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丁義珍是這樁大案的關鍵。對丁義珍的抓捕是關鍵中的關鍵。陳海明白這一點,可檢察長季昌明似乎不明白。或者因為事關重大,他揣著明白裝糊涂。陳海幾乎是懇求這位頂頭上司:侯亮平代表反貪總局發出的抓捕令不能忽視,萬一出問題,責任在我們省反貪局啊!季昌明卻堅持向省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高育良匯報。明說了,省檢察院歸省委管,不經請示抓一個廳局級干部不合適。況且最高檢的抓捕手續現在也沒見到,僅憑他猴子打打手機就行動,也太草率了吧?

季昌明跟侯亮平爛熟,所以一口一個猴子,搞得陳海很無奈。陳海只得命令偵查一處處長陸亦可親自帶隊,暗中緊緊地盯住丁義珍。

省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高育良高度重視檢察院的匯報,通知相關干部連夜到自己的辦公室開會。季昌明、陳海趕到省委大院2號樓時,只見樓內燈火通明,工作人員進進出出,如白天上班一樣。二人進了辦公室,除高育良外,還見到了兩位重量級人物:省委常委、京州市委書記李達康,省公安廳廳長祁同偉。季昌明頗具意味地瞄了陳海一眼,似乎說,瞧這陣勢,像這種敏感的事情咱們不匯報行嗎?!

陳海上前與高育良握手,低聲說:老師好!高育良年近六十,保養得法,滿面紅光,且笑口常開,看上去像一個擅長太極功夫的官場老手。其實呢,他是一位學者型干部,法學家,早年曾任H大學政法系主任。陳海是他教出來的,公安廳廳長祁同偉和遠在北京的侯亮平,也都是他的得意門生。高書記抑或是高老師的弟子遍天下呢。

季昌明扼要匯報情況。高育良和李達康神情嚴肅地聽著。氣氛沉重壓抑。陳海很清楚,每位領導肚子里都有一本難念的經,但表面上千篇一律,永遠都是沒有表情的表情。陳海在政治上特別小心,這是因為他總結了父親陳巖石一生的教訓——老革命的父親,省人民檢察院前常務副檢察長,外號“老石頭”,跟前任省委書記趙立春斗了大半輩子,結果離休時仍然是個廳級干部,硬是沒能享受上副省級待遇。而人家趙立春卻調到北京,進入了黨和國家領導人序列。也正因為老爹常在家里縱論江山,才使陳海對H省的政治路線圖爛熟于心。比如,眼前這位李達康,原是趙立春的大秘,傳言他乃秘書幫幫主;老師高育良是政法系的領袖,政法系統的官員,都跟他有千絲萬縷的關系。陳海不愿重蹈父親的覆轍,也不愿違心處事,因而和誰都保持距離,連對老師高育良也敬而遠之。但他心里得有數,心如明鏡,才不會出大的差錯。

看吧,省城京州的一位大權在握的副市長要倒臺了,會牽扯多少人?會給H省和京州的官場帶來多大的震動?天知道!季昌明心里肯定有數,他是H省老人,曾在京州市工作多年,啥不門清?此事棘手啊!結束匯報時,季昌明說:北京那邊已有證據證明,丁義珍副市長涉嫌行賄受賄,而且數額巨大。我們具體如何處理,得請領導指示。

高育良皺著眉頭:丁義珍的事我們不知道,北京怎么先知道了?

李達康臉色更是難看:就是啊,昌明同志,這都怎么回事啊?

季昌明便又補充匯報,道是福建有位投資商向國家部委一位處長行賄批礦,最終沒批下來。那位處長不肯退錢,投資商就向最高檢反貪總局舉報了。那位處長一落網馬上檢舉揭發,把丁義珍給交代了。

高育良思索著,向李達康詢問:你們這個丁義珍分管啥工作啊?

李達康苦著臉:都是重要的工作啊!城市建設、老城改造、煤礦資源整合……有些工作呢,說起來是我掛帥,具體都是丁義珍抓!

