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 黑白(上)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掛事故當天。晏道理安撫了留在村里的家屬,又接到鎮里”語,讓他趕緊到火佛煤礦去招呼紅壩村村民。

他是知道內情的,趕緊到了煤礦。

在處理此事時,市安監局也派了三位同志參加,他們看了火佛煤礦處理事故的現場,在青林鎮政府在與村民談判之時,一名安監局的同志便不動聲色地來到了圍觀人群之中。

他看到了一位礦工模樣的人,便散了煙,道:“聽說這個礦是侯衛東開的,他開的礦怎么也出事了?”

礦工抽著煙,他沒有理會第一點,道:“青林這邊的煤礦都是高瓦斯礦,容易出事。火佛這邊設備最好,安了瓦斯報警器,這是第一次出事,煤礦要出事,誰能說得清楚。”

那人又繼續問道:“這是侯衛東的礦。”

礦工道:“我不曉得,廠長是何紅富。平時倒有一位侯老頭在這邊。”此人來到礦里只有一年多時間。對礦上的情況還是一知半解。

此時,晏道理恰好在勸說村民。耳朵里聽到這幾句對話,他斜著眼睛看了那人一眼,心道:“這人還有些怪。怎么總是問侯衛東,莫非有什么名堂。”一般來說,智者多慮。晏道理仔細看了那人,越看越是懷疑。湊了過去,仔細聽那人說什么。

“平時你看到過侯衛東來沒有。”

晏道理在一旁接口道:“侯衛東在市里當官,到礦上來做什么,我幾年都沒有見過他了。”

那人見晏道理一幅農民相,道:“我聽說這個礦就是侯衛東的,他還真有錢,買得起煤礦,這幾年賺錢賺慘了。”

晏道理對眼前人已經很有懷疑了,道:“老板是誰管我們屁事。只要按時發工資就行了。”他對那名礦工道:“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那一個礦工并不認識晏道理。附合著道:“火佛煤礦伙食好。澡堂子還是淋浴,還給工人買了保險。工資也高。”

晏道理散了一枝煙給那人。道:“你是縣里的干部,怎么不到里那人道:“我是安監局的。”

晏道理覺得此人奇怪,正在在問他幾句。這時接到了兒子的電知。

“僂衛東叫你回來處理這事。”

“他沒有明說。就是這個意思。”

晏道理腦筋轉得快,道:“侯衛東這人精明。他派你來處理這事。你一定要好好辦,辦好了就能得到他的信任。”

晏春平道:“我走之前,給侯叔叔打了電話,他說可以出十萬,明里不好辦,暗中都可以操作。”

“既然侯衛東愿意出十萬,這事就好辦了。”晏道理的眼光看來。

錢是最缺的東西,有了錢,村里的事情就太好辦了。又道:“對了,我剛才遇到一個干部,很有些奇怪。”

晏春平得知此事信息,趕緊給侯衛東報告。

經過一天緊張的討價還價,加上晏道理暗中幫著礦上使勁,死者明里拿了六萬補償,暗地里又各拿了四萬。聚在礦上的人也就散了,縣安監局給火佛煤礦下達了整頓通知,也就報回了縣里,一場風波基本上消于無形。

侯衛東對于瓦斯爆炸并不是太擔心,當他聽到了晏春平的報告以后。他便猜到這多半是省紀委的人跟了過去,盡管無法證實這個想法。他心里還是沉甸甸的。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它去了,我不想這事了。”侯衛東甩了甩頭,似乎這樣就可以將所有煩惱扔進太平洋。

他將注意力集中在了案頭上的改制方案。

這個改制方案是借鑒了最流行的管理層收購,進行了調研以后,請省計委魯軍作了指導,并征求了絹仿廠管理層意見,在各職能部門共同努力下,做出來的絹仿廠改制方案。

沙州市絹仿廠改制方案:由現有領導層作為經營團隊融資控股、職工持股并引入戰略投資伙伴的產權改革方式。絹仿廠管理層持股比例這引x,絹仿廠職工通過工會持股羽x,引進戰略投資持股出x,侯衛東已經看了好幾天,他將火佛煤礦一事扔在了一旁,在方案中加了兩條要求。

要求一:管理層按政府規定不以國有資產抵押融資。

要求二:為做好清產核資,防止國有資產流失,絹仿廠改制要充分利用了社會中介力量,由嶺西中介機構介入改制進程,市政府多全部門協同監控。資產評估報告初稿由監管部門認真審核,交市政府部門反復討論,并將意見反饋給評估機構。

