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金算盤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上任前后那幾天的忙碌總算過去了。黃智在遭到張胖子攻擊的當天下午就把辦公室的鑰匙交給了姜鈞,然后長出一口氣頗有感慨地說:“干一輩子,可算是平安著陸了。”

姜鈞對他的感慨并不認同。他也在企業里干了半輩子,并沒有那種如履薄冰的感覺。反而,他認為能在國有企業當一回一把手,痛痛快快活一場人,只要膽大心細,無論如何都是只賺不賠的好買賣,所以這是一個人的福分、運氣。他現在就再一次有了這個福分,再一次交了這個好運。他把這看作老天爺對自己的恩賜,正準備抽空到開發區著名的黃廟里去給佛爺美美地燒幾炷高香,祈求佛爺繼續保佑自己升官發財萬事如意。

黃智大概看出了他的心思,微微一笑說:“這只是我個人的感受,你別受我的影響,你們這一代人比我們強,觀念新、有魄力,肯定會比我們干得好。”

黃智沒有再提張胖子發難的事兒,姜鈞也沒有,兩人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似的。不過當黃智對他說這番話的時候,他卻把這番話跟張胖子鬧事聯系了起來,覺得黃智是因為張胖子當著新來的領導面鬧事丟了面子,心情沮喪所以才會說出這么一番非常消沉甚至有幾分傷感的話來,便拐著彎兒安慰他:“在企業里當領導,尤其是當一把手,就是處在各種矛盾的中心,個別人不滿意有意見也是難免的,您別太在乎了。”他這番話是黃智把鑰匙交到他手里的時候說的。

送走了黃智,姜鈞開始行使他的總經理職權,第一步當然是召開領導班子會議,一方面聽聽其他幾個頭頭對公司情況的說法和對今后工作的意見,另一方面也對那幾個頭頭發布一下自己的經營打算,也是正式上任的象征。

會議就在姜鈞的辦公室開,柳海洋、小烏龜坐在姜鈞對面的沙發上,“賠個光”財務總監裴國光孤零零地坐在窗戶下面的單人沙發上。裴國光整個人就是一塊骨頭,皮膚的顏色是黃土高坡的那種蠟黃,體型讓人想起瘦骨嶙峋的冬天枯柳。那張鳥雀一樣的瘦臉上戴著一副方框黑邊眼鏡,像極了舊社會的賬房先生。

說是開會,實際上是誰也沒什么正經話說。姜鈞剛來,對公司情況還不了解,名義上是說說他對公司發展的想法,實際上他什么想法也沒有,只說了些堅持效益第一、堅決完成公司的利潤指標等等套話廢話。

小烏龜提出公司上半年效益不錯,應該給職工發半年獎了,每個職工平均1萬元:“這是慣例,按人均1萬元發獎,公司領導拿平均數的10倍,處級干部拿平均數的5倍,科級干部拿平均數的3倍,剩下的由普通職工均分。”

姜鈞想,這是牽涉到職工切身利益的大事,如果這是慣例,到自己這兒也不能壞了規矩,省得剛來就讓職工罵,于是便征求裴國光的意見。

裴國光說:“你們看,我沒意見。”可是那個表情卻告訴大家他有意見。

姜鈞追問他:“你是說對這件事情不表示意見棄權,還是同意發獎金?”

“怎么著都行,反正想發也沒錢。”

柳海洋有意要把第一次辦公會議弄得稀里糊涂,一開口先調侃裴國光:“郜天明說了,咱們公司的效益不太好,關鍵就是老裴的名字不好。裴國光就是賠個光,管財務的叫這么個名字,太不吉利,換換,換個好名字。”

裴國光不高興了,瘦臉縮成了一團硬邦邦的干饅頭,還是棒子面的:“你柳總要是能給南方集團交1萬元的利潤,我馬上就改名,連姓一塊改,改成掙大錢。”

姜鈞不知道裴國光說沒錢發獎金是真話還是開玩笑,想問當著柳海洋和小烏龜的面又不好問,弄不清楚他們之間的關系,擔心引起話頭他們嚷嚷起來,把這上任后的頭一次會議開砸了。于是,他開始和稀泥:“這事先放下,過后再議,今天重點研究一下我們正在進行的項目還有什么問題。”

