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擺不平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黃凌越來越感受到了緊張的氣氛,從自己父親那坐立不安的情況就可以看得出來,這次的事情鬧大了。

“小凌,我聽你爸說這次他也很難保住你了!”黃凌的母親蘇心月看向自己的兒子擔心地說。

“老爸真的頂不住了?”

黃凌就有些急了。

以前的事情全是父親來頂住,沒想到這次的事情會是這樣。

蘇心月道:“都是那韋正光,誰讓你跟他伙在一起的!”

說著話,只見黃明宇心事重重走了進來。

蘇心月急忙上前接過了公文包,問道:“怎么樣?”

黃明宇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道:“不是太好!”

黃凌就大聲道:“他們劉家難道都沒有辦法,這打死人的事情完全就是韋正光搞的,我還拉了一下架的!”

黃明宇感到得跟自己的兒子交流一下了,說道:“這次的情況很復雜,整個的事情中,劉家可能也被人設計了,他們為了保住韋正光,其它的就不會再顧,很有可能還會把這事向別人的身上推!”

目光看向了兒子,黃明宇活動了兩天,發現根本沒有效果,這里面有著一雙雙的手在操縱,讓他都感到心驚。

最讓他擔心的還是自己的兒子摻合了進去,更有可能對方想把自己也搞下去。

“你是說他們劉家為了保住韋正光,很有可能把事情推到兒子的身上?”蘇心月驚問道。

黃明宇嘆了一口氣道:“雖然錄像中是韋正光全力在動手,當時兒子也動過了手的!”說這話時就責備地看向了兒子。

黃凌想起來了,當時自己還真是動過手腳。

想到這里,黃凌就明白了,這事很有可能會被劉家人把責任大量推到自己的身上。

“警察局里面的錄像是誰傳出去的?”黃凌也不是笨人,很快就想到了一個關鍵,按理說一般的人并不可能得到那東西,如果要查的話應該還是很好查的,但是,現在看起來,查這人的事情到是有些困難了。

黃凌想得到的事情黃明宇何嘗想不到,他已經暗中請人調查過了,沒想到根本得不到任何的東西,明顯有著背后的人把這事蓋住。

沒見到父親有什么表示,黃凌有些擔心就望了過去。

他是一直都沒有吃過苦的人,一想到可能存在的牢獄之災,心中就是一陣慌亂。

“爸,你要幫我啊!”

“爸,這事還有內情的!”黃凌想到了鄭小柔與葉澤砂的事情。

黃明宇眼睛一亮道:“你說!”如果真的還有內情,他就又有了一些希望。

認真聽著黃凌的講述。

聽完之后黃明宇的心中更加吃驚了,他還真是沒有想到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細細想著最近媒體中的情況時,黃明宇對黃凌道:“這事別說了,就當你不知道這事!”

也沒有去看兒子疑惑的表情,黃明宇有些明白過來,在這件事情中鄭家人也許還是充當了整治劉家的角色。

越想就越是吃驚,如果真是這樣,京城里面就太過于復雜了,鄭劉兩家是親家,可是,出了這樣的事情時,至少鄭家就沒有站在劉家一方,這都什么事情啊!

仿佛已經看到了一雙雙大手正在天空中舞動,黃明宇也終于明白也為何自己活動了那么一陣也沒有效果的原因,這事根本就是上層在進行著一些博弈。

誰讓自己的兒子陷入了進去呢?

也許頂缸一下也不是壞事,幫著劉家頂缸了一下的話,過了這事之后,劉家最少也會進行一些補償吧!

沒必要再活動了,這事就算是活動也已沒有了意義!

黃明宇第一次發現自己這個副省長根本就不是個事,一時之間真有些心灰意冷的。

黃明宇道:“這幾天別出門了,我想想辦法。”

看著父親疲憊地走進了書房,黃凌痛苦地抓著頭發。

“小凌,聽你爸的話,別到處亂跑,就在家里吧!”

黃凌本來就不是一個沉得住氣的人,看到自己的父親竟然沒有了辦法時,他就急了。

蘇心月走進了書房,可能是想進一步了解情況,黃凌就獨自坐在那里想著心事。

不行,就算是有事也得拉幾個陪著自己的!

這是黃凌的想法。

他根本就不會去考慮后果,完全就是那種想到做到的人物。

黃凌就想到了韋正光的母親還在寧海的事情,出門之后就朝著劉雨江住的地方趕了過去。

黃凌來得也及時,那劉雨江剛剛從外面進來,黃凌就到了。

劉雨江這兩天也真是有些難受,想在寧海把這事擺平時,她才發現,寧海果然不是劉家的勢力范圍,許多事情非常難擺平。

今天還好,在寧海的事情基本上擺平了,就等回到京城之后再加把勁,兒子就應該沒事了,這次花了那么大的精力罪名就將扣在黃凌的身上,這是沒辦法的事情,只要這樣才能夠完全保得住兒子,應該很快就會對那黃凌采取行動了吧!雖然有一個副省長的父親保著,現在也不可能再保得住,過了這事之后對黃明宇進行一些補償好了!

