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原來如此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草海縣的一處夜總會里,孫林與京城來的幾個公子哥再次聚集在了一起,大家喝得不少,都有著醉意,就聽到突然傳來一聲驚叫。

大家看過去時,卻是一個叫陸松的年輕人正罵著什么。

“哈哈,狗日的陸松,又咬人了!”

眾人就是一陣大笑。

孫林笑道:“陸松就是這毛病,喝高了就抱著女人咬!”

這時就見一個小姐驚懼地向外跑去,看得出來,那脖子上已經冒血。

那咬人的陸松搖晃著身子走過來,一屁股就坐了下來道:“哈哈,那脖子真嫩!”

“我靠!你不會是吸血吧?”一個年輕人大聲道。

“女人的脖子咬著的感覺真好!”陸松全身都癱軟在了那沙發里面。

孫林哈哈一笑道:“委屈各位了,這草海縣也就這里的女人不錯一些,其它地方根本不夠看。”

說話的那個年輕人一拉抱過一個小姐,在那女人的身上亂摸了一陣,搞得那小姐也驚叫陣陣。

“林少,哥幾個來這里,就聽你的了!”一個叫李志的年輕人大聲說道。不過,可能是喝多了,舌頭也不關火,說的話就有些不清楚。

看了一眼一個長得文靜的年輕人,孫林一推身邊的女人,就把這女人推到了那年輕人的懷里,大笑道:“徐少,怎么的,對這里的女人不滿意?”

那徐少其實也喝得不少,眼睛有些朦朧的樣子,抱住懷里的女人道:“喝多了,喝多了!”

另一個方向,一個年輕人早已按翻了一個女人,就當著眾人在那里沖刺著。

看到那年輕人的做派,幾個人都呵呵大笑著按翻了女人,一邊大口喝著酒,一邊挺動著身子。

孫林顯得非常的興奮,大聲道:“換屆就要來了,我孫林還是那么的尖硬,呵呵!”

房間的里面一派淫亂的景象。

很快就一切都平靜了下來,那徐少全身倒在沙發上,對孫林道:“林少不錯,弟兄們這次都聽你的。”

陸松也哈哈大笑道:“不就是一個小小的縣長嗎?劉家的女婿而已,弄了他就弄了他,林少小題大做了!”

孫林喝得也不少,話都有些不清楚道:“這事老爺子不摻合,靠我們了!”

“與你們家斗,這小子的膽子肥啊,我就不明白了,一個小小的縣長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劉夢依那小妞到是長得美,可惜被這小子弄上了,可惜了!”

孫林哈哈大笑道:“你們不必要知道情況,我們這次要做的事情就一個,不斷收集草海縣的貪腐內容,下一步就是進行一次全面的炒作,呵呵,到時就不是我們的事情了!”

說完這話,孫林又是一大口喝了下去。

陸松大笑道:“一個縣如果到處都是問題,我看縣里的領導們也有問題了!”

眾人又是一陣哈哈大笑。

這時的葉澤濤正在草海縣檢查著工作,現在的整個草海縣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早已不再是原來的模樣。

常明光緊跟著葉澤濤走著,感慨道:“葉縣長,大變樣了!”

“是啊,想起我剛到的時候,現在再看到這里的情況,我都有些認不出來了!”

“按現在的發展速度,要不了多長時間,這里就是一個經濟重鎮!”常明光也真是心情激動,他自己都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變化,最感慨的還是自己的發展,要不是當時下了決心靠向葉澤濤,又怎么可能有今天的發展。

來到了學校時,葉澤濤道:“放假了!”

常明光笑道:“有這樣的一個學校,孩子們的環境就非常好,這次春竹鄉中學的中考成績非常好,我看了成績,能進入一中的人都不少,大多都能進入縣里的中學學習。”

葉澤濤就笑道:“好事啊,你們鄉里要拿出一個重獎老師的方案來,對于做出了成績的老師,你們一定要重獎!”

常明光笑道:“師生們的積極性都很高,這事我們正在做。”

“葉縣長,家里去坐啊!”崔大石看到葉澤濤,大聲打著招呼。

“好,正要問問月蘭考試的情況的。”

跟著崔大石就向著崔家走去。

其實,現在的崔大石家也就在收購站里面,收購站也擴大了許多,生意做得真是不錯。

一進收購站,就看到崔月蘭在那里指揮著收購。

崔大石哈哈一笑道:“月蘭這孩子能干!”

“葉老師!”看到葉澤濤到來,崔月蘭的眼睛一亮,迎著葉澤濤就跑過來。

看到她那興奮的樣子,葉澤濤就知道她考得不錯。

“怎么樣,考得不錯吧?”