小烏龜開始發表意見,聽著還像是幾句正經話。他說公司開發的南山小區已經交工了,三幢樓擺在那里沒人買,關鍵就是配套設施沒有跟上,路沒修,水電都是臨時線路,配套費還欠市政府的,人家不發證,這些工程就沒辦法干,每個月光是付給銀行的利息就得幾十萬。這樣擺下去非賠慘了不行,得抓緊交納城市配套建設費,投入完善配套設施才行。姜鈞問他還得投入多少錢,小烏龜說整個算下來得投入500多萬,先期投入100萬就可以開工,3個月配套設施就能完工,只要配套設施完工,樓盤就可以賣出去了。這片小區開發投入了將近7000萬,銀行貸款3000多萬,樓盤賣出去能很快收回投資,還能賺2000多萬。

姜鈞就想拍板投錢,看到裴國光滿臉不屑,就問裴國光的看法。裴國光沒吭聲,半晌才說:“追加投資的事兒干脆別想,想追加也沒錢。”

給不給這個工程追加投資可以商量,剛才聽裴國光說發獎金沒錢,他還沒太在意,以為他是跟柳海洋鬧別扭。再一次聽裴國光說想追加也沒錢,他不由就有些緊張。按照審計報告和黃智的情況介紹,姜鈞覺著南方集團賬上至少也得有兩三千萬的流動資金,可是裴國光卻說沒錢,他這個沒錢是什么含義呢?是說沒閑錢投給南山小區建設,還是說南方集團賬上根本就沒有資金呢?

柳海洋說:“怎么沒錢?要是沒錢就是讓你賠光了。”

裴國光好像沒有聽到他的話,不搭理他,臉上卻浮起來一層紅潮,說明他心里挺憤怒。

姜鈞問裴國光:“你說說看,怎么個沒錢法?”

裴國光說:“賬上沒錢。”說這話的時候面無表情,斬釘截鐵,姜鈞本想盯著問他一句,可是看看他那張跟晾干了的死面窩窩頭一樣毫無表情的瘦臉,就沒有再問。

小烏龜接過話頭說:“這是開會,不是誰跟誰斗氣,如果不投入,上億元的資金就那么扔在那里壓著,造成的損失誰承擔?”

柳海洋也說:“就是,該投就得投。”

姜鈞說:“那你們的意見就是增加投入了?”

柳海洋跟小烏龜異口同聲地說:“應該增加投入。”

裴國光沒有吭聲,姜鈞追著問他:“你呢?你的意見呢?”

裴國光說:“我沒意見。”

姜鈞說:“你同意追加投資?”

裴國光說:“我沒說我同意追加投資。”

姜鈞說:“那你是不同意追加投資?”

裴國光說:“我也沒說我不同意追加投資。”

“那你是什么意思?”姜鈞也有些惱火,他實在適應不了裴國光這種繞口令似的對話方式。

裴國光說:“同意不同意都沒意義,沒錢說什么都是閑扯。再說,這種重大投資決策應該得到董事會的批準吧?”

南方集團名義上有個董事會,但實際上這種董事會比聾子的耳朵還不如。聾子的耳朵起碼還是個擺設,每天都能看得見摸得著,南方集團的董事會看不見摸不著,一年才開一次。董事們吃喝嫖賭玩夠了,拿上紀念品和車馬費,對公司的行政工作報告說幾聲好好好,然后便一哄而散,再也找不到影了。反正這筆投資都是公家的,誰也沒掏自己的腰包,盈利還是虧損跟每個董事一點兒都沾不上邊。誰也不指望靠南方集團掙錢養活自己,所以誰也不想管南方集團這攤子事兒,誰也都明白自己管不了這攤子事兒。可是,根據企業章程,有些重要的事兒,比如對外重大投資項目的確定,公司主要行政領導的任命和罷免,還是要得到董事們象征性的同意。比如姜鈞到南方集團擔任總經理,就得經過董事會批準。

