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要嫁人的初中生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送走了縣委書記一行,中學的事情并沒有人去管,全都交給了牛重忠去負責,今天的鄉里各村都來了不少的家長,學校顯得非常熱鬧。

對于鄉里的那些領導們來說,現在已是進入到了關鍵的時候了,縣委書記都親自來看了一下,相信要不了多長時間,鄉里班子的盤子就將定下。

暫時主持工作的副書記暢明偉話都沒有交待一句就匆匆趕向了縣城。

人大主席方貴財大有一種事不關已高高掛起的味道,一直都在縣城女兒那里住著,時不時才來一趟,人武部長蘇中全到是到縣里去開會去了,鄉里面現在已是無頭的狀況。

副鄉長們就更加亂了,機會就在這時,也都離開了鄉里。

就在高震山一行離開不久,鄉里面大大小小的領導們都找了不同的借口向著縣城而去。

看著空空的鄉政府,葉澤濤掏出香煙點燃,心中就在想,現在的官員到底有幾人是把心用來為老百姓服務上的!

牛常勝這個主任也穩不住了,也不知道他跑到了什么地方。

同一辦公室里面,這時只剩下了葉澤濤和方怡梅。

看到就連那姜國平都找了一個借口往縣上跑去了,這方怡梅卻沒有動靜,葉澤濤多少也感到有些奇怪,當然,他并沒有主動去詢問。

“澤濤,在想什么?”葉澤濤沒有詢問,反而是這方怡梅主動問了起來。

方怡梅現在也有些看不明白葉澤濤了,自從縣委書記高震山來到了春竹鄉把葉澤濤表揚了一下之后,方怡梅就有一種感覺,感到這葉澤濤這次可能會有一些好處得到。

難道葉澤濤就因為救了孩子們的事情拉到了高書記的這根線了?

方怡梅明顯對政治是一個敏感的人,她有一種感覺,這個一直沒被自己重視的葉澤濤可能會有一個大的飛躍。

心中一愣,用“澤濤”這樣的稱呼方式還真是少見,從方怡梅的嘴里冒出了這個稱呼就更加少見了。

抬頭看向方怡梅時,只見方怡梅今天穿的是一套裙裝,胸口微露,那白嫩的肌膚透著一種青春氣息。

葉澤濤笑道:“都去活動了,你怎么不見動靜了?”

嘆了一口氣,方怡梅道:“這次春竹鄉門的事情太多,我估計高書記對我們鄉很惱火,不進行一次大的調整是不可能的了!”

“鄉里的確需要盡快配上班子,不過,這事并不是我們這些小人物操心的。”葉澤濤笑著說道。

“高書記親自插手春竹鄉的事情了!”方怡梅的臉上現出一種怪異的表情。

葉澤濤一愣之下明白了方怡梅的想法,高震山對于一個鄉的班子配備根本就不叫插手,而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這話落到了方怡梅的嘴里,其意思就是說原來應該是基本議了一些人選,生了事情之后,高震山對于原來的那些議過的人選有了新的打算。

葉澤濤看了看方怡梅,有些明白她不再去活動的意思了,看來她背后的人已經回了她的話,這次的春竹鄉事情估計一般的人都不敢輕易來沾邊,這樣看來,方怡梅背后的那人應該也不想隨便沾上春竹鄉的事情。

這樣幾句話,葉澤濤多少有些明白,方怡梅的后臺并不硬,至少不是縣委常委中人。

“可能吧!”葉澤濤答了一句。

“你說這沒有背景的人怎么就那么難呢?”方怡梅問了一句。

這話葉澤濤還真是不太好回答,微笑道:“有碗飯吃已經不錯了,比起我的許多同學,很滿足了!”

沒有說話,方怡梅突然站起身來朝著外面走去。

葉澤濤現方怡梅的臉色很不好看,眼睛里面仿佛還有淚光閃動。

看著方怡梅那美好的身子已經快步走了出去,葉澤濤嘆息了一聲,他理解方怡梅的想法,亂了那么一陣,估計也付出了不少的東西,結果到了最后連一個黨政辦主任這樣的位子都沒有混上,心里面肯定憋悶得很。

辦公室已經沒人了,葉澤濤也不打算自己獨自一人守這辦公室,就算是上面的人打來了電話,找不到人的話,打板子也打不到自己的身上。

把門拉上,葉澤濤朝著中學走了過去。

今天那么多的家長跑來了學校,相信今晚上學生們的情況會有一些好轉。

一路上見到不少認識不認識的村民,大家都會熱情地與葉澤濤打個招呼,仿佛一夜間葉澤濤已經成了鄉里極受歡迎的人了。

走進了中學的大門,看到的是不少村民正在學校里面走動,更有一些村民扛著一袋米繳給學校,用以換取學生打飯的飯票。

四處看了一陣,葉澤濤走回自己的宿舍。

剛走到宿舍門口,葉澤濤就現有三個女學生正等在自己的宿舍門口。

抬頭看去時,只見其中一個女生顯得很是傷心的樣子。

“楊玉仙,你們有事嗎?”

