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一:記住仕途的六道關卡4.第四道關卡玩關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玩是一個代名詞,人生的吃、喝、玩、樂,及時行樂都與這個玩字有關。如今,權力場上的三玩領導是大有人在。玩物喪志,這肯定是對的。身在權力場上的人,手中的權力是有魅力的,會吸引許多人與你交朋友。

你自己不想花錢玩,總會有許多人愿意為你埋單。這些人十分熱情,你不會玩,他們會手把手教你玩;你不想玩,他們會在你的身上培養出各種興趣。總之,你只要把持不住,就會很快中了人家的圈套。

有些人活著就是來做事的,我就是其中一個。我不喜歡跳舞,不喜歡打麻將,不喜歡呼朋喚友狂歡,不喜歡玩權力,不喜歡游山玩水……我這個人有太多的不喜歡。僅有的三個喜歡就是釣魚、抽煙和喝杯酒,僅此而已。當然,除了釣魚,我有時也陪我老婆去岳麓山玩。

我的釣魚歷史不長,大概90年代末開始,記得是有雙休日之后開始的。雙休日開始后,許多同學問我,兩天休息你干啥?我說,或看書,或看報,或看電視,還有陪老婆孩子。有的同學為了核實情況,在周末往我家里打電話,多次都被驗證。為此,他們建議我,周末不能總待在家里,到郊外去呼吸點新鮮空氣。從此,我就與釣魚結下了不解之緣。

我是一個能耐寂寞孤獨的人。每個周末就去釣魚,剛開始時釣不到。但我還是有點悟性的,釣了幾次后,就找到感覺了。有一天很冷,幾個釣魚的伙伴都凍走了。吃完午飯,我依然在釣。那天風大浪大,浮標都看不到,憑感覺,最后我釣了六條鯽魚。

釣魚,就得坐等,就得坐得住。一釣就一整天,不管能不能釣到魚。許多人問我為什么能待得住?

以前,我會說,坐在水邊,注視著浮標,心中的企盼與追求油然而生,忘記了時間,忘記了饑餓,忘記了炎熱,忘記了寒冷,忘記了煩惱,寄情于山水之間,讓自己與大自然融為一體,使自己處于一種無我狀態。因為我在追求希望,追求收獲,一天都是在祈盼當中度過。即使最后一無所獲,也非常輕松地過了一天。

隨著對釣魚的境界修煉,我現在已深知釣魚和享受釣魚,是絕對不同的。

釣魚的人,心在等魚,心只是在等待,在等那個魚咬鉤的時刻到來。心是活在下一刻的,是活在等待之中的,而不是活在此時此刻。所以,凡是在期待之中的人,都難免急躁些、煩亂些、痛苦些。

釣魚的人只重結果,而不重過程。而享受釣魚的人卻恰恰相反,只重過程,不重結果。享受的人,它的對象不是魚,心不在魚,不在魚的大小、魚的來去、魚的種類,而是在享受生命的那份真實,那份實在。享受的人,就活在此時此刻,就活在這份起初真實的剎那之中,而不是活在過去,活在對未來的期許之中。他沒有等待,沒有左顧右盼,沒有分心去關注別人的眼色,他不需等待,他就是現在。

享受就會快樂,等待就是痛苦。享受就是享受現在,享受現在就是重視生活中的分分秒秒,享受現在實質上就是享受人生的全部過程,每一刻都活在真實之中。而等待則只重視那個結果的到來,中間漫長的過程他都只是在做準備,他只是焦躁地在等待那個結果。他對現在沒有興趣,沒有情感,沒有感動,沒有愛心。他討厭過程太慢,他的愛和欣賞都是留給那等待中的結果的。他熱情、友善的面孔都是留給結果的,結果若不出現,你是休想見到他的笑臉的。當然,更不要說他會對現在有絲毫感動,絲毫愛心。他只愛結果。結果沒有了愛,便沒有了欣賞。

我們不僅要懂得享受,而且還要善于隨時隨地地享受。人生百年,多不遂愿;種種期冀,多成惘然。于是便苦了等待中的人,苦了切盼享受結果到來的人。活著只是為了享受結果,而結果有時卻是苦不堪言。即便是有好結果,也是在漫漫長夜中熬過后才等到的。當我們再去品味那遲來的結果時,才發現我們早已沒有了那份當時的心情。

人生本是由一系列的目標組合而成。有的人一生目標少得幾乎只有一個。而那個結果卻并不那么容易達成,那么,這就給那些只等待結果,只享受結果的人帶來了難度。人生苦短,在幾十年的風雨歷程中,很快便等白了少年頭。到那時,才翻然悔悟,原來等待是在空耗生命,等待是在浪費生命。

是的,常人的人生,快樂的日子太少了,幸福的日子太少了。要想改變這一切,只有兩種方式:一是改進到達目標的智力;二是變享受結果為享受過程。前者,對我們今天智力開發程度一般的人來說,離平穩地推進目標還相差太遠,我們在很大程度上還處于無知階段,對生命中的諸多變數根本無法悉數把握。后者,則是我們任何人都做得到的,只是你想做還是不想做的問題。人為何總感到苦多樂少,主要是不懂得對生命過程的體驗和享受。