寫了兩條補充意見,口人掛方案前面的意見欄簽下:“原則同意此方案,送子堤市”叫示,侯衛東。”

黃子堤看了方案,把侯衛東叫到了辦公室,道:“方案我沒有意見。目前全省都在流行管理層收購。絹仿廠就是沙州市管理層收購第一案。”

“我有一個問題,如果真不準國有資產抵押融資,絹仿廠管理層哪里有資金,如果誰有這個能力。此人一定是貪污分子。”

“也就是說,你這個管理層持股的方案根本不能實行。”

侯衛東也考慮到這個問題,道:“如果用國有資產抵押融資,則是用國資的油來熬國資的骨頭,管理層等于是空手套白狼。”

黃子堤扶了扶金絲眼鏡,道:“嶺西比起經濟發達省,還比較封閉。這個方案出臺,我們要背罵名,一句敗家子是跑不了的。”

侯衛東心里只想將事情做好。道:“罵名無所謂,我是分管領導,就由我來背這個罵名。”

黃子堤道:“絹仿廠職工比較多,可以抬職工持股提高到丑x左右。你將此方案修改以后,先召集絹仿廠領導層見個面,聽取他們的意見。”

蔣希東、項波、楊拍、高小軍等領導層很快來到了市政府。將改制方案初稿發給眾人以后。

蔣希東苦心經營多年,今天終于要見分曉了,內心如擂鼓一般,臉上卻仍然是黑臉黑面的樣子,閉了一會眼睛,這才打開了厚厚的草案。

看到管理層持股比例,他心中一陣狂喜,幾年來,他們團隊一起另起爐灶,將廠里的利益錄離了一塊在三大銷售公司,這三大公司的資金就是他們用來管理層持股的資金。

抬起頭來,正好看見了楊拍的目光,兩人眼中皆有壓抑不住的笑意。兩人目光一碰就分開,低頭掩飾著。

約摸半個小時,侯衛東問道:“這個草案,大家有沒有意見。”

廠長項波臉上一陣發白,他當廠長以前,一直是黨委書記,被蔣希東排擠在了決策層以外,這也意味著,他前幾年并沒有多少財產,因此第一個發言:“絹紡廠資產不少,管理層持股巫x至少有好幾千萬甚至上億,不準抵押融資,大家就是賣屁股也拿不到這么多錢。”

蔣希東針鋒相對地道:“我愿意賣房子賣血,也要把錢湊出來,大家愿不愿意。”

所有高管異口同聲地道:“我們都愿意。”

項波見到所有高管都是神采奕奕,包括楊拍都是滿臉笑意,他頓時感到大事不好。聯想到隱約聽到的事情。暗道:“這是一個圈套,我還是被蔣希東耍了。”

他當廠長這一年,給了易中嶺行了不少方便,可是易中嶺話說得漂亮,其實并沒有拿出實際行動。他的家底也就是三十多萬,算是房屋貨款,頂多能湊到五十萬,這個股份在新的廠里,自然就只能算是小股的。

散會以后,項波發瘋一樣去找易中嶺,易中嶺在嶺西辦事。項波連忙坐車趕到了嶺西,到了嶺西,易中嶺卻又上了回沙州的高速路。

折騰了幾個來回,終于在易中嶺別墅里找到了人。

“雖然簽了銷售合同,前期鋪墊了不少費用,我還虧了錢,能拿多少?”易中嶺說得輕描淡寫。

項波急紅了眼,道:“易總。你怎么能這樣,當初不是說好了,銷售的利潤五五分成,現在怎么變卦了。”

易中嶺一臉無奈,道:“我們說的是利潤五五分成,現在銷售公司根本沒有利潤,如何分?”

“易總,我可是拿的低于成本價給你,怎么會沒有利潤。”

“我剛才不是說了,銷售渠道的建立要花錢,培i人員要花錢,租房子要花錢,現在公司還沒有利潤,這事可怪不得我,如果這個模式再堅持一年,我們就能賺錢了,可惜了。”

看著易中嶺皮笑肉不笑的面容。項波恨不得一拳打將過去,可是他還是忍住了。

等到項波離開,易中嶺到了后面的那幢別墅,此時黃子堤正在悠閑地享受著美人和美酒。

“改制方案是由侯衛東提出來的,責任他來背,但是賊略投資者有兩家,其中一家占q%,這家公司是由易中嶺暗自控股,而這家公司里有黃二的仍%股份,更妙的是,黃二是外國國籍。”

黃子堤想到這里,不禁為自己的聰明而自得。

“侯衛東這個改革先鋒,倒也真有功勞。”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