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原來如此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鄉黨委會議在第二天下午召開,昨天都喝醉了,上午沒辦法開會,會上順利通過了由葉澤濤出任黨政辦副主任的提議,文件也很快進行了打印下。

雖說這只是鄉里面就能夠決定的事情,所走的程序還是要走。

看著那鄉里面的公示,鄉里的干部們臉上表情真是復雜之極。

姜國平站在辦公室里面看著對面的葉澤濤,雖然現在大家還是在一個辦公室,座位都沒有任何的改變,可是,這地位已經生了變化,自己活動了那么長的時間都沒搞出名堂來,葉澤濤這小子就因為在中學救了人,竟然就坐到了副主任的位子上了!

郁悶中回到辦公室,看到大家都坐在辦公室里面,重重就坐了下去。

憋著一口氣,姜國平喝茶的聲音都大了許多。

“小葉,陪我到中學去看看。”林民書伸頭向著辦公室看了一眼,向著葉澤濤招了招手。

“好的。”葉澤濤站起身來向門外走去。

“老牛,一起去看看。”林民書對著牛常勝也招了招手。

“行!”牛常勝雖然心中不快,還是趕緊收拾了桌上的東西與葉澤濤一道走了出去。

看著三個人已經離開了鄉政府,姜國平看了一眼在那里看報的方怡梅道:“聽到沒有,老牛都排名在后了!”

方怡梅微笑道:“就你的想法多!”

“你沒聽出來?林書記先叫的是葉澤濤那小子,隨后才叫老牛同志的,這里面足以說明了誰在林書記心目中的地位了,你看吧,要不了多長時間,葉澤濤那小子就會把老牛同志的位子奪掉!”

方怡梅笑了笑繼續看著報紙。

看到方怡梅沒答話,姜國平道:“你我都是失敗者,我們爭了半天,勝利的果實最后卻被那小子摘了,想到我們都要在他的手下生活,這心中憋得慌啊!”

方怡梅沒抬頭,也沒答話,她的心中明鏡似的,姜國平是想拉攏自己,在下一步的工作中為難葉澤濤。

對于這事,方怡梅是有著自己的想法的,自己不比姜國平,有著一個縣里副局長的親戚,自己完全就是一個草根,如果說有一定的優勢,不外就是一個沒進常委的副縣長對自己有興趣,為了這個位子,自己也真是花了太多的心思,本來想著如果真的當上了主任就把身子給了那人,現在卻變成了這樣,也不知道是對還是錯!

現在看起來,那個副縣長也沒多大能耐。

想到姜國平時,方怡梅就更是搖頭,這個姜國平太不穩重了,以他的這種性格,根本就沒有太大的展前途。

也許葉澤濤也是一條路子!

察言觀色之下,方怡梅已經把目標定在了看似有著升勢的葉澤濤身上。

葉澤濤根本就不知道方怡梅有了一種改變,把目標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陪著林民書來到了中學。

其實,林書記今天的想法就一個,想進一步了解一下葉澤濤的情況,一路上不斷詢問著葉澤濤的一些家事,仿佛很是關心的樣子。

葉澤濤對于林民書的想法明鏡似的,昨晚上他也喝多了酒,不過,練了一遍五禽戲之后,那酒意就已經解了許多,一晚上都在分析著生的事情。

葉澤濤是一個極為聰明的人,一條條的線索進行了分析之后,就感覺到了自己的背后有著一種若隱若現的關系才是高震山他們重視自己的原因,這到底是一件什么樣的事情呢?自己的身上生了點什么呢?

不把這事弄明白,自己就非常的被動,如果弄明白了,借勢之下,也許就能夠有著很多的好處。

林民書看中學的情況也就是走馬觀花的樣子,在牛校長的陪同下聽取了一些匯報之后就走了出來。

“老牛,一起吃一頓飯吧!”看看時間也到了吃飯的時候,林民書微笑著說道。

聽到林民書說吃飯,牛常勝笑道:“要不,到我家里去吃吧?”

林民書看了一眼牛常勝,微皺眉頭道:“就不要去打撓了吧,隨便對付一頓就行了!”

牛常勝笑道:“林書記很隨和!那就到清筍園吧,我來安排!”

葉澤濤暗中一笑,這老牛同志也不是一個善類,幾句話就對林民書進行了一個試探,先是提出了到他家去吃,表明了一種清廉的形象,隨后觀察到了林民書的表情,就說出了到館子里去吃的提議,已經把這林民書試探了一遍了!

林民書微笑道:“行,老牛安排一下,把郭紅麗也叫來吧。”

郭紅麗這個組織委員與林民書是一伙的!

葉澤濤很快就判斷了出來。

大家坐下不久,鄉組織委員郭紅麗就笑著走了進來,看到坐地那里的林民書道:“林書記,聽說你到中學去檢查工作了?”

哈哈一笑,林民書道:“快坐下吧!”

郭紅麗的長像也就中等,只是那腿長得長,有些動人。

大家互相打了招呼之后,郭紅麗笑著看向林民書道:“林書記,你的車子還沒有調來?”