姜鈞說:“項目已經由董事會討論通過了,現在是追加投入,是不是需要經過董事會討論,回頭我請示一下國資委汪主任。可是不管需不需要經過董事會,我們自己首先要有個意見,起碼我給國資委匯報的時候,要有個集團的意見吧。”

裴國光說:“報不報董事會都沒用,即便董事會同意擴大投資,董事會能給錢嗎?還得我們自己張羅錢,沒錢用什么投?所以我說我沒意見,因為有沒有意見都沒有用,一句話,沒錢。”

柳海洋也莫名其妙:“怎么能沒錢呢?根據審計報告,咱們公司流動資金少說有兩三千萬,哪能500萬都拿不出來?”這也正是姜鈞想知道的,柳海洋替自己問了出來,他就看著裴國光等著聽他怎么說。沒想到裴國光對柳海洋的質問充耳不聞,硬著頭皮面不改色心不跳,就是不吭聲。小烏龜也追問他:“哎,你可別真成了賠個光,這可不對呀,公司的錢都上哪去了?”

裴國光真有韌勁,任他們追問,就是不吱聲。姜鈞也忍不住問了他一句:“那咱們手頭的流動資金到底有多少?”

裴國光說:“公司的賬目情況屬于財務機密,我只能向你個人匯報。”

柳海洋極為不滿,也極為任性:“行行行,你個別匯報吧,別讓我們把你的機密泄漏了。”說著抬起屁股就走了。

小烏龜也說:“姜總,再沒啥事我去給國資委劉副主任安排一下接待方面的事情。”

金秋十月,濱海開發區的日平均氣溫維持在20℃左右,進入了旅游最佳季節。省城的領導和百姓紛紛向濱海開發區蜂擁而至,不同的是領導是視察工作,國家埋單;百姓是旅游,費用自理。省國資委的劉副主任就是這大批涌入開發區的人潮中的一員。劉副主任姜鈞不熟悉,小烏龜柳海洋他們更熟悉,人家來之前打招呼都直接找柳副總或者干脆就找肖助理,甚至裴國光這個瘦猴在國資委都有自己的關系戶。姜鈞跟國資委卻沒有任何過硬的關系,還是經過小烏龜、裴國光或者柳海洋才知道誰誰要來了。來的人也都是根據關系,誰的人由誰出面陪同吃喝玩樂。他來了不過才十幾天,這種事兒已經好幾起了。

姜鈞對小烏龜說:“你去忙你的吧,劉副主任到了接待方面的事情就按慣例安排吧。”

糖三角見柳海洋跟小烏龜都撤退了,也起身請示:“姜總,還記不記了?”

姜鈞說:“散會了還記什么?”

糖三角就夾了記錄本悄悄退了出去。

接著,姜鈞問裴國光:“好了,該你說了,我們賬上現在到底有多少錢?”

裴國光說:“80萬。”

“什么?”姜鈞像是屁股底下突然炸響了一顆炸彈,猛地從座椅上蹦了起來:“80萬?”

“對,80萬。”

“錢,錢都上哪去了?”他感覺自己說話的聲音已經開始顫抖了,心里卻閃電般地掠過這樣一個念頭:完了,上當了,白高興一場,以為天上掉下來的是豬肉餡餅,撿起來掰開一看才知道里面夾的是牛糞。

裴國光說:“大部分都壓在了長期投資項目上,還有幾筆正在運轉的貿易貨款沒有回來,另外還有一些應收款沒有收回來。下個月的報表上就能詳細地體現出來,不過眼下賬上真的只有80萬元。”

姜鈞的腦子亂了,審計報告,國資委領導的談話,自己得到升職時的迷惑和興奮,今后怎樣謀取利益,馬上抓緊回籠資金,還是干脆再辦一回改制拍賣撈一把就跑……種種念頭一起涌到他的腦袋里,把腦子攪成了一鍋粥。

