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新的征程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這時執勤室內的喧嘩聲驚動了在一旁的副所長羅建國,今天正好他值班,他走到執勤室一看,只見警員李強正拿著手銬要銬一個看起來很精神的年輕小伙,那年輕小伙表現得十分淡定,也不反抗,只是大聲抗議著。

李強是所里另一個副所長的親戚,靠關系進的派出所,平素上班就吊兒郎當,又和社會上的閑散人員勾搭不清,羅建國對他一向印象不佳,執勤室里站著的其余幾名社會閑散人員他也認識,因此羅國華建國只一看也能大概猜到是什么事,他對在派出所旁邊那些藏污納垢之所也頗有微詞,但這中間關系很復雜,他也沒有辦法。

不過自己既然來了,也不好裝作沒看見,羅建國干咳一聲,威嚴地問道:“怎么回事啊?!”,李強見到羅建國有些慌亂,收起手銬,叫了一聲所長。

段澤濤羅建國長得四方大臉,腰桿挺得筆直,看起來似乎比較方正,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連忙上前將事情的經過講了,那彪形大漢見到羅建國也不怵,他的后臺可是公安分局的,平時也沒少給派出所上貢,因此一口咬定是段澤濤調戲婦女。

見羅建國臉上陰晴不定,似乎還沒決定是否趟這灘混水,連忙補充道:“我是江南大學剛畢業的大學生,分配到山南自治區組織部,剛來報到,您可以去組織部查詢一下,我在校期間品行良好,不僅是學生會干部,還是優秀畢業生,又怎么會去調戲婦女呢?!”,說著將自己的畢業派遣單遞了過去。

羅建國接過派遣單一看,眼皮一跳,暗想這事要真鬧到組織部去了,自己這副所長只怕也當到頭了,轉頭對那彪形大漢喝道:“三彪子,人家可是組織部的干部,你屁股上吊了幾砣屎,老子還不清楚,別在這里胡扯蛋了。”。

那彪形大漢也蒙了,官場的事他也不太懂,隱約知道組織部是專門管官帽子的,自己那個分局的后臺只怕就不夠看了,連忙賠笑道:“誤會,誤會,是英子自己摔倒了,不怪這位小兄弟,不,這位領導!”。

段澤濤也是扯起虎皮充大旗,這事真要鬧到組織部去自己也落不著好,剛來還沒報到就鬧這么一出,自己以后就不要混了,也就見好就收,主動說道:“既然是誤會就算了,還要多謝這位領導明察秋毫,要不然這誤會還解釋不清楚呢。”。

羅建國還在考慮如何把這事平了,見段澤濤挺會來事,當下借坡下驢,揮揮手道:“既然是誤會,那就都散了吧!”,三彪子帶著英子和手下灰溜溜的走了,李強也訕訕地回到辦公桌前故意裝作整理文件。

羅建國一直把段澤濤送到門口,他倒不是怵了段澤濤打的組織部的幌子,而是覺得這個年輕人遇事不慌,又會來事,將來前途一定不可限量,不如結段善緣,不想他這一無意之舉,后來竟真的改變了他的命運,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段澤濤遇到這么個倒霉事,也沒心思再散步了,回到旅社,洗漱一番早早睡了。第二日一早,早早起來,在樓下小飯館里吃了碗米粉,想到自己今天去報到,難免要和組織部的辦事人員打交道,就到一旁的小超市里買了包紅塔山,想了想,又咬咬牙,買了一包芙蓉王。

段澤濤拿了派遣單和其他的報到資料,來到山南自治區政府大院,看著里面幾棟四方形有些陳舊的灰色建筑,再看著房頂上的國徵,以及外面飄揚的紅旗,段澤濤心情有些激動,踏進這里,自己就要開啟一段新的征程,未來會怎樣,他不禁有些期待了。

段澤濤抬頭挺胸朝政府大院走去,走到門衛處,他眼都沒有朝那邊望一下,守門的門衛看到段澤濤氣宇軒昂的樣子,居然沒有阻擋就讓他進去了,他后面一個穿著老舊、有些畏畏縮縮貌似來辦事的鄉干部的中年人就沒那么幸運了,被那門衛一把攔住,用不高卻嚴厲的聲音道:“你找誰,先在這里登記!”。

段澤濤回頭看了一眼,見那中年人已經乖乖地站在保衛室的門口點頭哈腰,就如等著受審的犯人,他搖了搖頭,門衛這種職業,屬于典型的狐假虎威型的,宰相門前三品官,做久了真得會搞不清楚自己是誰,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呢。

組織部在三樓,段澤濤也不知道報到應該找誰,見一間大辦公室里有幾個工作人員在看報紙,就敲了敲門走了進去,里面的工作人員卻簡直把他當成空氣一樣,根本沒人理睬。

段澤濤前世在省政府機關呆過幾年,對這種情形也是司空見慣,“門難進、臉難看、話難聽、事難辦”,正是去政府部門辦事的常態,也不以為意,笑著向靠近門口的一個戴著眼鏡年輕男子遞了一根芙蓉王過去。

那年輕男子瞟了一眼段澤濤遞過來的煙,眼睛一亮,這個時候抽二十幾塊的芙蓉王還是很奢侈的事情,他接過煙在桌上頓了兩下,點上吐了一個煙圈,這才打著官腔問道:“你有什么事情啊?”。

“我是江南大學的應屆畢業生,今天來報道的,請問該找誰啊?”。

“原來是新來報到的啊,這件事情你到前面第三間綜合干部科,找劉科長。”,那年輕男子用手向一旁指了指,就又拿起報紙看起來,不再理會段澤濤。

到了綜合干部科,門是敞開的,里面坐了一個頭有些禿的中年男子,雖然頭頂上只有幾根毛,但他還很用心地將它們梳得整整齊齊覆蓋在自己的不毛之地上,看得出他是個很注意自己形象的人。

