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剛正(上)

山雨欲來風滿樓,會議結束之后,劉釗和項誠并沒有馬上就走,這位紀委書記顯然被觸動了真怒,剛才的那通發泄并沒有讓他完全泄憤,他質問項誠道:“項誠同志,我想問你,既然你們早就發現了陳崗存在的問題,為什么不把他的問題第一時間向省里進行匯報?”

項誠道:“劉書記,這件事發生的非常突然,警方也是在勘查洪長青死亡現場的時候發現了她的日記和錄音,因此才知道了她和陳崗之間的不正當關系,我們之所以沒有及時向省里匯報,是因為,我們無法確定他們之間的關系和兇殺案的關系,如果盲目上報,可能會讓事情變得更加錯綜復雜,所以我們才決定先將事情壓下,盡快將案情查明,對于陳崗我們也進行了密切監視,可沒過多久,陳凱畏罪潛逃,我就決定向上頭通報這一情況,本來明天就要將陳崗送往省里了,可沒想到今晚就出了事情。”

劉釗毫不客氣地說道:“陳凱畏罪潛逃,在逃亡途中被殺,昝世杰夫婦匆忙逃脫,陳崗現在又不知所蹤,你治下的這些官員真是一個比一個能耐,身為北港最高領導,你難道在之前沒有任何的覺察?你用人的眼光和能力真的很讓人懷疑。”

項誠老臉微紅,尷尬道:“劉書記,我承認,我用人失察,等這件事過去后,我會做出深刻檢討,無論領導們給與我怎樣的處理,我都不會有半句怨言。”

劉釗道:“懲罰和處理不是目的,我們的最終目的是要保持干部隊伍的清廉和純潔,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你所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盡快解決問題,查清這一系列事情背后的真相。我不相信北港的官員中只有這三個人有問題,也許還有更多,我不管你們北港有多少人存在問題,只要有問題就必須給我挖出來,我也不管這些人究竟有多大的后臺,多深的背景,只要犯了錯,就過不去我這一關。”

項誠徹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召開北港市常委會的時候,他的雙目布滿了血絲,精神很差,情緒也不好,紀委書記劉釗昨晚已經走了,可這并不意味著這次的危機可以過去,一系列的事件讓北港再度成為了平海矚目的焦點,省領導已經表態,要將這件事徹查清楚,不過這次省里并沒有馬上派下工作組,由此可見,省里對趙國強的信任。

趙國強今天也受邀特別列席了這次的市委常委會。

項誠喝了口茶,他感到口渴,嗓子就像要冒煙一樣,用溫熱的茶水潤了潤喉嚨,又咳嗽了一聲方才道:“事情大家都清楚了,咱們中的一些人真給我長臉,真給北港長臉!”

這句話讓現場的很多人都聽得很不舒服,明明這件事跟大家都沒多少關系,項誠這是一竿子打落一船人啊,可誰都看出項誠正在氣頭上,沒有人出言反駁,去主動觸這個霉頭。

項誠道:“我還有幾個月就要到點了,說句真心話,我只想安安穩穩地把這段時間過渡好,我想無風無浪地履行完我的這段職責,站好革命的最后一班崗,可是有些人偏偏不讓我素凈。有些同志,辜負了黨的信任,辜負了老百姓的重托,表面上道貌岸然,可背地做著男盜女娼,損公肥私的混賬事,我想問一句,做這些事的時候,你為什么不摸摸自己的良心,你對得起別人的信任嗎?”項誠重重地將酒杯頓了一下,咣當一聲響,茶水也潑出來不少。

現場鴉雀無聲,項誠余怒未消道:“怎么都不說話?今天是開會,是叫你們過來討論北港的未來應該朝哪里去?為什么都不說話?難道北港的領導班子只有我一個?你們干什么的?一個個坐在那里都是擺設嗎?”

