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怪事又來了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也不知道來過多少次市委大樓了,這個看上去很是壯觀的大樓已經對葉澤濤來說很熟了。

每一次到來,葉澤濤都有著新的感受,這次是作為縣長來接受談話的。

想到自己竟然真的當上了縣長時,葉澤濤還是有著做夢般的感覺。

剛到了大廳里,迎面就看到高衛走了出來。

好一陣沒有見到高衛了,這時的高衛一改意氣風發的樣子,多少有些頹廢,整個人看上去沒有多大精神似的。

看到葉澤濤,高衛一愣,快速迎前去緊握住葉澤濤的手,嘆道:“哥哥我這次栽了!”在葉澤濤的面前,高衛也沒有矜持的意思,以前自己高葉澤濤一些,在葉澤濤面前就沒有那種優越感,現在就更加沒有了這樣的感覺。

說話間,滿臉的懊惱。

葉澤濤看到是高衛,忙問道:“你這是?”

“唉,老爺子想了辦法,先讓我到市水利局任副局長,以后再想辦法了!唉,涉險而過啊!”他也知道自己這次要不是有著老爺子的存在,那就肯定是直接撤職的命運。

葉澤濤就笑道:“職位沒問題啊!”

高衛搖頭道:“不一樣的,不一樣的,有這樣的一個污點在這里,對我下一步的發展就非常不利了!”

“得了吧,換一個人的話,不知道會是什么樣子了!”

點了一下頭,高衛道:“這話說得也真是的,要不是你的事跡沖抵了一下這殺人案的影響,搞不好還真是壓不下去,我這躺著中槍也中得太虧了!”

葉澤濤也知道田林喜在這件事情上還是幫了一下的,高衛能夠到水利局去任副局長,對他來說就已經占了大便宜了!

想到汪凌松是直接撤了職時,葉澤濤暗嘆一聲,畢竟有一個副省長的父親就是很占便宜。

“澤濤,今天來參加集體談話?”

“是啊,通知來談話。”

高衛就有些羨慕道:“哥哥我與你的距離拉開一大截了,往后得跟你混了!”

葉澤濤笑了笑道:“放心,要不了多長時間,你家老爺子就會把你放出來的。”

高衛就哈哈大笑道:“當去療養一下吧,報到以后我得請假到省里去休息一段時間了,到時我請你喝酒。”

葉澤濤就認真道:“無論什么地方,我總覺得還得做一些成績出來才是!”

“好了,不影響你了,改天聚一下,你快去報道吧!對了,這次草海的班子據說有些復雜,你還是要多留心一些才是。”拍了拍葉澤濤的肩膀,高衛表情復雜的走了出去。

看著高衛的背影,葉澤濤的心中也在感慨,眼看著高衛就是縣長了,這樣一搞,他的仕途之路又要多許多的波折,這人啊,還真是要講一些運氣。

葉澤濤也知道,有著高老爺子的存在,高衛復起是遲早的事情,看他的樣子只是受到了一些打擊而已,這樣的經歷對他的成長反而是好事。

葉澤濤來到了市委組織部時,工作人員一眼就看到了葉澤濤。

不知是叫什么名字的一個少婦很是熱情地迎上前去,微笑著對葉澤濤道:“葉縣長,你來了!”

她這人也會來事,現在就稱呼起葉澤濤縣長了。

“我來報到。”葉澤濤很客氣道。

“來了一些了,都在小會議室,等一會許書記也會來,我帶你去。”

她還是在說話間透露了許夫杰會來進行談話的信息。

葉澤濤看了她一眼道:“我好像以前沒見過你。”

“我叫郭妙然,往后還請葉縣長多多關照。”

葉澤濤道:“改天我請你吃飯。”

郭妙然就嬌笑道:“行,我可是記著你欠我一頓飯喲!”

兩人一下子就郭悉了起來。

在這個少婦的引導下,葉澤濤就來到了組織部的小會議室。

葉澤濤剛剛走進門時,里面的陳鎖源早已眼睛一亮道:“葉縣長,你來了?”

