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委組織部長 第05節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5

幾天以后,韓江林接到組織部通知,到南原市委組織部集中培訓。市委派往寧波掛職的鄉鎮干部共一百人,每人向市委組織部培訓中心交了一百元培訓費后,培訓中心給學員下發了一套從南原市招商局弄來的項目資料,加上市委組織部印發的一套《掛職干部注意事項》,就是培訓的全部教材。培訓中心主任說奉部領導旨意授課,拿著《注意事項》講了二十分鐘,整個培訓活動圓滿結束。韓江林卷起材料跑出教室給蘭曉詩打電話,電話鈴響,他心里陡然緊張,擔心蘭曉詩掐斷電話。沒想到蘭曉詩不僅接了電話,聲音還帶著高八度的熱情:領導。

韓江林受到感染,調侃道,怎么不叫大領導?鄉長上管天文,下管地理,左管農民的糞桶,右管百姓的撮箕。

蘭曉詩像一只歡快的鳥兒,聲音委婉柔媚,怎么想起打電話了?

我日日月月時時刻刻分分秒秒都在心里不停地撥打你的電話,你,沒有聽到嗎?

蘭曉詩沉默了一下,說,天曉得你撥打誰的!

見個面怎么樣?我會告訴你撥打誰的電話。

蘭曉詩調皮地說,我等著領導接見,大領導一直忙,沒有給我任何機會。

我在南原,已經安排時間接見你,怎么樣,定個地點吧。

蘭曉詩略帶夸張地驚呼,你在南原?現在?稍事沉默,說,吃飯時間還早,你先過來坐坐。電話里指明了"曉詩策劃工作室"的位置。

韓江林立即招手叫了一輛的士往指定的地點趕,看看到了地點,開窗搜尋,抬頭望見了"曉詩策劃"的廣告牌,覺得事情有往預定的方向發展的預兆,心里一樂。下了車正要尋找上樓的通道,身旁彎腰指導工人制作廣告牌的人轉身莞爾一笑,來了?馬上就好。

韓江林驚訝地打量著蘭曉詩。蘭曉詩把裹滿油彩的披風一卷,看什么呀,沒見過西洋鏡嗎?

蘭大小姐真不賴,上得廳堂,下得廚房。

蘭曉詩用手肘輕輕碰了他一下,狗嘴不會長象牙。

小小的親密接觸讓韓江林心里非常溫暖,愉快地說,狗嘴長象牙是怪類,蘭大小姐干粗活證明城鄉一體,社會進步。

蘭曉詩來一個漂亮的轉身,得意地笑著領韓江林上樓。韓江林本來就十分欣賞蘭曉詩出類拔萃的氣質,此時望著窈窕美麗的背影,怦然心動,心里的愛慕又添了幾分,大有非蘭曉詩不娶的想法。蘭曉詩說,我請了兩個江西老表幫我們制作廣告牌。

策劃公司就是廣告牌制作公司?

蘭曉詩臉微微一紅,別說得那么難聽嘛,進入這個市場不容易,我們正在擴展領地,由平面廣告向立體和多媒體廣告發展。

走進二樓策劃工作室,一個戴眼鏡的女孩坐在電腦前。蘭曉詩風趣地介紹自己的合伙人,鄧媛媛,我的合作伙伴,正式的職位是曉詩策劃副總經理。

鄧媛媛審視著韓江林,嗔叫道,蘭姐。

韓江林,南江鎮鎮長,我的家鄉父母官。蘭曉詩又介紹韓江林。

這介紹讓韓江林覺得別扭,心想,曉詩也未能免俗,故作嚴肅地糾正,副鎮長。

介紹領導的時候,不都是把副字去掉么?

在與美麗女士見面的隆重外交場合,正職就是正職,副職就是副職。

鄧媛媛不覺又多看了韓江林幾眼,聽著他們斗嘴,抿著櫻桃小嘴竊笑。

蘭曉詩塞給他一把材料,這是我們新近做的一個策劃方案,看看。脫掉了舊外套,露出亭亭玉立的身姿。韓江林說,別趕鴨子上架,我管百姓撮箕糞桶有一套,廣告策劃是思維盲點。

領導接見下屬,不批閱文件怎么成?蘭曉詩端茶上前,說,誰沒有盲點?只要不盲目。

韓江林說,領導親自視察一般開匯報會,口頭匯報,領導調研要是都隆重收羅文件,轉一圈下來,領導不得壓垮、累死?

領導為人民服務練就了鋼筋鐵骨,高壓不垮、蒸煮不爛、千錘百煉不扁,響當當一粒銅豌豆。

鄧媛媛插了一句,群眾抬著,下屬捧著,女人供著,這才是領導!

兩個女孩變著法兒扁他,韓江林大叫冤枉,質問,領導有那么多好處,你們咋不當領導?

兩人相視而笑。蘭曉詩坐到電腦前,你等一會,我改個東西后再去吃飯。

韓江林翻著材料,這是南原河上游天星橋景區的電視宣傳策劃方案,創意奇特,視角新穎。靈機一動,說,曉詩,能不能給天華山旅游搞個策劃方案?