劉雨江心情不錯,想到自己先洗一個澡,然后再打個電話給黃明宇時,這黃凌就來到了這里。

剛剛把外衣脫了,身著一件露得出身體一些部位的衣服要進入洗澡間時,聽到門鈴聲,過去打開了門,就看到了陰沉著臉的黃凌。

看到是黃凌,劉雨江就微皺眉頭,這小子現在跑到自己這里來,真是麻煩!

黃凌根本就沒有去在意劉雨江的情況,直接就向里面走了進去。

坐在椅子上,黃凌道:“你們是不是要把罪名扣在我的頭上?”

他問得很是直接。

劉雨江就不高興了,臉色沉了沉,最終還是說道:“黃凌,正光的情況你知道,這次只能先讓你頂一下了!你放心,只是頂一下罪,我們很快就能把你撈出來。”

她也沒有隱瞞,知道遲早得這樣,趁著黃凌來了,大家把事情說清楚。

劉雨江有著自己的想法,她想的是這事通過運作之后,就算是判有罪,也不可能會搞得多罪,要不了一兩年就能夠把黃凌弄出來,到時再補償就是。

可是,黃凌哪里吃過那種苦,一想到自己會進監獄時,他就急了。

“你說得輕松,人是韋正光打死的,不關老子的事情,誰也別指望老子幫他頂罪!”

“我跟你說,就算進去也不會太長,很快就能把你撈出來的,這點事情我們還是能夠做到。”劉雨江想到這事反正不是自己的兒子,顯得輕松了許多,說起話來也仿佛沒把這事看成是大事。

房間里面沒有外人,劉雨江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到是講得很直接。

“我告訴你,誰也別想讓我去頂罪,如果你們非要這樣做,我就不客氣了,哼,韋正光的事情我知道得太多,還有,鄭小柔與那個叫葉澤砂的事情我也知道,到時候我一起抖出來,我到要看看你們怎么辦!”

黃凌氣極了,自己根本就沒有打死人,竟然非要把事情扣在自己的身上,他也知道一些,如果真是承認了這事,很有可能自己就得在監獄里面呆很長時間。

劉雨江本來的想法是與黃明宇交流之后,壓著黃明宇讓他的兒子頂罪一下,反正人是肯定會撈得出來的,這事她也想好了的,黃明宇不可能不同意這事,黃明宇不是要想進入常委嗎,劉家事后全力相助,肯定能夠幫他弄進常委,甚至更進一步也難說。

可是,沒想到自己還沒有與黃明宇交流,他的兒子到是反了!

這事也是劉雨江太相信劉家的權勢了,對于她這樣的一個一慣高踞上位的人來說,下面的一個副省長,又是沒進常委的人,只需要壓一下就能解決問題。

現在碰到了黃凌這種態度,劉雨江就不高興了,沉聲道:“你聽好,這件事情我會跟你爸交流,劉家會對你們家進行補償,你最多就關一兩年,到時撈出來就行了。”

眼睛就露出殺氣,黃凌大聲道:“你說得輕松,一兩年!誰也不知道會是什么情況,這件事情上你們劉家都壓不住,我進去之后,搞不好就出不來了!”

他到是想得清楚,分析了劉家在這件事情上的情況之后,對自己的情況就有著太多的擔心。

劉雨江其實心里面對于黃凌的話還是贊同的,說一兩年撈人出來也是一種寬人心的話,她到現在都沒有那個把握。

黃凌那么大的反彈,搞得劉雨江的大小姐脾氣也發了,沉聲道:“事情就這樣定了,你無論如何得頂上去!”

黃凌一看這情況,急了,吼了一聲道:“你這臭婆娘!你怎么不讓你的兒子去認罪,你的兒子就是人,我就應該幫他頂缸,老子才不干這樣的事情!”

沒想到對方罵了自己,劉雨江就大怒了:“你罵什么?你家父親都不敢對我這樣說話!”

黃凌也是急怒攻心,根本就沒有再去想劉雨江的事情,聽到對方說自己的父親都不敢對她這樣說話時,也是更加的憤怒,沖上前去就是一個耳光打在劉雨江的臉上,大聲道:“老子不僅罵了你,老子還要打你這個臭婆娘!”

劉雨江還從來沒有被人這樣打過,一愣之后,氣急之下就撲向了黃凌。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