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水到渠未成(三)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張遠征抬頭看了一眼侯衛東,這個結實的男孩子,從相貌到談吐都還是不錯,沒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只可惜他是吳海人,就沖著這一點,他就不可能成為乘龍快婿。

小佳是獨女,兩人已為她聯系了建委下面的園林所,園林所雖然是一個關乎于花草的事業單位,可是效益也還是不錯,又屬于建委系統,干上幾年,找機會還可以調到建委機關去。

有一個好工作,找一個好丈夫,一家人生活在經濟發達的沙州市,就算得上其樂融融。可是,侯衛東突然到來,打亂了夫妻倆人編織的完美計劃。

張遠征夫妻倆人都是廠里的中層干部,雖然有沙州市有些熟人,可是畢竟不是手握權柄的人物,辦事就需要處處求人,他們為了小佳的分配已經充分調動了所有的關系,身心疲憊,實在沒有能力再辦一個從益楊到沙州的調動。

這番樸實的道理,兩年前,在發現小佳的情書之時,就已經給小佳講得明白,小佳當時也答應和侯衛東分手,但是兩年過去了,張遠征夫妻倆都以為女兒已經與那個吳海人侯衛東斷絕了關系,誰知,小佳卻搞了一個突然襲擊,將那個成天打架、惹事生非的吳海人侯衛東帶到了家中。

更何況,從女兒簡短的介紹中得知,侯衛東確定在益楊縣工作。

張遠征是資深煙民,看著侯衛東遞過來的香煙,他*在沙發上,瞟了一下香煙牌子,見是紅塔山,心道:“這小子抽的煙,比我的還要好,這些學生,哼。”他扭頭看了一眼妻子陳慶蓉,見陳慶蓉盯著電視,沒有反對,也沒有贊成,再看了看女兒殷切的目光,也就接過了侯衛東遞上來的紅塔山。

侯衛東早就有了準備,他取過一次性打火具,九三年,一次性打火機還沒有普及,這種一次性打火機還是高中同學從廣東帶過來的,他“啪”地一聲打燃火,恭敬地遞到了張遠征面前,侯衛東在沙州學院是學生干部,深得系主任的賞識,也正是和系主任的接觸中,他學會了為人點火。

這幾個動作做下來,張遠征從直觀上對侯衛東的印象略有好轉,但是,和在益楊工作的人結婚,絕對不充許,這是原則性問題,而原則性問題不容商量。

工廠里的人,除了一些頭頭腦腦,平時都是抽二元一包的煙,過年過節才偶爾抽一包十元錢的紅塔山,他接過紅塔山,深深的吸了一口,只覺入口處有一絲怪味,便道:“假煙。”說話間,就把煙扔在了煙灰缸里。

侯衛東偶爾也抽兩顆煙,但是他沒有煙癮,說實話,也不太分得出好煙和假煙的區別,這包紅塔山,是他在蓮池買來孝敬未來岳父的,誰知買到了假煙。想起了蓮池老板熱情的笑臉,侯衛東在心中惡狠狠地罵道:“知道老子要離校了,就賣假煙給我,真她媽的無奸不商。”

“還是我的紅杉抽起舒服。”張遠征自顧自點燃了香煙,終于說了侯衛東進屋的第一句話。

侯衛東就如做了錯事被人逮住,坐在一旁不知說什么好。

陳慶蓉突然站起身來,她走到窗邊,重手重腿地打開了一扇窗戶,弄得聲音震天,她道:“抽抽抽,咳得要吐血了,還要抽,遲早要抽死你。”她把窗戶打開以后,又坐回到沙發中,對著張遠征道:“不準在屋里抽煙,要抽到屋外地抽。”

陳慶蓉不過四十來歲,歲月已經在臉上留下了些許印跡,卻也讓她變得精明強干,她和丈夫張遠征一樣,見到了侯衛東本人,印象并不壞,她不能接受女兒嫁給益楊人,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緣于自己的經歷。

年輕之時,陳慶蓉和張遠征曾經兩地分居十二年,這十二年分居生活,給這對夫妻留下難以磨滅的痛苦記憶,他們兩人就以自己的人生閱歷作為判斷女婿的依據,保護還沒有經歷過社會磨煉的女兒,免得她因為選擇錯誤,留下永遠不能彌補的傷痛。

