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新的征程(三)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段澤濤轉頭望去,眼前不由一亮,一個風姿綽約風情萬種的極品少婦正淺笑著向他們走過來。她膚白賽雪,身材凹凸有致,一雙嫵媚的大眼睛仿佛會說話般,讓你忍不住有一種想呵護她的沖動。

小林和劉衛國色瞇瞇地看著少婦胸前那一片膩人的雪白直流口水,倒是段澤濤因為有了江小雪這樣的絕色女友,對美女很有些免疫力,只是面帶欣賞之色,眼中一片清明,極品少婦有些詫異地看了看段澤濤,疑惑地問道:“這位帥哥是。。。?”。

小林這才有些戀戀不舍地收回色咪咪的目光,介紹道:“這位是我的兄弟,從省城來的大學生,段澤濤,他可是我們馬書記的貴客哦,蘇老板你可要好好招待哦。”,又轉頭對段澤濤介紹道:“小濤,這位是我們縣的優秀企業家,也是我們縣的第一美女,女強人,蘇媚,蘇老板,這家渡假村就是她開的。”。

段澤濤笑了笑,輕輕握住蘇媚柔若無骨的纖手道:“失敬了,蘇總真是年輕有為啊,以后還請多多關照。”,蘇媚上下打量了段澤濤一番,眼中閃爍著一種復雜的情緒,有幾分喜悅,又有幾分憂傷,嬌笑道:“你就叫我蘇姐好了,我就叫你小濤,不知道你信不信,你真的很象一個人,一個我很熟悉的人。。。”。

不是吧,這可是譚宏那牲口以前在酒吧泡mm的經典對白啊!難道這個美艷少婦想泡自己嗎?段澤濤不喜歡姐弟戀,可這個御姐也實在太極品了吧!估計沒有一個正常的男人能抗拒她的柔情,正yy間,小林起哄道:“好啊,前世今生,一定有緣,這可是一段佳話啊,小濤,你待會可要為這難得的緣分和蘇總好好干一杯啊!”。

蘇媚挑逗地看了段澤濤一眼道:“好啊,我今天一定陪好我的濤弟!”,說完竟走過來挽起段澤濤的手向小樓內走去。

段澤濤有些尷尬地跟著蘇媚進了包廂,這小樓在外面看不起眼,里面的包廂卻裝修得很豪華,看來平時都是縣里的領導和有錢的老板來這里消費。

四人在包廂里坐下,劉衛國嚷道:“小濤有蘇美女陪了,我和小林可還打著光棍呢,蘇老板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蘇媚白了劉衛國一眼道:“急什么,我早安排好了。”,說完輕輕一拍掌,兩個嬌媚的年輕女子走了進來,徑自在劉衛國和小林身邊坐下。

段澤濤大吃了一驚,想不到這里還有專門的陪酒服務,看劉衛國和小林和那兩個年輕女子十分熟悉的樣子,看來是這里的常客。

菜很快上來了,無非是些野味水魚之類的,滿滿地擺了一桌子,劉衛國大手一揮道:“小濤,我癡長幾歲,酒水我就做主了啊,上三瓶五糧液,我們每人一瓶包干,實在喝不完,就找身邊的美女幫忙。”。

段澤濤剛想拒絕,一旁的小林說話了,“小濤,我們縣里提拔干部,喝酒是一項重要指標,會喝一兩喝二兩,這樣的同志夠豪爽;會喝二兩喝五兩,這樣的同志要培養;會喝半斤喝一斤,這樣的同志最貼心;會喝一斤喝一桶,回頭提拔當科長,會喝一桶喝一缸,給個處長讓你當;能喝酒來喝飲料,這樣的干部不能要;能喝白酒卻喝啤,這樣的干部不能提;能喝一斤喝八兩,對不起人民對不起黨;能喝半斤喝一斤,黨和人民都放心。”。

段澤濤只好硬著頭皮上,他前世也是見過世面的,言談舉止間自然帶著一種淡定大氣的氣度,席間更是妙語連珠,讓劉衛國和小林對他越發高看一眼,蘇媚的美目也是頻頻停留在他的俊臉上,閃著迷醉的光彩。

酒過三巡,劉衛國喝得面紅脖子粗,摟著年輕妹子的手也不老實了,嚷道:“光喝酒沒意思,我來說個笑話吧,我在鄉里當書記的時候,鄉中學里有個老師,說是要啟發學生的思維,常常提一些古怪的問題。有一次,他又提了一個怪問題,爛掉的羅卜和懷孕的女人,有什么共同點?沒有一個學生能答出。老師憤怒了,說,這么簡單的問題都不知道,回去問你們的爸爸媽媽。”

一旁的年輕妹子傻傻地問道:“是啊,爛掉的羅卜和懷孕的女人,有什么共同點?我也答不出。”。

劉衛國嘿嘿一笑,繼續說道:“學生里有我們鄉長的女兒和鄉婦聯主任的兒子,他們在家里等了半天,不見爸爸媽媽回來,就找到了鄉政府。鄉長和婦聯主任正在辦公室里談計劃生育工作,主任說,現在的計劃生育真難搞,鄉長說,是啊,稍不留神就懷上了。正在這時,兩人的孩子同時進來。兩個孩子把問題提出來,婦聯主任說,你真笨,這么簡單的問題都不知道?都是蟲子惹的禍。兒子不解,說,羅卜爛了,是因為蟲子,可是,女人懷孕,哪來的蟲子?鄉長突然一拍大腿說,我明白了,肯定是因為拔得太晚,來不及了。”。

