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強勢新概念(5)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高偉被張揚囂張的一句話嚇得臉色煞白,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居然敢對常七斤這樣說話,今晚不知該怎樣收場了。

常七斤當眾被一個學生痛罵,臉上無論如何都掛不住,他咬牙切齒的罵道:“小雜種,找死嗎?”抽出插在皮帶上的鐵棍向張揚沖了上去,因為是對付一個學生,他的同伙并沒有一擁而上,常七斤混社會這么多年,對付一個毛頭小子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可事情往往就出人意料,常七斤手中的鐵棍還沒有落在張揚的身上,張揚已經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看似隨意的一牽一扯,常七斤的肘關節頓時脫臼,他痛得慘叫起來,鐵棍拿捏不住落了下去,被張揚接住,然后用鐵棍戳在常七斤張大的嘴巴里,怒吼道:“朗朗乾坤豈容你們這幫潑皮作惡?”

十多名地痞看到常七斤竟然被一個實習醫生拿下,一幫人全都揮舞著棍棒沖了上來。

張揚擰動常七斤的左手,讓他背過身去,一腳踹在他的腘窩,常七斤雙腿一曲跪了下去,張揚抽出鐵棍瞄準了常七斤的腦袋:“信不信我一棍打爛你的腦袋?”

常七斤大聲叫道:“都住手,都住手……”人家一招之間就把他的右手弄脫臼,這分明是高手啊,常七斤不傻,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還是懂的。

那幫地痞看到常七斤被制,一個個無奈的停下腳步。

遠處有兩名巡警正向這邊走來,那些地痞看到警察過來,慌忙一哄而散。

張揚這才放開常七斤,兩名巡警也已經來到面前,看著眼前的情況,馬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縣城的治安并不好,每天晚上打架斗毆的事情層出不窮,他們只是沒想到其中一方居然是學生。

個高的那個巡警叫趙東亮和高偉打過幾次交道,聽高偉敘述完事情的經過,來到常七斤的身邊,指著他的鼻子:“常七斤,又是你鬧事,再惹事信不信我把你弄局子里呆幾天?”

常七斤耷拉著右臂,痛得哼哼唧唧的:“你有沒有搞錯,現在是我挨打,我……右胳膊可能斷了……這小子是傷害罪……我要告他……”

趙東亮這才留意到一旁的張揚,現在張揚早就扔了那根鐵棍,抱起膀子,裝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常七斤還能活動的左手指著張揚:“就是他打得我!”

趙東亮當然不會相信,張揚走過去輕輕在常七斤的右臂上拍了一把:“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小心你以后遭報應啊!”

常七斤被他拍得哎呦慘叫了一聲,卻驚奇的發現自己的右臂已經恢復如常,又可以自如活動了,心中明白今晚真是遇到高人了,他哪里還敢繼續逗留下去,嘟囔了一句,然后灰溜溜的逃走。

兩名巡警向高偉交代了幾句,勸他們早點回去,遇到了這件事,高偉早就后悔不迭了,甚至連后天邀請左曉晴看電影的事情都忘了,和幾名學生就地分手。

這次不但是左曉晴看出了張揚有功夫在身,其他幾名同學也開始重新審視這個衛校生。陳國偉和他一起住了半年,還不知道張揚有這么一手,言語之中也收起了以往的輕視:“張揚,你練過武功吧?”

張揚嘿嘿笑了一聲:“練過一點。”

洪玲好奇的湊了上來:“什么武功?”

“易筋經,降龍十八掌啥的……”

眾人相互對望,頓時無語……

張揚忽然發現,這個時代說真話的時候往往很少有人會相信。

張揚打架曠工的行為并沒有受到批評,周院長所謂的要和學校聯系的話也只不過是說說罷了,他只不過是一個實習生,還遠遠沒到讓院領導去注意他的地步。

張揚的適應能力很強,他幾乎將所有的時間都投入到讀書看報看電視中去,正如某位名人言,我撲在書上,就如饑餓的人撲在面包上,正是此刻張揚的絕佳寫照。

剛剛吃過午飯,張揚就一頭鉆入了縣醫院的閱覽室,開始閱讀著閱覽室內的報紙,他閱讀的口味十分博雜,抱著多多益善的心理,除了英文報紙以外,黨報、商報、醫學報、是凡有漢字的報紙,他都看了個遍。可是想要將看過的東西全部消化,并不是短期內可以完成的。

張揚有些疲倦的揉了揉眉頭,這才發現左曉晴坐在他的對面,黑長的秀發編成兩條可愛的麻花辮,為她增添了幾分俏皮可愛,左曉晴其實已經來了半個小時了,也早就看到了張揚,發現這奇怪的家伙始終埋頭翻看報紙,根本沒有注意到周圍的其他事情。

左曉晴向張揚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秀靨上顯露出兩個淺淺梨渦,十分的動人。

張揚也笑了笑,閱覽室內并沒有其他人,他低聲說:“沒去上班?”

左曉晴壓低聲音說:“這兒清靜!”其實她是來這里躲人的,今天周五,又剛巧是二月十四,西方的情人節,早在昨天高偉就通過洪玲向她發出了看電影的邀請,左曉晴不想去,又害怕高偉去科室找她,所以才躲到了醫院閱覽室,想不到在這兒遇到了張揚。

張揚看了看窗外,然后又看了看墻上的時鐘,時間已經指向下午四點三十分,馬上就要下班了,通過幾天的學習,他已經學會了阿拉伯數字,時間的觀念也從辰巳時午未順利轉移到二十四小時制。

左曉晴的口袋中忽然響起了滴滴聲,在張揚好奇的目光下,她掏出了一個摩托羅拉尋呼機,這個小黑盒子在九十年代初期還是身份的象征,信息是高偉傳來的,屏幕上顯示:你在哪里?今晚7:00,曙光電影院門前,不見不散——高偉。

左曉晴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同學中知道她尋呼號的也只有洪玲,一定是這個小妮子出賣了自己。

張揚對于新鮮事物總是有著強烈的興趣,主動湊了過來,順帶也看到了上面的信息:“這小盒子是什么?”

左曉晴沒料到他突然湊過來,有些驚慌的關滅了屏幕,俏臉緋紅嗔道:“你好沒禮貌,這么喜歡看別人**?”

張揚嗤之以鼻:“什么**?不就是那個道貌岸然的高老師嗎!”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