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反擊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本來孫剛發言后就該輪到龐輝了,可是,龐輝卻以主持人的身份把自己跳了過去,就說道:“下面,請常務副縣長高衛同志發言。”

高衛看了一眼龐輝,然后就接過了話筒。

孫剛的話說得高衛也很是不爽,自己是一個常務副縣長,孫剛的話雖然是站在縣政府一方在說話,但是,誰都不是笨人,完全就能夠聽得出來,孫剛已經表明了他下一步就是縣政府的主人,一切由他孫剛說了算,那還要自己這個副縣長干什么,如果沒有一些反擊,自己下一步根本就沒有任何威信可言。

就算是孫剛有孫祥軍做后臺,今天在這個會上也得表現一下才行。

高衛也是驕傲的人,如果說開始時還有著一種忍讓一下的想法的話,現在聽了孫剛的話就難以忍受了?

你孫剛想來摘桃子我高衛并不反對,畢竟你有那勢力,可是,也不能不把我高衛當成副縣長吧,老子剛成了常務副縣長,你孫剛就當著那么多草海的人說這話,還給不給我高衛臉了?

不敢明著得罪你,我也用話來說一下,也要向廣大的干部們表明出我高衛也是一個人物。

高衛也想好了,在這個時候就得把縣委的領導拿出來當擋箭牌。

“同志們,大多數人也都認識我的,我就不自我介紹了吧!”

高衛微笑著說道。

看到大家的精神一緩,高衛又說道:“草海要發展,僅憑某一個人是不行的,也不能夠搞出山頭主義,我認為,要想把全縣的工作搞上去,最重要的還得是剛才方部長所說的,要緊密團結在縣委的周圍展開工作,只有這樣,我們的工作才不至于出現偏差!同志們啊,要講團結,要講大局!”

“同志們啊,群眾的力量是無限的,我們無論做任何的事情都一定要站在群眾的利益上開展工作,草海縣的發展情況證明,無論任何時候我們都一定要形成核心,一定要緊緊圍繞在縣委的周周開展工作!”

郭燦在聽了高衛的話以后,神情也是一緩,感到這個高衛雖然也有一個副省長的父親,那水平還是不錯的,知道要緊緊圍繞在縣委周圍。

方順章也是微微點頭,有了高衛的這話,多少也算是一個對孫剛所說那席話的反擊,看來下一步草海縣還真要發生點事情。

高衛的話聽得草海縣的這些干部們也都在進行著分析,不過,大家對于高衛與孫剛斗的事情并不是太看好,高衛有一個副省長的父親,人家孫剛那父親可就是政治局委員,是天差地遠的,有些人更是認為高衛現在跳出來反擊有些不智。

高衛說了一陣后,又說道:“我也表個態吧,組織上讓我但任常務副縣長,我就一定要把份內的工作做好,只要是我份內的工作,我都會義無反顧的去負責,到時還請大家支持我的工作。”

高衛在說這些話時,孫剛的目光一直都在高衛的身上注視著,聽到高衛這樣一說,孫剛就知道這個高衛下一步并不會與自己站在一起。

想到昨天與父親通了電話的情況,孫剛的心中就沒有了剛來時的那種平靜。

這寧海的情況真是復雜得很啊!

今天一上來,孫剛就采用了一種極為強勢的手段,想用這樣的威勢形成一個草海的氣場,讓自己那強大的氣場一下子覆蓋住草海,孫剛相信,只要表現出了強大的力量,草海的這些鄉干部們又怎么有那膽氣與自己相斗。

在孫剛的想法中,敢于與自己斗的人不外就是葉澤濤一個人而已,趁著葉澤濤心神不定時,自己有意泄露出父親的情況,草海的那些干部們肯定就會惦量一下得罪自己的后果。

就算是有人想跳出來與自己斗,最多就是葉澤濤的一兩個手下而已,到時殺雞敬猴的搞一兩個,徹底把葉澤濤打爬下了,自己在草海就是一人獨大的局面。

想法的確是很好,孫剛發現自己那充滿霸氣的話也嚇倒了一批人,他正準備著想看看葉澤濤有什么樣的表現時,高衛卻成了第一個跳出來與自己作對的人。

這事讓孫剛很是不爽。

高衛說完了話,龐輝看了看葉澤濤道:“下面,請葉澤濤同志發言。”

葉澤濤接過了話筒,看了一眼方順章道:“首先,感謝市委方部長親自來到了草海,方部長的到來,這充分表明了市委對草海工作的重視!”