“哈哈,這次縣委對我們春竹鄉還是非常重視的,知道鄉里的那輛車無法再用,專門調撥了一輛過來,明天應該就會到了!”林民書笑著說道。

牛常勝道:“聽說還是高書記的專車!”

牛常勝一說出這事,林民書的臉上閃過一絲得色,很快就隱去。

郭紅麗這時就笑道:“高書記的車子可是縣里的一號牌照的,這次也就只是換了一下牌照,車況據說非常不錯。”

葉澤濤笑道:“早就聽說政府的車子牌照有著講究,聽說有著許多講究,縣里面也有這樣的講究,就是不太清楚到底是怎么劃分的。”

看到了林書記那種得色,葉澤濤心想干脆問一個林民書感興趣的事情吧。

林民書哈哈一笑道:“小葉剛出學校,對于政府的事情知道的較少一些,今天我給你普及一下!”

郭紅麗笑道:“小葉,林書記對這方面可是很有研究的!”

葉澤濤笑道:“有林書記指路,我們果然要少走許多彎路!”

林民書又是一陣大笑道:“我們省的車子一般是這樣的,o字頭是省委,1字頭省政府,2字頭省人大,3字頭省政協,5、6字頭省直轄企事業單位及中央駐省機構,8字頭省公安廳,9字頭省交警總隊等;如果位是英文字母,則是各地市的公檢法、國安、司法系統的行政車牌。舉個例吧,如果你看到oo1打頭的就是省政府的車子了,以此類推,市里和縣里也都是按此掛牌的……”

葉澤濤問的就是林民書最了解的東西,葉澤濤又軒出了一幅洗耳恭聽的樣子,他的這個表情讓林民書有著一種很大的滿足感,談興更濃了起來。

卻不知道的是這時的葉澤濤終于搞明白了自己為何會那么受到重視的原因。

其它的內容他已經不必去聽了,自己想了解的情況已經完全了解。

了解了這個情況之后,再聯想到那天寧軍開車到來時,正好縣委高書記與龐輝到來的事情,葉澤濤除了苦笑之外真找不到話來說。

葉澤濤的臉上表情一下子精彩了起來。

明白了,還以為背后有著什么神秘的事情,搞了半天是大家誤會了!

葉澤濤記得明白,那個寧軍開來的車子,車牌就是oo1打頭的車牌。

這事得好好的想想才行!

葉澤濤是一個很聰明的人,想到了自己就因為那神秘的車牌而當上了副主任時,他知道那個姓鄭的中年人一定是省里的某個領導,也可能不是領導,但在省里有關系,不管怎么說,這是自己這樣的一個草根的一條路了,如果能夠與那人把關系搞好,也許自己的仕途之路就將完全打開了。

“哈哈,林書記懂得的東西真多,看看人家小葉都聽得入迷了!”郭紅麗笑著說道。

這時的菜已經擺上了桌子,葉澤濤也從思考中清醒了過來,越是了解到了情況,他就越是表現得恭敬,幫著大家把酒倒好,更是招呼著上菜的事情。

整個的飯桌上,林民書自然就成了重點,葉澤濤也在調整著自己的態度。

了解了自己升職的內情之后,葉澤濤已經有了想法,就得把這種云中霧里的關系搞得更加復雜,要讓大家真的認為自己是暗中來渡金的有關系子弟。

吃喝了一陣之后,葉澤濤微笑著對林民書道:“林書記,有我有點私事想到省城去一趟,還請您批準。”

別看林民書一直在高談,他的目光就沒有從葉澤濤的身上離開過,他主動講車牌的事情其實就是有意為之,想從這事里面看看葉澤濤在省里的關系情況。

在講的時候,林民書也是研究著葉澤濤的表情,開始時的確看到了葉澤濤的表情中有著渴望知道的樣子,可是,當自己在真正開講時,才開了一個頭,這葉澤濤就已經沒有了興趣的樣子。

裝得很像,但是,明顯就是一切明白的意味,看來關系不在省里就在市里,難怪高震山和龐輝對他都那么重視。

現在又聽到了葉澤濤請假的要求時,林民書就相信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這小子應該關系就在省里,這是要去見什么人了!

“哈哈,小葉有事就去辦吧,不過吧,中學的重建工作也要抓緊才行!”

聽到這話,葉澤濤一拍腦袋道:“林書記,你批評我吧,我的大局觀還是不行,中學的重建那么重要,我怎么能夠請假呢!”

葉澤濤顯示出遲疑的樣子。

“小葉啊,如果有事就去辦吧!”林民書關心道。

猶豫的樣子表現在葉澤濤的臉上。

林民書看了看葉澤濤道:“這樣吧,鄉里學校重建的經費還需要兩天才能到位,這事老牛負責一下,小葉有事就去辦吧,回來就得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了,哈哈。”

“那好,我聽書記的!”葉澤濤說道。

葉澤濤早就算到了這事,經費是批了,但是,從高震山的話語中僅只有五萬元,高震山的意思就是建一個簡易宿舍,對一些危險的地方進行一下加固,這事葉澤濤有著自己的想法,他想到省里去看看能不能搞到一些援助。

說完這些話,餐桌上的氣氛又熱烈起來,葉澤濤不斷向著三個領導敬著酒。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