裴國光的聲音像慢慢浮上水面的尸體,給他展現了一幅恐怖而又現實的場景:“我們公司人均月工資是4000元,每個月工資就得25萬多,固定費用每個月得50多萬,其他應付款項沒有50萬也下不來,賬上的錢僅僅夠我們維持半個月……如果按人均1萬元提獎金,光是獎金就得60多萬,那就連一天都維持不了了。”

姜鈞坐回椅子,竭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想讓自己冷靜下來,可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冷靜。他忽然非常討厭眼前這個大瘦猴,很不客氣地問:“我來之前仔細看了黃總的離任審計報告。根據審計報告,不應該是這個情況,公司已經到了這種狀況,財務一直是你主管,你應該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裴國光不屑地笑笑:“姜總,現在馬上重新審計,寫出來的審計報告跟上一個報告也不會有多大變化,審計報告并沒有不真實的地方。”

“那你給我解釋解釋錢都到哪去了?”

裴國光換了個坐姿,開始給他解釋:“審計報告上說的是企業總資產情況,我說的是賬上現在有的現金,不是一回事兒。比方說吧,審計報告說公司的資產情況,南山房地產開發我們投入了1個億,審計報告上體現出來的就是我們擁有長期固定資產1個億。可是沒有對南山小區專門審計,這1個億的資產到底是增值了還是虧損了,審計報告上沒有體現出來它的動態盈虧,只是根據我們公司的報表羅列了上去。要是按照項目報表來看,這塊資產已經升值到了1億4000萬,那虛數就更大了。其實這個項目如果兌現成現金,至少要虧損3000萬。再比如……”

姜鈞打斷了他,問道:“你說按照南山小區的報表虛數就更大了,是什么意思?”

裴國光愣怔了片刻,然后下了決心似的輕咳一聲才說:“南山小區我們前前后后投入了7000多萬,另外還有銀行貸款3000多萬,拖了6年,賣出去的房子不到20%。據我所知,這個項目目前的資產負債率已經達到了80%,也就是說,這個項目投入的資金如果歸還了銀行貸款,實際上資產連4000萬都不到,虧損了3000多萬。如果我們再增加投入,就像石沉大海,連個響都聽不見。”

姜鈞覺得自己在做噩夢,偷偷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知道疼,斷定自己沒有做噩夢,心情更是惡劣到了極點。“這件事情黃總知不知道?”

“不知道。”

姜鈞對他這種模糊不清的回答方式沒了耐心:“你今后說話能不能清楚點?你是說你不知道黃總知不知道,還是說黃總不知道?”

裴國光說:“我是說我不知道黃總知不知道。”

姜鈞又問他:“這件事情你給黃總匯報過沒有?”

裴國光搖搖頭:“我沒有匯報過。”

“你為什么不給黃總匯報?”姜鈞沒有說出來的話是:“你為什么光給我匯報,等著讓我下不來臺是不?”

“黃總用不著我匯報,這個項目的情況他跟我一樣清楚。”

“那他就應該如實向董事會匯報,如實向審計組匯報呀。”

“不知道,對了,我的意思是說不知道黃總是不是向董事會匯報了,反正審計組的報告沒有體現出這個項目的實際情況,其他幾個長期投資項目也是這種情況。”

“可是審計組不可能對這些情況審計不出來呀。”姜鈞抱了一線希望,他希望裴國光說的情況只是妄自揣測,是捕風捉影的臆斷:“你說的這些有根據嗎?”

裴國光輕蔑一笑說:“離任審計,來審計的和被審計的都是國資委自己人,能過得去就過得去,誰會那么較真?靠國資委內部財務部組織的審計組來審計,能審出什么名堂?”

姜鈞忽然想到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柳副總和肖助理他們知不知道這個情況?”

“不知道,噢,我是說我不知道他們知不知道這個情況。不過按說他們也都不是傻子,要真的說一點兒也不知道不現實。”

“哼,你的意思黃總就是傻子了?”裴國光又是一笑,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姜鈞卻給了自己一個答案:黃總、柳海洋、小烏龜他們對公司虧損的嚴重情況不會不清楚。像是替他的想法作注解,裴國光這時候又說了一句:“其實公司這些長期投資項目的情況公司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誰也不愿意說罷了。”

“為什么?”

