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都很強勢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方小偉喝多了,發生了撞人的事情后,他根本就沒有當一回事情,就算是被蘇大昌的人抓了的時候他也沒什么擔心的,果然,市公安局的局長在自己的手下一個電話打給了市長之后就趕來把自己放了出來,現在正在酒店里面醉著。

不過,對于這樣的事情他早已習慣,不就是撞了人嗎,憑著自己背后的力量,要解決這樣的事情根本就沒有什么難度,賠幾個錢,用權壓一下,再不行,那就讓他們告去,在這湖河省的地界上,還真是沒有自己擺不平的事情。

這幾年下來,自己撞過的人多了,又有誰把自己怎么樣?

想到那蘇大昌竟然讓人把自己抓了起來的情況,方小偉的心火就上升,不整治一下這小子,真以為自己好欺負!

想了一陣,方小偉又感到自己頭有些疼。

“喝得太多了一些,那幾個小**真是會纏人!”

方小偉自語了一聲再次蒙頭大睡。

到了這沙縣,縣委書記姜天材還真是不錯,不知道從那里搞來的幾個小**都很放得開啊!

玩了太多的風塵女人,這種良家的小**還真是對了他的味口。

這個姜天材是一個會玩的人,看來得幫扶他一下。

方小偉根本就沒有離開,看到了市縣的那么多人一下子就把自己救了出來,外面應該還有警察幫自己站崗時,方小偉就很是放心,根本就沒有把這件事情當成一件大事。

就在方小偉在這里睡大覺時,那得到了曹發民授意的常雄林已是帶著自己的親信們朝著這酒店趕來。

常雄林知道自己的情況,與曹發民之間就是一榮皆榮的情況,曹發民倒了,自己也沒什么好日子,現在曹發民要搏,雖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讓他有那么大的膽氣,但是,他知道那曹發民也不是一個沒腦筋的人,肯定有著他的想法。

“常局,什么事?”

幾個魯志軍派在這里的警察就看向了常雄林,他們都有些奇怪,常雄林最近低調得很,眼看著不行了,他要干什么?

“方小偉撞了人,現在對方重傷在醫院,孩子也沒在了,我們要帶方小偉去協助調查!”

常雄林的一個鐵桿手下說道。

“什么?”

那魯志軍的鐵桿就有些搞不明白情況了,方小偉是撞了人,也被抓過,但是,這可是魯志軍親自放了的人,現在魯志軍都還沒有離開,他就在這里面住著,為何副局長常雄林到是跑來要抓人了?

太奇怪了!

警察們一下子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樣的事情。

“常局,魯局長還在這里!”

這小子的意思說告訴常雄林,局長都還在這里,哪里輪得到你一個副局長囂張。

常雄林哼了一聲道:“市委曹書記指示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必須查清真相,還被撞群眾一個公道!”

看了一眼跟隨的警察,這些都是常雄林的鐵桿,來之前也都是說過會有風險的。

“把方小偉給我帶走!”

常雄林也不想多說廢話了,直接下了命令。

兩個魯志軍的人還想說什么時,常雄林哼了一聲道:“怎么的?你們還是不是警察?難道變成了人家的護院了?”

很快,常雄林帶來的人就沖進了方小偉的房間。

這時,得到消息的局長魯志軍匆匆趕了過來,在遠處就大聲道:“常雄林,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方小偉酒駕撞死了人,作為警察,我想問一下局長,你為何不把人控制起來?”

魯志軍愕然看向黨雄林,一時之間就有些懵了,這小子今天怎么了,膽子肥了!

“魯局長,市委曹書記知道了這事非常關注,要求我們把這事查一個清楚,這事曹書記已交給我來辦了,不好意思,人我帶走了!”

說完,也不顧這魯志軍的面子,對跟來的人道:“帶走!”

那方小偉這時被硬從床上拉下,看到魯志軍到來,氣得大叫道:“魯志軍,你們干什么?”

魯志軍也急了,這方小偉如果在這里出了事情,自己就根本無法交待,對著常雄林大聲道:“常雄林,還有沒有一點組織紀律性了,我才是市公安局的局長!我命令你立即向方總道歉!”

那縣委書記這時也匆匆趕了過來,他也沒想到公安局的正副局長會對峙起來,看著這情況,他都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遲疑了一下,姜天材道:“常局長,方總是到我們縣來投資的企業家,就算他撞了人,我們縣里也是能夠處理好這事的,被撞的是縣委副書記蘇大昌的侄女,相信在這件事情上我們會把工作做好,該賠的會賠償,相信蘇大昌同志也是懂大局的人,這事就不麻煩你們了!”

