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眠之夜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回到中學,正好碰上學生打飯吃,葉澤濤拎著一個大碗去打了一碗飯,也就沒有什么好選的了,就只有唯一的一個炒土豆。

“小葉,到家里來吃。”中學校長的老婆是一個長得很胖的女人,熱情道。

“哈哈,正想沾點光!”葉澤濤也沒客氣,到了校長家挾了一些炒豆腐,抬著碗蹲在校長家的門前吃了起來。

鄉中學也就只能辦初中,學生有著好幾百人,算是規模不錯的一個鄉中學了,雖然是這樣,整個的中學卻只有幾間低矮的土房子做教室,學生們全都住在土基房里面。

一些學生已經在有不少小坑的場地上三三兩兩蹲著吃飯。

連一個像樣的操場都沒有!

吃完飯,幾個年輕老師聚在了一起,正在說笑中,葉澤濤也湊了過去。

看到葉澤濤到來,早就熟悉的幾個年輕老師笑道:“小葉,你們黨政辦不是有一臺影碟機嗎?”

葉澤濤一愣道:“怎么些?”

幾名老師的臉上現出一種怪異的表情,一個比較活躍的老師小聲道:“小周從城里租了一個碟子回來!”說到這里,做出一幅你應該懂的表情。

一個姓顧的年輕老師小聲道:“老李家的電視機我已借了,晚上抬來!”

葉澤濤這才明白過來,哈哈大笑道:“行,我抬來。”

“夠哥們!”幾個老師哈哈大笑了起來。

對于他們這些長期在深山里面的老師來說,還真是難得接觸那東西。

吃完飯,葉澤濤把黨政辦的影碟機果然抬到了小周的宿舍。

都是老師,還是擔心影響的問題,雖然萬事齊備,誰也不敢在學生沒有睡下之前去看。

葉澤濤這幾天一到晚上就沒事干,有一天那小顧去縣城,葉澤濤自告奮勇,代他上了一晚上的自習課,沒想到上了一晚上就成了學生們最歡迎的對像。

當時葉澤濤在學生們做完了做業之后就講了一段《西游記》。

這些鄉下的孩子根本就沒有聽到過這樣的故事,葉澤濤的口才又非常好,一下子就把學生們的心抓住了,每天晚上孩子們早早就把作業做完,就等著葉澤濤去講故事。

教室是土基房,中間用的是木板隔著,在其中一間教室里面講課,其它的教室里面都能夠很清楚的聽到。

教室里面一片昏暗,每一個孩子的桌子上都點頭一盞小小的煤油燈,這種煤油燈是用空墨水瓶做成,在蓋子上鉆一個眼,用牙膏皮卷一個小管子,里面裝上棉線插在瓶子里,瓶子里面裝上煤油,一點燃就能使用很長時間。

屋子里滿是嗆人的煤油味,看著孩子們渴望的眼神,葉澤濤講得很是上心,洪亮的聲音在這一間間教室里面回蕩。

每一間教室都很靜,孩子們的臉上現出的是一幅夢幻般的表情,每當看到孩子們的這種表情,葉澤濤都有一種想哭的感覺,這里太落后了!

那掛在樹上的鐵塊敲擊的聲音響起,葉澤濤也停下了所講的故事,看著孩子們興奮地議論中離去,慢步走出了教室。

搖搖頭,葉澤濤回到宿舍洗了一下臉腳,剛想上床時,突然想起了晚上還有一件事情要做,想到小周從縣城租來了黃色碟子時,葉澤濤年輕的心也有些激動。

重新穿上鞋子來到了小周的宿舍,進來才現,差不多整個學校的年輕男老師都已到來,五個人就擠在了小周的床上。

葉澤濤了一轉香煙,笑道:“今天人還來得真是齊啊!”

眾人頓時笑了起來。

小周看了一眼斜對面的學生宿,小聲道:“還得等一陣!”

大家又是一笑。

小顧這時看著火爐子上的一鍋熱水道:“先下點面來吃!”

幾個人把面條下了之后,一人抬著一大碗面條吃著。

雖然每一碗面條都沒有什么作料,可是,葉澤濤與大家一起吃著,卻也很是享受。

幾個老師忙著批改著作業,每一個人都很是用心。

看了一眼電視機,葉澤濤嘆了一口氣,這里根本就無法接收到電視信號,有電視機也等于沒有,很無聊啊!葉澤濤只能找了一本課本在那里看著。

時間慢慢過去,整個的校園里面全都是一片靜寂。

伸了一個懶腰,小顧伸頭看了一眼外面,把門一關,伸了一下手,有些興奮道:“行了!”

仿佛得到了號令,正在批改作者的老師們迅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小周把門關了起來,早已連接好的電視快打開。

小胡老師把燈也關掉道:“把窗簾拉上,別讓人現!”

