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方怡梅是一個有心人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一次次的激情搏擊之后,兩個人都癱在了床上。

自從做過了那次這事之后,無論是方怡梅還是葉澤濤都很是放得開,兩人一進門就抱在一起做著這事。

當一切結束之后,方怡梅緊緊靠在了葉澤濤的懷里,滿臉都是那種欲后的風情。

是方怡梅打了電話叫葉澤濤過來的,說是有事情要與葉澤濤談。

談事還找那么僻靜的地方,葉澤濤用腳都能夠想得出是什么事情,雖然有些猶豫,但是,想到了兩人之間發生的那事,葉澤濤的心中還是有些火熱。

猶豫了一陣,葉澤濤還是來到了這個遠離他們住的大酒店的一個酒店房間里面。

兩人都進行了一些裝扮,外表到是看不出他們的樣子。

進來之后兩人都沒有說話,緊緊摟在一起就上了床。

都是剛剛嘗過男女之事的人,對這事的好奇與需求就非常的強烈,投入進去也顯得激烈之極,還好這房間夠閉音的,兩人在里面就折騰了起來。

這幾天別看葉澤濤很是風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壓抑得夠嗆的,那種來自劉家的強大壓力真是非常的要命。

表現在床上之后,葉澤濤就如同在進行拼命。

方怡梅現在也差不多恢復了一些,同樣折騰得夠嗆。

久久之后,兩人這才停下了折騰的動作,摟在一起躺在床上。

目光在葉澤濤的臉上看了一陣,方怡梅心疼道:“你的壓力很大,我看得出來!”

葉澤濤有些奇怪地看向方怡梅。

全身沒著一絲,整個人都靠在自己的懷里,葉澤濤用手輕輕在方怡梅的身上撫動。

方怡梅說道:“我關注到了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是不是跟劉家有關系的那個韋正光打死人的事情與你有關系?”

葉澤濤就有些吃驚了,雖然媒體炒得很厲害,但是,并沒有多少人把這事與自己聯系在一起,這方怡梅怎么知道的?

“我沒事就喜歡上網,那件事情從開始的發生到現在的變化,我都看了,并且也進行了研究!”方怡梅一邊用手在葉澤濤的胸口劃著,一邊說道。

有心人啊!

葉澤濤以前還不知道有那種官場的有心人,現在是知道真的這樣的人了。

方怡梅就笑道:“能夠聯系起來的事情太多了,劉夢依趕回到了京城,那個鄭小柔看你的眼神就太多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葉澤濤在方怡梅那屁上就是一巴掌道:“你們這些女人,怎么就盡想官場上的事情。”

一巴掌打得方怡梅嬌吟一聲,引得葉澤濤的心火也是一熱,感到又有了一種需求。

這方怡梅也是一個內媚的女人,這種風情,這種嬌聲,搞得葉澤濤那熄去的欲情再次燃了起來。

這個女人!

葉澤濤真是無法形容這個懷里的女人。

“鄭小柔與我相比,哪個更讓你爽快?”

方怡梅又問了一句讓葉澤濤愕然的話。

看到葉澤濤吃驚的表情,方怡梅早已是笑了起來,整個人笑得花枝亂顫的。

葉澤濤當然不會承認有這樣的事情,沉聲道:“盡亂想!”

方怡梅笑過之后,看向葉澤濤道:“你不說就算了!”

看到葉澤濤拿了一支煙時,方怡梅忙打著了火幫葉澤濤點燃。

看到葉澤濤吸了一口之后,方怡梅道:“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是怎么樣擺平這事的,但是,我感覺到了一點,劉家與鄭家并不是一條心,至少在處理韋正光的事情上就不是一條心,我查了一下,鄭小柔是鄭家的人,她又是韋正光的老婆,既然是一家人,鄭家沒道理在這件事情上不幫韋正光的,這就只能說明一個事情,那就是鄭小柔與韋正光并不是一條心,至少他們就沒有愛意。”

葉澤濤在心中感慨了,方怡梅真是精明得不得了,這女人憑借著一點點的線索就能夠分析出那么多的事情,真的是有些逆天!

方怡梅這里整個的身體都爬到了葉澤濤的身上道:“澤濤,我跟你認真說一個事情,我感覺那劉家還是有些靠不住了,你看看媒體上的情況,從媒體上的情況可以看得出來,是背后有勢力在動劉家,而鄭家又不怎么幫助這事,所以,就算是最終解決了這件事情,我估計劉家也得損失大量的利益出去,所以,你現在與劉夢依之間的關系就是一把雙刃劍,雖然對你的發展有利,卻也埋下了禍根,誰也不知道要動劉家的背后勢力是一股什么樣的勢力,所以,我覺得你與那個鄭小柔之間的關系千萬不能斷!”