要想提高生命的質量,我們就得提高享受的質量和頻率。美好的結果,我們不一定抓得住,正如魚不一定會咬鉤,咬了鉤也不一定保證能提出水面,提出水面也不一定能捉到簍子里一樣。天地間的變數的確太多,唯一能抓得牢的就只有過程。我們應充分享受每一次行動,享受每一個細節。

若我們只重結果,我們就會把結果看得太高,于是,結果便是一切,結果就成了生命質量的判別式,于是我們往往便成了結果的仆人。我們便會不顧一切,不惜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甚至動用一切虛偽的、殘酷的手段;如此一來,我們縱然抓住了結果,但我們卻會失去更多的東西。環境很快會對我們進行反擊,我們的喜悅很快便會蕩然無存。所以說,只重結果,只追求結果是可怕的。

歌者以歌唱享受生命,舞者以舞蹈享受生命,寫者以筆來享受生命,英雄以豪邁來享受生命。生命有如掛鐘,說停就停,誰也留不住誰,誰也等不住誰。星河浩瀚,人生苦短。為什么不快快享受我們有限的人生呢?擁有享受,才算是真正擁有了人生。

另外,我最喜歡一個人安靜地享樂,不要別人伺候。我是靜得下來的人。如今,許多當領導的人為什么退了休就受不了,他是因為在臺上和臺下的區別太大了。我就沒這個過程,我就這一個愛好。我從沒有享受別人伺候。

人不是機器,娛樂也是必需的。人們在繁忙的工作學習之余,免不了要休息、娛樂。這娛樂通俗地說便是玩,玩的名目繁多,形式各異。百姓需要玩,領導同樣需要玩。

不過,玩什么,怎么玩,的確有講究。這里說的另類“領導玩”,指的是隨意亂玩,譬如,“玩物喪志”、“玩弄異性”、“玩火自焚”。

明朝宰相張居正早就“英雄所見略同”。張居正身為萬歷的老師,以玩物喪志的古訓來教育和警示萬歷。隋代太子楊勇更是因為喜歡那一個小小的鎧甲在歷史上留下了罵名,近的如廣西一個地方的貪官把價值不菲的房產證和鈔票帶在身上,寸步不離。結果丟了自己的烏紗帽。

貪心十足,導致人格缺陷,人格缺陷導致行為輕浮,行為輕浮導致命運方向的錯誤,輕則碌碌無為,重則誤了卿卿性命,實在使人慨嘆。

因涉嫌貪污、挪用11801.5萬元住房公積金的湖南省郴州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原主任李樹彪,在郴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法庭上,他哀嘆道:“是賭毀了我!”由此,引出做一個好領導需要把住的第四關——玩關。

許多落馬的貪官從玩世不恭、玩物喪志到玩忽職守、玩火自焚,令人反思。

古人說:“逸則淫,淫則忘善,忘善則惡心生。”大凡貪婪者都好逸惡勞,放蕩縱欲,工作馬虎,喪失原則。他們受到享樂主義風氣的侵蝕,對事業不盡心,對工作不盡力,把心思和精力荒廢在貪圖安逸之中。

他們生活上高檔次,工作上低標準。只管挖空心思從公權中牟利,無視法定職責的嚴格界限,甚至為了揮霍公款和方便撈錢,擅自降低法定底線,肆意踐踏法律賦予的職責,嚴重不負責任,放棄履行職責,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而這一切都是刑法規定玩忽職守罪的顯著特征。

在現今權力場中,另類“領導玩”屢見不鮮。

玩物喪志。這是特指沉溺于某種嗜好。愛好人皆有之,而不良嗜好則害己、害國。比如嗜好賭博、嗜好酗酒等。沈陽市的大貪馬向東嗜賭成性,他不僅喜歡讀指導賭博的書(即使在中央黨校深造期間也隨身攜帶《賭術精選》、《賭術實戰108招》),而且勇于實踐,多次飛到澳門狂賭,一夜輸掉上百萬元。

“玩物喪志”其實是和“玩人喪德”連在一起的,它們出自《尚書》。大約在三千多年前,周武王消滅了商紂王之后,威德廣播四海。當時有人進貢了一只犬,威猛善斗,與當時中原的犬大不相同。武王很喜歡它。這件事被太保召公看在眼里,記在心中。退朝以后,他寫了一篇《旅獒》呈給周武王,文中說:“德盛不狎侮。狎侮君子,罔以人心;狎侮小人,罔以其力。……玩人喪德,玩物喪志。”意思是說:德行高尚的君王是不會輕視侮慢屬下的,不然的話就沒有人替他竭心盡忠了;輕視侮慢百姓,人民就不會擁戴他。……如果沉迷于女色,就敗壞了高尚的德行;迷戀于自己所喜愛的物品,就會喪失進取的方向。武王讀了《旅獒》,想到商朝滅亡的教訓,覺得召公的勸告是對的,于是把收到的貢品分賜給諸侯和有功之臣,自己則兢兢業業地致力于國家的治理和建設。