陳海明白李達康的態度了,他絕不會輕易把丁義珍交出去的。李達康是H省有名的改革闖將,膽子大,脾氣硬,當年提出過一個響亮口號:法無禁止即自由!啥事都敢干,啥人都敢用。陳海想,丁義珍是李達康一手提拔重用的干部,現任光明湖改造項目總指揮,管著幾百億資產呢。他要是被北京方面帶走了,這位市委書記情何以堪?

祁同偉小心地提出了個建議:既然這樣,高書記、李書記,你們考慮一下,是不是先讓省紀委把丁義珍規起來呢?我派人協助執行!

這是一個折中的意見。由省紀委處理丁義珍,作為省委常委的李達康臉上好看些,以后也有回旋的余地。陳海明白祁同偉的心思,這位公安廳廳長要上臺階,眼睛瞄著副省長,恩師高育良已經向省委推薦了,常委李達康的一票很關鍵,祁同偉當然要順著李達康的意思來。

果然,李達康立即表態:哎,祁廳長這個意見好,就由我們雙規吧!那口氣似乎已經代表省委做了決定,也沒去征求一下主管副書記高育良的意見。高育良怎么想的不知道,只見老師下意識地用指節輕擊著桌面,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季昌明:這個,季檢,你的意見呢?

老師的心思陳海很清楚,老師肯定不想為李達康做嫁衣裳。雙規丁義珍,就違背了北京方面的意見,誰拍板誰負責任。老師與李達康一向不和,這是H省官場幾近公開的秘密,老師干嗎為政治對手頂雷啊?但老師就是老師,絕不會直接表露自己的意思,便把球傳到省檢察院這邊來了。不是主動匯報嗎?好,你們的事你們先表個態嘛!

季昌明說:高書記,我尊重您和省委的意見!北京那邊的立案手續馬上過來,讓我們拘。可先規起來也可以,只要把人控制住,下面怎么都好辦!但從我們檢察角度來看,還是拘起來走司法程序較妥。

這話把人說得云里霧里,季檢算得上語言大師了。陳海這位頂頭上司一向中規中矩,又即將退休,什么人也不想得罪。可叫你表態你總得有態度呀,這繞來繞去,還是把李達康得罪了。陳海內心想笑。

高育良點頭:好,老季,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傾向于拘。說罷,指著陳海:哎,陳海啊,你是反貪局局長,也說說你的意見吧!

陳海一怔,不由自主站了起來。老師一擺手,示意他坐下說。他沒坐下,筆直地站著,一時間有點蒙——他一點思想準備沒有,剛才光研究別人了,這冷不丁的,讓他怎么表態?陳海雖說小心謹慎,內心還是挺正直的,根子上像他老爹。在一圈領導逼視下,陳海腦門微微冒汗,一著急,竟把話說得更干脆了:高書記,我也傾向于拘。丁義珍的犯罪事實明明白白擺在那里嘛,又是北京那邊讓抓的……

李達康不悅地攔住陳海的話頭:陳局長,如果協助拘了,丁義珍這案子的辦案權是不是就轉移到北京了?是不是這樣啊?

陳海直接指出了李達康外行:李書記,您理解有誤差,不存在辦案權轉移,這本來就不是我們H省的案子,是反貪總局直接偵查的!

李達康似乎有些激動,近視鏡后面的雙眼睜得很大:哎,我要說的正是這個!丁義珍的案子如果由我們查辦,主動權就在我們手上,交由最高檢反貪總局來偵辦,將來是什么情況就很難預料了!哦,同志們,我這么說并不是要包庇誰啊,完全是從工作角度考慮……

會議漸漸顯露出意見分歧,且針鋒相對的意味越來越濃。

高育良并不責怪學生沖撞李書記,眼角還閃過一絲贊賞的余光。是嘛,兩邊有分歧,老師才能笑口常開,彌勒佛似的和稀泥。陳海心里有數,其實看到李達康受挫,高老師內心可能還是蠻享受的。當年兩人在呂州市搭班子,身為書記的老師可沒少受市長李達康的氣。李達康太強勢,當市長市長老大,當書記書記老大。他強了,別人就得弱,就不得不受委屈,誰心里不記恨?不單單是高育良,恨李達康的人多了去了!當然,作為政治上的競爭對手,磕磕絆絆尋常事,稍稍有點幸災樂禍也是人之常情。高老師抑或高書記很老練,表面上不露聲色,相反,有時他還要偏袒保護李達康呢,以顯示自己的政治姿態。

