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委組織部長 第11節

11

第一次走進蘭曉詩家,韓江林見到了蘭曉詩端莊清秀的母親劉文芝,眉目間綻放著醫生常見的寬和慈祥。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愛,她看了韓江林幾眼,就喜歡上了未來的女婿。

父親比母親理性得多,蘭槐和女兒挑中的未來女婿進行了一番正式談話,向他詳細分析了蘭曉詩的情況。聽起來就像一份商品介紹或者一份投資分析。他事前已經從楊卉那里聽到了蘭曉詩的身體情況,對未來岳父所提的問題有充分的思想準備,沒有絲毫猶豫就答應了永遠呵護蘭曉詩的要求。蘭槐見韓江林忠實厚道,對韓江林較為滿意。蘭家人正式接納了韓江林。

每到星期天,蘭曉詩回家,韓江林就從南江鎮上來與蘭曉詩會面。那個衣冠楚楚的英俊小伙子原來是蘭曉詩的哥哥蘭東進。這個外表俊秀的瀟灑哥哥卻是全家人心里永遠的痛。據蘭曉詩說,小時候,她和哥哥一起到文昌宮玩耍,路旁古樹枝上附生一根漂亮的藤蔓,從古樹上垂吊下來,紫色的花兒漂亮異常。蘭曉詩說藤蔓花兒好看,站著戀戀地看,不肯離開。蘭東進為了逗妹妹高興,自告奮勇爬上古樹采摘藤蔓花,從橫亙的古樹枝上往回走時,腳底一滑,從樹上掉進樹叢。一根樹枝扎進了蘭東進的腦袋。經過醫生搶救,蘭東進撿回了一條命,腦子的思維區出現了問題,他能像正常人一樣說話,但不能正常思維。

蘭曉詩已經決心照顧哥哥一輩子,這是她愿意回到家鄉的真正原因。從某種意義上,她選擇上無老,下無小,"空前絕后"的韓江林,大體上也是出于照顧哥哥的目的,如果不是為了照顧哥哥,她絕對會選擇比韓江林更優秀的小伙子。

接近事物才能了解事物的真相,蘭家并非外界所說的那么強大,更非人們想像的美滿幸福。看到蘭家對蘭東進的寬容和無奈,韓江林在感動的同時,心想,老天給人們一個美好生活的同時,常常會把魔鬼藏在幸福里面,要人們一同接受。他時常想起托爾斯泰在《安娜·卡列妮娜》中的經典開場白:幸福的家庭都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臨近年關,蘭曉詩暫時放下手里的工作,幫助媽媽準備過年的東西,找出更多的時間陪伴韓江林。

生命在于運動,關系在于活動。蘭曉詩對韓江林的升遷規劃了一條美妙的曲線,蘭曉詩把它叫做升官路線圖。圍繞著升官路線圖,蘭曉詩搞了一個詳細的策劃方案。韓江林不相信蘭曉詩的策劃,他說,按照你的策劃,組織部長,縣長都唾手可得,計劃不如變化,未來的事情如果能夠預料,官場中人都有升官的欲望,人人都規劃升官路線圖,你不坐收漁利了?

蘭曉詩說,策劃必然依賴于一定的條件,特別是升官的策劃,可變因素更多,并非適應所有的人,我了解你韓江林,也了解白云的情況,在你的升官路線圖中,融入了我的智慧和愛心,和你肩并肩朝著這一目的努力,這些重要的前提條件是策劃實現的保證。

在升官路線圖中的第一步,升官的第一個目標,蘭曉詩列出了兩種可能方案,一種是目前吹出的風聲,他任南江鎮黨委副書記,政府這邊職位不動,依然擔任科技副鎮長,這是下策;中策是通過做領導工作,在張勝波明確調離的情況下,能夠以副鎮長代理政府工作;上策是爭取組織提名他作為鎮長候選人,在年后舉行的鎮人代會中選舉通過,當上鎮長。三種不同的結果,在稍后的鄉鎮換屆選舉中,目標預案相應發生變化。如果只能達到下策或中策,鄉鎮換屆選舉時,他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爭取擔任鎮長,在兩年后的縣級換屆中,韓江林沒有進入縣級后備干部名單,也就沒有機會進入縣級班子考核人選。如果能夠實現上策,鄉鎮換屆他就有機會擔任書記,在兩年后的縣級換屆中,極有可能作為不滿三十五歲的年輕干部進入縣級班子。俗話說,文憑很重要,關系不可少,年齡是個寶。如果他在擔任縣級干部時不滿三十歲,那么前途將一片光明。

作為策劃的一部分,蘭曉詩開始帶他到領導家拜訪。她從小受到家庭環境的耳濡目染,加上天生悟性高,對官場潛規則把握得準確到位。韓江林對年前上領導家有些不好意思,建議不如年后再去。蘭曉詩說,拜訪分兩種情況,對非常熟悉的領導,放在春節后拜訪,那是給上輩和前輩拜年的意思,表示對上輩的尊敬,如果和領導關系還不到那個程度,一般放在年前走一走,對領導表示尊敬,也是掛一個號,讓領導記住的意思。

走不太熟悉的領導家,韓江林心里別扭,有些不情愿,說,不熟怎么好意思去呀,要是人家給臉色怎么辦?

