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好死不如賴活著(下)

張揚向中島川太道:“你的穴道三個小時后會自動解開,好好睡一覺,仔細想想明天應該怎么做,假如不合我意,你就乖乖等死吧!”他說完這句話起身向外走去。

中島川太望著張揚的背影又是害怕又是仇恨,過去他倒也聽說過點穴的功夫,今天才算是親自體驗到,他無可奈何的把頭抵在地板上,心中暗道,中華武學果然博大精深。

王學海和顧明建都沒有想到事情的發展會是這樣,三名鬧事的日本人突然推翻了之前的口供,把一切責任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事情的變化實在太突然,周云帆本來都做好了交人,賠款、道歉的三手準備,可忽然一夜之間這天地完全都變了,周云帆突然有種雄雞一唱天下白的感覺,我日!這感覺太好了,窩在肚子里的憋屈總算可以吐出來了。

廣盛分局局長榮鵬飛也樂于見到這樣的結果,不過他也想不清楚,這幫小日本怎么就突然之間轉了性子?民不舉官不究,更何況榮鵬飛也不想幫著日本人對付中國人,再加上這中國人還是他家的恩人。

周云帆喜氣洋洋道:“想不到日本人也有良知!”

榮鵬飛笑道:“屁的良知,肯定是有外來壓力迫使他們這樣,你當他們愿意低頭啊!”

周云帆揚眉吐氣道:“所以說上天總是站在正義的一方,明明是他們欺負到我門上來了,居然還要我向他們低頭,哪有這個道理?”

榮鵬飛笑著提醒他道:“老大哥,別怪我沒提醒你,該低頭的還是得低頭,日本人雖然不找麻煩了,可是這事情因何而起你千萬不能忘了,東江紡織百貨商場那塊地皮,你千萬別讓人再搞事了,否則麻煩肯定還是少不了。顧明建那邊,你還是應該去表個態!““表什么態?現在日本人都認錯了,我還表什么態?明明是他搞事!是他惹到我門上來了。”周云帆雖然嘴硬,可心里也明白榮鵬飛說的都是實話,歸根結底還是自己多事,是自己插手東江紡織百貨商場那塊地,才惹出了這么的大的麻煩,這次只能說是運氣,否則他的損失很慘重,而且什么面子都沒有了。

周云帆和榮鵬飛分手之后,回到車上就摸出了電話,他直接打給顧明建,昨天晚上周云帆還想通過張德放跟顧明建溝通一下,現在日本人既然承認,證明錯誤不在自己的這一邊,他也就有了一些底氣。

顧明建接到周云帆的電話態度表現的相當冷淡。

周云帆很客氣的叫了一聲顧先生,然后道:“我知道以后該怎么做,我和張德放是好朋友,希望顧先生能夠忘記過去的不快!”這的確是道歉,不過很委婉,和顧明建當初的期待距離很遠。

顧明建也沒有做過多的表示,嗯了一聲就掛上了電話。

王學海從酒柜中拿出一杯紅酒遞給他。

顧明建接過紅酒喝了一大口:“周云帆的電話!”

王學海不屑的笑了一聲,周云帆這種人并沒有被他放在眼里,他早就查出一切都是梁成龍在搞鬼,周云帆只是被利用而已,不過有件事他沒有想到,中島川太突然讓手下改變了口供,更麻煩的是,他最早答應的投資也不準備注入了,這讓他的資金出現了一個缺口。

顧明建憤憤然道:“不知道日本人在搞什么?什么事情都搞好了,到最后他們給我來了這一手,干什么?現在整個廣盛分局都把這件事當成笑話看!”他把電話扔到一邊:“連周云帆這種東西也硬氣起來了,他憑什么?在我眼里,他連條狗都算不上!”

王學海哈哈大笑道:“老弟,別這么生氣,我們最早的目的就是讓周云帆不要鬧事,現在不是已經達到了,至于低頭道歉,那都是小事情,由不得他不低頭!”

顧明建咬牙切齒道:“這件事真是奇怪,中島川太怎么會在一夜之間發生這樣的變化?難道是因為張揚?”他也已經查到,張揚昨晚在百樂門夜總會出現過。打那兩名日本人的就是張揚,顧明建對張揚強悍的戰斗力可是一清二楚。

王學海搖了搖頭道:“應該不可能,這件事跟他并沒有多大的關系!”

顧明建低聲道:“我讓中島川太那幫人咬死口,一定要追究張揚的責任,這次他們推翻口供,十有**跟他有關。”他并不是傻子,還是從中推敲出了一些東西。

王學海拍了拍顧明建的肩頭:“算了,這件事就算查出來也沒有太多的意思,當務之急就是啟動拆遷工程。”

顧明建想得很簡單:“周云帆不是已經退出去了嗎,拆遷應該沒有問題了。”

王學海嘆了口氣道:“可我們的資金好像出了點麻煩,中島川太退出去,我們必須要找到新的合作伙伴。”

顧明建皺了皺眉頭道:“實在不行就銀行貸款唄,我去想想辦法!”

顧明建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并沒有想到張揚會在他家里做客,顧佳彤把他請去的原因是,父親這兩天身體不好,睡眠不好,又有些落枕,這對張揚而言并不是什么大問題,他找了個借口給顧允知單獨在房間里按摩,這對張揚而言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相信有些話說給顧允知聽還是有些作用的。

顧允知閉上雙目靜靜感受著張揚嫻熟的手法,脖子僵硬的肌肉在他的按摩下變得松弛了許多,張揚這小子醫術方面還真不含糊,如果不是遇到了他,恐怕小女兒養養至今仍然坐在輪椅上。

張揚故意打了個哈欠。

顧允知并沒有睜眼,低聲道:“昨晚沒睡好啊?”