這個典故其實就是說明一個事實:“玩物”會“喪志”。歷史上就有大家耳熟能詳的因為“玩物”而“喪志”的典型。一個是吳王夫差,玩美人;一個是后唐主李存勖,玩伶人。最終還不是玩得失去了江山社稷?這些年我們國家處理的大案要案的主角中就不乏“玩物喪志”之人,有的沉迷于女色,有的為收集古玩字畫不擇手段,等等。

我們現在使用“玩物喪志”的時候,多用來警示:一個人如果醉心于玩賞某些事物或迷戀于一些有害的事情,就會喪失積極進取的志氣。“嗜賭”可以喪志,玩“儒雅”同樣如此。

有的腐敗分子以“雅士”自居,為了附庸風雅,要么用非法收入廣納名人字畫,或收藏珍貴古董,要么用公款出書或四處題字(自然要收錢或變相收錢)。這些腐敗分子為何玩“儒雅”?酷愛藝術者甚微,更多的是不懂裝懂,不雅裝雅,“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雅”中有利可圖也。玩“儒雅”不僅可以博得美名,且便于匿贓,比收錢財保險,還可蔭及子孫。胡長清以書法家自居,憑副省長威力,以字謀錢。河北省滄州原市委書記薄紹銓受賄的名人字畫估價約30萬元。“浙江第一貪”原溫州市鹿城區公安分局局長王天義,2002年5月27日,被以受賄罪判處死刑。

玩“收藏”。近年來,部分機關干部中悄悄興起了一股“收藏”熱。個別手握權力的領導們開始從貪財、貪色向貪古董和藝術品嬗變。這種變味的“收藏”,正在成為一些貪婪的領導聚斂錢財的新手段和新現象。以權“收藏”也是貪,這一點在法律上沒有爭議。然而,因為收“藏”比直接收“錢”更隱蔽、更模糊,因而貪婪的領導們感覺更安全。有人甚至認為,即使東窗事發,“收藏”的藝術品也難以計算到受賄數額之中,最多被看做“來源不明”。

據司法機關查證,在王天義來源不明的巨額財產中,“收藏”品的評估價值總計高達600萬元之巨!這些“收藏”品中有書畫作品195件,瓷器及西方藝術品27件,古董雜項1351件,其中不乏上乘之品。比如,價值24萬元的劉奎齡書畫作品動物四條屏、價值34萬元的齊白石《春山圖》、價值8萬元的19世紀法國銅鎏金豎琴紋托盤座鐘、價值24萬元的清乾隆斗彩團花罐、價值18萬元的“文革”郵票全套和紅特郵票全套等等。據查證,這些價格不菲的“收藏”品是王天義用受賄得來的錢購買,或直接由行賄人付款,或委托行賄人到拍賣行參加拍賣會后買來的。

玩弄異性。隨著性文明在大陸逐步推進,以性解放為旗號的性混亂則趁機推波助瀾,反映到干部隊伍中便是玩弄異性的穢風的滋生蔓延。“三光書記”林龍飛(福建周寧縣原縣委書記,其一大特點是把“看中的女人搞光”)便是玩弄異性的典型。一些領導對玩弄女人不以為恥,見怪不怪。據原云南省省長李嘉廷的情婦徐福英交代:“出去玩的時候,跟李嘉廷在一起的有些領導干部都帶女人一起來,那些女人大多不是老婆,而是情婦,大家一起吃喝玩樂習以為常了。”

玩火自焚。物極必反,享樂過度往往釀成悲劇。據報載,安徽省某縣財政局預算外資金管理局局長出差合肥時,因嫖娼索要發票,被賣淫女的男友當場刺死。無獨有偶,東北某市一學校突發大火。火災過后,市教育局下來調查,怎么也找不到該地區教育局局長,后來發現這個局長死在自家緊鎖的車庫的車內(車子開著空調,因缺氧窒息而亡)。車內還死了一名女子(局長情婦),這個局長因玩弄年輕異性而死于淫逸,這就叫玩火自焚,自食其果。

領導因另類“領導玩”而腐化墮落,貪婪者錯把“領導玩”當美夢,落入陷阱不能自拔。另類“領導玩”,必然導致經濟收入上的腐敗,必然利用手中的權力攫取不義之財,以滿足其需求,這已是實踐證明了的“基本規律”。

權力是一把“雙刃劍”。秉公用權,可以造福人民;以權謀私,就會禍害人民。古人云:“欲多則心散,心散則志衰,志衰則思不達”,“禍患常積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我用歐陽修《伶官傳序》中這句話來奉勸所有的人。

“玩物”要有度,不要“玩物喪志”。但愿我們的領導干部,對工作之余應該玩什么、怎么玩要慎之又慎,千萬不要“玩入歧途”,否則,不但傷了面子,損了形象,進而“玩”進監獄,“玩”掉烏紗帽,甚至“玩”掉腦袋,亦未可知!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