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秘書的煩惱(下)

張揚道:“那就抓緊把東西退回去。”

江樂道:“退不回去啊,當初求我的時候都跟孫子似的,現在一個個翻臉比翻書還快,說要是我辦不成事兒,就把我收禮的事情抖出來,大家一拍兩散。”

張揚嘆了口氣道:“我說你平時挺機靈的,怎么關鍵時候盡是犯些低級錯誤,你好不容易混到了現在的位置,容易嗎?只要你好好干,眼看就要出頭了,在官場上混最怕的就是經濟出問題,生活作風出問題,你背著杜書記收禮,這件事要是被抖出來,人家會怎么想杜書記?他能饒了你?”

江樂臉色慘白道:“張主任,我現在后悔都晚了,不收都也收過了,我怎么辦?我該怎么辦?”

張揚道:“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把收的那些東西全都上繳,最好先跟杜書記溝通一下,認真勇敢的承認錯誤。”

江樂急得眼睛都紅了:“張主任,我要是把這件事說了,杜書記肯定讓我滾蛋,我以后……我以后再沒什么前途了,我……”

張揚真是怒其不爭哀其不幸:“你他媽現在想到前途了?收人錢財的時候怎么沒想到?你這么大人,不知道這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你他媽傻啊!”

江樂垂著頭,就像一只斗敗了的公雞。

張揚看到他沮喪的樣子也不忍心再罵,低聲道:“收了多少?”

江樂道:“一共三千,還有一塊手表。”

張揚道:“就這么點兒?”

江樂咬了咬嘴唇,欲言又止。

張揚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這小子沒完全交代,內心感到有些不悅,作勢要起身道:“你不說就算了。”

江樂看到張揚要走,慌忙拽住他的手臂道:“張主任,我說,我全都說……我……”

張揚怒道:“瞧你的樣子,敢做不敢當啊?我最煩就是你這樣的。”

江樂道:“人家請我喝酒,我喝多了,結果跟他一起去了紅五月洗桑拿……然后……”他沒繼續說下去,一雙眼睛期期艾艾的看著張揚。

張揚揚起手就在他腦袋上拍了一巴掌,指著他的鼻子罵道:“你犯賤啊!在體制里混了這么久,這點利害關系分不清嗎?”

江樂滿臉通紅的低垂著腦袋:“我喝多了,而且請我的是我老表……我……”

張揚道:“這事兒我幫不了你,你自生自滅吧。”

江樂拉著他的手臂道:“張主任,我求你了,你和杜書記的關系,只要你說句話,這件事就解決了。”

張揚甩開他的手道:“江樂,不是我不幫你,你自己腦子有問題,你做這些事,不僅僅關系到你的將來,也關系到杜書記的聲譽,你時刻不要忘記,你是杜書記的秘書。不想著怎么去幫杜書記分憂解難,反而干出這些事,你他媽不覺著丟人啊?”

江樂垂頭不語。

張揚道:“咱們也算相交一場,你很聰明,也有學問,我一直都很欣賞你,不然也不會把你推薦給杜書記當秘書,做錯了事情不怕,是個爺們就得挺起胸膛去面對,你惹得禍,你就得自己擔當,江樂,我能說的就這么多,該怎么辦,你自己掂量吧。”

江樂眼睜睜看著張揚走遠,終于沒有勇氣追上去再去求他。

張揚對江樂的所作所為十分惱火,身為市委書記秘書,竟然這么不檢點,他搞這些事情的時候,難道沒有想過可能帶來的后果?張大官人做事有自己的原則,江樂坦白的這幾件事顯然和他的原則相左。可這件事張揚并不方便過問,只能是江樂自己去交待,可以想象得到,性情剛烈的杜天野不會容忍他的所作所為,江樂的政治生涯極有可能從此斷送。

離開省政府招待所正逢出行的高峰,張揚在路邊等了好一會兒不見有出租車過來,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半了,他打消了當晚就返回南錫的念頭,摸出手機正琢磨著約幾個人去南國山莊喝酒的時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卻是高廉明打來了電話。

高廉明的聲音很大:“張主任,還在東江嗎?”

張揚笑道:“在啊,沒走呢。”

“吃飯了嗎?”

“沒吃!”

高廉明道:“沒吃就好,晚上咱們一起吃飯啊!”

張揚道:“你剛剛回國,我請你吧,南國山莊,你現在就過去吧。”

高廉明道:“不用,晚上去巴蜀人家吃火鍋,我最好那口,今晚夢媛姐請客!”

張揚微微一怔,想不到晚上是喬夢媛請客,他頓時來了精神,可又有點不敢確認:“哪個夢媛姐?”

“喬夢媛啊,是她讓我約你的。”

張揚心中暗喜,自從他前往南錫上任之后,還沒有主動和喬夢媛聯絡過,其中原因很復雜,一是因為許嘉勇,雖然許嘉勇已經成為過去,可他的死畢竟在喬夢媛心中留下了陰影,二是因為喬夢媛的家世,他不想和喬夢媛走得太近,避免別人又說閑話,認為他通過喬夢媛走上層關系。經歷了江城短暫的政治低潮之后,張大官人已經漸漸恢復了元氣,他的內心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按照和高廉明約定的時間,張揚晚了十分鐘來到巴蜀人家,他來到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到場,高廉明、喬夢媛、時維、還有一個清秀的女孩兒叫譚月明是高廉明的高中同學,如今正在東江大學讀研究生。

巴蜀人家的生意十分火爆,高廉明是個喜歡熱鬧的性子,有包間都不愿坐,他們就在大廳里坐了,按照高廉明的話來說這是感受中國美食獨特的氣氛,還有一個原因是,每天晚上巴蜀人家大廳內的小舞臺上都會有表演,他們坐進一些,可以看個熱鬧。

雖然店里的暖氣很足,喬夢媛卻仍然穿著皮衣,時維和另外那個女孩已經將外套脫了,近身的羊毛衫勾勒的她們嬌軀的曲線玲瓏有致。

高廉明看到張揚從店門口進來,遠遠向他揮舞著手臂。

張揚笑著走了過來,高廉明迎上來把他請了過來,張揚看到喬夢媛和時維中間還有空位,就勢坐在了她們兩人之間。

時維道:“你怎么坐這兒啊,回頭還有人來呢。”

張揚笑道:“老一陣子沒見了,一見面你還這么不給我面子。誰啊?比我還重要?”