蘭曉詩對他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循循善誘,一回生,二回熟,在白云縣里,雷公不打上門客,我還沒有聽說給客人臉色的,再說我是蘭曉詩呀,從小是這些阿姨看著長大的乖孩子。

蘭曉詩說起小時候,臉上流露出得意的笑容。韓江林后來體會了蘭曉詩這個名字的品牌效應。在樓下按鈴時,主人聽到鈴響,怒氣沖沖地問,誰呀?一聽到是蘭曉詩,說話的聲音變得像夜鶯一樣動聽,熱情地從樓上迎下來。

上主要領導家拜訪,帶的東西少了,韓江林不好意思,要多買些東西,提在手上沉實好看,底氣足一些。蘭曉詩說,你不是去買官,送那么重的禮干什么?領導提名提拔年輕干部,一般分為四種情況,一是領導個人非常欣賞提拔對象的才能,二是干部在群眾中有較好的基礎,屬于群眾推薦,三是礙于情面關系,相互交換,還有一種情況就是你所說的,赤裸裸的賣官,領導收了錢辦事這種情況。

韓江林說,我能力不差,還有群眾基礎,屬于領導欣賞的人選,那還去費事干什么?

你出眾的才能得到哪個主要領導欣賞了?蘭曉詩纖纖小手輕點韓江林額頭,我看你是一棵朽木,只有我蘭曉詩還有耐心,看能不能廢物利用,雕成一個什么活寶。

蘭曉詩得意地大笑。

笑后耐心地說,能力是基礎,培養是關鍵,培養的情況也不同,有培養成專業干部,有培養成奴才,永遠只能當自己的下屬,還有一種就是扶上馬,送上程,通過小步快跑,給培養對象一塊更廣闊的天地。

韓江林說,說得頭頭是道,你是書記和組織部長,干部都在你的掌握當中?

領導藝術、政治學這些大學課程不是出自政治家之手,大多出自專家之手吧?

韓江林說不過蘭曉詩,只是他仍然覺得上領導家提著點東西輕飄飄的,要送就送重禮,不送就干脆什么也不帶,太少了提在手里不好意思。蘭曉詩說,領導哪看得上你這東西,你上門走一走,認一個門,像古時考中進士的人向主考官認個門生,表示忠心的意思,領導還需要你這東西呀,他們缺的只是心,干部的忠心,群眾愛戴之心,同事的友愛之心。

你抱著目的提著東西上領導家,好比釣魚下魚餌,一條魚只需要少少的一點魚餌,魚兒就上鉤了,你的目的達到了,如果你把一塊幾十斤重的魚餌塞進鯉魚的嘴里,鯉魚還不被你噎死呀,如果把幾斤黃金塞進鯉魚嘴里,鯉魚只有兩種辦法,逃走或接受,魚兒逃走,你的目的落空,如果魚兒上鉤,但魚兒死了,你損失餌料不說,定然因為巨額投資沒有回報,同樣傾家蕩產。小伙子,千萬別做弄死魚兒,鬧得人財兩空的傻事。

這個時候,韓江林以一種解剖的目光看著蘭曉詩,不明白她漂亮的腦瓜子里究竟裝著些什么,竟然把世事分析得這么透徹。

韓江林跟著曉詩,幾乎認識了白云所有的關鍵人物。活動關系幾乎就像一場經典的上門推銷人才活動。蘭曉詩真不愧是策劃高手,除了打曉詩品牌之外,她還準確地推銷韓江林的賣點,一個是重點大學的閃亮學歷背景,二是月亮茶場,還有大家對韓江林被紀委審查的事心照不宣,領導們都覺得愧對韓江林。經過紀委嚴格審查合格,證明是一個經得起組織考核的干部,這竟成了韓江林政治履歷中的一個亮點。

上領導家拜訪時,曉詩除了買一些時尚的東西,還不忘讓他帶一點茶葉。韓江林對自己茶場生產出來的茶葉不那么自信,說,這怎么好意思送人?

曉詩說,這哪是送茶葉,是送你經營的月亮茶場名片。

偶爾也取笑他,月亮茶場產品來自天上,人間難得幾回品,能夠滋陰壯陽的玉兔牌、嫦娥牌茶葉。

韓江林聽了這話就害臊,說,你也這么俗呀?

曉詩狡辯道,這不是俗,是時尚,目前最為流行的時尚元素,如果我連這一點都不懂,還怎么搞出雅俗共賞的宣傳策劃?

在這樣深層次的精辟交流中,他對蘭曉詩佩服得五體投地,心里越來越迷戀她了。

應對各種場面,應付外界的復雜關系,蘭曉詩面面俱到、從容不迫。哥哥卻是蘭曉詩心中永遠解不開的一道結,每當蘭曉詩出門,蘭東進總是牽著妹妹的手,親自把妹妹送到大門前,淚水汪汪地與蘭曉詩告別,最后忘不了交代一句,曉詩,早點回家,別貪玩。哥哥的深情厚誼讓蘭曉詩潸然淚下。兄妹手足情深,韓江林也一次一次被感動。這時,他和蘭曉詩手牽著手,默默地穿過長長的老街。遠遠地回頭,仍然看見蘭東進站在門口遙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