這話說得方順章心情大好,這個葉澤濤對自己是尊重的!

幾個人都在說話,第一句提到自己的只有葉澤濤。

方順章的目光在葉澤濤的身上掃了一下,心中就在想,孫剛與葉澤濤是要斗上一斗的,兩人都是有著很強背景的人物,伍翠苗詢問了她下一步的態度,到是可以通過伍翠苗來做一些事情了,自己不必表態,由伍翠苗不時支持葉澤濤一下,就算最后孫家問起來,自己也一推三不知,誰叫這孫家與楊軒不是一路的!

有了自己的想法,方順章在聽了葉澤濤的話時,臉上并沒有表現出任何的表情,仿佛葉澤濤剛剛說的話與自己并沒有關系似的。

葉澤濤又看向草海的這些干部們道:“剛才聽了高副縣長的發言,我深有感觸啊!草海縣是全省的貧困縣,草海縣的人民需要的是一個安定的發展環境,一個縣要想發展,首先就要形成合力,要把全縣的力量聚合在一起,高副縣長說得很對,我們的核心是什么?核心就是黨的領導,所以,我們只有緊密團結在縣委周圍,萬眾一心,我們的工作才能做好,在這件事情上,我們一定要把小山頭主義,小圈子主義的想法徹底拋棄,草海縣只能有一個核心,那就是黨的領導,除此之外的任何說法都要不得!群眾的信任,組織上的信任,我才能夠成為一個副縣長,我就表個態吧,無論任何的時候,我都會緊緊團結在縣委周圍,一心為群眾做事!在所有的工作中都走集體路線,服從集體的決策,決不搞個人主義!”

葉澤濤的話雖然沒有明著點誰的名字,但是,以他一個副縣長的身份說出了這樣的話,已經明白是針對著孫剛剛才的話了。

兩個副縣長都是常委,兩個人都在孫剛這個縣長發言后進行了反擊,這會場上的氣氛就有些緊張起來,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孫剛。

剛才高衛反擊時大家不看好,現在加上了一個葉澤濤時,大家頓感高葉兩人加起來的力量就很大了。

孫剛的臉色一下子也變得陰沉起來,他突然發現這縣政府里面下一步也有些難了,三個常委,其中有兩人看起來就走到了一起了,這工作還怎么去做?

孫剛第一次發現情況并不是自己相像的那么容易對付。

孫剛才葉澤濤的話還是用心在聽著,葉澤濤的話里面同樣也借用了高衛的話,表示要團結在縣委周圍,都在向著郭燦釋放著善意,這樣一來,郭燦會怎么去想,孫剛猜都能夠猜出來了,郭燦既然帶有著任務而來,就一定要團結一些人,這兩個人表現出了聽話的意思,郭燦是不可能把那伸過來的手拒絕的。

偷眼看向郭燦時,果然看到郭燦的眼睛里透著光彩。

葉澤濤發言完了以后,后面的這些人在發言中都是中規中矩的,并沒有特別的地方。

孫剛還是有一個發現,自己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那種強大氣場就在高衛與葉澤濤發言以后已經瓦解。

方順章做總結講話時,說的話也有了一些含義了。

方順章對孫剛的行為有些看不慣,說起話來就有些不客氣,說道:“剛才大家都進和地表態,聽了大家的表態發言,感覺很好,同志們都認識到了想把草海的工作做好,就得有一個領導的核心,我們的核心就是黨的領導,在這個問題上一定要堅持,只有堅持黨的領導,我們的工作才能做好,如果大家心中有著這樣那樣的想法,我認為可以打住了,這里也是共產黨的天下,這里還有著寧海省委的領導,下面還有著市委的領導,任何偏離黨的領導的行為都是不允許的!同時,我也要告誡大家,無論做任何的事情都要體現出民主集中制,聚合大家的力量才能把工作做好,走群眾路線,貫徹執行民主集中制是我們把各項工作做好的前提,省委和市委都會對你們的這項工作嚴密監督!”

如果說剛才高衛和葉澤濤是一種小型的反擊的話,方順章的話就更加具有著力量了,方順章反復講黨的領導,那就是對孫剛剛才發言中的聽縣政府的話有所不滿了!

方順章又反復講群眾路線和民主集中制,更是提出了省市的監督問題,同樣是對孫剛剛才說了有勢力,有力量拿掉干部的行為不滿意了,難道草海草你們孫家就能說了就算話了?草海是寧海省的草海,也是黑蘭省的草海!

這些話在有心人的耳中就如同炸雷。

這草海縣看來又得發生點事情了!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