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委組織部長2 第一章 云上垂釣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韓江林剛走出閱覽室,手機鈴聲驟然響起。韓江林一看是班上一位同學的號碼,以為又是邀約喝酒的事,心里頗有些不情愿地摁下接聽鍵。

"江林,我想求你辦個事,你看行不行?"來自北原的一位同學誠懇地說。

"什么事?"韓江林用官員慣常的疑問語氣問。

"你和省發改局楊育昌處長的關系很鐵,能不能代我邀請他出來吃頓飯?我做東。"

"好啊。"盡管韓江林知道楊育昌每天的飯局排得滿滿的,仍然爽快地答應下來。爽朗的語氣能夠給人留下熱情、樂觀的印象。黨校一位老師說過,在公共關系中,熱情、樂觀、豁達、樂于助人、甘于奉獻是最基本的品質,也是個體在社會中取得成功的幾個必備要素。

這位同學松了口氣,連聲說了好幾個"感謝"。

離黨校培訓結束還剩最后十天,班上的同學好像變成了一只只秋后的螞蚱,要抓住最后的時光發出生命的絕唱,不是拜訪就是請客,每天忙得不亦樂乎。剛來那一陣,人前人后、時時刻刻都見到有人用電話遙控指揮家里的工作,把自己扮演成一個中心軸,好像離開自己地球就不轉了似的。死了張屠夫,不吃活毛豬。看到他們自命不凡的樣子,韓江林心里又好氣又好笑。這會兒見他們又是斷頭蒼蠅一般折騰,韓江林看在眼里,只覺得淺薄和可笑。養父說,做任何事情都要用腦子,傾聽心靈的聲音。對所有的人示好,等于對所有的人都不好。賈寶玉在紅樓里的女人堆里混跡,似乎所有的人都對寶哥哥情深似海,一朝大廈傾覆,所有的紅顏知己都作鳥獸散,寶哥哥落得個常臥青燈古佛旁。

在一派燈紅酒綠的混亂氣氛中,韓江林安靜地待在圖書館里,閱讀西方哲學家的哲學名著,不管是盧梭的《社會契約論》,還是邊沁的《政府片論》、奧伊肯的《生活的意義與價值》,以及德里達的《宗教》,其中的一些觀念,讓韓江林深有啟發。現代社會的政體正是在這些理論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閱讀這些著作,能夠讓他用一種理性的思維來看待關于政府、關于社會組織、關于民生權利等諸多問題。所謂用腦子生活,不僅僅是用自己的腦子,還需要借助于中西方哲學大家,以及偉大政治家的頭腦。在這方面古今中外都不乏成功范例。借助了孔子的思想,宋代的開國宰相趙普能夠"半部《論語》治天下";司馬光悟透了這一點,主持編修了《資治通鑒》,用前世的成功經驗和失敗教訓,給封建統治者提供治國參考。就個人的人生來說,一位偉人曾經說過,一個人心中有了二十位偉人的人生經歷和傳記,就能夠在社會上暢行無阻。后一句話從一個側面驗證了李世民所說的"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衰;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讀書就像是處于暗夜中的人,在尋找指路的星星,每一次閱讀都會使人眼睛為之一亮,心胸豁然開朗。

韓江林穿過花園,一直想著那位同學請吃飯的事情,忽然心里冒出一句——臨死的人抓住救命的稻草。如果借最后幾天表達一種普世的善意,處處留情,有可能是一種廣種薄收的結果,關鍵時候抱住一棵粗壯的大樹,或許在以后還能夠獲得源源不斷的樹蔭。

誰最有可能是這棵遮天蔽日的大樹呢?韓江林覺得必須用發展的眼光看問題,像潘建民、林敬業副書記這類老關系,只需要經常地培培土,鞏固一下基礎就行。目前最緊要的是發展新關系,這種新關系還得是當前緊要和迫切的、能夠發揮現實效用的關系。用腦子搜索了一番,一個名字突顯出來。劉副廳長?!他幾乎叫出聲來。如果不是剛才那位同學的提醒,他幾乎會錯過這一重要的關系。

韓江林馬上掏出手機給楊育昌打電話,說:"楊兄,我們書記、縣長十分感謝你和劉副廳長對白云工作的大力支持,委托我安排一下劉廳長,你看怎么樣?"

