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被表彰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澤濤,怎么才回來?”

回學校宿舍把那蘭花重新種好,又請楊軍吃了飯并送走了楊軍,葉澤濤才向著鄉政府方向走去。剛走進鄉政府,不知從什么地方冒出來的方怡梅就小聲對著葉澤濤說了一句。

“有什么新鮮事?”葉澤濤開玩笑道。

目光很是復雜地看了一陣葉澤濤,方怡梅道:“高書記很重視你啊!”

聽完方怡梅的解說,葉澤濤才明白鄉里還真是生了事情,縣委剛剛做出了一個決定,要對自己的救人行為進行表彰。

聽到這事,葉澤濤多少還是有些不太明白,疑惑地看向了方怡梅。

“聽說縣里因為鄉里班子翻車的事情受到了市里的批評了!”

看到方怡梅神神秘秘的樣子,葉澤濤更加疑惑道:“他們翻車與我的救人仿佛并沒有聯系吧?”

縣里的事情對于現在的葉澤濤來說還是遠了一些,他也沒有把自己與縣里聯系起來,雖然巧合之下救了學生,但是,葉澤濤的想法只有一個,就是能夠順利轉正,只有順利轉正,自己才有向上沖擊的可能。

方怡梅就是一笑道:“太有關系了,你可能不知道,就在鄉里翻車的事情生時,縣委宣傳部副部長在市里不知怎么的就被一個女人的老公堵在了一家賓館里面,那事鬧得很大,連市委書記都驚動了,聽說為了這事,高書記在市里搞得灰頭土臉的!”

葉澤濤就更加不解了,站在那里有些愣,這事全都與自己不沾邊,怎么聽方怡梅的意思,與自己有著聯系!

瞪了葉澤濤一眼,方怡梅嬌嗔道:“怎么還沒有明白?”

現在這方怡梅的樣子就很有一種撒嬌的味道,葉澤濤還是第一次現這方怡梅撒嬌起來很是動人,看著方怡梅就有些愣。

哼了一聲,方怡梅對葉澤濤的這種表情很是滿意,心中對于能夠吸引到葉澤濤也有了一些自得,自從葉澤濤升勢的出現之后方怡梅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每天都在想著葉澤濤的事情,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很是帥氣的葉澤濤,心中就有些慌亂,穩了穩心神道:“告訴你吧,這次生了那么多的事情,縣里很是被動,必須要用其它的事情轉移視線,也要扭轉縣里的干部形象,你那救人的事情正好就符合縣里的需要!”

葉澤濤聽到這里,這才明白了過來,笑道:“沒想到有那么多的彎彎繞!”

表彰會肯定是縣里的一個大型活動,自己只是碰巧了而已!

聊了幾句,葉澤濤這才向著辦公室走了進去。

辦公室里面牛常勝和姜國平都坐在那里。

看到葉澤濤進門,牛常勝對著葉澤濤招了一下手道:“小葉回來了?我剛剛打了一個電話給楊品志,他說你已經離開。”

“嗯,路上信號不行,手機也打不通。”葉澤濤說道。

“是這樣的,縣委剛開過了一個會議,在國慶前要舉辦一個大型的表彰會,各鄉鎮都有一些名額,會上也決定了就你救人的事跡和春竹鄉老師們救助學生的事跡要大力宣傳,并且要求全縣學習你們的事跡,縣委宣傳部要派人來弄材料,你們一定要配合做好這項工作。”牛常勝在說這話時就想到了這事是高書記親自點名的時候,目光就看向了葉澤濤。

“弄材料?”

葉澤濤有些愕然,這事怎么弄材料啊,難道說是大家因為想看黃碟,結果睡晚了才現了那事?想到這事葉澤濤都感到有趣。

撓了一下頭,葉澤濤道:“主任,這事乍弄材料啊?”

牛常勝表情復雜地看了看葉澤濤,這才說道:“縣委宣傳部的同志就是吃這碗飯的,他們有經驗,你們到是配合好就行了!”看了一眼窗外,牛常勝道:“宣傳部的同志已經出了,應該很快就要到了。”

葉澤濤這才答應了一聲回到了座位上坐下。

牛常勝一直都在觀察著葉澤濤的情況,看到葉澤濤沉穩地過去坐了下來,心中感嘆一聲,拿著報紙卻是無法看進去。

想到官場上的人們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琢磨上意時,葉澤濤只能嘆息一聲。

今天的姜國平表現得很是平靜,整個上班的時間中都是表情復雜地看著葉澤濤,以前那種活躍的情況有了很大的改變。

葉澤濤雖然也在看著一張報紙,每一個人的表情變化同樣被他看出,辦公室里的情況他也有了一些明白,肯定是對于縣委表彰自己的事情有所刺激吧。

葉澤濤現在并沒有過多的去想大家的想法,從陰涼箐回來,葉澤濤的頭腦中久久回放著村民們的那種貧困,想到天氣漸冷了,許多的家庭卻要合一家的人蓋一床破爛的被子,更多的人沒有冬衣時,他的心中想的唯有如何改變陰涼箐現狀的想法。