陳海側面觀察李達康,只見他眉頭緊鎖,雙眉之間刻下一個深深的川字。其實陳海心里還是挺佩服李達康的,這人不僅能干,而且極有個性。就拿抽煙來說,隨著社會文明進步,絕大多數干部自覺戒煙限煙,李達康卻我行我素,保持著當秘書時養成的煙槍習慣。當然,開會或和人談話他不抽煙,無人時就鉆到角落里吞云吐霧。現在丁義珍事件讓李達康成了主角,事情出在他的地盤上,丁義珍又是他的左臂右膀,他能擺脫干系嗎?心里肯定不是滋味啊,李達康一次次摘下眼鏡擦拭。人一摘去眼鏡就露出了本相,滿臉掩飾不住的愁容和憤懣。

高育良書記清清嗓子說話了。所有人豎起耳朵,聽這位在場的分管領導定奪。昌明、陳海同志,你們檢察院既要執行北京最高檢的指示,也要考慮我省的工作實際啊!讓北京突然把丁義珍抓走,會不會造成京州投資商的大面積出逃啊?京州那個光明湖項目怎么辦啊?

祁同偉謹慎地看看李達康,馬上附和:是啊是啊,丁義珍可是京州光明湖項目的總指揮啊,手上掌握著一個四百八十億的大項目呢……

李達康再次強調:育良書記,這可不是小事,一定要慎重啊!

高育良點了點頭,又說:省委書記沙瑞金同志剛剛到任,正在下面各市縣考察調研呢,我們總不能冷不丁送上這么一份見面大禮吧?

陳海沒想到這一次老師竟如此劍走偏鋒,給李達康送偌大一份人情。高育良老師不是不講原則的人啊,他葫蘆里究竟賣的什么藥?

季昌明的性格外柔內剛,表面上謹慎,關鍵時刻還是敢于表達意見的。他看了看眾人,語氣堅定地說:高書記、李書記,現在是討論問題,那我這檢察長也實話實說,不論丁義珍一案會給我省造成多大的影響,我們都不宜和最高檢爭奪辦案權,以免造成將來的被動!

這話意味深長,比較明確地言明了利害,陳海覺得,應該能給老師某種警示。老師卻不像得到警示的樣子,兩眼茫然四顧,也不知在想些啥。陳海便用行動支持自己的領導,及時地看起手腕上的表。他看手表時的動作幅度非常大,似乎就是要讓領導們知道他很著急。

李達康卻一點不急,繼續打如意算盤,他不同意季昌明的看法,堅持由省紀委先把丁義珍規起來。理由是,雙規可以在查處節奏的掌握上主動一些。祁同偉隨聲附和,稱贊李書記這個考慮比較周到……

陳海實在聽不下去了,在祁同偉論證李書記的考慮如何周到時,“呼”地站了起來。行,行,那就規起來吧,反正得先把人控制住……

不料,高育良瞪了他一眼:陳海!急啥?這么大的事,就是要充分討論嘛。高書記不到火候不揭鍋,批了學生幾句,順勢拐彎,端出自己真正的想法——既然產生了意見分歧,就要慎重,就得請示省委書記沙瑞金同志了!說罷,高育良拿起辦公桌上的紅色保密電話。

原來是這樣!老師這是要把矛盾上交啊!那么老師前邊說的話也只是送了李達康一份空頭人情,批他這學生也不過做做樣子。陳海感嘆,老師就是高明,要不怎么能成為H大學和H省官場的不倒翁呢?