雖然是自己想進一步發展私人關系,韓江林借用了書記、縣長的帽子,托了對白云工作大力支持的幌子,聽起來就名正言順了。韓江林說"安排",不說請客吃飯,在他人聽來有吃飯的意思,還有其他別的意思。如果單純地說請吃飯,不僅顯得俗,話說白了,萬一劉廳長不愿意接受宴請,事情就沒有了回旋的余地。

楊育昌十分高興:"好啊,我向劉廳長介紹了你們白云的情況,也說到了你,劉廳長很感興趣。"他同樣不說劉廳長對韓江林感興趣還是對白云感興趣。

"這件事就拜托老兄牽線搭橋了。"韓江林語氣懇切地說。

"什么時間、定在哪里?我順便把廳里的其他同志請來,大家都見見面。"

韓江林心里一笑,心想,楊育昌在研究關系學上,又俗了一些。如果他和劉廳長建立這個關系是一朵美麗的花,花兒需要綠葉配,楊育昌無疑是最好的綠葉之一。因為楊育昌自己也希望與劉廳長的關系更密切一些,借助于促進韓江林和劉廳長這層關系,同時拉近了他自己和劉廳長的關系。但綠葉過多,花兒就會被綠葉掩蓋,沒有散發芳香的機會,韓江林的一番苦心、一番忙活都白費了。一件事物能夠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無非要具有新、奇、特幾個要素。同樣,一個人要給對方留下良好的印象,新、奇、特也是至關重要的,平平常常一個大路貨,抬頭可見的常人,誰會感興趣呢?如果要達到這幾個要求,請劉廳長吃一頓飯,那就太平常了。處于劉廳長這種地位的人,幾乎每天都有人請他吃飯,一年下來,他在飯局上認識和接待的人不下千人。一個上了年紀、思維能力強過記憶力的中年人,哪里還記得在觥籌交錯中認識的煙朋酒友呢?

韓江林不便否定楊育昌的意思,笑著說:"吃飯是小事情。天華山正是滿山滴翠的季節,清煮冷水魚味道特別鮮美,這個星期天,可不可以請劉廳長到天華山釣釣魚,或打打獵?"

楊育昌在電話里笑了起來:"江林,你的鼻子真像狗一樣靈。你怎么就知道劉廳長喜歡釣魚?"

韓江林得意地笑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彼怎么知?無非眼觀耳聞。在別人吹牛的時候,韓江林喜歡安靜地坐在一旁傾聽,并不發言。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別人天南海北漫天胡侃的時候,有關異地的風土人情、官員的風流韻事或者喜好,都被韓江林搜集儲存起來。劉廳長的愛好就是楊育昌吹牛的時候,不經意間吹出來的,這時候正好派上了用場。

韓江林也不明說,嘿嘿一笑道:"天機不可泄露。"

楊育昌也笑了:"我看你這個組織部長不光明正大,專搞地下工作。"

韓江林說:"專家提出干部考察不僅要考察八小時之內,還要考察八小時之外。考察八小時之內可以正大光明,考察八小時之外,不搞點地下火力偵察,怎么能夠得出真實的情況呢?"

楊育昌一怔,倒吸一口冷氣,說:"恐懼。"

"為人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像楊兄這般正直的人,難道還害怕一點小小的、也許并不到位的監督嗎?"

楊育昌得了轎子,馬上順溜爬上去,把胸脯拍得嘭嘭響:"咱老楊為人一身正氣、兩袖清風,要是考察到位,監督到位,咱這種老黃牛早已平步青云了。"

韓江林笑道:"這次我就讓楊兄平步青云一回。我要邀請你和劉廳在云上垂釣,這種境界恐怕'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喲。"

"劉廳上次到青海考察的時候,當地朋友曾經邀請我們到青海湖垂釣。云上垂釣,莫非你要邀請我們上喜馬拉雅山垂釣?"

"喜馬拉雅山上只有化石魚,我沒有特殊的手段能把化石魚激活,不過,邀請你們上天華山天池垂釣,我還是能夠辦得到的。"

楊育昌歡天喜地:"這是個好主意,我先向劉廳匯報,你制定一個詳細的方案,當然,主要內容就是上天華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考察旅游發展情況。"

韓江林心道:巧借名目是官場生存最緊要和最基本的手段之一,我不僅借一個名目,而是要借兩個、三個冠冕堂皇的名目和理由,讓劉廳看了方案,感到下南江考察于公于私都無法拒絕。

晚上,韓江林制定了一個詳細的行程方案,苦心孤詣思考的就是讓劉副廳長在玩得開心的同時,如何把南江的項目,把他在南江的政績工程在不經意間展現在劉副廳長眼前。方案上只是大致行程,韓江林心里另有一套方案,包括劉副廳長一行在哪里停步,抬眼會看到什么東西,在哪里吃飯,上什么菜,韓江林都作了詳細的安排和演練。方案制定得越詳細,心里就多一分從容。當然,這一份方案是不能拿給劉副廳長和客人看的。隨著思考的深入,韓江林覺得方案中需要改進的環節還是很多,于是整夜在床上輾轉反側。

同寢室的同學半夜驚醒,問:"江林,你整夜不睡,莫非墜入情網了?"