想到了這些事情,葉澤濤就想到了自己春城的那個家里專營蘭花的同學,就想打一個電話去問一下。

站起身來,葉澤濤走出了辦公室,走到了鄉政府大院的一角,掏出手機開始撥打著電話。

葉澤濤并不知道的是他的一舉一動都進入到了一些有心人的眼里。

牛常勝的坐位正好對著院子,從樓上就看到了院內一角葉澤濤打電話的情況。

看到葉澤濤跑那么遠去打電話,牛常勝的眼睛就是一凝,心中就在想,這葉澤濤難道真的有著更大的背景?

縣委決定表彰先進的事情到了現在他仍然感到難解,縣委想轉移目標,扭轉形象,全縣有著那么多的好人好事都可以表彰,并沒有必要把葉澤濤這樣的人放到重要的地位上吧,這事里面透著的是一種高書記對葉澤濤的重視,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現在葉澤濤到底在與什么樣的人打這個電話呢?

回想著那次高震山到來的情況,牛常勝感覺高震山,包括那個龐輝與葉澤濤都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

牛常勝在這里懷疑,方怡梅何嘗不是在想著這事,她起來倒水時就看到了葉澤濤打電話的事情,值此鄉里關鍵的時候,每一個情況的生都很容易被大家與鄉里的調整聯系到一起,她更是非常關注這事。

如果葉澤濤的背后真的有后臺,一切情況就能夠解釋得清楚了!

方怡梅感到自己一直以來都忽視了葉澤濤這個人,也話葉澤濤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單純,他的背后藏著的是一個大大的人物!

鄉人大主任方明貴無意間就看到了葉澤濤的情況,端著茶杯坐在房間里面看著葉澤濤打電話時,方明貴那平靜的臉上現出了一種誰也說不清楚的表情。

葉澤濤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打電話的事情會引起那么多的人關注,他自己還以為自己是躲在這里打著電話,電話一通,葉澤濤就笑道:“胖子,最近在干什么?”

胖子名叫江朝偉,就是葉澤濤宿舍中一個相處得較好的同學,家里據說種植蘭花很是賺了一些錢,還開有公司,算是富二代。

接到了葉澤濤的電話,江朝偉哈哈大笑道:“你小子據說跑到了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去當鄉干部去了,怎么樣,回省城來,我安排幾個小妞幫你按摩一下?”

葉澤濤笑罵一句,找到了同學的那份情意。

聊了幾句之后,葉澤濤說道:“胖子,是這樣的,你上次講過一種叫‘盛世牡丹’的蘭花,不知現在是個什么價錢?”

聽到談起蘭花,江朝偉頓時激動道:“你怎么回到這花了,我告訴你啊,現在的這種花火了,大家都在談論著呢,你不知道吧,剛剛召開的一個花博會上,一盆這樣的蘭花賣出了一百五十萬的大價錢,那買來的人轉手之下就以二百萬賣了出去,火了!”

葉澤濤聽到這話,心跳都在加快,有些不確定道:“你不是說才六萬多嗎?”

“那是以前的價錢了,你不知道,這種開的花如同牡丹的蘭花太稀有了,幾次評獎中都拿到了大獎,不斷妙作下來,一下子就把價炒了上去,現在有人出價都找不到買處!”

葉澤濤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一種情況,心中就有些不安,自己那盆蘭花就放在人們隨意進去了宿舍,看來自己對那蘭花的重視不夠了。

葉澤濤在這里不安,江朝偉卻品出了一些味道,大聲道:“澤濤,你不會有那種蘭花吧?”說這話時他也有著不確定。

“胖子,我到鄉下去的時候,的確挖了五株正在開著這種花的蘭草。”

“什么?”江朝偉失聲道。

過了一陣,江朝偉大聲道:“你說地點,我立即趕過來,我告訴你,這花我包了,決不會讓你吃虧,不得讓給別人!”說完這話,江朝偉問了葉澤濤所講的地點,電話就掛了。

葉澤濤的臉上頓時現出了笑容,心中暗想這小子比自己還急啊!

回到辦公室時,葉澤濤的臉上仍然掛著笑意,一想到江朝偉急急趕過來的事情就好笑,這江朝品也是一個做事干脆的人物!

看到葉澤濤那高興的表情,大家的表情更加復雜。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