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春竹鄉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在鄉中學的瓦房里已經住了好幾天,葉澤濤現在只能是搖頭,自己的到來不是時候,就在自己報到的第二天,鄉領導到縣里面去辦事,回來的路上生了車禍,一車子的領導全都死了。

鄉里沒有住房,暫時安排在這中學里面住著。

穿著球鞋,上身是夾克裝的葉澤濤朝著鄉政府大院走去。

雖是大院,其實就是一幢兩層的樓房,幾間低矮的平房圍在院內。

一路上撲鼻而來的是鄉村特有的那種牛馬糞的味道,扛著鋤頭的村民不時微笑看向葉澤濤,表現出的都是那種親切的意味。

走進黨政辦公室,里面是明顯破舊的辦公桌椅,葉澤濤走了進去。

從窗外透入陽光,葉澤濤瞇了一下眼睛,房間里面已經能夠看得非常清楚。

這次全縣招收的公務員較多,省大畢業的葉澤濤回到縣里考了這個公務員,最終以第一名的成績成為了春竹鄉的公務員。

沒辦法,誰叫自己沒后臺,要不是縣里需要自己這樣的第一名作為擋箭牌,搞不好根本就考不上公務員。

已經不錯了,沒背景的人,能夠走上紅道之路,這已是燒了高香!

拎水、燒水、掃地、抹桌子……

搞完了這些時,辦公室也開始熱鬧起來。

“小葉,我的茶都泡好了,謝謝啊!”辦公室唯一的美女方怡梅朝著葉澤濤笑道。

“小葉,年輕就是好啊!”黨政辦主任牛常勝笑瞇瞇走了進來。

“哈哈,起晚了!”辦事員姜國平嘴中說著這話,并沒有把遲到當一回事,端起茶杯道:“好燙!”

看到大家都到齊了,牛常勝臉色一整道:“都到齊了,說點事吧!”

葉澤濤急忙把筆記本和筆拿出,打開筆記本擺出記錄的樣子。

目光在三個手下的身上看了一眼,唯有葉澤濤在記錄的樣子,牛常勝看向葉澤濤的目光中有著一種滿意的神情。

“這次我鄉生了前所未有的重大交通事故,鄉里的主要領導都去了,這是全鄉的巨大損失啊!縣委政府對于春竹鄉的工作非常重視,在這關鍵的時候,我希望大家都必須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誰他娘的弄出了事情,鄉里決不答應!”

葉澤濤在筆記本上記錄著,寫下了一句“誰他娘的弄出了事情”,在那“弄”字上劃了一個圈,心里面卻在想著這次鄉上的事情,生了車禍之后,鄉里的領導班子還沒有定下來,一動就是一批人,牛常勝很有希望得到提撥,他比誰都上心這事。

牛常勝說了許多的事情,不外就是誰出了問題就會處理誰,開了短會之后,牛常勝就匆匆離開了辦公室。

這里牛常勝剛剛離開,姜國平就很是夸張在伸了一個懶腰道:“牛同志終于離開了!”

端起茶杯猛猛地喝了一口,看向坐在辦公室里的兩人道:“老牛同志現在很著急啊,鄉里死了那么幾個領導,他應該到縣里活動去了,你們也別坐在這里了,想到什么地方玩就去什么地方玩吧!”

“姜國平,主任在的時候你怕得要死,他一走就想逃班,小心我告你去!”方怡梅笑著說道。

哈哈一笑,姜國平道:“行了,行了,誰不知道誰啊,你是有后臺的人,遲早得調回縣里,我是沒希望了,就這樣混吧,走了!”

說完這話,姜國平已經走了出去。

辦公室里面一下子靜了下來,方怡梅對著葉澤濤道:“別聽他的,他現在正在活動得歡,牛主任如果上去了,姜國平就想當主任,你要小心他一些,這人不老實!”

葉澤濤微微一笑,并沒有答話,拿著手上的這些有關春竹鄉的資料認真看著。

“你這人真是的,那姜國平對你嫉妒得很,如果他當了主任,有你好看的!”方怡梅嬌嗔道。

“哈哈,我剛到鄉里來工作,誰當官都與我沒關系!”葉澤濤心里明鏡似的,這方怡梅也不是省油的燈,她的心里面同樣在想著當主任的事情,看她三天兩頭給縣里打電話的情況就知道,她的活動也來得厲害。現在是想拉攏自己罷了。

看到葉澤濤并沒有答理自己,方怡梅搖了搖了,對葉澤濤道:“管你的了,我也出去串串門!”

辦公室中更加靜寂,葉澤濤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身子一伸,靠在椅子上沉思起來。

春竹鄉很窮啊!

這幾天中,葉澤濤已經把春竹鄉的所有資料都找來看過,更是做了大量的筆記,對于整個鄉的情況已經有了全面的認識,越是了解,就越感到這個深處于大山當中的春竹鄉非常貧困。

嘆息一聲,葉澤濤在筆記本上再次寫了起來。

正在葉澤濤陷于沉思當中時,就聽到敲門的聲音。

抬頭看去時,看到的是一個身著中山裝,穿著球鞋的中年人站在門口微笑著看向他。

葉澤濤急忙站了起來,很是客氣道:“同志,你找誰?”

“鄉里今天不上班?”來人問道。

葉澤濤微笑道:“可能大家都有事出去了,您有什么事情?”

“我記得鄉里有一個叫黑木林的地方,那里有我家的祖墳,找了一陣也沒找到,想來問一下!”

