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紅色接班人A計劃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段澤濤的發言結束后,會場掌聲雷動,即便眼高于頂的沈耀輝也不得不承認段澤濤的發言條理清楚,論據詳實,讓他有一種無從反駁的無力感。

這時角落里那位氣度不凡的老人發問了:“年輕人你的講話很精彩啊,你剛才預言東南亞將爆發金融危機,那么我國會不會也爆發金融危機呢?如果東南亞將爆發金融危機,對我國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呢?我們應該怎么應對啊?!”。

段澤濤一眼認出那位氣度不凡的老人正是經常在新聞聯播里露面的副總理,心情再度緊張激動起來,連忙站了起來。

副總理擺擺手,呵呵笑道:“小伙子,別緊張,坐下說,你就當我是個普通的聽眾,繼續你的發言!”。

段澤濤平復了一下心情,胸有成竹地回答道:“我認為我國不會爆發金融危機,原因有二,一、我國還沒有完全開放自己的金融市場,因此這里不存在借入本國貨幣投機的問題,同時也不存在外幣的自由兌換,因而間接資本流動的渠道是不暢通的。。。”。

“二、我國擁有世界第一的外匯儲備,國際游資如果阻擊我國金融市場,我國必將動用外匯儲備進行還擊,那么國際投機客們就要承受阻擊不成功血本無歸的巨大風險。。。”。

“但是這并不意味著我們就能高枕無憂了,相反,如果東南亞爆發金融危機,必將對我國經濟造成巨大的影響,主要表現在對我國出口貿易和對外融資等幾個方面。。。”。

眾人都被段澤濤如庖丁解牛般的精彩分析深深打動了,尤其是他表現出那種和他的年紀完全不符的沉穩和大氣更讓大家驚嘆不已,連副總理也頻頻點頭,風趣地再次發問道:“小段這個脈把得很準啊,一下子就抓住病根了,那就請小段再開副藥方出來吧。。。”。

段澤濤現在是越來越發揮自如了,毫不怯場地答道:“面對東南亞金融危機對中國經濟產生的不利影響,我們可以考慮并逐步采取以下一系列的對策。”。

“1、通過對大宗產品出口退稅促進貿易發展。。。2、調整產品的出口結構和市場結構,將注意力轉向歐美、拉美和非洲。。。3、調整引進外資的政策。。。4、推行低利率政策。。。5、變不利為有利,利用我們將來在東南亞金融危機中的良好表現,爭取盡快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獲得穩定的國際貿易的條件。。。”。

會場再次掌聲雷動,最后由副總理總結發言:“這次研討會辦得非常成功,請工作人員盡快將討論稿整理出來提交總理辦公會討論。。。”。

會議結束后,副總理特意走過來和段澤濤握手,他親切地笑道:“小段,不錯,今年多大了?才二十二啊,剛開始看到經濟日報那篇文章的時候,我還在猜作者應該比我小不了多少,真是后生可畏啊!中國的未來就在你們這些年輕人身上啊!。。。”,臨走時副總理還特意和段澤濤合影留念。

副總理的握手溫暖而有力,直到他走遠了,段澤濤仍沉浸在無比的激動和興奮中,副總理和我握手了!副總理表揚我不錯呢!

這時胡青鏈走了過來,好奇地向段澤濤問道:“小伙子你的經濟學底子很深厚啊,不知是哪所大學畢業?師從哪位教授啊?”。

段澤濤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道:“我是江南大學畢業的,不過學的卻不是經濟學專業,只是平時愛好看這方面的書籍,您老人家的大作我也拜讀過的。”。

這可是塊未經雕琢的璞玉啊,胡青鏈兩眼放光,大喜道:“我正在招經濟學的研究生,你可愿意做我的學生啊!”。

胡青鏈堪稱經濟學領域的泰斗級人物,多少人希望拜在他的門下而不得,如今他卻主動提出要收段澤濤做學生,自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不過段澤濤考慮自己工作事多,離北京又遠,就有些猶豫道:“能做您老的學生,澤濤自是求之不得,只是我俗事頗多,又不能長期在北京逗留,只怕。。。”。