小佳長相極似陳慶蓉,是活脫脫的年輕版陳慶蓉,不同之處是性格,陳慶蓉性格剛強,言語咄咄逼人,小佳的性格就多了一分溫柔,但是從骨子里,小佳也是一個要強而敏感的女孩子,正因為倔強,她才能頂著父母的壓力,繼續和侯衛東保持著戀人的關系。

此時,見到父母對著侯衛東冷言冷語,眼淚水在眼眶里轉了幾轉,正欲說話,她看到侯衛東的眼神,便忍了忍,道:“爸爸、媽媽,今天中午吃什么,我去理菜。”她站起來,對著侯衛東道:“我們一起去理菜。”

等到侯衛東起身之時,陳慶蓉也從沙發上站起來,她道:“你們坐著,稀罕你們理菜。”她徑直走到廚房,“呯”地將廚房門關上,此時,廚房里飄出來一陣雞湯的香味,知道女兒要回家,陳慶蓉就專門請了假,早早地菜市場買了一只土雞,用小火偎得香氣撲鼻。

看到飄著香味的罐子,陳慶蓉就氣不打一處來,她啪地將火關掉,又踢了一腳地上的菜藍子,就站在廚房里,抹起了眼淚水。過了一會,張遠征也進了廚房,他看著妻子眼淚汪汪,氣鼓鼓地道:“小佳也太不懂事了,也不說一聲,就把人帶回來了。”他見陳慶蓉還在生氣,就勸道:“人都來了,吃過午飯,好好給他談一談,這個小伙子看上去還是不錯的,挺有禮貌。”陳慶蓉不滿地道:“給你遞了一支煙,立場就變了,若是解放前,你一定是判徒。”她接著道:“想起兩地分居的十來年,我就后怕,不能讓女兒走我們的老路,她現在沒有出社會,還不知道鍋兒是鐵鑄的。”

小佳見父母都進了房子,便握住侯衛東的手,道:“對不起了。”小佳在一個月前見過了侯衛東的父母,侯衛東的父親是吳海縣公安局的老所長,母親是小學老師,他們對小佳很滿意,自然地,小佳受到了熱情的款待,兩家待遇的反差讓小佳覺得很是內疚。

來沙州這一路上,侯衛東做過充分的思想準備,他看到小佳內疚的樣子,反而輕聲安慰道:“這已經比想象中好得太多了,我能夠理解他們的感受,你放心,無論如何我都不會生氣。”

小佳初識侯衛東之時,他還是頗有些張揚,跟著法政系的最調皮的男生,在外面打了好幾回架,誰知四年大學生活,往日張揚的侯衛東,居然變成了一個性格沉穩的人,或許就如侯衛東所言,這是本性的回歸。

聽到廚房傳來了腳步聲,侯衛東就將手從小佳手中抽了出來,安靜地坐著,看著莫名其妙的男女在電視里有說有笑,這是一檔訪談節目,可是侯衛東聽到了半天,每句話都聽懂了,卻沒有弄清楚他們在談什么話題。

張遠征端著一個大盆子進來,盆子里飄出了陣陣誘人的香味,侯衛東坐了三個小時的車,肚子早就唱開了空城計,這香味飄來,頓時將侯衛東的讒蟲也勾了出來,等到張遠征轉身又進了廚房,他就忍不住把口水咽了回去。

一會,張遠征又端出來一盤炸得焦脆的小魚,這是從大河里捕上來的小魚,炸焦以后,香味撲鼻,是小佳的最愛,小佳心時明白,這是父母為自己準備的,想到這里,她不禁有些心虛,沒有初回家時的理直氣壯。

陳慶蓉終于回到了客廳,她將手中一盆紅燒魚重重地放在餐桌上,拿起小佳遞過來的飯碗,也沒有招呼一起,就開始不停地吃了起來,張遠征隨即也從廚房走了出來,使勁地拉了拉桌子,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

侯衛東坐在沙發上,過來吃也不對,不過來也不對,小佳從廚房端過來兩個碗,道:“侯衛東,過來吃飯。”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