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瘋狂之夜(二)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三年來,兩人除了沒有真正完成性愛以外,所有的事情都做過了,經過一陣互相亂摸,兩人氣喘吁吁地躺在了床單之上,小佳有些擔心地道:“會不會還上孩子。”侯衛東得意地從一旁的衣服里取過一個小盒子,道:“小佳,你看這是什么?”小佳接過來,湊著月光,看了一會,驚訝地道:“避孕套。”

“正是,我買的十塊錢哪種。”十元錢,對于九三年的學生來說,也是一筆不大不小的財富,所以,為了彰顯其價格,侯衛東特意將其提了出來。

說起這避孕套,還有一個故事,那是兩個月前,兩人激情上涌之時,便商量著去買避孕套,可是進了藥店,藥店里站著一位年輕女子,侯衛東和小佳頓時就失去了買避孕套的勇氣了,兩人接連走了好幾家藥店,把價錢也看好了,可是另外幾家藥店生意極好,兩人不敢在眾目睽睽之下買避孕套,接連買了兩包創可貼,還是空手而出,為了這事,兩人還自嘲過好多回。

順利地脫下了小佳的白色小內褲,侯衛東卻被避孕套的外包裝難住了,十塊錢一盒的避孕套外包裝出奇地好,侯衛東就如熱鍋上螞蟻一樣,與外包裝斗爭了半天,也沒有能夠征服避孕套。

小佳趟在床單上,仰望著滿天的蒼穹,對于即將到來的成長經歷,她心情很是平靜,兩人相戀數年,走到這一步是水到渠成之事,看到侯衛東狼狽的樣子,就接過避孕套,道:“我來吧。”她沿著外包裝的四角摸了過去,找到了預留的開口處,輕輕一撕就裝套子取了出來。

侯衛東不接套子,笑道:“我不會用,你幫我戴。”小佳伸手扭了侯衛東一把,道:“你不會用,我更不會用。”

“不用想,套上去肯定就行了,那一天學院放科普電影,你沒有認真看吧。”

小佳“噗吃”笑了起來,道:“那天你們都說沒有認真看,其實個個看得口水直流。”說話間,小佳還是臉紅心跳地試了好一會,笨手笨腳地給侯衛東戴上。

侯衛東身體一向強壯,在寢室里也常常和蔣大力、劉坤一起吹噓女人,雖然吹起來頭頭是道,其實他們三人都是地地道道童子,真正的性知識多半來自于黃色錄相。

避孕套上好之際,他已到了要噴發的邊緣,身下的小佳緊閉著眼,一幅任君采摘的模樣,這是侯衛東意淫過無數次的情景,可是當夢想成真之時,他驚奇地發現自己根本不知從何下手,事到臨頭,小佳反而放開了,她睜開眼睛,見到侯衛東傻傻的,便伸出手來,引導著侯衛東前進。

就要進入幸福的港灣之時,侯衛東卻突然噴發了,小佳對于性事也是懵懵懂懂,見侯衛東使勁弄了一會,還沒有達到目的地就一瀉千里,長舒了一口氣,心里又微微失望,她是一個善解人意的女孩子,知道侯衛東自尊心強,便溫柔地用雙手環著侯衛東結實的后背,以示安慰。

侯衛東沒有想到盼望已久的第一次就這樣結束了,很是沮喪,在心底暗自狂吼道:“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早泄?”

太陽早已消逝在了天邊,天空中掛滿了繁星。

從小山往下看去,沙州書院燈火如天上的星辰一般,特別是沿湖的燈光,隨著湖水流動,燈光粼粼,很美。西區的最西端,是音樂系的地盤,從漂亮的S型演奏廳里,傳來了若隱若無的音樂聲,這音樂就如金蛇郎君的怪劍,直向侯衛東和小佳兩人的心窩里射去。

意淫很久的第一次性愛,居然以早泄結束,一向自詡為頗有男子漢氣概的侯衛東,自是有說不出的郁悶,男子漢的自尊心仿也受到了些許傷害,遙望著生活了四年的學院,想著明天就要離開渡過四年青春歲月的學院,一絲說不清緣由的傷感如野草一般淡淡地涌上了心頭。

小佳坐在侯衛東身前,后背*在侯衛東寬闊的胸膛,除了離別憂傷,她更有另一種煩惱,家中父母滿臉的怒氣,雖然過去了三年,仍然栩栩如生,讓她有些不寒而栗。

“明天真的要跟我回家嗎?”

侯衛東沒有馬上回答,他低下頭去,使勁地嗅了嗅女友的秀發,這是年輕女子特有氣息,充滿了生機,新鮮得就如雨過天晴以后山林間長出來的蘑菇,這是他最喜歡的味道,每次約會,總要細細地享受一番。

對于小佳的憂郁,侯衛東自然心中有數,就勸道:“丑媳婦總要見公婆,明天就拿畢業證書了,我們必須正視現實,我是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說了安慰話,他自已也禁不住擔心起來,問道:“你爸爸、媽媽真的很兇?”

“我也說不清楚,只是上次看到那封信以后,就特別生氣,堅決不準我們在一起交往。我媽是家中的主心骨,什么事情都是她說了算,爸爸和我都只有挨批的份。”

“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你把信藏哪里不好,非要藏在書柜里。”

想到這事,侯衛東就哭笑不得,去年暑假,兩人分手之后,約定最少兩天就寫一封信,為了躲開小佳父母的審查,侯衛東的信件就寄給小佳的一個好朋友,然后再轉給小佳,小佳接到信件以后,看十遍也不夠,更不忍心毀掉信件,而她的臥室里又沒有可以保密的地方,她就趁著父母上班之際,在屋內轉來轉去找可以藏信的地方。

小佳的父母雖然都是廠里的技術人員,可是他們廠里住房條件都不好,三口之家能夠分到一套一室一廳帶衛生間和廚房的住房,已算是很不錯了,小佳讀大學以后,正所謂女大十八變,迅速由黃毛丫頭變成了水靈靈的大姑娘,再睡到客廳里就不太好了,于是,她就搬進了父母原來住的臥室,父母就移師到客廳。

客廳里有一個老書柜,書柜下面堆了許多舊書,還有些書是文革時代的老書,小佳考上大學,這書柜就多年沒有動過,小佳拿著侯衛東的信,找啊找啊,最后相中了這個書柜,把情書夾在了舊書里。

小佳雖然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膽量,卻應了一句古話,天算不如人算,藏好情書不久,許久都沒有讀過書的小佳母親陳應蓉遇上了輪班,在家里閑著無事,就取了一本舊書來看,正巧翻到了侯衛東的系列情書,其中一封信里,侯衛東得意洋洋地吹噓在外打架的英勇事跡。

這一系列情書就如無數顆重磅的深水炸彈,將小佳的的暑假炸得灰飛煙滅,陳應蓉和父親張遠征不斷變臉,黑臉、紅臉、花臉如走馬燈一樣在小佳面前飄過,最后,陳應蓉使出了斷絕關系的常用絕招,迫使小佳承諾與侯衛東一刀兩斷。

小佳是個孝順的女孩子,見父母如此傷心,又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狂轟濫炸,抵抗意志終于被摧毀,答應了與侯衛東分手,可是,在沙州學院的小山之上,小佳還沒有來得及將說出分手的決定,侯衛東急不可奈的熱情擁抱,就輕易地擊潰了小佳并不堅強的防線。

兩人重墮愛河,并開始實施對父母以及老師的信息封鎖,戀愛活動就徹底地由半公開轉入了地下。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