段澤濤敲了敲門走了進去,說明來意,又把自己的派遣單和相關資料遞了過去,劉科長聽說段澤濤是分配來的江南大學的大學生,臉上立刻陰轉晴,作為培養年輕干部的新舉措,部里對這批分來的江南大學大學生非常重視,肯定是做為‘第三梯隊’重點培養的,組織部長張小川前兩天還專門問起了此事。

劉科長對段澤濤比了個手勢讓他坐下,從抽屜里拿出一張表格看了看,又翻了翻段澤濤的個人簡歷,臉上的笑容更盛了,和藹地說道:“段澤濤,很不錯嘛,在校期間任學生會主席,還是優秀畢業生,省級三好學生,不錯,不錯。”。

段澤濤躬了躬身子,謙遜地說道:“謝謝劉科長夸獎,大學里能學到的知識終究有限,以后還要多向劉科長這樣的前輩學習,還要請您多關照。”。

劉科長對段澤濤謙遜的態度很滿意,不象有的剛出校門的大學生眼高手低,擺不正自己的位置,他笑著說道:“你在這兒等一下,我去向領導請示一下,看領導們怎么安排。”。

劉科長回來的時候,臉上簡直笑開了花,他也沒想到,部長竟然會如此重視這個大學生,居然要親自接見他,幸虧自己剛才自己的態度很熱情,要不然說不定為這事還要挨批評。

劉科長將段澤濤帶到組織部長張小川的辦公室后離開了,張小川看了看段澤濤,說道:“你先坐一下,我看完這幾個文件再和你談。”

段澤濤前世也見過不少高層領導,倒也不慌張,走到辦公桌的沙發前端正地坐下,目不斜視地靜靜地等候,注意到張小川的茶杯里沒什么水了,就站起來拿起墻角的熱水瓶幫張小川把茶杯里的水添滿,又坐回沙發繼續等候。

張小川在看文件的同時也在暗暗觀察段澤濤,他在拿到這次分配來的十個大學生的資料時,段澤濤在校出類拔萃的表現和老師的高度評價就引起了他的注意,所以才有了這次親自接見,此時見到段澤濤不卑不亢的表現就更滿意了,要知道他掌管全自治區的官帽子,就是有些縣級領導在他面前都難免緊張,而段澤濤為他倒水的小舉動更增添了張小川對他的好感,說明這個優秀的年輕人很有眼力勁,的確是個值得好好培養的對象。

張小川放下手中的文件,嘴角微微上翹,要是組織部的干部看到這種情形一定會大感驚訝,張小川素有“冷面部長”之稱,對下面的干部向來十分嚴厲,此時卻對段澤濤這個新來的大學生露出了一絲笑臉,當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小段,我看了你的資料,小伙子不錯嘛,聽說你是放棄了選送省政府機關的機會主動要求到我們山南來的,我們山南可是很貧窮,條件很艱苦哦,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啊?”,張小川微笑著問道。

段澤濤恭敬地答道:“我之所以放棄選送省政府機關的機會,報名到山南來,就是想做一番實事,機關單位不適合我,我知道山南很貧窮,條件很艱苦,但正因為如此,這里才更需要我們這些大學生,國家培養了我,我就要到最需要我的地方去!”。

張小川用欣賞的目光看著意氣風發的段澤濤,嘴角翹得更高了,“好,很好,你們這十個人,是山南自治區在江南大學直接招錄的第一批優秀大學生,也是我們培養年輕干部的一項重要舉措,你們將作為骨干充實到基層去,下去以后,要好好干,不要辜負了組織對你們的希望。當然,基層不比你們在大學里,條件很艱苦,你要有思想準備。”。

說完張小川拿起桌上的電話,把劉科長又叫了過來,指著段澤濤對他說道:“你帶小段先去把手續辦了,安排他先到古林縣掛職鍛煉,組織關系留在組織部,對他們這批大學生,你們要做好跟蹤服務,將他們的情況隨時向我匯報。”,說完,又伸出手來,用力跟段澤濤握了握,道:“小段,到了基層,不要怕困難,好好工作,爭取帶動一方老百姓脫貧致富,有什么困難,可以直接跟我說!”。

段澤濤感到張小川的手是如此的溫暖有力,連忙恭敬地接話道:“張部長,請您放心,我一定不辜負您對我的期望,踏踏實實在基層工作,爭取能做出一番成績來!”。

一旁的劉科長看得眼都直了,領導握手是十分有講究的,一般對下級,他會伸出手來等你主動來握,而且力度也是軟綿綿的,只有對一定級別或者很重要的人才會十分有力,如今卻對段澤濤這個小年輕如此禮遇,莫非這小段是張部長的關系。

兩人從部長辦公室出來,劉科長問段澤濤是不是之前就認識張部長,段澤濤神秘地笑笑,既沒否認也沒肯定,劉科長越發覺得這個年輕人不一般,心里決定要好好結交一下這個年輕人。

回到綜合干部科辦公室,劉科長拿出幾張表讓段澤濤填了,又親自倒了一杯水給段澤濤,等他填完表格,又親自帶著他到其他幾個部門把手續辦齊了,然后給段澤濤開了一封介紹信,一直把他送下樓,臨別時他用力握住段澤濤的手,壓低聲音,一幅老朋友的神情,道:“古林縣組織部的李副部長是我的鐵哥們,你在古林縣遇到什么困難,可以找他。”。

段澤濤再三表示了感謝,這才告別了劉科長,正要出政府大院,卻意外地碰到了一個熟人。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