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熱鬧了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聽了葉澤濤的設想,田林喜沉思了一會才說道:“這事的發展不太好說,謝逸的哥哥不是那么容易就動搖得了的人,不過,謝家與劉家已是結了很深的恩怨,就算是你不搞他,遲早他們也會搞你,這事你試一下好了。”

田林喜的說法正是葉澤濤所想的事情,與謝家完全就是敵對的事情,自己是劉家的女婿,又是那么重要的一個角色,謝家不可能不把針對的目標指向自己,自己如果不出招的話,那就將是一種被動挨打的行為。

葉澤濤當然不愿意就這樣被人壓著打,有了機會,葉澤濤一定要還擊的。

“師傅,我就不相信了,那個林舒雅既然是謝家的人,她就與謝家少不了關系,不試一下怎么知道他們有沒有問題?”

田林喜就笑道:“你有這樣的沖勁我很高興,官場上就得這樣,有那怕是一絲的機會都不應該放過,那就運作一下好了,謝家老大現在是湖西省委書記,這次內定了要進入政治局,他是謝家的希望所在,關鍵的還不是他,關鍵的是謝家的老爺子還活著,雖然多病,但是,只要這老太太還活著,就擁有著一定的號召力,做事時注意一點方法,別太明顯了!”

葉澤濤這才知道一些謝家的情況,搞了半天還有一個老太太活著,如果沒有太大的意外,搞不好那謝家的老大真的就進入政治局了。

想到韋宏石要進入政治局,現在又出了一個謝家的大要進入,葉澤濤就倍感壓力的巨大,兩個進入政治局的大佬,這還要不要人喘口氣了,不行,無論如何也要阻止住謝家老大進位的道路!

田林喜也知道自己說出了這內情,對葉澤濤的壓力較大,還是打算把謝家的這些事情都說一下。

“澤濤,那謝家有四兄妹,除了兩個兩的以外,謝逸還有兩個妹妹,在這事上與劉家差不多,其中,謝逸的大妹叫謝瑩麗,她嫁了一個丈夫叫林儲江,這個林儲江是外交部的副部長,他們有一個女兒就是那個林舒雅,家世比較好,從小就嬌生慣養的,難免目中無人,另外還有一個妹子叫謝玉珍,這女人嫁了一個丈夫叫余秋民,這余秋民是農業部的一個司長,他們同樣也有一個女兒。”

葉澤濤聽了也是吃驚,這謝家的實力果然比劉家強得太多。

盤算了一下謝家的情況,葉澤濤發現謝家同樣也存在著后繼無人的情況,這樣看來,這個林舒雅很有可能就是謝家資產掌控的人之一,至少表面上是她在管理吧。

葉澤濤也感覺得出來,這個林舒雅并不是那種能夠支撐大局的人物,很有可能是把她放在前面,背后還是謝家的人在操作。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事情就好辦了,也許從林舒雅那里真能打開一個缺口也難說!

“師傅,我明白了。”

葉澤濤明白田林喜把謝家的情況說得那么細,就是擔心自己魯莽中做錯了事情。

田林喜微笑道:“我跟你打了電話后就與林伯誠通一個電話好了。”

葉澤濤道:“那好,我也要運作一下了。”

葉澤濤并沒有跟田林喜說曹心民的事情,在他的想法中,曹心民在那么短的時間里面應該并不能夠得到什么有效的東西。

這些事情剛剛做完,葉澤濤就接到了鄭小柔打來的電話。

鄭小柔在電話一通之后就問道:“澤濤,爸問你到底在做什么事情?”

葉澤濤的臉上就露出了笑容,楊升海那么快就把事情通到了鄭成忠那里,估計楊升海也想不明白自己要做什么。

葉澤濤就把整個的事情向鄭小柔講了一遍。

聽完葉澤濤的講述,鄭小柔其它的事情都沒有問,直接就問道:“澤濤,我怎么感覺那個叫方怡梅的女人跟你有點什么呢?”

這話問監得葉澤濤的心中暗驚,有時候女人的直覺是很厲害的,鄭小柔僅從這件事情中就能夠猜到了一些事情,葉澤濤也不得不佩服。

當然了,葉澤濤是不會承認有事的,說道:“方怡梅是高常天帶來安排飯局的,你亂想些什么?”

鄭小柔嘻嘻一笑道:“有事情也沒有什么嘛,看你急得!”

葉澤濤發現自己真有些跟不上鄭小柔的思路,就說道:“你爸不是問我這事嗎?我有一個想法,你幫我想一下。”

果然,當葉澤濤說起這件事情時,鄭小柔的思維也轉移動了這事上,就問道:“澤濤,楊省長專門打了電話給我爸,說這事他看不明白,特別是林伯誠怎么就站在你那一方了!”