與會者都是官場中人,見高書記拿起紅色保密電話,馬上知趣地自動避開。李達康是難以改造的老煙槍,心情又特別壓抑,現在正好到對面接待室過把癮。祁同偉上衛生間。季昌明在辦公室與衛生間之間的走廊溜達。陳海掛記著現場情況,趁機走出2號樓打電話……

轉眼間,偌大的辦公室里只剩下了高育良一個人。

高育良一邊與沙瑞金書記通著電話,一邊于不經意間把這些細節記在了腦海中。在以后的日子里,高育良會經常回憶咀嚼當時的情景和細節,琢磨誰是泄密者。的確,這一環節是后來事件演變的關鍵。

陳海來到2號樓院子里,深深吸一口氣。他內心沮喪懊惱,對自己十分不滿意。關鍵時刻,修煉的火候還是差遠了,說著說著就發急,露出一口小狼牙。這么一個匯報會,頂撞了常委李書記,還挨了老師高書記的批,主要領導都對你有看法,還要不要進步了?陳海刻意訓練自己,遇事不急于表態,避免得罪人,要成為與父親不同的人。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父親給予的一腔熱血總會在一定時候沸騰起來。

陳海實在忍受不了這無窮無盡的會議。他心急火燎,一晚上嘴角竟起了一個燎泡。萬一弄丟了丁義珍,侯亮平真能撕了他!何況這猴子同學又身置花果山,總局的偵查處處長啊。作為省反貪局局長,陳海對總局多一分敬畏,也就對H省這些領導們的拖拉作風多了一分不滿。

關鍵是一定要盯住丁義珍!陳海為防泄密,出了2號樓以后,才和手下女將陸亦可通了個電話,問那邊情況。陸亦可匯報說,宴會進入了高潮,來賓輪番向丁義珍敬酒,場面宏大。說是倘若能把丁義珍灌倒,今晚就萬事大吉了。陳海千叮嚀萬囑咐,要他們都瞪起眼來。

開會時一直關機,現在有必要和猴子深入通個氣了。這一通氣才知道,侯亮平被困機場,反貪總局已將抓捕丁義珍的手續交給侯亮平——既然有手續了,可以先抓人再匯報,猴子的思路可以實施了。陳海不再遲疑,結束和侯亮平的通話后,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不等省委意見了,先以傳訊的名義控制丁義珍,北京手續一到立即拘捕!

用手機向陸亦可發出指令后,陳海站在大院里長長吐了一口氣。省委大院草坪剛修剪過,空氣中彌漫著濃郁的青草香氣,這是陳海最喜歡的氣息。甬道兩旁的白楊樹據說是上世紀五十年代種的,合抱粗,仰臉見不到樹梢,樹葉嘩嘩啦啦如小孩拍掌,是陳海最愛聽的聲音。他希望自己變得更完善,更成熟——或者說是更圓滑,但一味瞻前顧后,他總是做不到。做人要有擔當,哪怕付出些代價!這一點,陳海從內心佩服侯亮平同學,這猴子同學有股孫悟空天不怕地不怕的勁兒。

在院子里站一會兒,陳海的心情好多了。夜空中的云彩越來越濃厚,剛才還掛在天際的月亮,現在全不見蹤影。要下雨了吧?夜空濕氣重了,黑色如漆漸漸涂抹著蒼穹。這樣的時刻,來一場雨也好。

再次走進2號樓時,陳海從容淡定。讓這些領導們慢慢研究去吧,早點來個先斬后奏就好了,也不這么遭罪。他敢打賭,省委最終決定會與北京一致。又想,陸亦可應該行動了吧?他在心里計算著時間,想象著在宴會上抓捕丁義珍的場面,不由得一陣激動……

高育良辦公室里,人差不多到齊了。老師干咳兩聲,開始傳達新任省委書記沙瑞金的指示:當前的政治環境,反腐是頭等大事,要積極配合北京的行動。具體實施,由育良同志代表省委相機決定!

陳海、季昌明、祁同偉都盯著高育良看,現在只需一個命令了。高育良卻突然發現李達康不在現場,偏著腦袋問:哎,達康書記呢?