葉澤濤微笑道:“你說的那名字在解放前是叫那名字,現在黑木林已經不叫黑木林了,叫井壩,我帶你去吧,一般人還真是找不到!”

聽到葉澤濤竟然知道,中年人的眼睛一亮,奇怪道:“我問了許多人都不知道,看你的情況應該不是本鄉的人,怎么會知道那地方?”

葉澤濤微笑道:“我正好研究過這鄉里的許多事情!”

說話間,葉澤濤已經走了過去。

中年人掏出香煙了一支給葉澤濤道:“你貴姓,真是麻煩你了!”

“我叫葉澤濤,沒什么麻煩的!”

兩人并肩向外走去,經過了幾個辦公室的門時,葉澤濤現所有的門都大開著,里面卻根本沒有一個人。

“呵呵,我進來就只見到你一個人在里面,真是有緣啊!”中年人哈哈笑著說道。

葉澤濤并沒有說同事們的壞話,表現得很是沉穩。

中年人看著走在自己身邊的葉澤濤,無話找話道:“聽說你們鄉里出了一些事情?”

“一點小事,沒什么大事!”葉澤濤微笑著說道。

看到葉澤濤并不想談鄉上的領導之事,中年人微笑道:“聽說解放前這里就很窮,沒想到那么多年了,還是沒太大的變化!”

說到這里時,中年人搖了搖頭。

出了鄉政府,一個三十來歲的壯漢走了過來。

葉澤濤看了他一眼時,那中年人微笑道:“我坐他的車子過來的。”

葉澤濤也沒有多想,朝那人點了一下頭,領著中年人向著鄉政府外走去。

通過介紹,他也知道了這中年人姓鄭,是從省城到來的人。

姓鄭的中年人對于鄉里的事情很感興趣,不時問著鄉里的情況。

談到鄉里的情況,葉澤濤點頭道:“鄉里面的確需要有一個改變才行,其實,鄉里還是有著很多可供展的地方,遍山的竹子就是一個資源,山里面的果子也非常不錯,風景就更加優美,大量的山貨也是一個經濟的來源……”

一談起鄉里的展問題,葉澤濤把自己這幾天中研究的許多內容就講了一遍。

“沒想到你對鄉里的情況那么了解,看來下了不少功夫!”姓鄭的中年人微笑著說道。

說話間已經來到了那個黑木林的地方。

葉澤濤指著山上道:“這就是黑木林了!”

一路聽著葉澤濤談論著春竹鄉的展辦法,中年人看向葉澤濤的目光中就透著贊許,心中暗想,真是沒有想到,這個小伙子想了那么多的事情!

葉澤濤其實也是憋得慌,分到這里之后根本就沒有一個可以傾述的對象,看到這個中年人很有氣勢的樣子,不知不覺中就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來到了黑木林,看著這個改名叫井壩的地方,中年人的臉上現出了激動之色,快步向著上面走去。

到了這里之后,中年人仿佛一下子就找到了路似的,順著山就爬了上去,一邊走一邊道:“不錯,就是這里!”

很快,三個人就來到了半山的一座陷于荒草中的孤墳前。

中年人爬下身子扒開了野草,只見那墳前有著一塊字跡都已很難看出的石牌。

認真看了一陣,中年人一下子就跪了下去,悲聲道:“后輩來看你了!父親來不了,讓我給你叩頭了!”

看到中年人悲傷的樣子,葉澤濤想了一下道:“我去借點工具來清理一下吧!”

說完這話,葉澤濤快步向著山那邊的一戶農家跑去。

雖然來的時間不長,這里的人對葉澤濤都非常熟悉,他很快就借了一把鋤頭和鏟子過來。

這時的中年人已經從悲傷中清醒過來,跪在那里不知講著什么事情。

看到葉澤濤找來了工具,中年人的臉上現出一種感激之情,站起身來就想接過鋤頭。

葉澤濤微笑道:“反正我也沒事,幫你搞一下吧。”

他是看出了中年人有些胖,估計要清理這野草有一定的難度,便主動幫忙起來。

那三十來歲的人不愛說話,接過了鋤頭就開始進行著清理,葉澤濤也用鏟子鏟了一些土忝上墳頭。

畢竟是許多年沒有清理的野墳,葉澤濤和那年輕一些的人花了很長時間才算把這墳清理完成,又給這墳頭忝了一些土。

看著面目一新的這座孤墳,葉澤濤道:“時間長了,應該重新修一下才是!”

中年人的目光在這墳上看了一陣,看向葉澤濤道:“你看我的事情也很多,不知能不能請你幫我一下,找點人把這墳圍一下,重新立一塊牌?”

這事求得就不太地道,葉澤濤的心中也是一愣,幫了半天忙,對方還提出了幫著修墳!

不過,葉澤濤這人也屬于那種熱心之人,想到這墳埋在這里那么多年都沒人來看,對方又事情多時,微笑著點頭道:“行,這事很好辦,請一些當地的人就能辦成!”

中年人聽到葉澤濤滿口答應,雙手緊緊握住葉澤濤的手道:“感謝小兄弟了!”

葉澤濤微笑道:“沒多大點事!”

送回了工具,葉澤濤陪著中年人下了山之后才現有一輛越野車停在那里,姓鄭的中年人坐進了車子,那年輕一些的人啟動了車子。

要了一個葉澤濤的手機號碼,又說了一個手機號碼讓葉澤濤記一下,做完這些,那車子已是快離去。

揮了揮手,葉澤濤一愣,錢都還沒有給自己,搞了半天還得自己墊錢啊!

搔了一下頭,葉澤濤苦笑一聲,這事搞得!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