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葉澤濤在放衛星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二叔說是他很看好你,要你好好的發展,在投資上面他也會盡力支持,讓你快速發展起來。”家族中能夠有一個人對自己的行為支持,劉夢依明顯很是興奮。

葉澤濤笑了笑,從田老頭那里已經了解到了劉家的一些情況,知道劉家本來是有劉夢依的哥哥還能發展,沒想到死了之后,現在就沒有合適的人選,小的又太小,大的又沒人能夠支撐局面,現在劉夢依的大姑看到了這樣的情況之后,就鼓動著老太太要把兒子扶持起來,這才有了聚全家之力支持韋正光的行為。

當然了,現在的劉家也分成了兩派,一派就是劉雨江為首的一批人,他們是支持韋正光的,另外一派就是以劉棟宇為首的一批人,他們看到了劉家的不利局面,想另外培養一批劉家的鐵桿,從而聚眾人之力維系劉家的發展以待更小的一批劉家人成長起來,在這個過程中,女婿這樣的人就成了他們的一個培養重點。

對于劉家的這個行為,葉澤濤也只能是搖頭,韋正光明顯也是不劉姓子弟,劉家的人竟然就聽劉雨江的話,要對他進行扶持,只能說明劉家實在是沒有可用之人了!

從另一個方面也說明了劉雨江在劉家里面擁有的勢力也不小,自己與劉夢依的事情看來阻力并不算小。

葉澤濤并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進入了劉棟宇的眼里,只是感覺到劉棟宇他們是看好自己的。

田老頭說得好,唯有自己干出了成績,也才能不斷發展,葉澤濤現在的心算是放下了,自己的情況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嚴峻,至少手中還是有著一些牌可打。

葉澤濤有了自己的一些發現之后就明白,劉家的這些人并不可靠,一切還得憑借自己。

“你現在就要回京城?”

“嗯,我爸讓我回去一趟,說是寧海省現在的情況也復雜,別在這里摻合,擔心的是把我也陷進去。”

葉澤濤的心中一震,的確也是這么一回事,寧海省的人的輿論對于韋正光越來越不利,應該是這里的人們并不是劉家所能掌握,劉夢依現在留在寧海還真是不太合適。

“韋正光的事情呢?”

“家里把他弄回了京城,據說他這次很危險!”

心中一暢,對于韋正光被弄走的事情,葉澤濤還是感到高興的,這韋正光一走,自己的背后就少了一個盯著的人,情況其實正在變得好起來。

“你大姑現在是什么情況?”

想到了劉雨江的那態度,葉澤濤就問了起來。

聽到詢問劉雨江的情況,劉夢依就心情不好道:“她看來是真的把你恨上了!”

葉澤濤就笑了笑,這個女人為了他的兒子很是花了一些心思,可惜的是他的兒子并不爭氣。

“澤濤,投資的事情我交給了常姐,她會全力運作,你放心,她這人很厲害的!”劉夢依想到了投資的事情,就對葉澤濤說道。

葉澤濤想到了那一直以來很是沉穩的常維直,對她也感到好奇,說道:“她看上去真是一個沉穩的人!”

“你不知道的,她真的很厲害,我的公司全是靠她了,本來我的公司不怎么樣,家里也沒有給我多少錢,自從有了常姐的幫助之后,公司真是發展得快,現在她同意幫我打理在春竹鄉的公司,相信一定不會差!”

“這次你們是大家姐妹共同投資,投入的人那么多,是要一個人來承頭才行,我聽說誰多人做生意時是大家合伙,到了一段時間就亂了,這事你可得好好的處理好,別搞得大家失了和氣!”

葉澤濤擔心著這事,別看是十多個億,其實是劉夢依把她京內的小姐妹們都拉了投入,這事牽扯面就有些廣了。

葉澤濤還真是擔心她們之間搞出矛盾來,經濟上的事情,沒錢賺的時候還不怎么樣,有錢賺時往往就有了爭執。

劉夢依點了點頭道:“你不說我也會注意,這次大家簽了協議,常姐就是我們請來的職業經理了,有她來運作,公司大家都不會隨便插手。”

葉澤濤這才放松了心情。

劉夢依又說道:“我就是回去看看情況,會很快回來!”

葉澤濤道:“自己小心些,別勉強自己,劉家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承擔責任,自有他們長輩去運作,可別去搞什么聯姻的事情!”

劉夢依就笑了起來道:“看來你還是在乎我的!”

