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委組織部長2 第六章 深夜私訪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晚上不需要注意形象,韓江林換了件寬松的衣服,出門前習慣性地照照鏡子。當年蘭曉詩訓練他時,要求每天早晨對著鏡子做幾十種笑的表情,曉詩說他可以出師的時候還說?:"老公,你的表演技能都可以進入一流演員的行列了。"下樓時,他想,自己還真是演員,與屠晉平在一起,明明各自心懷鬼胎,偏偏假裝若無其事,甚至還表現得異常親切。他莫名地搖了搖頭,對著黑暗的墻壁凄笑一聲。

出了樓道,他一路小心,生怕黑暗中再蹦出一個什么。

在紀委辦公室,除了紀委書記、副書記,辦公室的兩位副主任,還有公安局的一位副局長王茂林,屠晉平正和他們在打牌,紀委馬書記在旁觀戰。

屠書記邊抓牌邊對馬書記說:"把明天常委會那個議程給江林看看。"馬書記叫韓江林一起到他的辦公室,從抽屜里拿出一張紙遞給韓江林。韓江林掃了一眼,除了討論菜籃子補貼問題,都是例行的公事。出于對工資福利等切身利益的關心,韓江林問:"這菜籃子補貼是怎么回事?"

馬書記簡單地陳述清楚,補充一句:"貧困地區都是裸體工資,哪來錢補貼?"

"沒錢補還討論什么?"

"老干部們告到了省里,省里要縣里拿出一個意見。"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呀。"

話到此就結束,兩人靜默以對。看著寡言的紀委書記,韓江林心想,還真是性格決定命運,馬書記嘴緊,紀委工作已經成為他的工作標簽,無論在市里,還是下到縣里,長期在紀檢部門留任。韓江林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具有標簽性格為好,否則,將來的發展前途將會受到一定影響。

那邊收好了牌,歐成鈞過來叫兩位領導。屠晉平邀韓江林上了他的車,三部轎車開出縣委大院,穿過小巷朝城外駛去。

韓江林忍不住好奇,問:"屠書記,這是要到哪里去?"

小張代替屠晉平回答:"公安局王局長建議書記不僅要白天視察,晚上也時常微服私訪,方能發現白云發展的不足。"

韓江林心里直想笑,又怕笑出聲,把臉扭轉到一邊,心想,開著車這么轉悠,居然叫微服私訪,這么拙劣的主意居然有人提出來,還受到書記的采納,真不可思議。看來只要當了書記,什么主意都有人出,只要順著主意走,哪怕是一個弱智,也可以在書記位子上穩坐江山釣魚臺。

車子拐過一條小巷,一個小攤架子擋在路中間,書記的車停了下來。韓江林正想下車去挪動架子,王副局長已經跑步從后面上來,迅速挪開了架子。

屠晉平生氣地說:"這個爛架子多少次擋了上級領導的車,我大會小會說了也不知多少次,現在還在這里,真不知城管這幫家伙是干什么吃的。"

小張說:"城管對鄉下的百姓如狼似虎,對街上人是熟人熟事,不敢得罪他們。"

"城管隊要招一些勞改釋放犯,采取以強制強,以暴制暴,才能管下來。"屠晉平說這話時,稍微側了一下身,似乎在征求韓江林的意見。韓江林不作任何表態,因為他覺得屠晉平提出的是一個危險的主意。政府最根本的就是要解決兩件事,國計和民生,擺攤設點屬于民生問題,如果出于用車方便及衛生角度考慮,就對需要靠擺攤設點解決生存問題的居民采取強制性或者暴力行動,違背了政府執政為民、執法為民的制度設計。可是,如果不采取一點嚴厲的措施,個別居民又常把攤點擺超紅線,侵占的則是公眾利益。面對這種具體問題,政府往往面臨著兩難的困境。

車駛出白云郊外,野地秋風透過車窗縫隙飄進來,帶著清涼的氣息。路邊坐落著零星的樓房燈火輝煌,喝得醉醺醺的客人和小姐在廳堂里打情罵俏。

手機鈴響,小張接了電話后,把車停了下來,公安局王茂林副局長從后面的車上跑過來,拉開車門,一屁股坐在韓江林邊上。

屠晉平說:"在后面坐得好好的,上前來搞什么?"

"我有個想法要向屠書記匯報。"

"什么想法?"