葉澤濤笑了笑道:“你說呢?”

“快說給我聽!”鄭小柔嬌嗔道。

葉澤濤就把林伯誠的事情大體說了一遍。

聽完之后,鄭小柔道:“孫祥軍怎么是這樣的人啊,把自己人出賣了,這個林伯誠感覺真是可憐!”

葉澤濤笑了笑道:“并不是每一個人的思想都是能夠理解的,林伯誠有他自己的想法也難說,這事我們就不必去管了,這次不管他是居于什么樣的目的,他都必須打頭陣才行!”

鄭小柔的家庭決定了她對誰多事情都能夠看得明白,就說道:“你說得對。”

葉澤濤道:“無論謝家是什么樣的情況,我都想試一下,想要動搖一下謝家老大的發展道路!”

鄭小柔道:“只要知道了你的想法,這事就好辦了,寧海的情況正在發生變化,楊升海是很有可能上升為書記,到了那時候,寧海省還會有不少的變化,既然你有想法,我會讓爸交待楊升海他們一下,關鍵的時候支持一下你的行動。”

葉澤濤就笑道:“這事也不過就是我的想法,具體會向什么樣的方向發展,現在還難說。”

鄭小柔笑道:“我看啊,這全國也就只有你這人牛逼了,一個小小的縣長,竟然把主意打到了省里的大佬們身上!”

知道鄭小柔是打趣自己,葉澤濤就笑道:“我是不是牛逼,你是最清楚的。”

鄭小柔嬌嗔道:“你這人!”

說著,仿佛是臉紅了似的,小聲對面葉澤濤道:“我現在又想你了!”

葉澤濤就哈哈笑了起來。

發生了方怡梅與林舒雅的事情,葉澤濤到是不太好到方怡梅那里去了,住在賓館里面并沒有去什么地方。

省城到是有不少的領導需要去拜訪,葉澤濤想了一下,最終還是什么地方都沒有去。

洗了一個澡出來,葉澤濤坐在那里把所有的事情都再次想了一遍后,感覺到這件事情有兩個關鍵的地方,一個就是林伯誠那里有關謝家的證據,但是,葉澤濤也明白,林伯誠那里的東西應該只是針對著謝逸,并不能夠動搖到謝家的老大。

早就聽說過謝家的兩兄弟并不合諧,如果真是這樣,動搖了謝逸也并不可能動搖得了謝家的那個老大,這件事情由林伯誠那里的證據來搞并不能夠搞出什么名堂。

第二個關鍵可能還得落到那些日本人身上,如果他們那里能夠引出一些事情來,也許事情就會有很大的轉機了。

當然了,從日本人的身上把事情引發,這也只是葉澤濤的一種想法而已,他也知道這是自己主觀的想法而已,并不可以會實事。

現在葉澤濤反而很希望林舒雅再鬧一下,把事情鬧得越大越好。

看了一陣電視,葉澤濤也感到自己有些疲倦,躺在床上就很快進入了夢鄉。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葉澤濤被手機的聲音突然吵醒。

看看窗外時,已是很晚了。

拿起手機一看,竟然是曹心民打來的電話。

看到是曹心民打來的電話時,葉澤濤的睡意完全消失,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急切的想接一個人的電話。

曹心民聽到了葉澤濤的聲音后,就大聲道:“葉哥,出了一件大事了!”

葉澤濤道:“你說。”

“葉哥,是這樣的,剛剛發生了一件事情,林舒雅的公司有兩個女孩子長得不錯,也不知道那林舒雅是怎么搞的,竟然就設計讓這兩個女孩子吃了春藥,四名日本人強暴了她們,就在剛才,其中的一個女孩子跳樓了!”

“你們怎么不救人?”葉澤濤怒了,大聲吼道。

曹心民苦笑道:“這事那些人并沒有當一回事情,他們只是把內容錄制了下來,現在事情搞大了,林舒雅已趕到了那里。”

“那女孩子現在怎么樣了?”

“已送醫院!”

“盡量鬧大了事情!”葉澤濤氣極了,雖然自己想要得到謝家的一些證據,卻也不想發生這樣的事情,這林舒雅為了討好日本人,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

不收拾了林舒雅,這事就沒有完!

葉澤濤決定了,這事無論如何也要收拾了林舒雅。

曹心民就明白了葉澤濤的想法,一咬牙道:“我會安排我把事情搞大了。”

葉澤濤知道曹心民是下了決心跟著自己了,說道:“曹局長,你做得很好!”

曹心民眼睛一亮道:“葉哥放心,這事無論是我也好,你也好,都不會牽扯到。”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