韓江林輕聲笑應:"沒有啊,墜入情網我會在夢里笑的。"

"酸葡萄心理讓你品嘗苦酒。"

"暫時吃不到的葡萄,咱不會把她組織過來吃嗎?"

同學淺淺一笑,很快沉睡入夢。韓江林睜大眼睛望著迷蒙的窗,默念一聲:墜入情網。對啊,人際關系不就是一張情網嗎?官場中人充滿期望和費盡心機編織的,不就是一張關系網么?俗話說,關系就是生產力,如果能夠通過這次活動,把劉副廳長網羅進自己的關系網里,這可是一筆巨大的資源。從實際情況看,劉副廳長不可能給南江上千萬的大項目,但對于南江這樣的鄉鎮,一年能夠有一兩個一百、兩百萬的項目在省發改局立項,不僅夠南江喝一壺,而且對于提升韓江林在白云乃至于市里的政治分量,都是一個不可小視的籌碼。想得越深,心里對這次考察的期望值越高,韓江林感覺像躺在一葉輕飄的小舟上,整整一夜都不能安眠。

第二天上課,楊育昌給韓江林帶來了喜訊,說劉廳長最近參加一個重要的方案評估,弄得身心疲憊,正好想找個清靜的地方垂釣休息,聽到韓江林的邀請,立即爽快地答應這個星期去,唯一的要求就是輕車簡從,不要驚動市縣。

韓江林的心幾乎要從嗓子眼里蹦出來,心道,好啊,輕車簡從,這正是自己所期望的。如果隆重地下去考察,像劉副廳長這種級別和這么重要的部門,市縣還不得重視起來,派重量級的領導陪同,他一個小小的剛提起來的副縣級干部還能夠靠得上嗎?即使劉副廳長把他帶在身邊,市縣的領導也會認為他不知天高地厚,反而會影響以后的政治前途。

韓江林把方案拿給楊育昌審查,讓他幫忙看看有什么不妥當的地方。楊育昌說:"你只管安排就好,只是有一點建議:領導休息也是工作,方案沒有安排順便考察一下南江的項目什么的?難得劉副廳長有機會到南江,不加以利用是資源浪費啊。"

楊育昌的想法與韓江林不謀而合。韓江林笑道:"南江的項目和資源就在天華山上,到了天華山,等于請劉副廳長走進了南江發展的項目庫。"

楊育昌拍著韓江林的肩,意味深長地笑道:"好,好,好。"

韓江林被他的笑弄得不好意思了,問:"意思是我可以按照這方案安排了?"

"行!"

"兩人吃甘蔗,各吃一頭。楊兄負責請劉副廳長大駕出行,我負責安排南江方面的接待。"

轉眼到了星期六。早上七點半,楊育昌和一位釣友準時開車到黨校接韓江林。等韓江林上了車,楊育昌介紹說:"這位是白云的組織部長——韓江林,我這位老弟為人十分俠義,以后到白云有什么事,只管找他。這位兄弟姓施,做的生意和他的姓一樣,承包公路工程。"

施老板側身伸過手來和韓江林用力一握:"施展,現在承包了南原到北海的高速公路工程,請多關照。"

"施展,老兄這名字取得好,響亮,有韻味。"

"老爸姓施,老媽姓展,據說是黑包公手下展昭的后代,于是給我取了這么一個名字,希望我施展才華,大展宏圖,我卻沒有給他們爭氣。"

楊育昌笑道:"南原的公路建設進入了一個高速發展的時期,施兄這叫生逢其時,正可以大展宏圖。"

施展說:"大展宏圖的是兩位老弟,我也希望你們大展宏圖,以后可以給老兄更多照應。"

"老兄客氣了。"兩人同時說。車轉回發改局,劉副廳長等候在大門一側,三菱吉普車輕輕靠近劉副廳長停下。劉副廳長上了副駕駛的座位,韓江林恭敬地叫了一聲"劉廳長"。劉副廳長笑著和韓江林握了一下手,說:"韓部長,我對天華山是向往已久,一直沒有機會過去看一看。"韓江林謙虛地說:"我們工作做得不好,基礎條件差,沒有引起領導的重視,捧著金碗要飯。"

