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新官上任(二)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段澤濤從村里回來,就在辦公室埋頭寫工作報告,一個多月深入基層讓他感觸頗多,他為上林鄉基層農民的生活狀況感到深深的悲哀,原以為自己的家鄉算窮的了,不想這里卻更窮,連溫飽問題都沒完全解決,有的農民家里窮得連一扇門都沒有,全家只有一床被子,家里卻生了一大摞小孩。

不久前在一個村里就發生了一件人間悲劇,有一對夫妻是近親結婚,生了好幾個小孩都沒養大,到五十幾歲生了個兒子卻是個白癡,寶貝得不得了,家里很窮,一年吃不上一回肉,鄉里發點救濟款,就買肉給兒子吃,兒子吃了肉就老想吃,后來男人生病死了,兒子要吃老爸的肉,媽媽不讓,兒子就把老媽也打死了,村支書上門去送救濟款,問白癡兒子爸媽哪去了,兒子指了指房梁頂,村支書一看差點嚇死,房梁頂上掛著一條沒吃完的人腿。。。

上林的計劃生育工作落后,根子還是在于經濟的落后,段澤濤當然不會幻想自己能一下子就改變這種狀況,不過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為老百姓做點實事,他就會做百分百的努力。

他準備從四個方面著手,第一,加強計劃生育的宣傳工作和知識普及,之前上林鄉的計生宣傳,大都是喊空頭口號,老百姓根本不理解,他希望在今后的宣傳中,多宣傳現實中的實例,讓老百姓意識到優生優育是改變貧窮狀況的必由之路,至于知識普及,上林鄉基本是空白,老百姓甚至根本不知道避孕套是何物,固執地認為結扎和上環會大大地損害他們的身體,所以抵觸很大。

第二是豐富老百姓的業余文化生活,上林鄉的老百姓業余文化生活幾乎沒有,晚上天一黑,就拉著老婆忙著造人,人口不爆炸才怪,他準備組織鄉文化站開展送電影下鄉活動,在各個村設立娛樂室等等,豐富老百姓的業余文化生活。

第三是對鄉村各級計生人員進行培訓,提高各級計生人員福利待遇,現在鄉村各級計生人員的工作方式都是簡單粗暴,這也導致了暴力阻擾計生工作的事件時有發生,而各級計生人員工作很辛苦,福利待遇卻很差,這也導致了他們工作積極性不高,工作不得力。

第四是對主動接受引產和結扎手續的超生孕婦給予一定的物資獎勵,比如奶粉、米、油之類的,同時在政策上也對主動配合計生工作的先進農戶給予傾斜,比如貸款,減免費用、優先考慮救濟款等。

報告寫出來,首先要獲得黨政一把手的支持,沒了黨政一把手的支持,他什么也干不了,段澤濤拿著報告先去找了鄉長劉毅,劉毅拿著報告瞟了一眼,說你先放下吧我看看再說,過了幾天他再去找劉毅,結果劉毅說事情太多,根本沒來得及看,段澤濤也不氣餒,每隔兩天就去找他磨,最后劉毅受不了了,只好推說這事他做不了主,要他去找鐘漢良。

段澤濤只好拿了報告去找鐘漢良,其實鐘漢良也一直在關注他的一舉一動,這些天來段澤濤腳踏實地的工作作風讓鐘漢良對他的印象大為好轉,而下面那些村支書對段澤濤的好評更是讓他大感意外。

拿到段澤濤的報告,首先那一筆剛勁有力的鋼筆字就讓鐘漢良頓生好感,仔細看完段澤濤的報告,有的地方他甚至反復看了幾遍,鐘漢良嚴峻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他從辦公桌后站了起來,走到段澤濤面前,又主動掏出煙遞了一根給段澤濤,感慨道:“澤濤同志,我要向你道歉啊,過去我總是戴有色眼鏡看人,認為你是從上面下來鍍金的,是個光說不練的嘴把式,對你的關心不夠啊!請你原諒。”。

鐘漢良判若兩人的態度讓段澤濤有些受寵若驚,連忙道:“不,不,鐘書記,是我的工作還做得不夠好。。。”。

鐘漢良擺擺手道:“澤濤同志不必太過謙嘛,你的報告我看了,寫得很好嘛,不是真正深入了基層了解情況,不是真正開動了腦筋是寫不這樣的報告滴,你這一個多月的工作我都看在眼里,我們鄉就需要你這樣腳踏實地干部啊!”。

鐘漢良又就報告中的一些細節和段澤濤做了詳細探討,結合自己農村工作的經驗提出了一些建議,最后他在報告上做了批示,要求涉及到的部門全力配合段澤濤的工作,還從十分緊張的鄉財政擠出兩萬元做為活動經費,并表示給計生辦的同志每個月增加三十塊的下鄉補貼。

段澤濤拿了鐘漢良的批示興沖沖地跑回辦公室和田貴珍他們幾個一說,田貴珍笑得合不攏嘴,每個月多了三十塊的下鄉補貼對她來說就意味著每個月的餐桌上多了上十斤肉,心里面對段澤濤這個頭產生了真正的認同,聶倩和方東明更是興奮得跳起來,大喊“萬歲!”。