張揚嘆了口氣道:“昨天在百樂門喝酒,遇到日本人鬧事……”

顧允知脖子上的肌肉明顯變得有些緊張,不過隨后又馬上松弛了下來,這件事涉及到國際影響,他也聽說了,不過事后很快就知道日本人到了歉,主動承認是他們惹事,淡然道:“你也在現場啊!”他已經猜到了,張揚剛才那聲哈欠是意在引起自己的注意,暗罵了一句混小子,在我面前還來這套,有什么話,你只管說出來。

張揚道:“顧書記,你知不知道那兩個日本人是誰打的?”

顧允知閉著眼睛道:“你!”

張揚暗暗佩服顧書記的厲害,自己還沒撅屁股呢,人家就知道自己要拉啥……,張揚手上的動作絲毫沒有受到影響,笑瞇瞇道:“日本太欺負人了,跑到里面逢人就打,那兩個還都是空手道高手,十多個保安都不是他們的對手,我看這還得了啊,這不是欺負咱們中國沒人嗎?我這人就是愛國,我看不得小日本在我們中國橫行霸道,于是我沖上去三拳兩腳,結果就把他們揍到醫院里去了。”

“哦!”顧允知的聲音風波不驚。

張大官人咽了口唾沫,老是自己一個人干說,連個搭詞的都沒有真是沒勁,他醞釀了一會兒方才又道:“顧書記,您就不想問我點啥?”

顧允知淡然笑道:“問什么?事情不是已經結束了嗎?日本人都認錯了,又沒說是你打的,放心吧,我只當不知道!”

張揚這個佩服啊,我靠,真是老狐貍,我他媽啥時候才能有人家這份修為啊。在顧允知面前兜圈子根本沒多少必要,這廝這會兒總算悟出了這個道理:“顧書記,知道日本人為什么認錯嗎?”

顧允知沒說話。

張揚只能自問自答道:“其實他們的幕后指使者是中島川太!”

顧允知開始感覺到有些意思了:“中島川太是個很有名氣的商人啊!”

“何止商人這么簡單啊,還是一個空手道高手,我聽說是他是五段呢,這次在東江紡織百貨商場的開發計劃他也有份。”

顧允知終于明白了,這廝兜了一圈子是要往這兒領他啊,東江紡織百貨商場跟顧家有關系的現在只有他兒子顧明建了,難道這件事和明健有關?顧允知低聲道:“這件事和明健有關?”

張揚對顧允知現在就只有佩服的份兒了,人家顧書記的悟性真是高明,跟他說話根本用不著費這么多的唇舌,話還沒說到一半呢,人家都已經完全明白了。

張揚既然把話說到這份上,干脆就明說了:“東江紡織百貨商場的地塊現在是王學海出面拿下,可實際上的合作者還有安德恒、中島川太還有……明健……”說這話的時候他悄悄看了看顧允知的臉色,看到省委書記面色已然古井不波,淡定從容的很,他這才放下心來,繼續道:“東江紡織百貨商場的地塊拆遷遇到了難題,起因是有一幫社會閑雜人員在那兒鬧事,這幫人都是百樂門的老板找過去的,他原本跟這件事沒牽扯,是梁成龍委托他去做,而梁成龍正是這塊地競拍中的失敗者。”

張揚的手稍稍一緊,顧允知感覺到脖子上發出一聲輕響,整個人頓時輕松了起來,他緩緩睜開雙目,站起身活動了一下脖子和雙肩。

這時候顧佳彤端著兩杯清茶走進來,她對父親的了解可要比張揚強上百倍,從父親凝重的目光已經知道,父親一定有心事。

顧允知道:“佳彤,幫我給東江方局長打個電話!”

顧佳彤看了看張揚,她馬上意識到張揚在父親面前說了什么,心中不禁有些生氣,這混蛋居然敢繞過自己,有什么事也應該先和自己商量一下,她并不知道,這次張揚是動了真怒,要狠狠在顧允知面前參顧明建一本,顧佳彤的性情他是知道的,對待弟弟實在太關心了一些,也太心慈了一些,上次東江紡織百貨商場的地塊競爭失敗,和顧佳彤對弟弟的容忍有著直接的關系。

顧佳彤雖然不情愿,可還是撥通了方德言的電話。

方德言聽到省委顧書記親自來電,馬上就知道他要問什么事,不等顧允知發話,就老老實實的回答道:“顧書記,昨天的事情是這樣的……”

顧允知毫不客氣的打斷了他的話:“我只要問你,顧明建有沒有找過你?”

方德言愣在那里,足足愣了十秒鐘,方才下定決心承認道:“找過!”

“好,我明白了!”顧允知說完就掛上了電話,平日里和顏悅色的面孔蒙上了一層深重的烏云。

張揚還是第一次親眼見識到顧書記發威,雖然不能用雷霆萬鈞來形容,不過其恢弘的氣勢還是將這間小屋籠罩的極其壓抑,這廝這么高的修為也感到有些壓力了,咳嗽了一聲道:“顧書記,你的脖子應該沒事了,那啥……我先告辭了!”

顧允知沒有說話。

張揚退了出去,這廝還沒有溜到客廳,顧佳彤就怒吼道:“張揚,你給我站住!”

顧佳彤的一嗓子把在客廳看電視的顧養養也嚇了一跳,她詫異的望著姐姐和張揚:“姐,怎么了這是?”

顧佳彤俏臉氣得通紅,指著張揚的鼻子道:“你剛才到底跟我爸說什么了?”

“沒什么?就是拉點家常!”

“你撒謊!”

顧允知很緩慢有力的撥出兒子的手機號碼,當電話接通之后,顧允知一字一句道:“我限你半個小時之內給我滾回來,我在書房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