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黯然避嫌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佳佳臉上罩了層冷霜,長脖子直直扭在一邊,雙手抱臂冷言冷語道,“莉姐的表弟那個什么戴總來過了,說多少次了,你就沒有放在心上,事情你管不管面子總要給的,我一個女人家怎么招呼嗎?”

侯衛東笑了笑,輕擰了吧妻子的臉蛋,呵呵道,“你還真是為朋友兩肋插刀,你說你從北京回來消停過沒有,在嶺西你串幾家門,秦省長、祝部長家的門摸得比我還熟。”

佳佳忽的打開侯衛東的手,

“你別狗咬呂洞賓,我還不是為你鋪路嗎?你現在位置上去了倒撇清偉大起來,眾人拾柴火焰高,我們現在有靠得住的人嘛,我恩一層關系容易嗎?你說這話對我簡直沒心沒肺。”

侯衛東也不好馬上嚴肅,妻子的話句句在理,想了想,在客廳轉了幾步道,“戴福成沖著高速工程,我不敢許他,秦省長的面子也不能不給,我記得上次你說你們財政局要建市會計培訓中心,這不大不小,行的話就給他吧。”

佳佳才露出些喜色道,

“戴總剛才放那一張五萬的購物卡,我不收,莉姐又親自打了次電話,說是“好歹是給我些面子”,人家省長夫人巴巴的指望著我們,一點忙不幫,我也不好說話,高速競上競不上,看人家造化運氣了,會計學校的工程就算我們一個姿態,你表態,那我和老賀,不,和賀局長商議一下,財政局給市委遞個報告,你簽閱一下。”

侯衛東點了點侯曉佳的額頭,教訓的口吻道,“你市委書記太太去遞報告,是什么影響?按照程序吧,先遞給天明同志,他是分管財貿口的常務副市長,到我哪里我就是順手的事了。”

佳佳仿佛過了一個關口,立馬興奮起來,吻了侯衛東一口,低聲道,“我去給你熱杯牛奶補一補,你快去洗澡,我等你。”小佳的手一邊已經在侯衛東身上摸索了。侯衛東搖頭一笑,天上不會掉餡餅,也不會有無緣無故的牛奶,喝了人家熱得牛奶就要出力那個啥了,夸張苦笑道,“真受不了你的熱牛奶,我每次也不白喝啊,剛都想把我推出門去,現在恨不得拉著上床,先說好,秦省長、莉姐那里幫一次忙可以,好處你分文不要沾,工程上的事,一定要公事公辦。”

佳佳有意回避公事,咬著銀牙,羞嗔道,“你們男人真是賤骨頭,對你好一點也不成,對自己老婆那個就沒了用似的,在外偷吃不知道怎么撒歡了呢。”侯衛東是有心病的,也不繼續玩笑,乖乖的沖澡去了。

星期天市委市政府機關里的人,有時間的都去了競標現場,這是茂云市有史以來最公開的招標,專家組成員都是臨時抽簽決定的,專業是一方面,市委意圖醞釀最為重要,市委要求考證各個施工單位實力、項目歷史等,最終三個標段名花有主。

胡銘南旗下的兩家公司各得一段,李晶曝了大冷門,也出乎意料得了一段。侯衛東在市委辦公室知道了開標結果,馬上打電話給胡銘南,

“**,恭喜你,你們公司中標了啊。”

胡銘南這次倒客氣忙說道:“衛東,謝謝了,我們公司會創造最好的工程質量,回報茂云的信任,保證超過那家本地公司。”侯衛東也有自己的想法,有個工程和胡銘南打交道就名正言順了,以后空間就大了。

侯衛東笑道:“**,你我就不必客氣了。我代表茂云要感謝你才是。有你旗下這樣好的公司中標,市委就放心了。”

剛放下電話,李晶打電話來了,語氣雖然客氣,可還是聽著不舒服,“侯書記,出乎你意料了吧,我們沙州路橋會創出一流水準的,省道、國道、高速都沒有我們做不了的,不會叫市委擔心小企業出現什么偽劣工程的。”

侯衛東不知道說什么怎么說,沉默一會道,“李總,明天上午請到市委來一下吧。”說完他就掛了電話。禁不住胸口苦澀酸辣,又急又氣。背后汗津津的不舒服,就去辦公室洗漱間里,用冷水沖了一陣,重重地喘著氣。

侯衛東的意圖在招標前,已經講的很清楚了,排除本土施工單位,面向國內一流施工水準公司,既然這么定了,就沒顧及省委組織部長祝炎和省委常務副省長秦路的招呼,也沒有考慮和李晶錯綜復雜的兒女私情,李晶在攫取茂云礦產資源可謂大獲全勝,還想吃下沒有施工經驗的高速蛋糕,她想要侯衛東未必敢給,所以也怨不得侯衛東這樣干了,能有這樣的決心,侯衛東覺得自己是個敢于擔當的男子漢呢。