裴國光又是曖昧一笑,不正面回答。姜鈞煩透了他這用曖昧笑容對付自己的做法,對裴國光嚴肅地說:“你是財務總監,你想一想,如果公司的投資項目出現了嚴重問題,而且這個問題是長期存在的,你明明知道卻放任自流,既不積極采取措施,又不向領導匯報,你應該承擔什么責任我想你比我更清楚。還有,你有什么話就直接說,別老是含糊其辭。我這個人比較笨,不善于通過別人的笑容來理解別人的意圖。”

裴國光讓他說得臉紅脖子粗,顯然非常尷尬,也非常委屈:“姜總,按照正常情況,財務應該是總經理直接管的部門,財務總監有執行、咨詢職能。其實我這個總監跟財務部經理沒有什么不同,就是掛了個總監的虛名而已,給人家當個陪襯。再說了,這些事情都是明擺著的,大家為什么都假裝不知道?”

“你說說這是為什么?”

裴國光又是曖昧一笑:“有些事兒一句話兩句話說不清楚,也許多少話都說不清楚,慢慢時間長了你就明白了。”

姜鈞覺得自己的腦子變成了糨糊,暈乎乎像是處于半睡眠狀態,明明知道自己在做噩夢,卻無論如何醒不過來。腳下的地板變成了沼澤,腿腳沒有可著力之處,飄飄忽忽像是踩在棉花團上。

“姜總,你沒事吧?”

裴國光的聲音像是從十里八里之外傳了過來。姜鈞回到現實當中,晃晃腦袋竭力讓自己清醒起來:“我沒事,關鍵是這些問題怎么解決,要趕快拿出個方案來。”

“還要什么方案,趕快對這些項目進行全面評估,等有了結果再研究下一步的事兒吧。”

姜鈞說:“這件事情還得上領導班子會議討論討論,不要再瞞著了,既然形勢已經到了這么緊急的地步,該怎么辦就得怎么辦了。”

裴國光提醒他:“這件事情如果傳開了,在公司職工里會不會引起慌亂?你剛來如果人心不穩可能就不太好了。”裴國光說的不是沒有道理,可是如果把這種情況包起來,仍然讓南方集團的職工悠哉悠哉過太平日子,隱含的危機更大。就這么個局面,這個局面又不是他姜鈞造成的,他怕什么?他就是要通過領導班子會議把這件事情傳播出去,讓公司所有職工都知道,好日子到頭了。

裴國光看到姜鈞老是走神,就說:“姜總,還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姜鈞說:“說啊,說出來我才能知道該不該說。”

裴國光板著臉做出愁眉苦臉的樣兒:“我們集團還面臨著稅務麻煩,國稅二分局下了補稅通知書,說我們二季度少繳了200多萬的增值稅。”

姜鈞再一次讓這個管財務的瘦猴嚇著了:“怎么會這樣?”

裴國光解釋:“二季度黃小船的貿易五部做了一單生意,由于我們急著催款,就先給收貨方開具了增值稅發票。對方的款付過來了,可是我們的進貨方卻一直遲遲沒有給我們開具增值稅發票。這里面有個時間差的問題,按照相關規定,就應該按照我們開出去的增值稅發票額繳納增值稅,只有等進貨方的增值稅也開具之后,才能抵扣。”

姜鈞對稅務方面的事情并不了解,他的興趣不在這方面,于是便順手把問題推給了裴國光:“這是你們財務的問題,合理避稅,合法納稅是你們的職責,你們怎么弄出這種事情來了?有什么辦法補救?”