眾人都笑得前俯后仰,年輕妹子羞紅了臉直捶劉衛國:“壞死了!”,小林笑道:“劉局這個笑話講得有水平,我也說一個吧,某日,女秘書神色凝重地說:王總,我懷孕了。王繼續低頭看文件,然后淡淡一笑:我早結扎了。女秘書愣了一會媚笑道:我和您開玩笑呢!王抬起頭看了她一眼,喝了口茶說:我也是。”。

眾人又大笑,都要求段澤濤也講一個,段澤濤拗不過只好也講了一個:“有一間女浴室起火了,里面人亂作一團,**身體往外跑,只見大街上白花花一大群,一老者大喊“快捂住”,眾裸女突然醒悟,但身上要緊部位有三處,手忙腳亂捂不過來,不知所措。這時老者又大喊:“捂臉就行,下面都一樣!”,這件事告訴我們在特殊情況下抓工作不可能面面俱到,要抓住重點。”。

眾人都笑到不行,蘇媚捂嘴媚笑道:“小濤看不出啊,就你最壞。”,小林和劉衛國舉起杯道:“小濤不愧是組織部重點培養的干部啊,笑話講得好,總結得更好,以后進步了可別忘了我們兩位哥哥啊!來,我們敬你!”。

段澤濤連忙站起來道:“該我敬兩位哥哥才是啊,今后無論我混得怎樣,絕不敢忘記兩位哥哥的關照的。”。

這頓飯吃得很融洽,劉衛國興致很高,飯后又提出到樓上的卡拉ok包廂里唱歌,段澤濤也不好掃興,只得隨他們去了。

包廂里燈光很暗,劉衛國和小林都喝得有點高了,抱著兩個年輕妹子在角落里亂啃,段澤濤有些尷尬,只得獨自點了首《小芳》唱了起來:

村里有個姑娘叫小芳\長得好看又善良\一雙美麗的大眼睛\辮子粗又長\在回城之前的那個晚上\你和我來到小河旁\從沒流過的淚水\隨著小河淌\謝謝你給我的愛\今生今世我不忘懷\謝謝你給我的溫柔\伴我度過那個年代\多少次我回回頭看看走過的路\衷心祝福你善良的姑娘\多少次我回回頭看看走過的路\你站在小村旁。

段澤濤的歌喉相當不錯,大學的時候每次文娛晚會都是壓軸表演,用江小雪的話說,他極具磁性的男中音吹開了無數江大少女的心扉,其中就包括她,段澤濤唱到一半,眼神突然和蘇媚那會說話的眼睛撞到一起,蘇媚的眼神有些迷離,說不出的勾人。

段澤濤心底沒來由地一顫,有些慌亂地放下麥克風,獨自跑到了包廂外的陽臺上,點了一根煙,望著天上的星星,心緒十分雜亂。

“我就這么讓你討厭嗎?一看到我就躲。”,身后的人站得很近,吐氣如蘭,隨著她的話語,一股暖暖的呼吸吹在段雨的耳朵上,弄得段澤濤的耳朵癢癢的。段澤濤不用回頭也能猜到,來的一定是蘇媚那個極品少婦,連忙面紅耳赤地閃到一邊,拉開和她之間的距離,轉過頭看著滿臉幽怨的蘇媚,木吶地張了張嘴卻一句話也沒能說出來。

“我知道,你一定和那些臭男人一樣,認為我是人盡可夫的賤貨,對不對?”,蘇媚臉色一變,面若寒霜地問道。“不!不!,絕。。。絕對沒有!我。。。我只是不知道。。。不知道該如何和女人相處,尤其是象你。。。你這樣讓人心動的女人。真的!”,段澤濤手足無措地慌忙解釋道。

蘇媚凝視了段澤濤一會,確認他沒有說慌,幽幽地嘆了一口氣感嘆道:“哎!有的人你天天在一起卻注定一輩子是熟悉的陌生人,有的人你只看了他一眼卻象是認識了一輩子,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第一眼看到你就覺得很親近,很讓人信任,可能是因為你太象他了吧。”。

蘇媚從錢包里拿出一張照片遞給段澤濤,照片有些陳舊了,也許是因為經常拿出來看的緣故,邊角已經起了毛邊。照片是少女時的蘇媚和一個與段澤濤有七八分相似的年輕男子的合影,照片中的蘇媚笑得十分燦爛,年輕男子則十分深情地望著她,兩人十指緊扣,十分親密。

“這個男孩子是你以前的戀人嗎?還真的有點象我呢,他現在在哪里呢?”,段澤濤好奇地問道。蘇媚并沒有馬上回答段澤濤,而是嘆了一口氣,仰望著星空,仿佛在回憶什么,眼中隱約有晶瑩的淚光閃動,過了良久,她輕輕擦去眼角的淚珠,幽幽地嘆了一口氣說道:“你愿意聽我講一個故事嗎?。。。”。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