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隔山打牛(上)

理清楚這件事的頭緒之后,張揚先給陳紹斌打了個電話,現在這么多記者匯集豐澤,大有要把高考舞弊事件宣傳成為新聞熱點的勢頭,這可不好,輿論聲勢一旦造出去,事情就會變得越來越嚴重,想要解決事情的難度就會變得越來越大,這是張揚從多次突發事件之中得出的結論。

陳紹斌在上次辭職風波之后,就投入股市期貨中,經過上次的事情,他和張揚的友誼更加深厚,張揚只要開口,他自然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利用老爺子省委宣傳部長陳平潮的影響力,讓輿論方面盡量控制尺度。

張揚在省教育廳并沒有熟人,和陳紹斌交流之后,陳紹斌提醒他,可以去找宋懷明,畢竟宋懷明是他的未來岳父,就算不方便出面,指點張揚應該怎么做還是可以做到的。

張揚和陳紹斌通話之后,過了好一會兒,才決定給宋懷明打這個電話,如果事情限制在江城范圍內,他可以不必驚動宋懷明,可這件事已經被直接捅到了平海教育廳,這已經超出了張揚的個人能力范圍之內,他必須要借助其他的力量,未來岳父宋懷明無疑成為了他的第一選擇。

宋懷明接到電話的時候正在辦公室內,他的秘書鐘培元拿著重要的文件讓他批示。宋懷明聽到張揚的聲音,擺了擺手,示意鐘培元從辦公室先出去。

張揚禮貌的叫了聲宋叔叔。

宋懷明道:“今天怎么有空給我電話?”

張揚多少有些不好意思,雖說宋懷明是自己的未來老岳父,可畢竟是未來的,自己遇到麻煩找人家總不是那么回事兒。

宋懷明道:“有什么事情就說,別吞吞吐吐的!”

張揚這才把發生在豐澤的事情簡略向宋懷明說了一遍,宋懷明并不知道這件事,心中頗感差異,他皺了皺眉頭道:“高考舞弊,這可不是小事!”

張揚道:“我知道不是小事,可這件事有些蹊蹺,舉報者早就知道有人替考,可他非得要等到事情發生之后再舉報,明明可以提前阻止這件事,他偏偏不去做,根本是想制造事端!”

宋懷明忍不住道:“張揚,你這是什么態度,出了問題就去找別人的毛病!你是分管教育的副市長,出了事情首先要考慮到自身的責任,如果你切實的把教育工作給抓好,把高考當成一件重要事去辦,會發生這種事情嗎?”

張揚小聲道:“這事兒防不勝防!哪年高考沒有作弊的啊!”他從心底還是沒把這件事看得多嚴重。

宋懷明嘆了口氣道:“你啊!”

張揚道:“宋叔叔,事情已經發生了,我現在所能做的就是盡量處理好,盡量控制住影響,讓豐澤的高考秩序穩定,作弊者和相關人員已經被控制了,具體案情正在進一步調查中,至于責任,等到高考之后,我絕不會推卸!”

宋懷明道:“一定要處理好這件事,穩定師生的情緒。”他停頓了一下忽然道:“假如你在荒野中,突然被劇毒的毒蛇咬中了手指頭你怎么辦?”

張揚內心微微一怔,旋即就明白了宋懷明這番話的用意,假如被劇毒的毒蛇咬中手指頭,如果第一時間切掉被咬中的地方,毒性不至于蔓延到身體的其他部位,至少可以保全性命。宋懷明在提醒自己當機立斷,棄卒保帥。

張揚抿了抿嘴唇道:“我從不逃避責任!”

宋懷明淡然道:“責任是一回事,斗爭又是另外一回事,政治斗爭也是一門藝術!”說完他就掛上了電話。

宋懷明雖然嘴上沒說,可是他心底卻贊同張揚的陰謀論,這次的舞弊案沒有那么簡單,應該說是一次有蓄謀有計劃的行為。

宋懷明雖然把這件事看得很透,可是他并沒有想到這件事會驚動省委書記喬振梁。當天的省常委會議要結束的時候,喬振梁提起了豐澤高考舞弊事件,喬振梁道:“想必大家都知道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在平海發生了一件讓我們整個平海教育界蒙羞的事情,有五名替考者被當場抓住!”

宋懷明內心一怔,這件事的確性質嚴重,可也沒嚴重到讓喬振梁在常委會上拿出來討論的地步,宋懷明很快就意識到,喬振梁提出這件事的本意,自從喬振梁來到平海之后,兩人之間表面上還是相安無事,喬振梁大面上表現的極其和藹,平易近人,可宋懷明卻明白,喬振梁出來平海,他必須要有一個了解適應期,在了解情況之后,必然會展開手段顯露出他的威勢。喬振梁重點提出豐澤高考舞弊事件,很可能要由這件事入手立威。

喬振梁道:“這件事一定要嚴格查辦,涉案人員必須嚴加處理,對相關責任人員絕不姑息!”喬振梁的這番話宛如重錘般擊落在每個人的心底。

常委們心知肚明,豐澤主管教育的是張揚,而張揚是宋懷明的未來女婿,喬振梁借著這件事敲打張揚,那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他要借著這件事給宋懷明點顏色看看,讓平海體制內的所有人都知道,平海的一把手是誰?

宋懷明點了點頭道:“我贊同喬書記的說法,一年一度的高考在全國的影響都很大,豐澤出了這樣的事情,讓整個平海為之蒙羞,事情既然已經發生,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盡量亡羊補牢,高考還要繼續進行,以后還有兩天的時間,我們要從中吸取教訓,確保同類的事情發生!”