蘭曉詩說,好呀,你把項目、投資、宣傳方案這些東西給我。

韓江林搖搖頭,我只有一個初步的想法,畢竟我還沒有那個權力。

在其位,謀其政,等你主政南江,我們再商談。蘭曉詩在商言商的架勢把韓江林鬧了個花臉,掏出手機給王磊打了個電話,小磊子,我在南原,上次說的天華山開發方案,搞了沒有?

王磊說還沒有,兩人聊了一會,韓江林說中午一起吃飯,王磊問明了地點,就掛了電話。

一會兒,王磊像風一樣闖進來,左看看右瞧瞧,驚奇的目光落在鄧媛媛身上,夸張地說,南原街頭美女越來越少,原來都藏在深閨里忙事業。鄧媛媛滿臉羞紅。蘭曉詩打抱不平,小姑娘臉薄,哪經得住色鬼這么看呀!王磊矛頭迅速轉向蘭曉詩,人家小姑娘,莫非你是老女人了?蘭曉詩臉一紅,省點口水吧,你。王磊說,好,眼前的可餐秀色咱沒希望了,咱省點嘴,等會兒大口喝酒,大塊吃肉。

誰說你沒有希望了?我們媛媛還沒有朋友,蘭曉詩問,想吃什么?

王磊說,唉呀呀,曉詩,白云人哪有問客殺雞⑶(意思是問客人殺不殺雞,表示虛情假意。)的呀!

蘭曉詩想了想說,我請向博士開車過來,我們到南原河邊吃魚。說著撥打向博士的手機。

這句話對韓江林無異于當頭一盆冷水,心整個掉進冰窟,涼透了。

王磊看了韓江林一眼,說,江林,今天怎么整個一只瘟雞樣?拿出當年霸著蘭曉詩的雄勁來呀。

蘭曉詩不干了,你說什么?誰霸誰啦?

王磊知道說錯了話,耐性地把韓江林當年的情癡模樣夸張地描述了一遍,感慨萬端,曉詩呀,誰要追求你,他要和誰決斗,可憐冰心一片,換來春光無情呀。

蘭曉詩羞澀地白了韓江林一眼,他什么時候向我表白過愛情?誰不知道他和楊卉青梅竹馬?

王磊張大眼睛瞪著韓江林,沒有表白嗎?江林,這就是你不對了,你不表白愛情,又堵塞言路,霸著不讓我們表達,什么意思嘛,莫非想讓肥水流入外人田?

誰是肥水?我看你是缺肥腸吧,等會兒炒幾個肥腸叫你滿嘴滴油。

正待出門,蘭曉詩的手機響了。向博士說他有一個手術,脫不開身。韓江林正想著向博士的事,聽說他不來,暗暗松了一口氣。向博士已經是有車一族,而他還是窮光蛋一個,在這場愛情的角力中,他明顯處于劣勢,心里頗感不妙。

打車來到南原小炒一條街,到底是女人精于算計,所點小炒非常合口。韓江林見蘭曉詩額頭香汗直冒,很是憐香惜玉,扯一張紙巾遞過去,蘭曉詩接了,并不言謝。這一細節和親昵,讓他感覺光明之燈并未熄滅,愛情仍存在希望。

下午,韓江林懷著一點點的愛情希望,坐上了開往杭州的火車。在車上思念著蘭曉詩,韓江林恍然覺得火車開往天堂的方向。事實上,火車確實是開往有"人間天堂"美譽的杭州。

在浙江掛職的三個月時間里,韓江林每天給蘭曉詩打一個電話,蘭曉詩總是用一種淡定的語氣說話,以至于韓江林千言萬語無法訴說,澎湃的激動找不到表達的時機。他在漫長的思念中覺得度日如年。

在某一個寂寞的午后,韓江林接連收到蘭曉詩發來的三條信息,就是三個問題,第一個,如果愛人不能生育,你還能夠沒有任何怨言、至死不渝地愛她嗎?

韓江林沉迷于愛情的幻想中,沒有多少現實的想法,給出的答案是,愛情是男女雙方純粹的心理感受,應當與孩子無關。

第二個問題,如果孩子和老婆同時落水,你先救誰?

面對這個類似于腦筋急轉彎的問題,韓江林心里直樂,只有女人縝密的心思才會想出這般問題。他回答,如果有了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只能在天上尋找答案。他復加了一句,這種問題好比"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

第三個問題,如果你妻子要求一切聽她的,你能夠耐心地說服她嗎?

這幾個問題不僅考智商,還考起情商來了。韓江林雖然隱隱地覺察到蘭曉詩這幾個問題暗藏著某種目的,但仍然認真地回答,家不是講理而是講情的地方。

回答了三個問題以后,韓江林撥打蘭曉詩的電話,想問問她為什么會想到這么奇怪的問題。蘭曉詩沒有接聽電話。第二天,韓江林再撥打蘭曉詩的電話,里面一個聲音機械地回答,該用戶欠費停機。直到他掛職期滿回到南江,再也沒有撥通過蘭曉詩的電話。

莫非我的答案讓蘭曉詩不滿意,中斷了和我的聯系?韓江林百思不得其解。仿佛愛情的青鳥展翅而去,他倍感憂傷。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