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山南印象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段澤濤的家鄉在江南省南部的一個小山村,那里是歷史上著名的“江南起義”的發源地,出過不少的開國將軍。段澤濤的家境并不好,父親早幾年就因病去世了,母親靠喂豬支撐著這個家,因為過于勞累,母親的背很早就駝了,頭發也白了一大半。

父親去世時什么也沒留下,唯一值錢的是一塊玉佩,母親用紅繩穿了一直戴在段澤濤的脖子上,這塊玉佩玉質十分剔透,一看就知不是凡物,按說父親做了一輩子農民,祖輩也沒聽說出過什么顯赫人物,這塊玉佩不知是從哪里來的,問母親,她也不太清楚,只說聽早已過世的爺爺隱約提過,父親并不是他親生的,而是撿來的,那玉佩撿來的時候就帶著了。

段澤濤是這個小山村唯一出的一個大學生,在這個小山村是極轟動的事,這要在古代就算是中了舉人了,將來要當大官的,當初段澤濤上大學少了學費還是老支書挨家挨戶去收錢,大家你十塊,我十塊才湊齊了學費。

到家的時候已是黃昏了,空氣中彌漫著泥土的芬芳,錯落有致的低矮房屋上升起了炊煙,鄉親們見到段澤濤,都十分熱情,紛紛打招呼,這種感覺讓段澤濤覺得十分溫馨。

看到兒子回來,母親張桂花十分高興,連忙張羅著給他做好吃的,段澤濤放下行禮,見水缸里沒水了,挑起水桶準備去挑水,張桂花連忙攔住,“你坐了一天車也累了,先歇歇吧!”,段澤濤卻執意去把水缸里的水挑滿了,又搶著剁了豬草,把豬喂了,平時自己不在家,家務全壓在母親身上,自己回來自然要盡一份力。

見兒子如此懂事,張桂花自然十分欣慰,段澤濤是她這輩子最大的驕傲。到了晚上,姐姐段小燕姐夫張大力聽說段澤濤回來了也趕了過來,姐姐段小燕為了讓段澤濤上大學很早就輟學在家給母親幫忙,后來嫁給了本村老實本份的農民張大力,段澤濤沒在家的時候,他們也沒少幫著母親張桂花操持家務。

姐姐段小燕自去幫張桂花做晚飯,姐夫張大力拉了段澤濤先在飯桌前坐了,就著已做好的幾道菜喝起了米酒,按家鄉的風俗,女性的地位是比較低的,要在過去的時候,吃飯的時候,女性就不能上桌,只能端了碗在灶屋里吃。

段澤濤堅持等母親和姐姐上了桌才動筷子,吃飯的時候,張桂花問起段澤濤工作分配的事,段澤濤沒有告訴母親自己放棄了去省政府機關的事,只說分到了山南自治區政府,張桂花十分高興,在她眼里自己的兒子是最優秀的,他的決定自然沒有錯。姐夫張大力喝了點酒,臉有些熏紅,借著酒勁說道:“小濤啊,你如今出息了,是政府的人了,好好干啊,等發達了把媽媽接到城里去住,我和你姐也沾沾光。”。

在家休息了一個月,很快到了要去山南組織部報到的日子,母親不舍兒子離去,一直把他送到十幾里外的汽車站,左叮呤右囑咐,臨了又塞了五百塊錢給段澤濤,段澤濤堅決不要,畢業的時候學校發了一千多塊的獎學金,加上平時勤工儉學攢下來錢一起有兩千多,到單位后應該足夠用到發工資了。

到山南要轉好幾趟車,這時到山南還沒有通高速公路,路況又差,段澤濤身體還算強壯,也被顛簸得骨頭都快散架了,這也算山南給他的第一個下馬威吧。

山南給段澤濤的第一印象就是山高、路險,到處是高聳入云的大山,盤山公路在山腰間蜿蜒盤旋,一邊就是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也不知那些開中巴車的司機怎么練就的一身本領,轉彎都不帶減速的,好幾次段澤濤都發現中巴車的輪胎有半邊都露到了公路外了,讓他心驚肉跳,開車的司機卻跟沒事人似的。

山南給段澤濤的第二印象就是窮、落后,山南市作為山南自治區的首府卻很少有什么大型的高層建筑,多是四、五層的矮樓房,而且大都十分陳舊,也沒有什么大型的商場、超市,沒有一點現代都市的樣子。

