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應對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夢依呢?”從鄉下回來,葉澤濤接過小琴倒好的一杯水大◆喝下,看到劉夢依沒有在,就向著小琴問了一句。非常文學

這一周以來,陳喜全的影響力完全表現了出來,在陳喜全的運作下,南方的不少商家紛紛來綠蒼縣考察,大的項目暫時沒有,但是,小型的一些合作已經在各鄉鎮展開。

特別是那麻果鄉的群眾,看到葉澤濤說話算話,立即就有了項目到來,并且還都是那種見效快的一些項目時,大家的積極性也一下子調動了起來。

特別是葉澤濤操作的黨支部中心作用的工作已經有了一些成效。

綠蒼縣很長時間了,從來沒有哪一個鄉黨委對基層的黨支部那么實實在在的重視過,黨支部帶著大家伙主持著項目,那種核心作用也真的在體現。

看到黨員的帶頭作用,群眾對黨組織的核心作用也第一次看到,到也團結在黨支部的周圍搞著各種的發展。

形勢也向著好的方向發展,群眾的積極性正在調動。

葉澤濤明白,最重要的還是要讓群眾看到希望,有了希望,他們就會跟著走。

“夢依姐帶著吳艷艷到街上買菜去了。”小琴乖巧道。

看看小琴一身的著裝已換成了劉夢依專門為她購置的那種很休閑的裝束,葉澤濤知道劉夢依正在收買著這兩個女孩子。

進去沖了一個洗出來,葉澤濤一身著休閑衣服坐在那里看著文件。

正在看著,小琴站在葉澤濤的面前,仿佛是有話要說的樣子。

抬頭看到小琴的這個表情,葉澤濤微笑道:“小琴,有什么事情?”

對于葉澤濤這一家子對自己的關心,小琴是從內心感動的,前段時間兄弟上學缺錢的事情被葉澤濤知道了,是葉澤濤掏錢拿給了她的。

咬了咬嘴唇·小琴道:“葉書記,有聽到一個事情。”

“哦,你坐下說。”

家里面沒有外人,就他們兩人。

就算是這樣·小琴還是四處看了看。

葉澤濤一看小琴的樣子,微笑道:“說嘛,沒事的。”

“葉書記,是這樣的,曹經理今天把我和吳艷艷叫了過去,她說了一些話。”

說到這里,小琴的臉上就微微有些發紅·遲疑了起來。

聽到是曹欣欣在對她們說話時,葉澤濤的心中一動,估計那耿國寧又要搞什么事情了。*.

看到葉澤濤望過去的目光,小琴道:“葉書記,你對我們一家都非常關心,我真的不想害你的,可是,曹經理對我們下了命令了·必須要見到效果。”

聽到小琴這樣說話,再想到上次小琴就告訴了自己那監控的事情,葉澤濤知道·這個女孩子是真的站在自己一方了。

“小琴,你還有美好的未來,你才二十歲吧?我和你夢依姐商量了一下,下一步送你到深造一下,然后到你夢依姐的公司里面去工作,你夢依姐對你抱有很大的希望的,她對我說了的,你很聰明,培養一下就能夠獨擋一面,相信你會有一個更大的發展空間·到時也能夠大幅改善你們的家庭情況。”

沒想到葉澤濤和劉夢依都已為自己的未來考慮了,小琴的目光中透著一種激動,那遲疑的表情變得緊定了起來,對葉澤濤道:“曹經理說了,二號樓那邊已經取得了成效了,那邊已經沒有了問題·批評我和吳艷艷工作的不力,說是再沒有效果,就要換人了!”

二號樓取得了效果?

葉澤濤當然知道自己住的是一號樓,那雷延松住的是二號樓,這話是什么意思?

看到葉澤濤在沉思,小琴的臉上更紅,有些遲疑道:“曹經理早就發給了我們春藥的,要不是夢依姐在這里,吳艷艷早就給你下藥了。”

說這話時,那臉上更加發紅起來。

葉澤濤的心中已是震驚了,小琴的話透出了一個重要的信息,那就是曹欣欣對雷延松與自己都有了下藥的心思,從她所說二號樓已取得了成果的情況看,雷延松估計是中了招了。

“春藥?”

葉澤濤問道。

“在吳艷艷那里,吳艷艷向曹經理保證的,就在這一兩天就給你下藥,然后把你與,與我們做那事的事情攝下來。

說到這里,小琴的頭都埋到了懷里,那臉上更是彤紅。

葉澤濤超低是怒了,這耿國寧竟然敢于做這樣的事情。

壓了壓心火,葉澤濤看向小琴道:“小琴,謝謝你告訴了我這件事情,你先忙去,過一段時間我讓你夢依姐幫你安排一下。”

看著小琴離開,葉澤濤的臉上一片凝重。

還以為雷延松也防著,這事沒想到還真是防不勝防的,這個耿國寧做事完全就是那種不守規矩的做法,什么事情都敢做啊!