劉副廳長抹了一下頭發,說:"這不能怪你們,這與國家、省里的發展目標、投資導向存在一定的關系。前幾年以發展農業、發展工業為主要目標,現在,我們要把發展的方向轉到與生態有關的項目上來,重點發展生態農業、生態工業,特別是發展文化旅游和生態旅游,像天華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以后就是發展的一個重點和亮點。"

一番話說得大家頻頻點頭。

楊育昌說:"以后天華山的發展就像我們劉廳的發型,屬于重點投資的對象。"

劉副廳長哈哈大笑:"天下大亂,發型不能亂。"

車里的緊張氣氛一掃而光,談話變得輕松起來。劉副廳長戴一副眼睛,面容清瘦白凈,一副書卷氣相。韓江林頓時對這種書卷氣感覺親切起來。他自己也常被人說書生氣,每每聽到這種評價,心里特不舒服,心想,讀書是一個人進步的首要條件,也是一個民族進步的階梯,還從來沒有聽說過人具有書生氣是壞事,只有不思進取的民族,才會對書生氣充滿不屑。反過來說,正是因為教育資源稀缺,很多人沒有得到讀書的機會,才使得書生氣成為稀有品質。

說話間到了南江,車子從崎嶇的山間鉆出,蜿蜒清透的清水江呈現在眾人眼前。劉副廳長眼前一亮,說:"山清水秀,空氣新鮮,渾身輕松。"

"南江山美、水美、人更美,"韓江林適時地說,"一方山水養一方人,南江的姑娘個個身材窈窕,南江美女在全省都十分出名。"

"哦?"劉副廳長好奇地輕叫一聲,認真觀察著從窗前晃過的姑娘,說,"此言不虛。"

"人美不稀奇,可貴的是我們南江姑娘心靈美。"

"哦,心靈美是看不透的,它需要外在的表現形式,說說南江姑娘美在哪里?"

"穿著打扮啊,還有她們手里的繡工,特別精致,富有創意。"

劉副廳長來了興趣:"哪里可以看得到?"

"我們把南江老街建成了民族服飾銀飾一條街,琳瑯滿目的民族飾品成為南江一道亮麗的風景,國內外研究民族工藝和服飾文化的學者絡繹不絕。"

"苗族服飾被稱為'穿在身上的史詩',我今天倒是要看一看,這'史詩'是怎么解釋的,都表現什么內容。"

"衣服再美也沒有靈氣,劉副廳長借口看衣服,其實是想看穿苗服的美女吧?"

劉副廳長嘿嘿一笑,說:"服飾要看,人也要看。只有把服飾和人和諧統一起來,才構成文化,構成靈動的美景。"

楊育昌說:"日本作家川端康成先生為了看美女,走了二百多里山路,那位出了名的美女還出了門,讓大作家撲了個空。我們來到美女如云的南江,欣賞美女只是移步之勞。"

韓江林見小小計謀得逞,頗有幾分得意,指揮施展把車往鎮招待所的方向開,順便向劉副廳長介紹起南江的歷史:"南江最早開發是朱元璋派兒子用兵云南的時候,那位王子帶兵路經南江,見此地處在水陸交通要道上,于是派兵駐扎,做為兵丁糧草轉運的中轉站;到了清代,清水江木材貿易不斷發展,安徽商人不斷涌入,帶來了徽商的建筑風格,這種建筑曾經是南江建筑的普遍風格,后來,因為戰亂、火災等原因,徽派建筑受到毀滅性的破壞,逐漸衰弱,到如今只作為一種歷史的見證保存有幾座家祠和商會會所。"

"建筑和服飾是一個地區歷史文化的重要載體,千萬要做好保護工作。"劉副廳長說。

車駛進老鎮政府大院,只有龍林鎮長在院子里等候。韓江林事先已經交代好,接待工作要做到自然周到,整個過程都要讓劉副廳長感到是輕松自然的一次郊游。下了車,韓江林把龍林介紹給劉副廳長,說:"這是我們年輕有為的鎮長龍林。"劉副廳長和龍林握過手,仍然興致勃勃地詢問民族服飾工藝一條街,及服飾文化的情況。龍林對自己所處的位置把握得很準,知趣地把劉副廳長身邊的位置讓給韓江林。龍林的這一表現讓韓江林十分滿意。