裴國光說:“我們跟稅務局的關系還不錯,如果做做工作,讓他們寬限我們一段時間,我們抓緊時間向供貨方催要增值稅發票,兩相抵扣,我們不過就欠繳20多萬增值稅,應該不是什么問題。如果不做工作,人家公事公辦,我們的麻煩就大了,不但要繳納欠稅,還要被罰款,罰款額最高可達稅款本身的200%。”

姜鈞不耐煩地說:“你們趕緊做工作,該怎么做你就去做,我只看結果,不看過程。同時抓緊時間,不行就派人過去,把供貨方的增值稅發票要回來,再拖我們就到稅務局告他們。”

裴國光連連答應著:“好,我馬上去辦,做工作可能需要花一些錢。”

姜鈞:“花啊,反正賬上就那么幾個錢,花光了大家都餓著。”

裴國光答應著起身告辭,姜鈞又叫住了他:“賬上只剩下80萬了,這就是我們面臨的最大問題。你回去立刻把公司近期內能收回來的資金情況和暫時無法收回的資金情況,還有整個財務狀況給我搞個詳細的報告,還有你作為財務總監對解決這些問題有什么意見和建議,也要提出明確意見。”

裴國光說:“我把上個月的財務報表給您送過來。”

“我不要你的財務報表,你不是說了嗎,財務報表都是編出來的,你讓我看你們編出來的東西有什么意思?我要你書面的、文字的、實實在在的東西,報表上借方貸方應收應付債權債務所有者權益那些玩意兒我全都不看,我要看錢都干什么去了,我們賬上實實在在有多少錢,有什么辦法把散在外面的錢弄回來。”

裴國光說:“那好吧,我盡力而為。”

姜鈞說:“不是盡力而為,是要全力做好,我希望你拿出來的報告不要讓我扔回去返工。”

裴國光走了,瘦骨嶙峋的后背顯得有些駝,兩條麻稈腿卻仍然甩著四平八穩的八字。姜鈞氣哼哼地想,南方集團領導班子這幾個腦袋,平常養尊處優,享受著副廳級待遇,出門小轎車,進門美酒佳肴,吃喝玩樂全都公家包著,心里想什么卻誰也不知道,讓他干點事兒就像是有多大的委屈似的。

從裴國光身上他又想到了剛剛認識的其他員工,這幫子人個個都是寶,上班炒股的炒股,看報的看報,閑聊的閑聊,沒見過幾個干正經事的。一說起來個個肚子里好像都有一股子氣,似乎都是公司的債權人,尤其是那個張胖子,三天兩頭來找他談工資問題、分房問題,從來沒有說過他身上的外欠款追討問題。現如今他已經搞清楚了,張胖子前幾年搞業務的時候,把一批鋼鐵賣給了他朋友的單位,至今幾百萬的貨款要不回來。那個郜天明,整天窩在房子里陰陽怪氣的,活像天下人都是他取笑的對象,而且牛性特大。他姜鈞好賴也是公司的總經理、黨委書記,正經八百的廳局級干部,可是遇見他從來就跟沒看見一樣,還得他主動點頭打招呼。黃智真不知道從哪里淘來這么一幫子人,就靠這幫子人公司的出路只有一條,吃光喝凈破產倒閉。想到破產倒閉,姜鈞恨不得馬上就著手走程序,如果不是他現在還是代理,還需要那張正式的任命文件,他馬上就要找體己的審計師事務所,把南方集團的老底兒給抖摟出來,進入破產變賣程序,再搞一次拍賣改制,撈一把一走了之。

姜鈞給老婆掛電話。剛來的時候他打好了如意算盤,先把工作接了,正式上任之后抽個時間飛回去一趟,該帶過來的東西也得帶過來,為自己長期安營扎寨做準備。他來得非常匆忙,換洗衣服、日常用具,還有一些書籍筆記都沒有帶,按照原計劃回家跑一趟這些事情就都辦了。沒想到接手的卻是這么一個爛攤子,就像走路踩翻了下水井的蓋子,蓋子翻過來又夾住了腳,不但疼,還被固定到了那兒動不了了。

他只好給家里掛長途,老婆告訴他家里現在熱鬧非凡,很多人聽說他提拔到濱海開發區當了南方集團總經理,紛紛登門拜訪,有的前來表示祝賀,有的前來走關系想調進南方集團,還有的想把自己的孩子親戚給調到開發區來,以至于家里整天像自由市場,門都關不嚴:“煩死了,你快把我弄過去吧,不然我真沒法應付這些人了。”