葉澤濤看向方怡梅,有些內情他當然不能夠說出來,看到這個女人分析得那么的透徹,葉澤濤不得不佩服她的厲害。

“你認為我該怎么做?”葉澤濤試著問了一句。

聽到葉澤濤詢問,方怡梅一下子提起了興趣,再也不顧自己的身上一無所有,就坐在了葉澤濤的身上道:“我不知道你與那鄭小柔到底發展到了哪一步,但是,憑著女人的觀察直覺,我認為你與她一定有了一種關系,別否認,我相信自己的直覺!”

葉澤濤就吐出了一口煙霧,這女人真是讓人無語了!

沒想到這樣的一個女人竟然成了自己的女人,自己駕馭得了她嗎?

葉澤濤竟然想到了這事。

方怡梅并不知道葉澤濤在想著什么,繼續說道:“事情發生之后,我就發現有意無意中,你與鄭小柔之間的那打了兩人的事情被壓下了,這說明了鄭家還是有著一定力量的,至少對付劉家的人并沒有想到把鄭家也牽進去,雖然我不知道他們背后有什么樣的協議,但是,這就說明了鄭小柔在這件事情上對你是維護的,哈哈!”

說到這里,方怡梅就笑了起來。

全身都在顫動,看得葉澤濤又是一陣心火燃燒。

笑了一陣,方怡梅才說道:“從這事上也可以進行一個佐證,你與鄭小柔肯定有內情!”

美目死死盯住葉澤濤,方怡梅仿佛想看出一些什么。

葉澤濤現在也是慢慢的學會了隱藏,吸著煙,臉上并沒有任何的表情。

方怡梅笑道:“你越來越沉穩了!”她也有些感慨,當時葉澤濤剛到春竹鄉時還帶有太多的羞澀之意,很純樸的樣子,現在這葉澤濤已經學會了隱忍,這是好事,說明了葉澤濤正在走向成熟,跟著這樣的男人,自己也不虧了。

方怡梅道:“其實,鄭小柔那里也是你的一條上升的通道,我早就說過的,我只是你的女人,并不是你的老婆,我希望的是參與到你的發展當中去,你一個人的智慧畢竟有限,如果有一個我這樣的人幫你出謀劃策的話,你走得就會更遠,你認為呢?”

葉澤濤就笑了起來,說道:“你很厲害!”

方怡梅得意一笑道:“也不看看我是誰,李兵不也被我整得倒下了!”

談到了李兵,葉澤濤也表現出了嚴肅之情道:“我感覺到他仿佛并不想放過你,這次你整他整得厲害,除了病倒了之外,春竹鄉招商的成果跟他也失去了關系!”

方怡梅瞟了葉澤濤一眼道:“你難道會看著自己的女人被別我欺負,我看到你的眼神中當時不也透著一股殺氣!”

葉澤濤一凜,自己眼神中的變化竟然也被方怡梅看到了,看來自己需要學習的地方還多,這隱忍的功夫也還得下。

方怡梅這是有意提醒一句,看到葉澤濤有所警惕,心中更是對葉澤濤充滿了愛意,這個男人的悟性真的是太好了,自己僅只是點了一句,他就知道了自己的缺點!

談到了李兵,葉澤濤就少了一些顧慮,把自己猜測的有關李兵的情況向方怡梅講了一遍。

聽完葉澤濤的講述,方怡梅用手拍了拍她那飽滿的胸部,拍得那雙峰都在顫動,笑道:“我還在猜測他背后有些什么大人物呢,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就根本沒必要擔心了,我注意到黃副省長這次也陷了進去,他自身都已是難保了,又怎么可能支持著李兵來整人,憑著你的政績,你的副縣級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你再運作一下,在縣委里面拉一些力量,到時李兵根本就成不了氣候,到時我再把李兵是黃副的人之事擇機散布出去,相信只要是看到了黃副情況的人都會有所選擇!”

葉澤濤再次吐出了一口煙霧,他發現自己與方怡梅的情況就像是在做陰謀詭計似的,這種事情還真是讓他有些不適應。

方怡梅再次撿起了話題,對葉澤濤道:“老公,我說真話,你無論如何也要與那鄭小柔加強關系,有了她那里的一條線,你就有了兩條上層路線,這對于你的發展有著很大的好處。你別顧慮站隊的問題,現在你才是一個鄉長,還輪不到你站高層的隊,只要你展示出了你的能力,相信無論是哪一派的人都會來拉你。”

葉澤濤對此到是早就有了打算,田師傅的話他也記在了心上,就是要把工作做好,有了成績才是根本。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