陳鎖源現在真的是興奮了,自己的選擇是那么的正確,強大的孫剛也沒有在葉澤濤的面前走幾招,跟著葉澤濤這樣的人,前途真是遠大了,這次自己不是也提撥了嗎?

“葉縣長,你來了?”溫芳的表情中透著一種高興,也迎了上來。

“葉縣長好。”

廖歆琰、林海生也迎上前來與葉澤濤握手問好。

看到草海縣的人只剩下了這樣的幾個,葉澤濤也心中嘆氣,剛剛磨合的班子,因為幾件事情就四分五裂了。

龐輝的情況葉澤濤知道,這次龐輝是進步了,但是,他并沒有留在草海,而是到了大木縣任了縣長,今天就沒有來參加了。

最慘的還是郭燦,這一系列的事情中,他成了頂缸的人,降職調回團省委。

葉澤濤也明白真正的原因還是郭燦立場的不堅定問題,關鍵時候與孫剛顯得親熱了一些,這事許夫杰不喜歡他,就連楊軒對他也有了看法,通過這事,郭燦的仕途之路如果沒的變化,那就基本上是失去了再進步的可能。

另一頂缸的人是政法委書記秦大海,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汪凌峰撤職以外,他也撤職調市政法委工作。

“葉縣長好!”這時,就聽到有一個怯怯的聲音問好。

葉澤濤看去時,是原任的宣傳部長韓敏,現在據說是成了組織部長了。

臉上帶著笑容,葉澤濤就握了握韓敏的手道:“韓部長好!”

一直以來韓敏都跟著孫剛,現在孫剛完了,她雖然是組織部長,在葉澤濤面前去有些膽怯。

想到孫剛那么強大的人物都敗在了葉澤濤的面前,她就對下一步的工作有著擔心。

葉澤濤知道,這個女人是屬于楚宣一系的人物,雖然她跟著孫剛跑,更多的還是楚宣的示意,到也沒必要在這件事情上太過在意,也許還能讓把他爭取過來也說不一定。

官場中的事情葉澤濤知道更多的是形成各種的利益聯盟,過去的對手不一定是今天的對手,一切都很有可能變化。

“韓部長剛來?”葉澤濤問道。

看到葉澤濤表現出那么的親切,韓敏的心情就有些放松,微笑道:“來的路上堵了一下車子,來晚了!”

這時坐在里面的幾個人也都起身與葉澤濤握手問好,葉澤濤并不知道他們是誰,看上去這些人都知道葉澤濤的來頭,顯得也很親熱的樣子。

大家剛剛問好了一會,就見許夫杰和方順章說著話走了進來。

許夫杰的目光環視了一圈,到了葉澤濤的時候,許夫杰微微點了一下頭。

許夫杰走過去坐了下來,大家也都坐下,會議室里面顯得一下子就靜了下來。

并沒有人知道許夫杰也是快走的人了,他作為一個市委書記,坐在這里還是很威風。

看了看在坐的這些人,許夫杰道:“同志們啊,自從來到了黑蘭市來工作,很短的時間就搞了這么兩次的集體談話,這種集體的談話就是針對你們草海市的!”

這話說得草海的這些干部臉上都很不自然了,許夫杰這是在批評了。

大家都靜靜坐在那里。

許夫杰又說道:“草海縣真是走極端的地方,差得讓人找不到地縫鉆,好得又是全國震動,你們說說,下一步草海會是什么樣的情況呢?”

大家的目光有意無意間就掃了坐在那里的葉澤濤一眼,這段時間以來,這個葉澤濤真是紅透了全華夏了!

許夫杰講了一陣,對草海縣的舊班子進行了批評。

談了一陣以后,許夫杰看向坐在這里的這些人道:“草海的班子調整是省委高度重視的,這次更是進行了認真細致的工作才決定把你們放在重要的崗位上,希望你們要真正成為帶領全縣發展的領頭人!”