在常委們的印象中項誠還從來沒有發過這么大的火。

市委副書記龔奇偉道:“項書記,我認為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我們就必須要面對現實,從現在做起,從根本上杜絕存在于我們之中的**現象,首先要確保從今天起不再有干部貪污瀆職,然后再將涉嫌貪污的**分子徹查出來,做到有錯必罰,嚴懲不貸。”

市長宮還山道:“北港這兩年一直都在查,可事情還是層出不窮,其實出問題的不僅僅是我們一個城市,南錫徐光然一案受到牽連下馬的干部有多少?奇偉同志和國強同志應該最清楚吧。”

龔奇偉和趙國強對望了一眼,宮還山這句話說得不錯。

宮還山道:“再往前說,江城出過事情,東江出過事情,我可以說,現在干部貪污犯罪已經成為了一種普遍現象。”

龔奇偉點了點頭道:“還山同志說得不錯,每次我們都是等出了問題然后再去解決問題,往往都是惡果造成了,國家和百姓的利益已經受到了損害,我們就算把其中的**分子挖出來了,他造成的損失卻已無法挽回,最后是國家受到了損失,而我們干部的公信力受到了影響,可謂是兩敗俱傷,我認為,必須要重視干部的思想工作。”龔奇偉停頓了一下,看了看周圍人的反應,發現每個人都聽得很認真。

龔奇偉接著道:“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化,隨著經濟的不斷發展,外界存在的誘惑也越來越多,這就意味著,我們的權力部門,我們這些執掌方方面面權力的干部,面臨著越來越多的考驗,和平年代,安逸的生活,穩定的秩序容易讓人麻痹,讓很多人放松了警惕,其實在我看來,和平年代,我們這些干部所面臨的挑戰絲毫不次于戰爭年代,糖衣炮彈的危害絕不容小覷。如果有人問你,當官是為了什么?我相信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會回答說,我是老百姓的公仆,我當官是更好的為人民服務。話都會說,可又有幾個能真正做到?我們中的不少人只是將官員這兩個字當成了榮譽的象征,當官就意味著可以執掌權力,當官就意味著很多事情可以凌駕于人民之上,擁有這樣的想法,早晚都會犯錯,最終必然會犯錯。”

項誠端起茶杯想喝茶,卻發現茶杯內的茶水已經干了,一旁的秘書趕緊上前幫他將茶水續上,項誠望著神情激昂的龔奇偉,忽然發現今天的常委會上,眾人矚目的焦點突然轉移到了他的身上,這讓項誠產生了一種失落感,長江后浪推前浪,難道自己即將成為被后浪拍死在沙灘上的那一波?項誠的內心因此而變得越發復雜起來。

龔奇偉道:“我希望我們的每一個人,都要從現在做起,謹慎走好腳下的每一步,權力是一把雙刃劍,稍有不慎就會傷己傷人,這樣的結果我們都不想看到,我們所有干部都需要明確一件事,黨把我們放在這個位置上,是要我們踏踏實實的做事,為老百姓做事,而不是去利用權力顯示威風,利用權力去刁難老百姓,利用權力去損公肥私,利用權力去踐踏國家干部這四個字的尊嚴,不管北港過去怎樣,不管北港過去發生過什么,我希望從今天起,北港的政壇會吹起新風,每一個官員都把廉潔奉公放在心頭,每一個官員都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現場一片寂靜,所有常委都被龔奇偉的這番話震住了,龔奇偉的這番話可謂是振聾發聵,他說出了一些人的心聲,可是龔奇偉的指向性又相當明確,他分明在說北港在過去的幾年中政治上是不成功的,這等于公然否定了項誠的執政成績。

項誠的臉色鐵青,他望著龔奇偉,目光中的怒火已經不加掩飾了。

龔奇偉毫無畏懼地和他對視著,他來北港之前就已經做好了足夠的心理準備,他做官的原則從來不是為了討好別人,為官一任造福一方,做官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不是為了討好領導和上級,龔奇偉腦海中想到的一句話就是寧折不彎,他既然來了,北港就要改變,北港必須改變!

每個人都感覺到了現場劍拔弩張的氣氛,宮還山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在氣勢和膽魄上無法和龔奇偉相提并論,同樣的事情永遠不可能發生在他的身上。在他的概念里,和上級領導公然對立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也是極其愚蠢的行為,可是龔奇偉卻敢于挑戰,這就是強勢,這就是底氣,宮還山想到底氣這兩個字,對眼前的一切也就釋然了許多,畢竟龔奇偉的背后有省委書記宋懷明支持,不然,他不會有這樣的膽色。

現場有人鼓起掌來,只有一個人,趙國強,被特邀列席今天會議的一個,他并不是常委,他本來只應該是一個傾聽者,本不應該發表他的意見,但是趙國強鼓掌了,這意味著他對龔奇偉的明確支持,堅定的支持,也間接表明了他的態度,他并不怕項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