想到就將離開,劉夢依一下子就撲進了葉澤濤的懷里,兩人又是一陣激情的擁吻。

自從經歷過了男女之事,葉澤濤在這方面就有了一些需求,吻著吻著,葉澤濤的手就已是爬山涉水起來,搞得劉夢依的全身都在顫動。

兩人正要進入實質時,劉夢依包內的手機響聲經久不息傳來。

看到劉夢依差不多衣服都快解完的情況,葉澤濤嘆息一聲。

劉夢依也有了一些羞意,急忙拿起了手機。

打完電話,劉夢依歉意道:“大姑姑打來的,我看去她那里一下。”說完這話,在葉澤濤的臉上親了一下,又緊費勁抱了抱葉澤濤,這才匆匆整理了一下衣服離去。

送走了劉夢依,葉澤濤嘆了一口氣,這劉家看似很高大,其實也是一派混亂,有些時候還是小老百姓的生活過得實在。

這事做完,葉澤濤想到了德國公司的事情,搖了搖頭,自己這時間真的不夠用!

打了一個電話給崔永志,葉澤濤就把外資公司要入駐的情況講了一下。

沒想到的是崔永志聽了這事比招到了內資公司還興奮,立即就要求葉澤濤趕過去向他進行報告。

出來時,葉澤濤看到田老頭坐在外面的花園中看著書,打了一個招呼這才離去。

回到酒店時,只見崔永志和趙衛江都已坐在了那里。

看到葉澤濤進來,崔永志就笑道:“看把澤濤累得,剛剛談完了事?”

他們都認為葉澤濤是在跟那德國人談項目,根本不知道葉澤濤已是經歷了太多的事情。

葉澤濤也沒有解說,知道他們很在意投資的事情,說直接說道:“兩位領導,是這樣的……”

把與那希拉爾的一些要求講了一下。

“只要外資到來,我們盡力滿足他們的要求!”趙衛江就大聲說道。

葉澤濤感到有些奇怪了,這兩位領導也太急切了吧!

崔永志也微微點頭道:“這次市里面是下了任務,也給予了重獎的,引來了外資可是一件大事,黑蘭市一直都沒有規模外資進入,這家公司你沒來前我們就讓人查過了,是德國的一家非常大的石材公司,他們的到來對于我們縣,乃至是全市的發展都會帶來重大影響,改變了我們市沒有大型外資的局面,意義重大啊!”

葉澤濤這才明白過來,搞了半天是政治意義。

一想到兩人都想進一步上位的情況,葉澤濤就知道,有了這樣的一家外資到來,對于他們的生遷就必將有著巨大的好處,難怪他們那么急了。

為了避免他們亂承諾,葉澤濤也把自己與希拉爾談判的情況講了一下,最后還加了一句,春竹鄉園區的發展必須按照春竹鄉的規劃進行。

兩人也是知道葉澤濤有背后力量存在,崔永志想了一下才道:“行,這事就由澤濤一手來做,不過,一定要全力留下這家公司!”

話是這樣說的,當那希拉爾到來時,無論葉澤濤怎么樣力爭,那希拉爾還是從縣里面要到了不少的好處。

更讓葉澤濤郁悶的是市里面在這件事情上也是非常重視,同樣給予了很大的好處。

雖然并沒有損害鄉里的群眾利益,擔是,看到市縣都不斷把利益舍了出去,這讓葉澤濤很是心疼。

很快就舉行了一個隆重的簽字儀式,這次是副省長都請來參加了簽字儀式。

看到搞得那么的降重時,葉澤濤很是搖頭,這次是國家的利益受到了一些損害!

簽字儀式一結束,市委書記許夫杰就接見了縣里的這些領導們。

目光在葉澤濤的身上看了一陣,許夫杰明顯很是高興,大聲道:“同志們啊,這次春竹鄉是放了一顆衛星,放了一顆很大的衛星,大家都看到了,春竹鄉的招商成果是巨大的,省委領導都專門對春竹鄉的工作給予了表揚,我們做工作就得向春竹鄉的同志學習,要向葉澤濤同志學習,就是要有一股敢想敢干的精神,啊,想當初春竹鄉園區的規劃拿出來的時候我就看到了這規劃的可行,我們不是有些同志認為春竹鄉是異想天開嗎?實事已經擺在了這里,我們就是要讓事實說話,春竹鄉園區不僅招來也國內的商家,還招來了國外的商家,這是一個巨大的成果!”

許夫杰的心表真的不錯,葉澤濤是他一手扶持的人,現在基本上就算是他一系的人了,葉澤濤做出了這樣大的成績,證明了他許夫杰會用人,證明了他許夫杰有眼光。

這同樣對于許夫杰來到黑蘭市站穩腳跟有著促進。

想到省委領導在知道了春竹鄉招商的成果之后的表揚,許夫杰的臉上就露出了笑容。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