看了一眼方順章,許夫杰道:“下面請方部長把這次市委會議的決定說一下吧。”

方順章的心情其實并不是太好,這次草海縣出了事情,他這個市委組織部長倍受爭議,對組織部在干部考查的工作有著太多的指責。

方順章有一種有理也找不到地方去說的委屈,草海的班子配備又怎么是市委組織部在搞,不說別的人,那孫剛完全就是上級指定的結果。

當然了,方順章也知道自己這次是有些兇險了,省委現在指示先把草海縣的班子配好,然后才調整市委的班子,誰也不知道會是什么樣的情況,上次到了省里,找到了老領導時,老領導只是說了一句,有人認為他在使用伍翠苗的事情上是有問題的。

聽到這句話,方順章就知道自己很危險了,伍翠苗在孫剛的事件中是主要人物,以前大家又都知道,那伍翠苗是自己在常委會上一力推薦的,現在搞出了這樣的事情,自己是跑不掉關系了!

這個臭女人,屁都沒有聞到就被她害了!

看了一眼坐在那里沒有任何表情的葉澤濤,方順章突然有了一些嫉妒感,這個年輕人才真是一個人物啊!

雖然有著太多的想法,方順章也知道在目前上級還沒有調整市委班子的情況下,自己還得把自己的角色扮演好。

輕咳一聲,方順章本來是想吸引一下大家的注意,沒想到這聲輕咳不知道是扯著什么神經了,一下子就劇烈咳了起來。

這一咳下去就無法止住,咳得淚水都流了出來,想喝一口茶水潤一下時,忘記了是剛倒的燙水,燙得他一口就把水噴了出去,正好就噴在了斜對面坐著的韓敏臉上。

方順章仍然在咳著,韓敏卻被搞得狼狽不堪,急忙找紙巾擦試著臉上的一口被上的茶水。

本來非常嚴肅的會議就被方順章搞成了這樣。

方順章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想到自己的光輝形象就這樣毀了時,心中就更急了,要道歉時,那氣息更加不穩,又是一陣劇咳。

也不知道是身上有病還是怎么的,咳著咳著,方順章竟然就眼睛發白,從椅子上一下子栽了下去。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情況,看著方順章倒下,大家這才吃了一驚,都忙亂著離開位子過去救治方順章。

許夫杰本來也是端坐在那里的,他同樣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目光飄渺中正在想著心事,就發現了方順章的情況,看到韓敏用紙巾擦試著她的那臉,把化好的妝都弄亂了時,心中還有些好笑,還沒等他反應過來,身邊就是椅子的響動,方順章竟然就倒了下去。

許夫杰頓時就感到自己的思維出現了混亂。

發愣看著方順章時,他真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不好了,方部長要不行了!”廖歆琰坐得近,看到方順章的臉色一片青紫,探手一摸時,就發現方順章已經陷于昏迷。

許夫杰這才清醒過來,大聲道:“快打急救!”

這時已經有人去打電話。

葉澤濤這時也沖了過來,看到方順章這樣的情況,就知道上了歲數的人如果長時間這樣下去,搞不好就會影響到大腦,伸手一下子就掐在了方順章的人中穴上,然后不斷用五禽戲的一些推拿方式給方順章進行著推拿。

被葉澤濤搞了那么一陣,方順章本來青紫的臉色才緩了過來,氣息也開始順了起來。

市委本來就有醫生,很快就有醫生到來。

看到醫生到來,葉澤濤看向醫生道:“還得盡快送醫院才行!”

醫生察看了一下方順章的情況,看向葉澤濤道:“好險,要不是你搶救得及時,方部長真是兇險了!”

許夫杰的臉色陰沉得可怕,對醫生道:“要全力進行搶救!”

很快,救護車也開到了市委。

大家幫著救護人員把方順章抬到了救護車上。

“明天再談話吧!”許夫杰郁悶得要死,好好的一次集體談話竟然搞成了這樣,還不知道方順章能不能搶得過來,要是方順章出了點什么事情,這黑蘭市又得出一個大的洋相了!

有著要罵人的沖動。

許夫杰不可能不去醫院守著了,只能是隨著救護車趕去了醫院。

留下這些草海縣新班子的成員們,大家一個望著一個,都感到這事透著一種怪異。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