那傷心的女學生就是那個貧困家庭的女生楊玉仙,葉澤濤問了一句。

聽到葉澤濤的聲音,三個女生全都抬頭看向了葉澤濤,那楊玉仙的淚水一下子就流了下來。

“進來說話。”打開門把三個女生讓進了宿舍。

一進入宿舍,那楊玉仙已是悲聲道:“葉老師,我不能再上學了!”

葉澤濤一愣,自己昨天不是送給了他們被子了,怎么又不上學生,問道:“怎么突然不上學了?我不是對你們說過嗎,要改變會運就得靠你們自己,對你們來說,改變命運的一條道路就是好好的學習,學到更多的知識!”

“葉老師,我爸讓人帶話來了,說是家里養不起我,要讓我回去嫁人了!”

聽到這話,葉澤濤真的是震驚了,目光在楊玉仙的身上看了過去。

還別說,這楊玉仙完全就是一個小美人的樣子,長得很是漂亮。

農村的孩子都成熟得早,沒聽到這話時葉澤濤還把她們看成是孩子,聽了這話再看向這幾個女生時,這才現她們的身形仿佛都已長開了。

可是,才十五歲啊!

“你才十五歲,怎么就嫁人了!”

旁邊一個女生道:“葉老師,我們農村十五歲嫁人的很多,家里窮,沒辦法的時候都會嫁人!”

看到她們把嫁人說得那么自然,葉澤濤有些無語了。

擦了擦淚水,楊玉仙道:“葉老師,我想上學,我不想嫁人!”

看著楊玉仙臉上現出的一種無助和渴望的眼神,再想到她們三個女生一直守在了自己的宿舍門口時,葉澤濤明白了,現在自己在楊玉仙的心中就是一個為她遮風擋雨的存在,她們的心中肯定是把自己看成了唯一能夠幫助她們的人。

自己現在就是她們的天,如果自己不去幫助她們,這天就算是完全塌下了!

“你家住在什么地方?”葉澤濤的心中已經做出了一個決定,他無論如何也不希望一個這樣的孩子失學。

聽到葉澤濤這話,本來已經無助的楊玉仙那眼睛里面頓時散出一種喜悅之情。

“玉仙家離這里有四小時山路!”一個女生說道。

看了看天色,葉澤濤站起身來對三個女生道:“你們都是一個村的?”

另兩個女生搖了搖頭。

“誰來代話的?”葉澤濤又問道。

“是我的三叔!”

在三個女生的帶領下,葉澤濤找到了正在那里繳學生糧食的楊玉仙三叔和她三叔的一個兒子。

知道葉澤濤就是救了孩子的鄉里干部,楊玉仙的三叔到是顯得很是恭敬。

“我叫楊根財,這個身上破爛的農民仿佛沒有見過多少世面,看到了葉澤濤就顯得有些緊張。

找了一處長條凳子坐下,葉澤濤了一支香煙給楊根財道:“玉仙的學習很不錯,如果繼續學習,她很有前途。”

抽了一口煙,楊根財那腦門上緊皺著的皺紋更深了許多,人本來就黑,這時仿佛已是愁成了一團。

干脆不坐凳子了,蹲在了地上道:“村里窮啊,每次繳來的孩子們糧食都是幾家人省下來的,能夠讓他們識幾個字已經不錯了,玉仙的家里,她的母親身體不好,沒勞動力,就她父親一個拉扯著二個孩子,她們家的小兒子也要讀初中了,這一讀初中就需要備上孩子的口糧,為了玉仙的讀書,借了不少的糧食了,玉仙如果嫁了人,可以還一部分糧食,也能夠幫助到家里,難啊!”

葉澤濤雖然知道孩子們貧困,到了這里那么一段時間,還真是沒有到過山村里面,想了一下道:“今晚我同你們到玉仙的家里去看看吧。”

點了點頭,楊根財道:“我繳了糧食就與你一道去。”

葉澤濤打了一個電話向牛常勝請了一個假,牛常勝現在亂他的事情也忙不過來,對于葉澤濤的請假也就同意了。

打完電話,看到楊玉仙站在那里可憐惜惜的樣子,葉澤濤微笑道:“既然你相信葉老師,葉老師就一定會支持你上學,只要你努力,不要說是初中,就是高中和大學,葉老師也會支持你!”

“真的?”楊玉仙不相信似的問道。

輕輕拍了一下楊玉仙的肩膀,葉澤濤道:“把心用在學習上吧,葉老師去你家一趟,一定讓你的父親同意你上學!”

看到楊玉仙禽著淚水的樣子,葉澤濤的心中很是難過,自己的力量到底能夠幫助得了多少人呢?

就在這個時候,葉澤濤突然生起了一種不擇目的向上爬的沖動。

葉澤濤感覺到自己的手中必須要掌握更大的權力,才能夠幫助到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抽著香煙,看著這忙碌著的村民們,看到的是大家那貧困的樣子。

春竹鄉必須要有一個大的展才行啊!

別忘了投推薦票,拜托!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