話音剛落,李達康陰沉著臉,握著手機,從對面接待室出來,匆匆走了進來:來了,來了!育良書記,對不起,我多抽了幾口煙……

高育良不滿地皺了皺眉頭:同志們,我是這樣考慮的,在反腐問題上不能有任何猶豫不決,這個丁義珍非抓不可!最高檢的手續傳來了沒有?陳海及時接話:反貪總局偵查處處長侯亮平正帶著手續往京州趕呢!高育良一揮手:那就有法可依了嘛。綜合大家的意見,我認為丁義珍涉嫌犯罪的證據既然比較確鑿,又是最高檢反貪總局直接抓的案子,我看就不必雙規了吧?啊?還是應該依法辦事,直接走司法程序嘛!

李達康失望地看著高育良:這可不是一個丁義珍的事啊,搞不好又得稀里嘩啦倒一大片了,京州光明湖四百八十億的投資怎么辦啊!

高育良的眼神充滿同情:達康書記,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

李達康擺了擺手:算了,算了,不說了,就按你的意見辦吧!高育良把臉轉向陳海:陳海,我知道你早等不及了,行動吧!

陳海笑了:高書記,我已經讓下面行動了!現在就等好消息了。

然而,預期的好消息沒來,壞消息卻來了!陸亦可來電話向陳海和季昌明報告,抓捕行動失利,丁義珍竟然在他們眼皮底下溜掉了!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使在場的領導們都陷入了被動,每個人都難免尷尬。陳海更惱火透頂——如果不是這個冗長的匯報會,丁義珍是不是早該落網了?匯報、研究、請示!不就是配合北京抓一個犯罪嫌疑人嗎?至于這么慎重嗎?在場的每個領導對這一失利都負有責任。

高育良有大將風度,似乎沒想這失利與責任,咳嗽一聲說:檢察院的事讓檢察院去辦,陳海、老季,你們忙去吧,我們等消息。達康書記、同偉廳長,你們還有什么要說的?沒有?好,那就散會吧!

在目標消失的情況下,會,就這樣散了。事后回憶起來,高育良努力記住了幾個細節情景:陳海散會沖出門時,差點把正進門的秘書撞倒,其焦慮和急切的心情可見一斑。季昌明不急不忙,似乎胸有成竹,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之中。李達康情緒沮喪,滿臉陰霾,眼鏡直往鼻尖滑。而他的得意門生祁同偉則陽光依舊,消瘦的臉龐英俊燦爛。

高育良叫住祁同偉:哦,祁廳長,留一下,我還有事和你說。

祁同偉本來不應該參加這個匯報會。檢察院向高育良、李達康兩位省委領導匯報,不是向他匯報。他趕巧當晚正向高書記匯報有關治安方面的工作,公安廳廳長又與抓人有關,就留了下來。高書記是他老師,兩人的關系較之與陳海更密切一些,有些話就要關上房門談了。

辦公桌上只留一盞臺燈,師生二人對面而坐,氣氛就變得親近而又多少有些曖昧了。剛才一場匯報會,冠冕堂皇,水過無痕,大家似乎都在公事公辦,暗地里卻有復雜的內容,意味深長且久遠。官場上總是這樣,表面上是在談論某一件事,但在這件事背后卻總是牽連著其他人和事,甚至還有山頭背景、歷史糾葛等等。現在要梳理一下了。

祁同偉看出了老師的心思,試探說:高老師,今天要不是您讓我過來匯報全省治安消防綜合整治工作,我也許就碰不上丁義珍這出好戲了。

高育良以感嘆點題:好戲不好看啊,這里面的名堂估計不少!

>

祁同偉說:就是。而且這次又是北京直接抓的案子,影響太惡劣了!您看李達康書記今天的臉色,像是他犯了事似的!

高育良點了下頭:丁義珍是李達康重用的,這總是個失誤吧?

