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委組織部長 第04節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4

第二天早餐時,韓江林在街頭隨手翻著一本地攤文學,恰好有一篇談到如何創造人生機會的文章,作者筆法粗略,充滿厚黑學的味道。作者說,露面即機會,交往即機會。作者舉了兩個例子為證,唐朝一著名的大臣原是一名馬夫,當他牽著高頭大馬雄赳赳接受唐玄宗檢閱,唐玄宗大為驚異,認為養馬養得這么好,做別的一定在行,很快把他從馬夫隊里調到身邊。另一個是清朝的和珅,他在站崗時,乾隆皇帝經過,看到他年輕英俊、氣質不凡,把他調任為貼身侍衛,之后他一路升遷。他一向善于舉一反三,心想,如果自己不是在領導身邊工作,哪能那么快就得到提拔呢?他吐了一口氣,決定排除任何的恐懼,上政府辦串串門,露露臉,尋找機會。

一樓行政科大門敞開,行政科長劉大志伏案填寫財務報表。先前在政府辦當秘書,韓江林經常幫張縣長報賬,與劉大志接觸最多。

劉科長,韓江林熱情地叫道。大志把眼睛從表上移到韓江林臉上,手并不移開表格,江林,有事嗎?

劉大志還是當年的態度,手掌財權便以為找上門的人,眼睛都盯著他的錢,防人像防賊。韓江林不和他計較,說,特意來看看老兄啊。劉大志不領情,淺淺一笑,又埋頭填表,不再和韓江林說話。韓江林套不上近乎,自覺沒趣,告辭出門。劉大志這才說,江林,經常來玩啊。韓江林依然報以一個燦爛的微笑。

經過劉誠副主任辦公室,劉副主任在和一個上訪的老干部談話,韓江林正猶豫著要不要打招呼,劉副主任早已看見了他。

江林,劉誠老遠伸手迎上前,容不得韓江林躲閃了。劉誠的笑容讓韓江林沒有了先前的緊張。劉誠要倒茶,韓江林說,我自己來。

劉誠攔住他,回到娘家就是客,哪有讓客人倒茶的規矩!劉誠對老干部說,老人家,你的事情有機會我請示領導,好不好?

韓江林心想,在辦公室工作,還真要能夠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自己在這個崗位上能不能做到這一點呢?

劉誠擺出老領導關懷下屬的架勢,詢問了一些他的近況。兩人漸漸融洽起來。韓江林找到了一種回娘家的感覺,心想,難怪領導下選⑵(候選人被指定下到基層參加選舉。)都要放在祖籍所在地,那里有根、現實的人脈。

韓江林把想去寧波的想法向劉誠提出后,問,我知道政府這邊掌握一個名額,不知道定人了沒有。

這事老大負責,你直接找老大。

政府辦的人叫縣長換了幾種叫法,早先根據電影里的叫法,縣長叫一號,順著往下,二號、三號,三號縣長多少和女人的例假有關,他不干了,多次對秘書們提出批評,后改叫縣長為頭。茍政達調來后,茍縣長叫起來就是"狗頭",這種稱呼誰叫得出口?不知哪位靈機一動,把茍讀成"句",稱茍縣長為"句頭"。南原話夾雜著濃重的鼻音,句頭聽起來像"豬頭",茍縣長老大不快。縣委那邊把劉書記叫牛頭,茍縣長卻不愿意被叫"狗頭"、"豬頭"。辦公室的秘書不敢擅叫茍頭什么的,只好改叫老板,老大。

老大忙,我們鄉下人見老大就像見皇帝那么難。韓江林不習慣稱縣長為老大,只不過順著劉誠的口氣叫罷了。

劉誠看了他一眼,沒想到你也會幽默了。一邊撥打茍縣長的手機,一邊熱情地說,我幫你聯系一下。看到劉誠和茍縣長那么隨意,韓江林突然想起,劉誠是茍縣長點名要進政府辦的人,兩人的關系非同一般。

老大在牛頭那里商量個事,稍等一會。劉誠給韓江林續水,說,老弟,你要年齡有年齡,要文憑有文憑,前途遠大。

劉誠一番誠心誠意的話,他聽出了另一番意思。機關中人習慣見勢而行,不會給扶不起的劉阿斗更多的熱情和關照。說話間,茍縣長拎著手提包匆匆走過門口,劉誠領著韓江林尾隨跟進辦公室,說,小韓有事找你。

茍縣長整理著桌上的文件,問劉誠,財政局蘭局長來了沒有?

劉誠說,我打電話催他。給了韓江林一個暗示,讓他抓緊匯報,出門時順便把門關上。

韓江林誠惶誠恐地在茍縣長辦公桌對面坐下,小聲叫,縣長。茍縣長親切地問道,小韓,有什么事?

韓江林忐忑不安地把想法說出。茍縣長沒有說話,拿起電話摁下號碼,組織部施部長嗎?掛職名單定了嗎?還沒定?韓江林怎么樣?他在南江負責天華山茶場開發,我們想從浙江引進科技楊梅試種,韓江林專業對口,嗯,好,你們研究一下。

縣長對他這么了解,韓江林有點受寵若驚了。

茍縣長掛了電話,說,我們計劃對天華山進行綜合開發,你搞茶場算是帶了一個頭,這次去寧波要帶項目去,研究引進科技楊梅,這幾天你搞一個可行性報告上來,去吧。

從縣長辦公室走出來,韓江林像六月喝了冰水般舒暢。想象中無比復雜的事情竟然一個電話就敲定。原來所謂的復雜,不過是憑空臆想出來的罷了,領導本身不會把事情弄得復雜。同樣,某些事情復雜,大多是人為造成的。

走出政府辦公樓,韓江林習慣地仰望了一眼深藍的蒼穹,昨晚的蹲守使他覺得世態炎涼,心靈灰暗,備感卑微,此時此刻,自己猶如一只翱翔天空的鷹,眼前展現出無垠的天空。卑微只是手段,是技術,人的靈魂必須保持高貴的姿態。吳傳亞的話言猶在耳。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