喬振梁靜靜看著宋懷明,想要管理好一個省,并不是容易的事情,當好一把手,僅僅依靠平易近人是不夠的,以德服人那是對待老百姓,對于這些政治上的高手,最有效地辦法就是立威,想要立自己的威風就必須要挫他人之銳氣,平海唯一有能力和自己對抗的就是宋懷明,喬振梁并非是有意樹敵,這是必經的步驟,他要讓宋懷明安于現在的位置,要讓宋懷明老老實實的當好自己的副手,喬振梁對張揚是沒有任何敵意的,可在舞弊這件事情上,他仍然要大張旗鼓的敲打一下,敲打的真正目標并非張揚,而是省長宋懷明,張揚只是一個道具而已,隔山打牛,目標雖然是牛,可這一拳卻要真真正正的落在山體之上。

散會的時候,宋懷明和陳平潮并肩離開,宋懷明道:“聽說豐澤的高考舞弊事件已經成了新聞熱點?”

陳平潮嘆了一口氣,頗為無奈道:“壓不住!”雖然張揚通過兒子給他打了招呼,可陳平潮從剛才的常委會上已經感覺到了風雨欲來的征兆,他如果干預的太明顯,說不定會觸怒喬振梁,這件事讓陳平潮感到很棘手。

宋懷明淡然一笑:“既然壓不住,何須要壓?順其自然就是!”

陳平潮有些奇怪,停下腳步,宋懷明卻沒有減慢他的步伐,繼續向前走去。

回到辦公室,宋懷明向秘書鐘培元道:“小鐘,我讓你查的事情查清了沒有?”

鐘培元點了點頭道:“查清楚了,平海近五年內都有高考舞弊事件,不過集體替考的事情還是在七年前!”

宋懷明點了點頭,拿起電話,他撥通了省教育廳廳長薛國元的電話,宋懷明的意思很簡單,貫徹喬書記的指示,讓省教育廳加強高考考場秩序監測,在平海各地大力加強考場巡視,嚴肅考場紀律,務必要保證接下來兩天的高考順利進行。

鐘培元一旁聽著,心中知道,省長大人生氣了,他這一手不僅僅是為了嚴肅考場紀律,似乎還有另外一層的目的,舞弊事件每年都有,這件事是根本不可能杜絕的,宋省長特意強調考場巡視,作弊者會不會越抓越多。鐘培元想到這里,忽然明白,宋省長就是想借著這件事把事情捅大,你喬書記不是想在豐澤舞弊案上借題發揮嗎?我就給你來一個變本加厲,只要鐵下心去查,我不信在平海查不到其他的作弊事件,你說豐澤的事情讓整個平海教育界蒙羞,我就讓你看看,平海教育界蒙羞的事情不止這一件。

宋懷明要求教育廳加強各地考場巡視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喬振梁的耳朵里,喬振梁聽到這個消息頓時笑了起來,喬振梁有個特點,開心的時候會笑,不開心的時候也會笑,兩者最大的不同是,他不開心發笑的時候,眼睛很冷,沒有絲毫的笑意。宋懷明很不簡單,他識破了自己的意圖,在這件事上,他想要保護張揚,卻又不好做得那么明顯,所以他才想出這個辦法,其用意是查出更多的高考舞弊事件,分散公眾的注意力,讓處于風口浪尖的張揚得以喘息。

在平海兩位大佬的悄然博弈之下,平海有史以來最嚴厲的一次高考整風行動開始了。

來自高層的任何風吹草動,在下面表現出的就可能是驚濤駭浪。張揚接到省教育廳下發通知的同時,常凌峰也將辭職書遞到了他的手里。

張揚看了看這份辭職書:“現在不是工作時間!”

常凌峰道:“有什么分別,反正都是這個結果。”他將整件事看得很清楚,這場風浪蓄謀而來,如果自己不做出果斷的選擇,只會連累張揚。

張揚道:“凌峰,高考每年一屆,哪年不出幾個作弊的?又有多少校長因為作弊事件而辭職?”

常凌峰道:“這次不一樣,五名學生替考,全都發生在豐澤一中,現在記者們的文章已經開始在教育制度上找根源了。”

張揚明白常凌峰的意思,常凌峰是想犧牲他自己來保全張揚,避免這件事的影響進一步擴大化,以至于牽涉更多。其實在和宋懷明通話的時候,他也是這個意思。張揚搖了搖頭道,把辭職信推給常凌峰道:“我不接受,現在你辭職等于認輸,這件事擺明了有人在背后做文章,這個舉報者處心積慮的搞出這場風波,其目的就是想讓你下臺,讓我難看。”

常凌峰道:“既然你看得這么清楚,為什么還要反對?我辭職之后,從根源上就解決了這件事,舞弊事件的責任我來承擔,那些想要搬弄是非的小人就不再有機會。”

張揚道:“你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我堅持認為這件事是個陰謀,而且他們沖的并不是你,就算你辭了職,某些陰謀家在沒有達到目的之前也不會罷休,這么多新聞媒體都一窩蜂的來到豐澤,目的就是為了制造影響,讓我難堪,壯士斷腕、棄卒保帥,誰都懂,可事情沒發展到那種地步。”

常凌峰道:“省教育廳剛剛下發了加強各地高考考場監察及巡視的通知書,這就證明,事情已經驚動了省里,如果我們不能作出及時的反應和應對,局面會變得越發被動。”

張揚道:“我不管什么被動不被動,這辭職信你給我拿回去,平海哪年不出幾件高考作弊的事兒,今年發生在豐澤,拿作弊說事,好!我倒要看看,這些陰謀家能夠鬧出多大的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