他聽得出來,老婆嘴上說是煩死了,實際上得意洋洋,便對老婆說:“我在這里還不穩定,今后是啥樣也說不清。還有另外國資委有規定,南方集團絕對不允許夫妻在同一個單位工作,你的工作我這里也沒辦法安排,你一時半會肯定過不來,你就安心待著吧,瞅機會再說。另外,你不能對任何人做任何承諾,我可沒辦法替你還賬。”

他老婆乖乖地答應:“你放心,我明白自己的身份,說了也不算。還有一件事你可得馬上答復我,供銷處的李天來前天到家里來看望我們,還送來了2萬元,你說說這2萬元能不能收?你要是說不能收,我明天就送回去。”

姜鈞想了想進一步確認:“是李天來送過來的嗎?”

“對呀。”

他明白,這2萬元是李天來催賬的,賬就是趕緊把他弄到南方集團來。他現在確實需要有自己的體己人,不論做什么事情,南方集團這幫人沒有一個靠得住的,還要靠自己人。況且,他拿了李天來10萬元跑職位,跑成了,也就應該還愿了。

“你別管他,送來的你就拿著,他要什么我明白。”

他老婆聽到可以收李天來送來的2萬元錢,情緒立刻高漲起來,絮絮叨叨地叮囑他一個人在外面注意身體,注意安全,關懷完了以后又口氣嚴厲地警告他:“開發區那種地方可是花花世界,你可得給我老實點,要是得上艾滋病,我饒不了你。”

“你趕快把我日常用的換洗衣服和我要的東西給我寄過來,廢話少說,真得了艾滋病你饒不饒我都晚了。還有,你要是一個人待著煩,就到加拿大陪兒子去。”

老婆馬上高興了:“你說的是真的?”

姜鈞鄭重其事:“當然是真的,出去了打聽一下,能不能辦移民,如果能辦移民就辦移民,這件事情你抓緊辦,需要多少錢告訴我。”他老婆連連答應著,姜鈞還想再叮囑幾句,有人怯生生地敲辦公室的門,他只好匆匆對老婆說:“先說到這兒吧,來客人了。”說著便撂了電話。女人就是這副樣子,尤其是給你當老婆的女人,就像是年久失修的水龍頭,只要一擰開,話就像自來水嘩嘩嘩地流個沒完沒了,再想關上都困難。如果干脆把水龍頭堵住,不讓她發言,生活卻又像缺了水,沒了那份滋潤。

放下電話,他撥通了糖三角的手機:“老唐嗎?你馬上給我寫一份報告。”

糖三角惶惶然地問他:“寫什么報告?”

“給董事會的工作報告,寫好了交給我。”

其實董事會什么時候召開,他根本就沒數,這要國資委安排,但是,現在就把報告準備好,有備無患,而且有充足的時間及時調整,這是非常必要的。現在一切的一切,都要等到董事會召開,他正式成為常務副董事長、總經理之后才能作最終的打算,否則,一切都是空的。

放下電話,怯怯的敲門聲持續著,他喊了一聲“請進”,進來的卻是糖三角。剛剛放下電話,這人就出現在面前,顯然,他一直在外邊,沒有聽到姜鈞應答就沒敢進來,這倒讓姜鈞好笑:“你就在外面啊?有事嗎?”

糖三角畢恭畢敬:“姜總,該吃飯了,到餐廳去吧。”

糖三角請他去餐廳,他一直窩在心里有點不對勁的感覺變得明晰起來。他來了以后一直在酒店的餐廳就餐,后來才知道,這個餐廳是跟樓上的客房一起承包出去的。既然是承包,他在那里吃人家當然要記賬算錢,他問過餐廳服務員錢怎么個付法,服務員告訴他是公司辦公室簽單;回來后他又問了糖三角,糖三角告訴他這是肖助理安排的,簽過的單由公司作為接待費用核銷,用不著他個人付錢。自己吃飯公家付錢,對于他這個當慣了國有企業總經理的人物來說,應該是習以為常的事兒。可是,在這里吃飯由小烏龜掌控核銷,就讓他有些警覺。一句話,南方集團人事方面的渾水他已經感覺到了,現在的問題是這潭渾水到底有多深,明白還需要時間和觀察,沒弄明白之前,謹慎是必要的自衛措施。

