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嚴肅處理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

黨校還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雖然說處理得也很及時,但是,這事還是很快傳了出去,黨校的領導們很快也知道了這件事情,一時之間這事就搞大了。//訪問去讀讀小說網下載TXT小說WW//..

明天就將是這個班的重要一天,到時zhongyāng領導都會到來,可是,就在這個節骨眼里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搞得黨校都很被動。

“嚴肅處理!”校領導表了態度。

當晚,進修部的主任在組織員和副組織員的陪同下就來到了宿舍區。..

注定這一晚大家都無法入眠。

情況并不復雜,是那夜正奎提議新同學聚會,也是夜正奎安排的館子,結果就在那館子里面大家喝多了藥酒。

喝酒的幾個人都被盤問了一下,結果是葉澤濤喝得最多,結果葉澤濤卻是很清醒,組織員也奇怪,就詢問起了葉澤濤的情況,結果才知道人家葉澤濤體質上好,以前在鄉里就是酒仙的稱號,每次喝再多的酒也很快就會恢復過來。

再詢問時,葉澤濤是被拉著去喝酒的,他屬于被動。

問了其他的幾個人時,整個的吃飯情況都沒有問題,只是那林大志和夜正奎的酒量不行而已。

酒品看人品,一個喝了酒就會亂來的人是不值得培養的!..

進修部也很快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這夜正奎是一個喜歡喝酒的人,人品不是太好,對自身的要求極為不嚴,林大志當著那么多的學員撒尿,已經嚴重損害了黨員干部的形象。

這樣的兩個人已經不具備培養的價值。

針對到處聚會吃飯的事情。也進行了調查。結果一大半的人都存在這種情況。大多也是抹不開面子,被人拉著去吃飯的,這事到也情有可原,畢竟大家第一天到校,可以不再追究。

吃飯的事情可以不追究,但是,這種喝了酒就亂來的人卻是必須嚴懲。

結論當晚就送到了校領導的手上。

結果是夜正奎和林大志退回各省,對于到外吃飯的事情。要求組織員加強教育。

黨校有了處理的意見,那夜正奎和林大志根本就不清楚自己的情況,葉澤濤與幾個同學一起送他們去輸液打針,又把他們送回了宿舍,還真是忙了一晚上。

葉澤濤一晚上無法入睡,還真是忙上忙下的,他的熱心為同學做事情的情況也被許多人看在里。

“行了,大家休息吧!”

當組織員說出了這話時,葉澤濤一看時間已是四點半鐘,干脆盤坐在床上運轉起了五禽戲。

第二天六點半時。葉澤濤就下了床,一晚上的修煉。那jīng神又恢復了過來,甚至感覺比起自己最好的狀態還好。

感覺了一下身體的情況,葉澤濤發現這里面修煉五禽戲真的是一個很不錯的地方。

穿著一套運動服,葉澤濤開門向外走去。

置身在這空氣清新的地方,葉澤濤慢慢跑動著。

一路之上已有不少的人在這里運動,呼吸著這帶著濕潤之氣的空氣,葉澤濤就來到了一處鍛煉的地方。

找了一個相對人少之處,葉澤濤緩緩練起了五禽戲的動功。

幾遍五禽戲做完,葉澤濤這才向著宿舍走去。

今天還有著許多的事情,葉澤濤當然不會搞出遲到的事情。

剛走到宿舍樓,葉澤濤就看到了組織員常瑞平與副組織員姜麗敏一道走了過來。

“老師好!”

葉澤濤顯得恭敬地向著兩人問好,他也干脆稱這兩人為“老師”。

那常瑞平對葉澤濤的印象就太深了,昨晚上就是這個年輕人表現得非常出眾,在大家都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就快速處理事情,從這件事情可以看出葉澤濤具有著一種勇于承擔責任的素質,還有著一種能夠在復雜的情況下處理事情的能力,特別是這年輕人在處理事情時還有條有理,很有大將之風。

“葉澤濤,起那么早?”

姜麗敏看到葉澤濤一身的運動服,就問了一句。

“習慣了,我早上都會鍛煉一下。”葉澤濤答道。

“昨晚搞了那么晚,起那么早時,jīng神上沒問題吧?”姜麗敏問道。

五十來歲的姜麗敏表現出了很關心的樣子,顯得親切。

“沒問題,我現在jīng神很好。”

在葉澤濤的身上看看,常瑞平微笑道:“良好的生活習慣非常重要,養成了這種良好的生活習慣后,我們才不會因為各種的原因影響到自己要做的事情,很不錯!”

昨晚上兩位組織員都忙了一晚上,看得出來,兩人的jīng神都不是太好,葉澤濤也關心道:“兩位老師,你們還是要注意保重,昨晚搞得太晚了,你們也沒睡好就來了!”

