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水到渠未成(一)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在排球場場外,侯衛東和小佳終于光明正大地站在了一起,小佳三年多的愿望終于在最后一天實現了。對于大多數學生來說,談戀愛只要沒有過激行為,是不回避學院教師的,而對于侯衛東爭取入黨,追求上進的學生干部來說,談戀愛就是一個大問題,高二屆的學生會主席因為談戀愛,被競爭對手揭發,而痛失進入省委組織部的絕佳機會。

侯衛東為何在入黨,進校系學生會,和他的經歷有些關系。

讀高中之時,侯衛東迷上了短跳項目,雖然他身高只有一米七五,可是他有著出色的爆發力,柔韌性也極好,一百米的最好成績是十一秒三六,刷新了沙州市的中學生記錄,是校田徑隊的尖子,整個高中階段,他沉醉于輝煌的體育成績,學習成績便漸漸下降,他又不愿意考體育學院,高考之時,錄取線四百八十分,他考了四百七十二分,他放棄了吳海縣公安局招干的機會,踏入了復讀生行列。

第二年高考,成績超過了重點線十多分,侯衛東自認為讀重點大學沒有問題,結果因為選擇了愿意調配,莫名其妙地等來了沙州學院這種一般本科的錄取通知書,這讓他意志消沉了一個假期。

入學前,侯衛東調整了心態,提著兩個包就來到了沙州學院,由于侯衛東經受過挫折,又長期鍛煉,相貌和氣質就顯得比一般同學要成熟,入校就被年級輔導員看中,被指派為臨時班干部,這偶然之舉,卻定格了侯衛東的人生軌跡。

前屆學生會主席的前車之鑒,侯衛東不能不防,他與小佳的戀愛向來就是地下活動,這讓有些小資情調的小佳覺得十分郁悶。此時,拿到了畢業證,侯衛東終于正大光明地和小佳站在了一起。

侯衛東穿了一件洗得干凈的白色T恤衫,腰上系了一條寬寬的牛皮帶,褲子是帶著些灰白色的牛仔褲,一米七五的個子,結實勻稱的身材,根根直立的短發讓國字臉顯得很是精神,小佳穿了一條淡紅色的長裙,自豪地牽著侯衛東的手,看著不時從身旁走過的女生,其中有一些政法系的女生,看著侯衛東和小佳牽著手在一起等校車,吃驚得眼睛都要掉了下來。

“哥們,走好”、“常回家看看”、“一路平安”等各式標語掛在了樹上,隨風飄動,嘩嘩直響,學院的領導也在路邊等著發車。學院廣播室里放起了鄭智化的《水手》:“苦澀吹痛天邊的感覺,讓父親的責罵,母親的哭泣永遠難忘記,年少的我總是一個人在海邊,光著腳板卷著腳丫踩在沙灘上,尋尋覓覓尋不到,活著的證據,都市里的陌油路太硬,踩不出足跡。”

這熟悉的歌聲飄在沙州學院的校園里,畢業以后,神州大地四處都是卡拉ok的歌聲,《水手》也就成為侯衛東的保留曲目之一。

當離校的第一輛汽車發動,或高或矮、或尖利或低沉的哭聲便從車內車外響起,如草叢中的蚱蜢被一雙臭腳突然驚動,“撲騰騰”地向著藍天飛了起來。

對于侯衛東來說,離別并不是主要問題,他最擔心的沙州之行,想著這一趟拜見未來岳父母的驚心之旅,他就比一般的同學多了一份說不清道不明的不安,這種不安,又沖淡了離別愁緒。

小佳似乎覺察到了侯衛東的不安,道:“衛東,別擔心,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侯衛東在心頭想了一遍:“人死卵朝天,怕個屌。”嘴里道:“我沒有擔心,丑媳婦總要見公婆,大腳女婿也要見岳父岳母。”

上了車,坐在寬大的校車中,侯衛東知道離別在即,他站起身來,把頭湊在車窗前,尋找了一會相熟的朋友們,這些平日整天在面前晃動的人影,竟然突然間沒有了影子,只見到零零散散的面熟同學上了標著不同城市名字的大客車。

當前面的大客車發動以后,配合著發動機沉悶的吼聲,大客車猛地一顫抖,便緩緩地向前滑動。

當客車出了學院大門,小佳就伸手挽住了侯衛東的手臂,侯衛東當地下工作者久了,這樣暴露在陽光下的親熱,讓他很不習慣,他下意識地左右看了看,很快就回味過來:出了院門,從此就不是沙州學院的學生,再也沒有系主任用恨鐵不成鋼的目光追隨著成雙結對的情侶,而學院退休老院長那一句名言——只許排排走,不準手牽手,更是隨著緩緩移動的客車而永遠地留在了沙州學院里。

他們兩人就大大方方地挽著手坐在了客車之上,小佳還把臉*在侯衛東肩頭之上。客車之放著箱子等等各式的行李,占據了許多空間,侯衛東抽空掃瞄全車,除了兩位面熟卻叫不出名字的其他系的同學,居然沒有一位法政系的同學,也沒有小佳的同學。

雖然大家都時常出入學院的大門,可是今天氣氛明顯不同,學院丑陋的大門就是一道分界線,出了這道分界線,車上所有人的身份就是學生變為了社會人,男同學就變成了男人、同志、師傅或是老板,女同學的身份就變成了女人、同志、小姐或是太太。

對于許多未作好準備的人,必將很快地受到現實的沖擊。

益楊縣到沙州市并不太遠,大車也就是三個小時的車程,中間還要經過一個叫東洪的小鎮,從益楊到東洪是寬闊的一級路,而過了東洪這個有些破爛的場鎮,就是一條彎道多、狹窄且路面情況不好的土路。

當車在土路上蹦蹦跳跳的時候,侯衛東就對著*在肩膀上的小佳道:“沙州是工業強市,又是益楊、吳海、臨江、成津四個縣的頂頭上司,經濟這么發達,為什么這條公路爛成了這個樣子?”小佳是學生物的,對這些事情更一知半解,她情緒不高地道:“東洪是小鎮,修條公路過來沒有多大用處。”

“這是沙州人高傲的表現,也是他們的狹隘之處。”

沙州市是區域性中心城市,面對著拱衛著自己的四個縣,向來抱著俯視的眼光,侯衛東在追求小佳之時,最初也遇到了小佳高傲的目光,破冰之后,兩人才變得如膝如膠。

侯衛東饒有興趣地觀察著這條公路,離開學院之前,學院副院長濟道林曾經召集了校學生會即將畢業的干部談話,談了一些鼓勵的話,濟道林說道:“沉心做事,不耍小聰明,或許短時間要吃虧,但是厚積薄發,總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候發揮意想不到的效果。”

這一段話實在是平常之極,或許濟道林在許多場合都講過這段話,侯衛東受了四年大學教育,當了三年的校、系學生會干部,聽過太多的演講和教導,類似的話也聽了不少,可是濟道林講這話之時,侯衛東很奇怪地對這幾句話記得特別清楚,他也不明白這是什么原因,只是在離校這一段時間里,時不時回想起濟道林的這兩句話。

坐著大客車離開了學院,侯衛東下意識地思考起平時并不關心的問題,“為什么說沙河與東洪的公路這么破爛?要想富,修公路,難道沙州市當局不知道這個道理。”這個問題盤在頭腦里,竟然將面見岳父岳母的恐懼壓了下去。

三個小時以后,當“沙州歡迎您”五個金光閃閃的大字出現在了窗外之時,侯衛東心里涌現出了一陣說不清楚的感覺,他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人死卵朝天,怕個屌。”就跳下了客車,踏下了沙州市的土地。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