"縣委政府決定利用國道發展馬路經濟,這是白云經濟發展的一個亮點,但是,公安局內部對這一決策既不理解,也不配合,外地老板在路邊店吃吃飯,玩一玩,局里時常派人來整一家伙,搞得老板們提心吊膽,不敢到白云來投資辦企業了。沒有投資,依靠白云自身力量,還談什么改革開放搞活?"王茂林這番話是典型的打小報告,告公安局主要領導的狀。屠晉平心明如鏡,臉上卻是不露聲色。做為主管一縣的書記,打小報告的人就是他的信息員,是他安插在下面的釘子,是無數的釘子讓他和下面的人緊密聯系在一起,如果沒有釘子,他就有可能被架空,失去了信息來源就等于失去了政治基礎。為了加強信息來源,有時候還會動腦筋安插釘子,對于主動投上門的信息員,他當然是來者不拒了。

"投資就要玩小姐嗎?我看這樣的老板不來也罷,"屠晉平嚴肅地說,"掃黃打非是政治任務,公安的同志保持政治上的堅定性,這是值得肯定的,這些年,別的縣把黃字寫過了頭,被新聞媒體曝光,領導受批評的不少,白云在這方面沒有出問題,公安局的同志立了功。"

如果不了解屠晉平的態度,一定會認為他在表揚公安局的同志。韓江林了解他的思想傾向,聽了這一番話,仍然覺得云里霧里。

最后還是屠晉平自己亮明了立場。他說:"不過,發展才是硬道理,政治上的堅定性,并不能改變白云的落后面貌,而一旦落后,則不僅僅是經濟落后,同時還說明改革開放的力度不夠,說明思想落后、意識落后,這就是為什么發達地區的經濟上去、干部也上去,而落后地區呢,經濟上不去,干部也上不去,上不去的原因嘛,歸根結底是政治思想的徹底落后。"

王茂林說:"有些縣公開要求公安不能查路邊店,縣委是不是也應當提出這方面的要求,不要弄得外地老板心驚膽戰的?"

"公安嚴格執法就是依法行政的體現,縣委不可能要求公安不執法,我們需要研究的是,要如何處理好嚴格執法和發展經濟之間的關系,在二者中間找到一個恰當的平衡點。今天叫韓部長一起來調研,就是想解決這個問題。"

韓江林不得不佩服屠晉平的老到,話說得圓滑,滴水不漏,這番大道理擺到任何場合、任何臺面都說得過去。但領導講話有領導的藝術,高明的領導會把傾向性隱藏起來,對這些領導的指示,下級必須做到學習貫徹,學習就是領會的過程,貫徹則是靈活執行。因為需要貫徹的地方和人很多,貫徹必須理論聯系實際,找到自己所需的辦法;層次低一些的領導,則往往會把重點和要點藏在轉折句的后面,長期受到機關思維熏陶的部屬,一聽都能明白領導指示的意旨,可以放心大膽地按著領導的指示辦事。按照這種思維套下來,下屬出了成績,則是領導指揮有方的結果;如果出了問題,對不起,既然你是融會貫通的結果,領導并沒有明確地指示,那么,你本人必須承擔由此造成的一切行政后果。正因為這樣,專注于領會領導意圖的萬金油們,不管面對哪一位領導、處于何等復雜的環境,他們都放的順水船,一帆風順;那些想辦點實事的人,由于缺乏悟性,也不注重官場權謀,一心一意努力干實事,結果往往費力不討好,成績是別人的,錯誤是自己的,任何運動到來,都把自己置于風口浪尖。

聽到屠晉平征求自己的意見,韓江林謙虛地笑著說:"我對馬路經濟是外行,法律知識也是普法學的那幾條,談不上什么意見,一切行動聽班長指揮。"

屠晉平打了一句哈哈:"韓部長,你這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呀。"

"經濟問題縣長們是專家,他們最有發言權。"

屠晉平斂起笑容,嚴肅地說:"我們還談不上發展經濟的問題,現在談的是營造白云經濟發展的良好環境。發展經濟、營造環境靠什么?靠的是人。政治任務一旦確定,干部就是決定因素,你這個部長就要研究怎么圍繞發展經濟用人的問題,把能夠貫徹縣委意圖、扎實肯干的干部用到關鍵崗位。"

王茂林一直以為韓江林是個擺設,對他從不正眼相看,現在聽到屠晉平這么說,頓時刮目相看,立即拍起韓江林的馬屁,說韓部長為人謙和,年輕有為,社會評價非常高。

有人在屠書記面前幫他敲邊鼓,這是難得的好事,但韓江林不置可否,在領導面前,靜默等于表明了自己的想法和態度。

沿著國道轉了一圈,回到縣城找一個僻靜的夜市攤點吃了夜宵,王茂林忠心耿耿地保護屠書記回宿舍,其他人各自散了。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