一提起這事,常瑞平就感到氣憤,自己擔任組織員那么多年了,還是第一次出現這樣的事情,完全就是給自己的臉上抹黑了,臉sè一下子就沉了下來。

姜麗敏也心情不好,這個班一來就搞出了這樣的事情,相信很快就會把那當眾撒尿的事情傳出去,這真的是工作當中的一個笑話了!

看到這情況,葉澤濤急忙轉移話題道:“兩位老師來那么早,肯定是有事情吧?”

常瑞平這才想到了這次到來是要在領導到來前把人集合一下開個會,說一些事情的,就說道:“雖然昨晚上大家睡得也很晚,有些事情還是要說一下,麻煩你跟著我們把人都叫起來吧。”

姜麗敏在葉澤濤的身上看看,微笑道:“你換一身衣服吧。”

葉澤濤答應一聲,跑步向著自己的宿舍沖去。

看著葉澤濤那充滿活力的樣子,姜麗敏贊道:“這年輕人不錯!”

常瑞平就想到了昨晚上自己向黨校推薦的調整班干部的情況,微微點了點頭。

一般情況下,班干部也是早就定好的,都是一些在各省表現突出的,有一定職位的領導來擔任,這擔任班干部也是要寫入檔案的,如果能夠在黨校擔任班干部,這也是干部考評的一個重要標準,那林大志還是內定的黨小組長,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雖然對外低調處理,從那飯館的調查中還是讓黨校了解到了一些內情,所以,就在對林大志他們進行處理的同時,又對班干部的任命情況進行了微調。

葉澤濤并不知道這些事情,穿好了衣服,隨便抹了一下臉就出來了,更是一間宿舍一間宿舍的敲門喊人起床。

其實,發生了昨晚上的事情,對于這些學員們也是一種沖擊,大多數人根本就無法入睡,都在床上躺著想事,聽到了葉澤濤敲門,大家很快就出了房間。

常瑞平看到不少人都出來,對大家道:“請大家用最快的速度吃飯,然后到教室里,有事情要講。”

說完這話,對葉澤濤道:“葉澤濤同學,你再催一下幾個房間。”

葉澤濤忙答應了一聲。

看著這個jīng力充沛的年輕人,那幾個昨天與葉澤濤同桌吃飯的人都有些愕然,當時看到的是這葉澤濤已經醉了的情況,本來都以為他這次要出事,結果卻是他沒有出事,整個人看上去jīng神極好,還幫著處理突發事件,今天又很得組織員的信任,這年輕人不簡單啊!

好幾個心中有想法的學員都不停在葉澤濤的身上看著。

“葉同學,要不,我幫你把飯帶來?”

關妙香一身很清爽的服裝,整個人也很是jīng神,微笑著對葉澤濤說道。

“那就麻煩關同學了。”

葉澤濤知道還有幾個人應該還沒起床,也知道這次是組織員交給的任務,就沒推辭。

關妙香笑了笑道:“沒什么麻煩的。”

魏娟這時問道:“林同學他們兩個呢?”

葉澤濤這才想了起來,這兩個人昨晚上又被弄去打針,后來扶回了他們的宿舍,現在應該還睡著。

昨晚上打了針回來葉澤濤就已解了兩人的穴位,現在應該兩人是jīng神最好的人,相信也應該起床了,葉澤濤道:“你不說還差點忘了,我去看看他們。”

昨晚葉澤濤在忙他們的事情,正好把鑰匙也裝在了身上,就打開了那夜正奎的宿舍門。

單然和魏娟一道走進了夜正奎的宿舍時,就看到夜正奎正在椅子上坐著抽煙。

看到夜正奎很是淡定的情況,單然就是一陣愕然,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這小子還這樣的表現!

“夜同學起來了?”

夜正奎吃驚地看著葉澤濤手上的鑰匙,完全不明白自己房間的鑰匙為何到了葉澤濤的手中了。

“昨晚上你醉得厲害,大家照顧了你一晚上。”葉澤濤就說了一句。

說著,把那把鑰匙放到了桌子上。

看著鑰匙,夜正奎努力回想著昨晚的情況,一想之下就想起了自己仿佛真是醉了的事情,越想就越吃驚,頭上的汗就下來了。

“夜同學,組織員說了,吃了飯到教室開會,有事情要宣布,你快去吃飯吧!”

單然看著這夜正奎嘆了一聲,不用想也知道宣布的事情是什么事情,這夜正奎一頓飯是把他自己吃完蛋了!

出了房間,正在去那林大志的房間時,只見林大志從房間里瘋了似的沖了出來。(未完待續。)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