青石板老街狹窄擁擠,街兩邊的小店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民族服飾和民族手工藝品。銀飾店閃亮的銀色,精美的裝飾令人耳目一新。三三兩兩的游客在店里選購商品,為老街增添了不少人氣。韓江林邊走邊提心吊膽地觀察店里的游客,生怕露出什么破綻。前一段時間他們花大力氣打造民族商品一條街,此時街面上的興旺人氣則是昨天剛剛精心打造的。韓江林聽到游客中有人說苗語,驟然一驚,回頭望了龍林一眼。龍林淡定地給了韓江林一個暗示——一切都是有意的安排,請韓江林放心。劉副廳長被銀飾店里的商品吸引,拿起一個鏤空銀手圈仔細觀賞。

細如發絲的銀線經過精心加工,曲卷成銀手圈上一朵朵精美的銀花。劉副廳長問中年男店主:"這是你的手藝嗎?"

店主用口音濃重的本地話回答:"這是我自家做的,自產自銷。"

"你怎么學到這么好的手藝?"

"小時候跟爺爺和父親學,長大后又到外面拜師學藝。"

韓江林說:"劉師傅參加過省里組織的民間手工藝大賽,獲得金獎。"

"手藝精湛,"劉副廳長說,"民間工藝師是民族文化的靈魂,要好好保護。"

走進民族服飾店,劉副廳長饒有興致地欣賞粗樸奔放的刺繡服飾,臉色漸漸凝重起來,說:"人們常說民間文化缺乏創造性,其實,這是一種誤解。你們看,這店里的每一件衣服,每一個圖案,哪一個不是繡女親手繪制出來的?哪兩個圖案是一模一樣的?與工廠的機械化大生產批量產品相比,民族服飾和民族工藝的每一件商品都是具有獨創性的藝術品,都價值連城,值得珍藏。"

韓江林說:"剛開始的時候,沒有注意到對民族服飾和手工藝品的保護,國外研究民族文化的學者紛紛涌入,采購民族服飾商品,民間工藝人見民族商品有市場,也大肆進行收購和販賣,許多具有重要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的民間工藝品流失海外,老百姓也沒有獲得什么實惠。現在,我們強調要轉變觀念,由賣服裝飾品轉變為賣文化,賣它所包含的文化價值。而對于一些具有歷史價值、又不可復制的商品,則做為母本收藏進鎮民族服飾博物館,陳列展示,以供人學習研究。"

劉副廳長高興地說:"你們有這種意識,說明真正認識到了民族文化的意義和價值所在。這對于保護民族文化,發展文化旅游都是一個極為重要的路子。"

一行人邊欣賞邊探討民族文化的保護路徑問題,韓江林趁機就南江民族服飾博物館的修建、民族文化保護項目,以及文化旅游開發構想等,一一向劉副廳長作了匯報。

參觀完吳氏家祠,劉副廳長望著一江清水向東流的氣勢,說:"背后蒼山如海,遠望江水長流,把家祠選址于此處的人,必定有著深厚的文化涵養。"

"據說,設計、督促修建這座家祠的是一位民間隱士。"韓江林說。

"詩說,'唯有隱者留其名',實則隱者哪留什么名,他們的智慧都留在了這種宏大、富麗堂皇的建筑上了。"楊育昌說。

龍林說:"我們想把吳氏家祠打造成集家祠文化、建筑文化、風水文化為一體的文物建筑,目前的保護資金只保護了一個外殼。"

劉副廳長想了想,說:"不能單獨考慮修繕吳氏家祠,同時有四座家祠存在于一鎮的,目前在全國還沒有發現,可否考慮把南江打造成家祠文化研究中心,以及民族和諧文化示范基地?"

韓江林附和:"對啊,我們原來只有朦朧的想法,劉廳長這么一提點,給我們指點了迷津,南江以后就按照這種思路發展,力爭打造成為著名的文化景區。"

"對,"劉副廳長說,"你們可以按照發展文化旅游的思路,搞一個統一的規劃,然后逐一把項目報上來。"

目的達到,韓江林和龍林興奮得幾乎跳了起來。韓江林深吸一口氣,告誡自己得意不能忘形,要穩重,于是表態道:"我們一定按照劉廳長的要求進行落實。"目的也已達到,眼看日頭已高,韓江林問龍林:"午餐安排在哪里?"

"船上。南江條件簡陋,請劉廳長到船上風味餐廳嘗嘗清水江鱖魚,下午上天華山天池,體驗云上垂釣的感覺。"

"桃花鱖魚,清水江名菜,已經讓我饞涎欲滴了,下午還有更美的節目——云上垂釣,想起來就有飄飄欲仙的感覺,南江真是一個充滿神奇魅力的古鎮啊。"一句話說得大家都笑了起來。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