高廉明道:“我妹妹!”

張揚道:“那剛好啊!妹妹當然要跟哥坐在一起了。”他嬉皮笑臉的向時維道:“你也是我妹妹!”

時維笑罵道:“滾,我才不要你這樣的哥哥呢!”

張揚沖著喬夢媛伸出手去:“喬總,有日子沒見了!”

喬夢媛笑了笑,當著眾人也沒駁張揚的面子,跟他握了握手,張揚握手是假,探查一下喬夢媛的身體狀況是真,看到喬夢媛穿這么多,他不禁為喬夢媛有些擔心,觸到喬夢媛的纖手,發現喬夢媛的肌膚十分冰冷,他悄然一股內息送了過去,喬夢媛感到一股暖流無聲無息送入自己的體內,頃刻間驅散了寒意,心中不禁一暖,輕聲道:“今天陪我媽去普寧寺誦經,呆的時間有些久了,寺廟里太冷。”

張揚道:“喬總要多多注意身體啊。”

喬夢媛點了點頭,一旁時維道:“張揚,你得幫我勸勸我表姐,最近整天盡是看些佛經,我看在這樣下去,只怕她削發為尼的心思都有了。”

喬夢媛道:“就會胡說八道,快點菜吧,今天我們慶祝廉明歸國!”

說起來高廉明能夠去美國讀書還是喬夢媛幫忙,高廉明內心中也一直將喬夢媛當成姐姐一樣看待,兩家人的關系在云安的時候就不錯,喬振梁來到平海擔任省委書記,沒過多久就把高仲和調來當平海公安廳副廳長,其實已經為高仲和鋪好了道路,王伯行明年年初就會到點,高仲和自然可以取而代之,以后進入平海省常委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張揚不禁暗自感嘆,在官場上混沒有關系是萬萬不能的。

因為菜品都是自助,時維和譚月明去點餐,喬夢媛笑著對高廉明道:“廉明,這女孩兒不錯,眼光很準啊!”

高廉明臉有些紅了,他咳嗽了一聲道:“夢媛姐,其實我們就是同學關系,真沒往深層次發展。”

張揚道:“現在沒有,不代表以后沒有,任何的男女關系都是從朋友開始發展的。”說這話的時候他眼睛卻故意瞥了喬夢媛一下,喬夢媛何其聰穎,馬上覺察到他這句話暗自什么,只當沒有聽到,輕聲道:“廉明,聽說你不打算回美國了?”

高廉明道:“我正想跟你說這件事兒,我爸的脾氣你也知道,在這件事上他堅決反對,我想請你給我幫幫忙,跟他說一聲。”

喬夢媛道:“高叔的脾氣就是那樣,我說他也未必肯聽。”

高廉明道:“我都想好了,你只要跟他說你公司現在遇到一些麻煩,需要有個法律顧問,你聘請我給你幫忙就成。”

喬夢媛道:“你這不是叫我騙人嗎?”

高廉明道:“夢媛姐,我求你了,這次你一定得幫我,其實我就算考下了律師執照,在美國也很少有人請我打官司,與其在那兒坐等失業,我還不如回國拼搏兩年,等我積攢點經驗再回去,而且……”他向遠處的譚月明看了一眼,小聲道:“我這不個人問題還沒解決嗎?我口味不行,洋妞汗毛重,我適應不了。”

張大官人聽到這里,忍不住笑了起來,含在嘴里的一口茶噴了出去。

喬夢媛紅著臉啐道:“你這張嘴真是討嫌,跟張揚倒是一對!”

張揚拿起紙巾擦了擦嘴巴道:“跟我沒關系,我又沒接觸過洋妞,沒經驗。”

高廉明道:“毛孔大皮膚粗,拉開化妝包,刮毛器脫毛膏必不可少,遠看像朵花,近看豆腐渣。”

喬夢媛道:“越說越來勁了,你們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張揚一臉委屈道:“都是他說的,我可沒吭聲。”

時維和譚月明已經回來了,高廉明也不再說下去,對譚月明表現的很體貼,又是拉板凳又是倒茶的,譚月明很少說話,俏臉有些發紅。

火鍋很快就送上來了,張揚要來一打啤酒,時維害怕喝醉再出洋相,慌忙擺手表示不喝了,譚月明也不喝,高廉明拿了一瓶,張揚又遞了一瓶給喬夢媛,卻想不到喬夢媛搖了搖頭道:“我戒酒了。”

雖然和喬夢媛分別的時間并不是太久,這次張揚感覺卻疏遠了許多,并非是他的緣故,而是喬夢媛在主動保持著和他的距離。

火鍋剛剛煮沸,時維手機響了,看了看電話號碼,神神秘秘的起身去一旁接電話了。

高廉明道:“干什么這么神秘啊?”

喬夢媛淡然道:“最近有人在追她,她的電話整天響個不停。”

張揚心中一怔,愕然道:“想不到她也有人追!”

高廉明笑道:“這話你可別被她聽到,不然一準跟你翻臉。”高廉明對時維的性情還是有些了解的。

喬夢媛道:“女孩子總有長大的一天,時維最近改變了許多,我看這次希望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