祁同偉放開了,知道老師想跟他談丁義珍事件,便站在老師的角度,直截了當地指出,李達康的責任不小。道那丁義珍本就一個馬屁精,走哪里總號稱是李達康的化身。現在化身出了事,真身豈能不著急?并推測這兩人關系里不知藏著多少貓膩。老師也扯下公事公辦的面孔,斜了學生一眼,綿里藏針地問:既然有這樣的認識,那還幫李達康爭辦案權啊?學生一愣,覺察到老師的不滿,正想找話搪塞,卻被老師追著打臉,你是不是有私心啊?祁同偉的臉微微一紅,承認了。

知子莫若父。除了父母,老師是最摸學生脾性的。特別是多年共事,高育良一路將祁同偉提拔起來,學生那點小心眼為師的還能不知道?上位副省長,指望李達康在省委常委會上投一票?明眼人一看便知。高育良緩緩搖著頭,告訴自己學生,他對此不樂觀,也勸學生別這么樂觀。祁同偉有點緊張,以為李達康會反對他進這關鍵一步。高育良卻仰起臉,說出了自己的判斷,李達康未必能阻擋學生進步,倒是新來的沙瑞金書記——同偉,你想一想吧,哪個一把手到任后會馬上安排提拔干部啊?離任的省委書記謹慎怕事,留下一批人不去安排,新書記一到任就安排了?有這等好事嗎?怕弟子太失望,高育良停了一下,又安慰說:當然嘍,這也不是絕對的,沙書記呢,現在正在各市搞調研,也未必都不安排!要相信組織,你就別想這么多了!

祁同偉覺得老師敲打得有道理。但老師的主題應該不在這里,老師想談的恐怕還是自己的老對手李達康。于是,又大膽地試探道:高老師,我有個懷疑,您說這李達康書記該不會也……也腐敗掉了吧?

沒想到高育良突然變了臉,立即正色喝止:你胡說什么啊?不要把自己同志總往壞處想!我不認為他爭取辦案權就是想包庇丁義珍。

祁同偉不解:那李達康是為什么呢?當真是為工作嗎?

高育良不緊不慢說起一樁往事。八年前,李達康任林城市委書記,林城副市長兼開發區主任受賄被抓,一夜之間,投資商逃走了幾十個,許多投資項目就此擱淺。林城的GDP指標從全省第二,一下滑到了全省第五!高育良的話意味深長,如果穩住了GDP,李達康當時就是省委常委了。祁同偉頓悟,他知道八年前的另一個結果是,高育良任書記的呂州市,GDP上升到全省第二,老師就先一步進了省委常委班子。

高育良說:現在劉省長快到年齡了,李達康迫切需要政績啊!

祁同偉附和說:可不是嘛,都傳著沙李配呢!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祁同偉給老師茶杯續上水。

高育良喝著茶,腦筋又轉悠起來。今天的事也是蹊蹺。他在這里開著會,丁義珍有檢察院人盯著,人怎么忽然失蹤了呢?當然,他這會也開得長了點,與會人員進進出出,還打電話——該不會誰有意無意泄密吧?祁同偉直截了當說,作為公安廳廳長,他的職業反應就是有人泄了密,在他們開會的時候,肯定有個人向丁義珍通風報信了!

高育良轉動著茶杯,仿佛自言自語:是誰呢?有這么大的膽子?

除非有共同利益。祁同偉學乖了,不去直接點李達康的名,只是把腦袋湊近高育良,低聲說:高老師,您是省政法委書記,比我更明白當前腐敗的特點,都是一抓一串,哪個案子不是窩案串案啊!

哦,這樣看來,抓捕丁義珍的意義就更重大了。高育良從沙發上挺直身子,聲音一下子變得洪亮起來:你們公安廳要協助檢察院,動用公安力量密切配合,這個丁義珍跑到天涯海角也必須抓捕歸案!

是,老師!我今晚就到公安廳值班,落實您的這一重要指示!

祁同偉筆直一個立正敬禮,顯示自己的英俊瀟灑、虎虎生氣。

高育良拍了拍沙發扶手:坐下坐下,別弄得像黃埔軍校似的。同偉啊,我知道你和李達康有矛盾,但大原則還是要講的。不要隨便議論李達康。另外,我也提醒你一下,像今晚丁義珍這種事,你也少出頭,免得惹上嫌疑!這種時候你過于活躍,人家就會懷疑你有私心。

祁同偉心悅誠服地低下了頭:是,我明白!老師,那我走了!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