胡青鏈擺擺手道:“我們燕京大學也有在職研究生班的,再說你的功底擺在那兒,我可以親自向校長推薦你免試入學,每年來上兩次課就行了,畢業答辯我相信你一點問題沒有。。。”。

段澤濤大喜過望,他本來想在江南大學讀在職研究生的,而燕京大學是全國首屈一指的高等學府,文憑的含金量自是比江南大學高得多,而且能成為胡青鏈的親傳弟子,對他的仕途也是大有幫助,連忙恭敬地向胡青鏈行弟子禮。

其他專家也紛紛過來恭喜胡青鏈收了個好弟子,唯有沈耀輝有些訕訕地拂袖而去,胡青鏈也十分高興,呵呵笑道:“你把地址和資料留給我,我讓學校給你寄錄取通知書,明年開學就可以來報到了。。。”。

因為胡青鏈馬上要出國參加一個國際性的學術會議,段澤濤和他約好明年報到的時候再到他家拜訪。

中南海,王先國跟著副總理走進辦公室,突然副總理回頭問道:“小王啊,你看今天那個段澤濤怎么樣啊?他的情況你了解過嗎?”。

王先國跟隨副總理多年,自然知道副總理這是動了愛才之心了,幸好自己之前也是做足了功課的,連忙答道:“這個段澤濤做事沉穩大氣而又不乏激情,看問題目光敏銳、透徹,的確是個可造之才,他的基本情況我也了解了一下,今年剛從江南大學畢業,現任江南省山南地區上林鄉代理鄉長,做事很實干,肯動腦筋,在上林鄉很受群眾擁護,威信很高。。。”。

副總理眉毛一揚,有些驚訝道:“哦,還是個小鄉長啊,我象他這么大的時候還只是個小辦事員呢,這小家伙有點意思,對了,他的家庭背景如何?”。

“他出身農民家庭,家里就一個母親和姐姐,家庭條件并不好,沒有什么背景。。。”。

嗯,身家清白,沒有背景,也就是說他這個鄉長是靠真本事干出來的,副總理對段澤濤更滿意了,點了點頭,嘴角翹成了彎月形。

王先國對段澤濤印象也不錯,有心拉想他一把,就建議道:“這個段澤濤的確很優秀,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您看,要不要把他調到中央來。。。”。

副總理擺擺手道:“不妥,把他調到中央來只會磨掉他的銳氣,培養出一個新的官僚出來,白白lang費一個人才,年輕人還是要多在基層磨煉方能成大器啊,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

他沉思了一會兒道:“這樣,你把他的資料送到中組部去,讓他們把這個段澤濤列入紅色接班人a計劃,一會兒我再親自給中組部的李部長打個電話。。。”。

王先國不由一驚,他想不到副總理居然對這個段澤濤如此看重,期望如此之高,身為領導身邊的人,這個紅色接班人a計劃他多少知道一點,屬于國家高級機密,實際上是國家為了培養未來接班人暗中推行的一個絕密計劃!

凡是被列入這個紅色接班人a計劃的人,都是國家重點培養對象,提拔起來特別快,而且國家會有專人每年對培養人的政績和官聲進行調查,并記錄在案。

當然對被列入這個紅色接班人a計劃的人要求也特別高,如果在任職期間表現不夠出色,或是品德上有污點則會很快被淘汰出局,從此仕途再無希望。

段澤濤并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一開完研討會就被朱飛揚再次接到了“漱芳齋”。

李澤海剛一見到段澤濤就呵呵笑道:“澤濤,我可聽說你今天在研討會上大出風頭,連副總理都對你贊賞有加啊!”。

朱飛揚見段澤濤滿臉驚訝,哈哈笑道:“濤哥,你也有驚訝的時候啊,這四九城里,就沒有我們李老大打探不到的消息。。。”。

(ps:呵呵,今天一位讀者大大跟我反映了書中的一個bug,說我在第三十四章里有一處誤把主角的名字寫錯了,我一查,還真是,我居然把主角的名字寫成我自己的了!(已經改回來了),不知其他細心的讀者是否有發現啊,看來是入戲太深了啊!說真的,最近讀者的點擊收藏很給力,我寫得也有勁,常常把自己帶入到書中的場景里,歡迎各位大大幫我指出作品中的問題,我會及時改正的!)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