“葉老師,一中給我發來通知了!”

葉澤濤就高興道:“好啊,祝賀你了!”

拉著葉澤濤,崔月蘭道:“人家考得那么好,你得給我獎勵一下。”

“行,你要什么,葉老師幫你買。”葉澤濤看到崔月蘭高興的樣子,也在為她高興。

大家聊著就過去坐了下來。

崔月蘭忙著幫葉澤濤泡茶,整個人很是興奮。

“玉仙考得怎么樣了?”葉澤濤就問了一句。

聽到葉澤濤詢問楊玉仙考試的情況,崔月蘭哼了一聲道:“也考上了!”

葉澤濤就笑了起來:“很好嘛,你們兩個同時進入到了一所學校,往后更得互相的幫助才是。”

說到這里,葉澤濤沒看到普麗仙,就問道:“你媽呢?”

崔大石笑道:“麗仙到南方學習去了。”

葉澤濤一愣道:“學習?”

“是啊,她現在到了華夏新能源集團了,公司派她去南方學習。”

葉澤濤就笑了起來,這集團公司是劉夢依她們搞的那個項目,劉夢依上次說普麗仙不錯,果然是在培養她了。

看到崔大石高興的樣子,葉澤濤暗自搖頭,那普麗仙也是一個厲害的人,如果見識到了更多的東西,崔大石還能管得住她?

在崔大石家這里吃了飯,葉澤濤就接到了汪凌松打來的電話。

“葉縣長,有一個情況。”汪凌松說道。

看看時間還早,葉澤濤道:“我這就回縣里,你等著。”

葉澤濤感覺汪凌松是了解到了一些內情了。

很快就回到了縣城,葉澤濤回到一號院時,汪凌松已經等在了那里。

招呼著汪凌松進去坐下。

“有什么情況?”

“葉縣長,是這樣的,今天弄到了一些東西,你看看。”

“坐下慢慢說。”扔了一支煙給汪凌松,葉澤濤說道。

汪凌松坐下后說道:“是這樣的,今天孫林他們聚集在一家夜總會里叫了一些小姐就淫亂,喝得太多了,幾個人的聊天內容剛好就被我的人錄下了。”

睜大眼睛就看向了汪凌松。

汪凌松嘿嘿一笑道:“誰想對付你,就是跟我們過不去!”

本想批評他幾句的,葉澤濤還是把這想法壓了下去,現在既然孫林要對付自己,汪凌松做一些出格的事情,那說明了汪凌松對自己是忠心的,批評他的話,很可能挫傷了他的積極性。

“要注意方式方法!”葉澤濤還是說了一句。

汪凌松看到葉澤濤并沒有批評自己,就知道自己的行為還是深得葉澤濤之心的,臉上就露出了笑容道:“葉縣長放心,這是下面的人的一些個人行為!”

汪凌松帶著一個機器就打開了讓葉澤濤看。

接過那機器,葉澤濤就認真看了起來。

看到那房間的里面的淫亂場面就是一陣搖頭,這些公子哥們走到哪里都不安寧!

很快,就聽到了大家的交談內容。

連續看了兩遍后,葉澤濤就閉目沉思起來。

“葉縣長,這些人不懷好意啊,他們這是想借草海的各種問題進行大幅的炒作,染黑草海啊!”

葉澤濤點燃了煙抽著。

汪凌松又說道:“葉縣長,這事真是慘了,就算是這樣搞一陣,對他們也沒什么好處嘛,真是想不明白了!”

汪凌松不明白,葉澤濤卻是心里面明鏡似的,孫祥軍應該知道了自己進入名單的事情,他不能夠主動動手,就示意他的兒子來干這件事情,其它的事情都不用做,就是不斷報道草海的負面內容,只要不斷在全國的媒體中出現了草海的負面內容,全國人民對草海就會是一個很不好的印象,到了那個時候,他們在上面就會更多的制造一些對自己不利的事情,其目換就一個,把自己從那名單中再次剔除出來!

別看這僅只是一進一出的事情,結果就完全不同了,只要把自己從那名單剔除出來,就算是把自己完全打倒了,發展的空間的就將從此止步!

原來他們是打著這樣的主意!

“草海現在是否有一些媒體人員到來?”

汪凌松道:“現在草海的人流量較大!”

葉澤濤微微點了一下頭,以孫林他們的情況,相信現在已經收集到了一些草海的東西了,不出手則罷,一出手的話,肯定將是鋪天蓋地的對草海不利的消息。

這算是一個對自己的考驗吧!

葉澤濤沉思了一陣,知道這事的處理情況可能也是一次對自己的考驗,針對突然的情況,自己如果能夠順利解決,也許反而會加分。

那就好好的設計一下了!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