雷延松看來是真的出事了!

就是不知道雷延松現在是一種什么樣的情況了,到了現在雷延松也沒有說話或是過激的反應,應該就是雷延松有了把柄捏在了耿國寧的手

好陰的耿國寧!

葉澤濤知道,這個雷延松估計就是耿國寧手中的一張大牌,不到關鍵的時候是決不會祭出這張牌來。

嘆了一聲,葉澤濤多少有些郁悶,好不容易才營造出來的格局再次發生了變化了!

吸著香煙,葉澤濤靠在沙發上想著這事很有可能的變化。

武裝部長阮貴平一直都表現出了一種中立的樣子,并沒有過多的插入進來,除了他之外,那剛剛任命的顧林高也是一個老奸巨滑的人物,如果不是看到有絕對的把握,這人是不會隨便得罪一個人的,自己只要不是顯示出完全的敗局,顧林高就決不會站在自己的對立面,所以,這人暫時也可以看成是中立的人物。

除了這兩個人之外,其他的人就分成了兩派了。

耿國寧、曲立全、尚保衛是完全的鐵桿關系,這三個是抱成了團的一伙,如果耿國寧捏住了雷延松的把柄,那雷延松與朱林玉就必希會站在耿國寧一方。

五票鐵票啊!

葉澤濤瞬間就感到自己的難度變得大了起來。

拉住了雷延松,耿國寧的力量就大得很了,看到他這樣的力量,中立的人必然就會有一種選擇,當然就有可能站在他那一方了!

再看自己這一方,除了甘麗萍、劉定凱是能夠保證的人外,還真是沒有其它的力量,喬應昌到是有可能站在自己這一方,就算是這樣也才四票啊。

問題有點大了,本身就五票,再加上雷延松這個縣長的話,到也對自己不利起來。

葉澤濤知道,如果自己無法壓過耿國寧,自己的許多想法就無法落實,縣里的工作也就無法快速上去。

坐在那里抽了一只煙后,葉澤濤自語道:“時間不等人啊!”

這完全就是一個難解的局!

正想著事情,劉夢依和吳艷艷已是大包小包的東西拎著回來了。

“澤濤,怎么一個人坐在這里?”

聽到劉夢依的問話,葉澤濤才抬頭看向兩女。

“買那么多東西!”

“居家過日子的,當然得購置一些東西了!”

小琴這時也從廚房出來了,忙著在那里擺放東西。

葉澤濤有意觀察了一下吳艷艷,這個女孩子跟小琴的歲數差不多,但是,這個女孩子就不像小琴那么純潔了,如果說會做出對自己不利的事情,很有可能就是這個女孩子!

不行,不能再被動了!

葉澤濤就有了一個決定,自己原來隱忍的做法看來不行,必須要攪局一下才行,并且還是用最快的時間把這件事情攪亂!

想到這里,并沒有表現出特別的表情,微笑看著大家。

就在大家進入到了廚房去之后,葉澤濤就到了原來的那間臥室中,看了一眼時,那監控器仍然沒有拿掉。

并沒有表現出異樣,葉澤濤心想,這個曹欣欣真是太大膽了,那就從這事上進行突破好了!

來到現在的臥室,細細察看了一陣,并沒有監控之類的設置之后,葉澤濤撥通了莫林祥的電話。

進行了一陣布置,葉澤濤并沒有表現出特別的情況,再次下了樓。

第二天上午,由葉澤濤主持召開的辦公會議正在召開時,一個電話就打到了葉澤濤這里。

只見葉澤濤接到了電話之后,一拍桌子,怒聲道:“豈有此理!給我查,一定要把情況查清楚,對了,幾個領導的住處也給我查!”

桌子被葉澤濤拍拍直響。

怒聲之后,葉澤濤的臉色非常難看。

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就看到葉澤濤坐在那里怒火萬丈的樣子。

“怎么了?”雷延松看向葉澤濤問道。

雷延松的臉色并不是太好。

葉澤濤看向坐在這里開著會的劉定凱道:“劉書記,這事我看還得你去主持一下!”

劉定凱道:“葉書記請說。”

“同志們,這綠蒼縣真是危險啊!今天我愛人打掃房間時,本想擦一下頂上的燈,真是沒有想到,在我家的頂燈里面竟然裝有監控器!我就不明白了,在我的家里怎么就有監控呢,到底是誰在對我進行監控!”

說到這里,一拳捶在桌子上,把桌上的茶杯都震得跳了起來。

啊!

開會的常委們都驚得臉色大變,無論知道還是不知道的人都明白,這次又要掀起大浪了!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