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大出乎意料的是,李晶的沙州路橋竟然黑馬騰空中了標。本以為自己親自過問的這次招標,從方案到程序都無懈可擊、完善之極,但還是被人尋到空子。只要聽過侯衛東表態講話的同志,還怎么相信他呢?他才說過要經驗豐富、實力雄厚、施工歷史驗證的話,一家沒有承攬過高速的路橋公司就中了標。李晶還不咸不淡的打來電話。

侯衛東思來想去,不禁勃然大怒,電話找來市紀委書記杜東,也是自己提拔起來的得力人,當著杜東的面,侯衛東簡直吼了起來:“杜東同志,紀檢監察部門要馬上調查清楚,給市委一個答復,我要看看是誰徇私舞弊,查到誰就處理誰。”

杜東下意識摸索出一支香煙,侯衛東不抽煙他也不敢隨意,只是臉色凝重,緩緩說道:“侯書記,開常委會的時候大家都隱隱約約知道,您接電話回來說的話,大家也都理解您的心情,以我看,這件事情還是暫時放放。沙州路橋干好干不好姑且不說,您把事情做得太絕,對市委全局工作不好。

侯衛東氣的臉色鐵青,杜東繼續道,“今天朱小勇部長還在罵呢,說被省委涮了一把,省委組織部說好在茂云搞一個黨建促進地方經濟的試點,已經通知下來,現在說取消了。”侯衛東長嘆一聲,靠著沙發,道,“要抽你抽吧,我發現戒煙和不戒煙,也沒有多大區別,抽抽你們的兩手煙也上癮。”

杜東陪著苦笑了笑,臉色依然凝重道,“侯書記,您是心里悶啊,這次你聽我一回意見吧。”

侯衛東也掂量一支煙,冷靜一想,嘆了嘆道:“老杜,好吧,這次聽你的,政法委那邊工作了結一下,這邊等等再說吧,市委才表過態,就有人敢在招標上做手腳。”杜東嘿嘿憂慮樣子,說道:“侯書記,我也是茂云市委的老人了,跟著您,我工作還從后來沒有這么痛快過,您同意放一放,我才敢說,吳書記他不會不知道內情吧,只是不好弄,擺不到桌面上,你就別難為他了。”

侯衛東獨自去了一號樓休息。從張小佳來茂云工作,好久沒有回來住了,這里偶爾成了和郭蘭通電話最佳的場所,淋浴過侯衛東看了看茂云日報,上面頭條赫然是高速開標的新聞,感覺就像嘲笑自己一樣,作為摔在一邊,又去打開電視,翻來覆去不知道做什么,感覺沒什么意思,一個人要多孤獨有多孤獨,而且是莫名的孤獨。想了想還是給郭蘭打電話,“是我,你那邊進展好嗎?”

郭蘭很恬靜,柔語道,“資金全部到位了,奠基儀式也就這兩天,林總的意思還要請一下茂云市委主要領導,我的意思到時我回避。”

侯衛東猶豫了好久,還是答復道,“我和魯市長都去,你要是不方便,就不要露面了。”

“好。”郭蘭聲音沙沙的,小鳥依人一樣讓人愛憐,從那晚吃了一驚,郭蘭在母親那里反而解開了心結,郭師母幾次探問是誰,郭蘭都堅決道,“媽,你別問了,我自己的選擇,我不后悔,你也知道女兒的性格,有了他,我怎么能接受另外一個人。”

郭師母甚至直接問,質問的很決裂,“是不是侯衛東,你老實告訴我。”郭蘭只是咬著嘴唇,微搖著的頭,那個不字,卻怎么也說不出口,郭師母就只能陪著女兒流眼淚了。有時候造物弄人,情非得已。癡情的人總是傷得深,走在千古傷心一哭路上的男人女人,誰也走不出這愛的迷陣。

侯衛東怕郭蘭多想,說道:“有些事情我不知同你怎么說才好。總之你不要直關心工作,一定要注意身體。別老想那晚的不愉快。我郭師母沒有為難你吧。”

郭蘭苦苦一笑說道:“你別問那個事了,我做了就不會后悔,還好我媽隱約猜到是你,沒有太大的精神打擊,只是感情上接受不了,還念叨說過去希望有個你這樣的女婿可不是這個樣子,要是我媽有個好歹,我真是自作自受、理應天譴了。”

侯衛東不知道怎么勸慰,跟著郭蘭的語意,說道:“你要好好的。你記得我們說過的那句話嗎?就是身后滔天洪水至,也是我們兩個,不是你一個人啊”侯衛東本想說些愛你想你牽掛你我要見你之類的,話到嘴邊又是隨著郭蘭的話走了。

放下電話,侯衛東心里綿綿的。郭蘭的事情他只能通過晏子平去幫,場面上還要裝著不知道。郭蘭蘭心惠質、善解人意,是不會怪他的,要不然也不會在南部新區服飾工業成的項目奠基上,悄然躲開、黯然避嫌啊。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