他的話很明白,不就是撞了一個副書記的侄女嗎?到時組織上做一下工作,施壓一下,再賠點錢,這事就算是擺平了。

常雄林看了一眼那仍然有著醉意的方小偉,當然知道對方的背景了,他相信如果那蘇大昌沒有過硬的后臺的話,只需要知道方小偉的背后是省委副書記,就根本不敢對著干。

不過,那是一般的情況,現在曹發民都當成了一件大事,那就說明了這里面肯定還有著內情。

常雄林知道今天的事情,曹發民就是要表一個態度,那就是要表明他是與對方對著干的,自己鬧得越大,這態度就表得越好。

想到這里,常雄林大聲道:“魯志軍同志,你雖然是局長,卻也不能夠變成別人的護院,我還要問你,方小偉撞死了人,你不過問,還一力保護于他,你到底是不是公安局長?姜天材同志,你們縣為了招商引資,就能夠不顧群眾的利益了?你還是一個常的干部?”

警察們今天也被兩人的行為震得不輕,都知道兩人不對路,卻也并沒有想到兩人干脆撕破了臉在這里爭執。

“我看你們誰敢!”

魯志軍真的是氣極了,把槍就掏了出來。

“我拼著這官不要了,也要為老百姓做主!”

常雄林也掏出了槍。

這事一下子就鬧大了,雙方都掏了槍。

方小偉一看這局面,他也是明白人,知道這里掐上了,只能由上級來處理這事,就把電話打到了市長曾陽那里。

“曾市長,你們公安局是怎么回事,在這里就掏槍干起來了!”

曾陽一聽就嚇了一跳,忙詢問情況。

方小偉大體就講了一遍,他到是淡定得很,有著省委副書記的靠山,他根本就不擔心自己的安全問題。

曾陽一時也摸不清楚情況了,不過,他知道這件事情既然是這樣,就得把那常雄林的氣焰打掉,讓秘書撥通了常雄林的電話,開口就大罵了起來,要求常雄林撤回來,并且要做檢查。

今天常雄林也是拼了,背后是曹發民,他才不怕那曾陽,把發生的事情再次講了一遍,也不管對方在不在聽,說道:“曾市長,曹書記對這件事情很重視,把調查的事情交給了我,我就一定要把這件事情做好!”

他也是明確告訴對方,這事是市委書記的指示,有事就找曹發民去。

曾陽一聽是曹發民下的命令,就感到這里面有著問題了。

到底是什么情況呢?

“常雄林,你要為你的行為負責!”

曾陽拍了桌子,他還真是沒有想到下面的一個副局長敢于頂撞自己。

“我會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的!”常雄林也拼了。

曾陽想了一下就撥通了曹發民的電話。

最近曹發民失勢了,在市委里面也顯得弱勢,曾陽有著后臺,還真是不把曹發民放在眼里,問道:“曹書記,那常雄林是什么情況,公然敢與局長對著干,還掏了槍,太不像話了!”

曹發民卻是沉聲道:“魯志軍作為一個市局的局長,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不為民作主,他還是一個公安局長嗎?太不像話了!”說著,曹發民就一掌拍在了桌子上。

曹發民想的就是把這件事情鬧大,就是要讓曾陽跳出來。

現在看到曾陽跳出來,曹發民當然要發力了。

曾陽一聽曹發民那么的強勢,想到方小偉是省委副書記的親戚時,哼了一聲道:“曹書記,方總是來我市投資的人,你要知道,這樣做是會嚴重影響到我市的投資的!”

“無論是什么樣的人都要置于法律的監督之下,方小偉的行為證據是充分的,他酒駕撞了人,造成了一死一傷的行為,必須為這事負責!曾陽同志,你作為一個市長,首先想到的應該是群眾的利益!”

哼了一聲,曾陽掛了電話。

他知道這事要市里是無法解決了,今天曹發民終于跳出來了,這對自己來說就是一件好事,怕的就是他不跳出來,現在他跳出來了,針對的又是省委副書記的親戚,這是整治他的機會!

想到這里,就快速撥打起了省委副書記的電話。

曹發民聽到曾陽掛了電話,臉上也露出了凝重之情,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如果沒有省里的支持,那就是一場悲劇。

這是搏命啊!

曹發民的心跳在加速,自己到底猜測的對不對就看現在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本站)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