還是那句老話,說你有事你就有事,沒事也有事;說你沒事就沒事,有事也沒事。對小烏龜和柳海洋還有這個表面上跟孫子一樣順從孝敬的糖三角,他一概沒把握,更沒必要讓一頓飯兩頓飯的事情成了他們文章的主題。

他做出一本正經、清正廉潔的樣子告訴糖三角:“今后我吃飯的事兒你就不用管了,我自己解決,你通知樓下餐廳,從今天起我就不在那里吃了。還有,明天你過來跟我結算一下,我把前段時間的飯錢付了。”

糖三角的眼睛難得地繃成圓形:“怎么了?是不是飯菜不合口?或者……”

姜鈞用笑臉安慰他:“不是的,你別多想,我這個人有個毛病,吃飯場合太正規了反而吃不飽。再說了,我自己吃飯當然應該由我自己付飯錢,我可不想讓別人說我公款吃喝。就這樣,你按我說的辦,好不?”

糖三角滿面疑惑遲疑不決地答應著走了,姜鈞一點胃口也沒有,起身收拾好桌上的筆記本,來到窗口前面眺望著腳下的街景。海濱冬天黑得早,才六點外面已經黑透了,街燈連成了一串串晶瑩的星星,飛馳的汽車編織出流動的光河,色彩斑斕的廣告牌霓虹燈將天空映照成了鐵銹色,讓人覺得臟兮兮的,姜鈞心里突然涌上了“燈紅酒綠”四個字。他嘆了一口氣,開發區是個好地方,可惜他感覺自己掉進了泥沼,剛來時的興奮、激昂和憧憬都變成了夢境,把他從美夢里喚醒的是南方集團的現實。姜鈞嘆了一口氣,決心從今天開始自己找飯吃。

姜鈞一進電梯的門,卻碰到了郜天明。郜天明照樣是那副不死不活的表情,朝姜鈞微微點頭:“老板這么晚才下班?”

姜鈞心里不痛快,冷冷地回答:“哦,你走得也挺晚。”然后兩人就一路無話,面朝電梯的門。出了電梯姜鈞問郜天明:“附近哪里有比較好的北方口味的飯館?”

郜天明奇怪地看看他:“南方酒店的餐廳什么風味都能做,你何必舍近求遠呢?想吃什么讓他們做不就成了?”

姜鈞說:“太貴了,吃不起。”

郜天明說:“再貴也用不著你埋單,怕什么?吃唄。”

郜天明的話讓姜鈞忽然一激靈,自己在南方酒店的餐廳里免費就餐,職工們不可能不知道,拿著工資吃白食,職工心里會怎么想?這證明自己對于吃飯問題的小心謹慎絕對是正確的選擇。察覺到這一點,他趕快替自己解釋:“要是公家埋單我就不怕貴了,今后我也不在那吃了,吃不起。”

郜天明半信半疑地盯了他一陣,姜鈞坦然地看著他:“你到底能不能告訴我附近哪有北方口味的餐館?大眾化的,不宰人的。”

“有哇,走我領你去。”

郜天明領他去了一家叫餃子王的飯館,并且陪他吃了飯,兩個人喝了啤酒,姜鈞覺得吃得挺痛快,喝得也挺痛快。飯后郜天明埋了單:“我領你來的,讓你埋單我不成了存心揩你油水么?下一次你埋單。”

姜鈞沒有跟他爭,由他掏錢。他知道,他跟郜天明不可能只在一起吃這一頓飯,今后有的是埋單的機會。因為,吃飯閑聊的過程,他已經明確感受到了,郜天明對柳海洋、小烏龜他們敵意很深。按照正職最大的敵人是副手,副手的盟友就是正職的敵人這個簡單邏輯推理,如果有一天和集團老班底的人發生正面沖突,這個郜天明絕對是用得著的人。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