的推,最后還是只好放下。煙和酒已經在書房里堆成了一個小堆。以前,處理這些煙酒都是張曉玉負責,她一走,程一路只好任它放著。卡放在抽屜里,也有一小摞了。

有一天晚上,又來了幾個人,說完事,放下煙酒就走了。程一路看著煙酒,不知如何是好。正好張曉玉打電話來了,程一路便將這事說了,問怎么辦?張曉玉說:這事是難辦,不收又不行,收了也不能浪費掉。不行這樣,讓以前老是收咱們家煙酒的老板直接去拿。程一路說這不好吧,張曉玉說那還有別的什么好辦法呢?程一路這時就想到了二扣子。雖然他同二扣子也只見過兩面,但他看得出來這個老家的遠房侄子,精明,也還厚道,不是那種賊壞的人。他跟張曉玉一說,張曉玉說也只好這樣了,就找他吧。

第二天一上班,程一路就找到二扣子的電話,告訴他請他什么時候來南州一趟,叔找他有事。二扣子激動得話都差點說不出來,一個勁地說:我就去,就去。程一路笑道:不要就來,沒這么急。我也還有事,這樣,你晚上到我家吧。

放下電話,程一路又笑了一下。桌上放著馬洪濤剛送來的關于民營企業調查的報告初稿。程一路翻了翻,二十多頁,怕也有一兩萬字。他也知道搞材料是個辛苦的事,馬洪濤的臉最近看得出來瘦了,好幾個調研報告都壓在政研室的筆桿子們頭上,用他們自嘲的話,叫“十萬大山”。中國革命打倒了三座大山,獲得了中國人民的解放。而這十萬大山,卻是一年年地打不倒,打不倒又還不見成效。倘若用物理學的名詞來形容,就叫“做無用功”。

程一路剛剛看了兩頁,王傳珠進來了。

王傳珠瞅了一眼桌上的材料:“唉,搞不完的文字啊!有個事,我向你匯報一下。有個別同志反映,我們的個別司機經常晚上開私車,出入一些娛樂場所。我覺得,這件事恐怕影響不好,損壞市委的形象。你看,要不好好處理一下?還是……”

“有這種事?具體是哪個司機,清楚嗎?”

“的確有這種事。我也看到過,只是以為是領導在用車,才沒有問。至于司機,可能是指懷航書記的司機小劉。”

“啊。”程一路望了望王傳珠,心想這事不太好辦了。

“你看,需不需要給懷航書記說一聲?”

“暫時不要。這樣吧,我有空找小劉談談。”

王傳珠說那也好。其實這事程一路也聽葉開說過,但是說得含糊,他也沒有細問。現在既然有人反映上來了,就一定得處理。領導干部的司機,某種程度上也代表著領導干部的形象。司機不好,往往老百姓怪罪的就是領導。但是,程一路也知道,領導干部的司機輕易也動不得。既然跟了領導干部,就成了領導干部的人。打狗還得看主人,動司機就更得注意。動得不好,領導干部不滿意,事情就會辦砸了。

程一路打電話讓馬洪濤過來。馬洪濤很快過來了,程一路將稿子遞給他,說:“我基本上看了,覺得不錯。大概都是體現了懷航同志的意思。個別地方我改了一下,打印后先請相關部門和個別縣的同志來座談座談,集思廣益。最后成稿后,再送懷航書記。”

馬洪濤點點頭,故作神秘地說:“聽說有人把黃川告到省里去了……”

程一路沒有做聲,這事他也還是第一次聽說。

馬洪濤接著道:“財政局的幾個老干部聯名給省里葉正明書記寫信,葉書記批轉省紀委,要求認真查處。如果屬實,一定要嚴肅處理。”

“什么時候的事?”程一路問。

“我也是剛剛接到省里一個同學的電話,可能最近省里就要來人。”

“啊,好的。不要外傳。材料要抓緊。”

馬洪濤拿著材料出去了,程一路站起身來,輕輕地掩上門。省里要來查黃川,這個消息對于程一路來說,是一點先兆都沒有。黃川是任懷航到南州后,從省財政廳要來的。當時,任懷航的理由有三條,一是財政局長不能由本地人擔任;二是從省廳要人來關系熟,有利于工作;三是黃川辦事能力強,有創新意識。當然更重要的一條,任懷航沒有說,那就是黃川到南州來任財政局長,是加強了他作為市委書記對財政的掌控能力。