在路上顛簸了七、八個小時,到山南天都快很黑了,組織部早就下班了,段澤濤只得在附近旅社開了個房先住下,洗了個熱水澡,洗去一身的疲憊,又在樓下的小飯館里吃了個盒飯,見時間還早,就沿著街道散步看看山南的夜景。

山南的道路規劃糟糕的就像被一群犀牛踩過一樣,到處都是七扭八拐的小巷,雖沒有前世城市遍地霓虹的繁華,但街上散步的人群也不少,最奇怪的是在沿街一線亮著紅燈的小店,里面坐滿了濃妝艷抹衣著暴露的女子,不時有一些男人從里面進進出出,段澤濤隱約猜到這里面做的什么勾當,但前世他同樣沒有涉足過這樣的場所,所以忍不住好奇地多看了幾眼。

這多看了幾眼卻看出麻煩了,一個睫毛長的像笤帚,嘴巴涂得像血紅的雞屁股,胳膊底下仿佛夾了一座熱帶雨林般快有三十歲的婦女過來搭訕了,“嗨,帥哥,進來耍撒,保管舒服!”。

段澤濤惡心得直想吐,連忙轉身要走,那婦女卻直接開拖了,一把拉住段澤濤的胳膊,用她胸前兩坨壯碩的五花肉死死抵住,一股刺鼻的香水味沖得段澤濤直捂鼻子,“我不耍,請你松手。”,段澤濤義正詞嚴地拒絕道,“假正經什么啊,放心,不貴的,吃快餐,只要三十塊,連吹帶做,也只要五十塊,便宜得很!”,那婦女仍糾纏不休,不肯松手。

段澤濤不想和她啰嗦了,用力一甩,掙脫了那婦女的拉扯,但用力太猛,那婦女又穿的高跟鞋,站立不穩,竟摔倒在在地上了,那婦女顯然不是吃素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叫道:“三哥,有人欺負老娘呢,快來啊!”,一邊叫人,一邊用雙手在空中一陣亂抓,顯得很是潑辣。

那婦女一叫,旁邊亮著紅燈的店子里立刻沖出一個光著膀子紋著刺青的彪形大漢,身后還跟著幾個兇神惡煞的馬仔,段澤濤見勢不妙,想起剛才過來的時候轉角的地方就有個派出所,趕緊拔腿就向那派出所跑去。

那彪形大漢帶著手下一路追過來,見段澤濤跑進了派出所,冷笑一聲,竟然也毫不畏縮地跟了進去,段澤濤一口氣沖進派出所執勤室,喊道:“警官,有流氓追我!”。

派出所執勤室內,一個警察正腳架在桌子,斜靠在椅子上樂呵呵地看著一本《故事會》,嘴角叼著一根煙,警服敞著沒有扣,見段澤濤這個不速之客跑進來,眉頭一皺,臉陰沉了下來。

這時那彪形大漢也走了進來,那妖艷的婦女和幾個馬仔跟在后面,那警察和彪形大漢快速交換了一下眼神,兩人顯然認識,而且關系不淺。警察將腳從桌子上放了下來,吐了個煙圈,拖長了音調問道:“怎么回事啊!”。

那彪形大漢惡人先告狀:“李警官,這小子調戲英子,還打人!”,那婦女也嗲聲叫道:“李警官,你可要為我做主啊!”。那警察轉頭打量了段澤濤一番,厲聲道:“看不出啊,你小子長得斯斯文文,竟然敢調戲婦女!”。

段澤濤前世沒少經歷這種警匪勾結的故事,知道這時不能慌,淡定的分辯道:“警官,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你只聽一面之詞,怎么就斷定是我調戲婦女呢!”。

那警察面色一變,怒道:“喲嗬!還挺橫!警察辦案要你教啊?!把身份證拿出來!”。

段澤濤把身份證遞給那警察,那警察見段澤濤身份證顯示是外地的,看他的穿著也不象什么富家子弟,應該沒什么背景,心中大定,“你調戲婦女,按《治安處罰條例》要拘留一周,念你是初犯,就罰款五百算了!”。

段澤濤也是見過世面的,自然不會被他嚇住,大聲抗議道:“你沒有調查就做出處罰,我不服,我要求見你們領導!”,那警察勃然大怒,用力一拍桌子站了起來,“還反了天了!領導是你想見就見的嗎?!老子先把你抓起來關幾天,看你還老實不老實!”,說著抓起掛在墻上的手銬就要把段澤濤銬起來。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