接下來段澤濤對下一部的工作做了安排,聶倩負責去聯系鄉衛生院,商量計生知識普及的事情,在全鄉開展婦女健康普查,方東明去落實送電影下鄉和設立村娛樂室的事情,田貴珍則負責計生干部培訓的事情,他則去找鄉文化站和廣播站的站長歐陽芳商量宣傳方面的事情。

第一眼看到歐陽芳,段澤濤有一種驚艷的感覺,想不到在上林這樣的窮鄉僻壤還有這樣的大美女,一米八的個子,婀娜多姿的身材,精致到極點的臉蛋,比起電視里的那些名模也不遑多讓。

歐陽芳是上林鄉甚至整個古林縣有名的“冰美人”,圍在她身邊的男人象蒼蠅一樣多,聽說有幾個縣領導對她也有些想法,但她卻總是冷冰冰的,對誰都不假顏色,而且她的未婚夫據說是部隊里的軍官,所以才沒人敢對她做出出格的舉動,她本來有機會去省文工團,卻不知什么原因堅持留在了上林。

歐陽芳并不認識段澤濤,不過她沒有從這個年輕帥氣文質彬彬的男人臉上沒有看到其他男人慣有的色咪咪的眼神,這讓她對段澤濤的第一印象還不錯,和顏悅色地問道:“這位同志,你有什么事嗎?”。

段澤濤說明來意,歐陽芳嬌笑道:“原來你就是小段鄉長啊,我這段時間可沒少聽你的名字呢,都說鄉里來了個沒架子的‘書生鄉長’,原來就是你啊!”。

她這一笑讓段澤濤如同進入了一個百花怒放的牡丹園,當真可以說是千嬌百媚,一笑傾城,一時間竟然看呆了。

歐陽芳白了段澤濤一眼道:“才還表揚你,怎么這樣看人家。。。”,話沒說完,她白瓷般的臉上就飛起了一抹紅霞,自己這是怎么了,這話怎么聽起來有點向段澤濤撒嬌的意思。

段澤濤有些尷尬地撓了撓頭,嘟嚕一句:“怪就怪你長得太禍國殃民了。。。”,歐陽芳杏眼一瞪,跺腳嬌嗔道:“你還說!”。

氣氛越來越曖昧了,段澤濤干咳了幾聲道:“好,是我錯了,我們還是說正事,過去我們的計生宣傳工作太單調了,大都是喊空頭口號,老百姓根本不理解,效果很差,我的想法是把這些口號編成順口溜和快板,這樣通俗易懂,老百姓容易接受,我還想將我們生活中的一些實例編成短劇和小品,組織宣傳隊去下鄉表演,一方面豐富了老百姓的業余生活,另一方面也能起到很好的宣傳效果。”。

歐陽芳定定地看著段澤濤,心里掀起了波瀾,到底是省城來的大學生啊,想出的點子真是讓人意想不到啊,她臉上又一次飛起了紅霞,意識到自己有些反常,她故意唱起了反調:“這里面有幾個問題,一個是這些快板、短劇啊,小品什么的由誰來寫,還有就是鄉文化站沒有專門的宣傳隊,演員到哪里找,最關鍵的是排節目要服裝道具,經費從哪里來。”。

段澤濤胸有成竹地笑道:“這幾點我早已想過了,順口溜,快板,短劇和小品劇本就由我來寫,我好歹是江南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這點應該沒問題,演員嘛,我們可以發動鄉機關和單位的年輕人利用業余時間來排練和演出,至于道具和服裝嘛,我們盡量自己做,實在不行再去租和買,鐘書記特批了兩萬塊的經費,除了設立村娛樂室購買象棋、撲克等物品,再買些宣傳用的紙張、橫幅什么的,省著點用也夠了。”。

接下來,段澤濤忙著寫劇本,編快板,業余時間又組織年輕人排練節目,忙得不可開交,而他和歐陽芳的關系也因為頻繁的接觸和配合變得十分親密,歐陽芳的心情也很矛盾,一方面對段澤濤的好感如野草般不可遏止地瘋長,另一方面又因為對未婚夫的精神出軌深感內疚,排練節目的時候常常走神。

段澤濤卻沒時間想這些兒女私情,他除了要抓自己負責的宣傳工作,還要幫助田貴珍等人把他們負責的工作落實下去,以確保自己的整個計劃順利的推行,就連以往雷打不動每天給江小雪打電話的時間都沒有了。

整個計劃進行得十分順利,在上林鄉引起了巨大的反響,老百姓也由開始的新奇到慢慢的接受,思想觀念有了一些改變,有好些超生的孕婦主動到衛生院接受了引產和結扎手術。

這一計劃甚至驚動了縣委書記馬福貴,他親自跑下來視察,觀看了宣傳隊的節目,對段澤濤大加贊賞,還在全縣計生工作會議上點名表揚了上林鄉和段澤濤,要求其他鄉鎮組織到上林鄉來學習,在全縣推廣段澤濤的計劃。

上林鄉在全縣露了臉,而段澤濤也大大出了一回風頭,鐘漢良高興得不得了,專門為段澤濤辦了一次慶功宴,劉毅卻不高興了,認為段澤濤搶了他的風頭,心中對段澤濤更是十分嫉恨。

本來他對計生工作是能躲就躲,現在卻主動起來了,事事都要過問,擺明了要搶功勞,他這一過問不要緊,竟然鬧出了一件大事。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