黃川年齡很輕,正是意氣奮發的時候,平時,程一路與黃川也不是太打交道。財政局是政府組閣單位,按理他應該更多地與政府走到一塊,特別是與市長和分管財政的常務副市長走得近才合理。但是,在南州,所有官場的人都知道,黃川與任懷航走得最近。他們經常一個車子回省城,任懷航到外地考察,黃川必定在名單之中。在政府,分管財政的徐碩峰是任懷航的人,加上黃川,任懷航對南州的財政基本上是算控制住了。王士達作為一市之長,卻在很多財政問題上,施展不開手腳。

老干部來告黃川,不知道是財政局本身的老干部,還是指其他的老干部。一般情況下,老干部是指一些已經退下去的原來的領導,至少是副處以上的,才能算得上老干部。老干部退下來后,往往對社會上特別是對官場上很多的行為看不慣,有時甚至生氣,義憤得不得了,心急得不得了。他們雖然人是離開了官場,可是官場的消息還是一件不少地打聽,然后議論,然后評價。有一些老干部,更是隔三差五地跑到市委市政府來,反映問題,抨擊時弊……

程一路就經常接待這樣的老干部,老干部是一股不可低估的勢力。在位時,他們自己被別人議論。退下后,他們的議論很有力度,也很有影響力。老百姓相信他們,而且,他們從官場一路走來,對官場的規則是知根知底。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他們聯合起來要告一個人,就不是單純的告了,而是當成了一件事業來做。如今,黃川不知有什么落到他們手里了,居然被告到了省里,而且引起了葉正明書記的重視。可以想象,告狀信所涉及的內容一定事關重大,不然一個省委書記是不可能輕易去對某一件告狀信,作專門的批示的。

那么,他們到底告黃川什么了呢?程一路反復地想想,也想不出頭緒來。

中午,程一路到人事局去吃飯。省人事廳的一個調研組正在南州,專門調研公務員法實施情況。下午調研就要結束了,本來是請常振興副書記陪著吃餐飯的,但常書記另有安排,程一路只好出面陪了。

秘書長這個角色,很有些意思。比如吃飯,如果其他書記因為臨時有事,秘書長就經常代替他們去出面應酬。各個部門是不管這事的,不管是副書記,還是秘書長,在他們眼里,都是領導。領導出了面,就給足了部門的面子。部門在上級領導眼里就很風光。這也是中國官員為什么飯局多的一個原因。其實,身在局中,有時候程一路也感到一些無奈。但無奈歸無奈,出面還是要出面的。

省人事廳帶隊的是個處長,姓莫。官場上官大一級壓死人,雖然莫處長來自省廳,但畢竟只是處長,比程一路矮一級。所以,中午的飯的中心不是調研組,而是程一路了。人事局的王平原局長,不失時機的介紹了程一路輝煌的從軍歷史,莫處長幾乎是佩服得五體投地。程一路當然只是謙虛地笑著。他由著王平原去說,中餐不準喝酒,再不說話,吃飯就一點氣氛沒有了。

莫處長老家其實就是南州人,只不過在他父親那一輩就搬到省城了。他同黃川恰巧是同學,當然就問到黃川。莫處長說前幾天,黃川專門請了他們調研組一餐。“黃川比在省廳里時更能喝酒了。”莫處長悄悄地問程一路,“聽說黃川要當副市長了?真快啊。他下來時,才是副處。馬上要成副廳了。”

“啊,啊,這事……啊,我沒聽說。”程一路含糊著。

“秘書長真是……哈哈。不問了。”

程一路心想不是你不問,而是我確實不太清楚。黃川以前跟他說過,想在這次的換屆中動一下。財政局長調整,除了向上,沒有向下的可能。黃川的意思,程一路自然明白。不過,今年的換屆空間很小,按現在的局面,黃川已經沒有什么希望了。如果省紀委真的要來查他,就是沒查出問題,也洗不清被查了的事實。而且,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如果任懷航換屆時不走,他應該更希望黃川留在財政局長的位子上的。

飯很快吃完了,程一路與莫處長一行道了別,就讓葉開送他回家。臨出賓館門時,他看見簡韻正從里面出來。簡韻看見程一路,臉竟然一紅,還是很調皮地喊了聲秘書長,程一路笑笑問:“也吃飯啊?”

“來了幾個同學。”簡韻說話的聲音清脆甜美,“啊,其中有省委組織部喬小陽副部長的女兒,我和她還是同室呢。”

“啊,那代我向她問好。”程一路笑道。

簡韻說當然可以,轉身走了。程一路著她的背影,感覺簡韻就像一只早春的燕子,輕盈可愛;又像街頭的香樟,清新可人。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