都是年輕人,大家的眼睛就看著葉澤濤在那里忙活,這事還只有葉澤濤才能搞得明白。

碟子放進了機器,葉澤濤仿佛感到了大家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五個老師全都是農村出身,他們還真是很少接觸到這樣的東西。

時間慢慢過去,葉澤濤的眉頭就皺了起來,看向小周道:“你租的真是那樣的帶子?”

小周道:“老板說了的,剛從外地進來的新貨!”

時間又過去了很長時間,那電視機里面放出的全都是一片雪花,不要說是黃色的內容,就連內容都完全沒有。

幾個年輕人抓耳撓腮的滿心不舒服,對著葉澤濤道:“小葉,是不是機器有問題?”

“怎么可能,昨天才放了一次黨員教育的內容,機器沒問題!”葉澤濤肯定道。

說完這話,那個教物理的小林走上前去細細的察看了一陣,點頭道:“連接是沒有問題的!”

“肯定是機器的問題!”小周看向葉澤濤道。

葉澤濤也急了,說道:“我宿舍正好有一盤黨員知識教育內容的碟子,我拿來試一下。”

快沖回自己的宿舍,葉澤濤把那盤黨員知識的碟子拿到了小周的宿舍,把碟子放進去之后,那電視中已經出現了畫面。

看到碟子正常放了出來,幾個年輕人的臉上全都就成了苦瓜樣。

小周氣憤道:“***,敢騙我!”

葉澤濤笑道:“正好,鄉里有一個黨員知識的培訓任務,我還正無從著手,今天就算是一次培訓吧!”

再次試了多次,那租來的碟子根本就無法放出內容,大家也徹底死心了,在葉澤濤的要求下,大家抱著看什么不是看的想法,也都閑聊著看了起來。

把大家逼著坐在那里一直把碟子看完,葉澤濤的心中暗笑不已。

看著葉澤濤在那里收拾機器,小顧嘆息一聲道:“我靠,整個一晚上,竟然成了黨的知識培訓課了!”

小林揉了揉太陽穴道:“快四點了,我明早第一節課,整死人了!”

正說著,大家就聽到外面傳來釘釘鐺鐺的敲擊聲,聽到這聲響,大家全都閉上了嘴,小心地看著外面。

過了一陣,隨著這敲擊的聲音消失,小周搖頭道:“老牛!”

小顧道:“這計劃生育看來是把老牛害苦了!”

葉澤濤道:“我正想問你們這事,牛校長是怎么了,經常半夜起來東敲西敲的?”

眾人就是一笑,小林道:“還不是結扎搞出來的事情,上次鄉里要老牛家那女人去結扎,老牛媳婦打死都不去,老牛這人不錯啊,畢竟是黨員,又是校長,瞞著老婆偷偷就跑到縣里去結扎了,誰知識是碰到了哪根筋了,回來沒幾天就變成這樣了!唉!”

葉澤濤一陣愕然,還真是沒有聽過結扎也會生這樣的事情。

出了門,外面已是細雨連綿的情況,雖是秋天,春竹鄉已經非常陰冷,葉澤濤的身上打了一個冷勁,看了一眼那破敗、低矮的學生宿舍,就走了過去。

山風不斷吹著,耳中傳來的是那幢破敗的學生宿舍的吱吱響聲。

聽到這聲音,葉澤濤的心中就提了起來。

又走了過去,那吱吱的響聲就變得更加厲害。

風越來越大,葉澤濤感到今晚肯定要生一點什么事情。

沖回自己的宿舍,拿著手電筒就沖到了那幢房子面前,用電筒照去時,就看到屋子仿佛有些搖動。

看到這情況,葉澤濤就更驚了,朝著牛校長家跑去。

用力敲擊著牛校長家的門時,就看到牛校長披著衣服開門出來。

也沒多說,葉澤濤拉著牛校長就跑,一邊跑著一邊大聲道:“學生宿舍要被風吹倒了,快去看看!”

到了學生宿舍面前,那也吱吱的聲音更響,牛校長也吃也一驚道:“怎么會這樣!”

“快把學生搬出來,先搬到教室里再說!”

看到房屋有著搖晃的情況,牛校長急忙把一些老師叫了起來,大家把學生們叫了起來,全力幫著學生們搬離。

風吹得更大,學生們都不明白生了什么事情,一邊揉著眼睛,一邊跟著老師們搬著被蓋。

這幢房子里面擠滿了七八十個學生,大家花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就把被蓋搬出。

吱吱的聲音已經變得更大,風吹得更猛。

一陣大風刮過,大家的耳中傳來的就是一聲巨響。

只見那一幢學生宿舍轟然中倒了下去。

看著那倒下的房子,牛校長的嘴唇都在抖動,一把抓住葉澤濤的手,想說點什么卻無法說出。

葉澤濤同樣是一陣后怕,大聲道:“看看學生是不是全部出來了!”

清點了一陣人數后,牛校長激動道:“都活著!都活著!”

············新書上傳初期如同幼苗,老大們都呵護一下,能不能長成大樹靠你們了!推薦票應該有吧,收藏應該可以吧?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